|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50 借刀杀人
  许枫等人乘着柳家堡的飞龙舟不多时就来到了柳家堡,澳门赌博网站:从高空上看,柳家堡可是十分巨大,疆域的范围看不到尽头,不过听柳湘如说那些都是臣服于柳家堡庇护的人,相当于被统治者,不过柳家堡也没什么闲工夫去统治他们,在这个世界上,不修劫难道等于死,因此这些依附于柳家堡的人每年只需要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就行了。

  许枫还得知,突破十八等境的强者,就有能力以自己的劫难道影响一大片地方,使得那一片地方的修士不受到天道的劫难道直接影响,也就是说不会被天道的命运所安排,逼着去修劫难道,也能让修士的本身有保障。也就是恩泽领域!

  但是恩泽领域换来就是施展领域的那个人面临的劫难将会大幅度增多,好比在天道的摆不下,一个十八等境的强者,不需要太多的厮杀,因为越多厮杀就越容易早就更强的存在,那些修士可以利用别的方法增强自己,例如提升自己的法宝,创造有些更强大的道法等等。毕竟天道也不想太多人强大到达到了八十一等境,那个时候就是直接面对天道了。

  一旦哪个强者施展了恩泽领域,他庇护了相当多的人,同时把他们的劫难都归拢自身,那么要面对的劫难,面对的杀戮就会增多,也就是要弄死他的节奏。

  固然有很多人因此陨落,但是无数年下来,这些强者领悟了一个道理,即使是命运的安排,天道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摆弄,但是他不会直接艹控人心!如果能直接艹控人心,那所有修士不都是傀儡了吗?那么在这个残酷的大环境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因此很多年下来,众多大能想到了规避劫难的法子!或者尽可能规避劫难,来对抗天道的命运安排。

  那就是利用新异界这无边无际的大陆,稀释人烟!每一个强者在一个地方扎根,那么方圆万里,都不能出现第二个同等强大的存在,以十八等境为例,修炼劫难道,修到了十八等境就能利用恩泽领域,被称为一道坎,能修到这个坎的就算步入强者之列。那么这个强者的方圆万里之内,不允许出现第二个同等修为的存在,不然的话很容易发生一些摩擦,最后悔发展成,哪怕知道被天道玩弄,也会一决雌雄。

  那么在没有威胁自己的存在的地方内,任由天道如何摆弄命运,那些强者都不用担心了,谁打得过他呢?

  而其实他们这个法子固然能保命,却是忘记了,要变强,就必须要抢夺别人的业障之力,没有杀戮,哪来的业障?又谈何变强呢?

  了解到这些之后,许枫心中存在着一个疑惑,为何天道要这样做呢?人只要不断努力,总会变强的,那么他为何不干脆的把人的杀个干净?或许那样世界就会变得太寂寞了吧?许枫只能这样想了。

  轰!飞龙舟从天空落下,柳家堡的主堡就像一座城池,光城墙就有二十米高!进入柳家堡的范围,许枫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威力牵引着自己,不过许枫集中心神,抗拒了那股力量,他没猜错的话,那是柳家堡的堡主恩泽领域的力量,恐怕在柳家堡内,所有人的动向他都清楚知道。

  柳夫人亲自来迎接的宝贝女儿,柳湘如欢喜的扑入柳夫人怀中,尽情撒娇。而两边都是柳家的精英家丁,在这里,比异界更加强调实力!起码在异界你可以做一个平凡人,或者在一个小地方称王称霸,但是在这里不行,这里天道主宰一切,天道只给你两条路,一时被人杀死,二是变强。

  那些精英家丁修为都有九等境,衣服华丽,充满着杀戮的气息,也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条人命。

  柳湘如拉着自己的娘亲走了过来,柳湘如道:“娘,这位就是爹的私生女。”青木欠身行礼:“夫人您好。”

  柳夫人欢喜的拉着青木,道:“青儿啊没想到你都已近这么大了,不要这么客气,你也叫我一声娘吧。”青木十分不习惯,不过还是强装着笑容:“娘。”

  “跟,乖。”

  许枫纳闷了,自己丈夫在外面有了私生女,这个做夫人的不生气?后来许枫才知道,那个柳堡主私生女、私生女多着呢!柳家堡里就有好几个,大的小的都有。基本上都是出事了,家丁才来柳家堡报信,于是才派人去接,能接一个算一个,这个柳夫人这么多年下来,也习惯了。

  毕竟还是要依靠男人的,柳堡主要是有什么闪失在,换个柳家堡也得完蛋,故而柳夫人学会了忍耐,把柳家堡打理得十分好,而且柳夫人有个儿子,修为也十分高,也是柳家堡的未来继承人。柳堡主高兴夫人打点得好的同时也没有了后顾之忧。

  柳湘如又指着许枫道:“娘,这个就是许枫,他可聪明可忠心了,救了我两次呢,还牺牲了自己的业障之力为我渡过一劫。”

  柳夫人笑道:“嗯,既然是有功劳的,那自当奖励,你修为低了点,让管家帮你度一劫吧。”许枫不知道渡劫还能找人帮忙,不过还是连声道谢。许枫忽然道:“其实能救得两位小姐,那也是意外,当时来了很多敌人,我本想找南平管事商量,可是我发现南平管事已经跳船走了,于是我也明白,是打不过的,那就不做无谓牺牲了,所以早早带着两位小姐离开,因此才能逃过一劫。”

  “嗯”柳夫人轻松的点着头,忽然,想明白了。

  而同一瞬间,一旁的南平老头感觉到哪里不妥!但是在柳家堡,因为恩泽领域的缘故,劫难道是被集中在柳堡主一人身上的,他感觉不到劫难道积聚的业障之力。

  柳夫人皱眉道:“他独自逃走?”

  许枫心中一喜,幸亏这个柳夫人是聪明人,一点就透,许枫装傻充愣道:“哎呀,当时也是没办法,对面有一个辗压我们所有人的强者,虽然其他家丁奋死抵抗,却是无补于事。我为了掩护两位小姐,也差点死了。”

  这一会,南平老头终于明白了!许枫这小子在害自己!南平急忙解释:“夫人,你误会了。请听”

  柳夫人怒斥:“哪有家丁弃了主子独自逃走的道理!好,你说,你倒是说说为什么丢下两位小姐独自逃走?”

  青木适时的插嘴,自然是为了帮助许枫的:“娘,当时我们在飞龙舟遇到袭击,南平管事第一时间就走了,我还以为他去找救兵,不是吗?”南平老头这次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两个家伙居然合伙来坑害自己!但是他总不能骂回去吧?人家可是大小姐。揭开两人的身份?同归于尽?似乎只有这条路了。

  “你含血喷人,夫人,你听我说,这大小姐其实”

  不巧的是柳湘如也插嘴了,抢先道:“南平伯,没想到你这么坏!许枫都没丢下我,你一个五等境的这么怕死。哼,还不如许枫有用。娘,扁了他,赶出柳家堡。”南平绝对想不到连二小姐都替许枫说话,这才过去多久啊?没几天吧?他们的关系凭什么变的这么好?凭什么?

  柳夫人听到宝贝女儿这么说,更是愤怒异常,幸亏自己女儿这次平安回来了,要是有个闪失,那可怎么办?至于南平的辩解,她也懒得听了,一个外来的家丁,也没什么感情,一挥手,吩咐左右:“赏你们!”

  南平老头瞳孔一缩,自己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啊!左右两个七等境的女仆迅猛的探出手掌,一左一右,掌心形成一个漩涡,许枫能感觉到她们在吸收南平的业障之力,没一会儿南平就浑身抽搐,失去了一切业障之力,也被那些看上去美艳如花的女仆给顺手杀了。

  许枫最后看了南平一眼,没有一丝怜悯,心道:“赵老大,也算替你报仇了,虽然对你也没有什么好感,不过你终究是我害死的。”

  进入柳家堡,像青木这样的外来的私生女,都被分排在比较少人的小府邸,不可能跟柳湘如这样的原配所出,住在最大的宅子里。而原本的柳青儿,年纪最大,也有二十六七,故而青木代替了柳青儿,则是成为了柳家大小姐了。虽然许枫也很好奇青木的年龄,但是青木只给了许枫一个白眼。

  小府邸之内,也没有派什么丫鬟,只有许枫一个家丁,平时每天要去管事那里报到,或许能得到一些派发的物品。没有闲杂人等,这也正合许枫和青木的意思,当然不是男女同处一室的那种不纯洁思想了。毕竟两人有时候做一些不方便外人看的事情,大家也懂的。

  例如许枫回到房间之后立刻关门,拿出在墓室地宫里得到的大量高品质天玉心魄,许枫再找来一个盘子,将所有的天玉心魄放入其中,以自己的真气将其融化,搅拌成气体,才开始吸收,修炼!

  运气一周天,许枫感觉实力又提升了不少,至少现在碰到四等境的修士,自己也不虚了,但是代价是自己所有的天玉心魄都没有了!仅剩下一块,是打算留着来炼制法宝的。许枫长吁一口气,摸着手中的天玉心魄,觉得是时候打造一件适合自己的法宝了,这些天玉心魄所打造的法宝是可以随着自己成长而成长的,绝对不能错过。

  “不知道哪里有打造法宝的呢?找柳湘如问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