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44章 有毒
  许枫渡劫之后,发现石柱之上的天玉心魄再次出现,果然是如那玉骨假魅所说,在这个地方天玉心魄是会再生的!许枫一边走一边收集,如果不是时间有限,还担心被这个特殊的空间把自己也变成玉骨假魅,他是打算在这里闭关的了。

  许枫收集了慢慢的一大包袱,衣服都没法穿,干脆把衣服当做包裹,心道如果这里有纳戒多好。走了一段距离,许枫发现了大量的尸骨,大部分都是人的骨头,应该是那些被骗进来的寻宝人。

  此时许枫开始猜想这个地方到底有多少玉骨假魅,也就是最开始金进来的那些人,如果是三五个或许是比较好,但是要是有修为比较高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几番思量,许枫觉得还是尽快找到离开的办法比较好。

  穿过一条地洞长廊,许枫忽然眼前一亮,因为景色变了!前后对比之下,完全是不同的风格,背后是像山洞一样的简陋,而眼前却是犹如宫殿一般的豪华,墙壁上还是镶金的!虽然在新异界金子不值钱,但是还是体现出它的豪华。

  金壁上还挂着一些灯具,居然还是明火!许枫心想该不会有什么鬼怪经常更换火芯吧?很快许枫就来到另一处比较开阔的地方,看上去感觉就像一处习武场,青砖平整的地板,穹顶吊着很多烛光,两边摆放着许多兵刃,更不乏一些法宝。在新异界,大部分修士都是利用天玉心魄打造一件本名法宝,会随着修士修为的提升而不断变强的法宝!两边摆放的却是一般的灵宝。

  许枫顺手拿了一把飞剑,线条流畅,薄如蝉翼,表面还有丝丝躁动的气息,适合自己的紫雷,如果能一起爆发的话,应该是使得自己的伤害在提升一层。许枫知道新异界之中,低阶修士穷得可怜别说本命交修的法宝了,一般的铁器都没有,在这里,大多是比拼绝对的力量。

  基本上压一个几个就是绝对的压制,依靠法宝也无法弥补,大家都是修炼业障之力,也没有其他手段,才会造成这么奇怪的现象。可是许枫是一个异数,他是少部分从下界来到这里的,原本他的修为极强,会的神通也很多,所以在同境界甚至略高一个境界的修士比试中很有优势。

  更何况通过鸿蒙龙尊,许枫有一层假象,鸿蒙龙尊吸收了玉骨假魅之后,修为提升到了三等境,但是许枫的修为一直都没有倒退,实际上已经比三等境要强上一些了,这就容易被人误会了。

  许枫继续穿过这个广场强行,却是在一条金碧辉煌的长廊里看到两个人影在厮斗,远远的就听到兵刃碰撞之声,许枫急忙跑过去,看到的人居然是青木!而她的对手竟然是林三那家伙!

  许枫的到来也让林三察觉,一想到一打二不划算,林三果断撤退,许枫想要追,但是青木这边的状态似乎不太好,一把拉住许枫,道:“不要追了,我我中毒了。”

  许枫大惊失色:“什么毒?哪里?”许枫俯下身,把青木抱回刚才那个空阔的广场,这里地方大,有什么人偷袭也能早早发现。青木被平放在地上,轻轻的挪开自己的修长美腿,许枫看都大腿内侧的膝盖窝上一点点有些血迹!

  真是个尴尬的位置啊。

  青木道:“那个林三养了一头小蛇,奇毒无比,我被咬了之后,半刻钟就感觉抵受不住了。”许枫心里嘀咕,难不成你的身体还能抗毒不成?许枫纳闷道:“我替你把毒吸出来,你不会怪我吧?”

  青木满脸羞红,回想当初许枫替自己逼出体内蛊虫的时候,那时候也是无比的旖旎,可是终究他是用手,现在却是不同了,他可是要用嘴吸啊,而且那个地方还这么敏感!青木身子逐渐无力,她知道毒发得越来越厉害了。

  许枫坏笑道:“青木妹子,你放心,我现在是一个医者,在我眼里只有病人,任何人都没有姓别之分,如果你是个男的,我也一样给你解毒。”青木那个气啊,如果许枫是一本正经的说她还能接受,可是许枫偏偏是笑嘿嘿的,一副你懂得表情。青木更加难以接受了,总感觉许枫有意要侵犯自己。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拖延下去,自己可能要毒发身亡了,青木可是知道自己的体质,早就修炼到百毒不侵,虽然因为被天道所伤,修为没有恢复过来,但是身体的本质是不变的。没想到新异界一头普通的毒蛇,咬了一口,短短半刻钟就开始浑身乏力,刚才要不是许枫及时赶到,自己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许枫又问道:“你进来多久了?二小姐没有跟你一起吗?”

  “在你跳入青铜门不久,我们也跟着跳进来,不过跳进来才知道那是单向传送,还不是相同位置的,我跟柳湘如也失散了。”

  “那你到底要不呀要我给你解毒?”许枫又扯回了话题,青木经过刚才的注意力转移,倒是没有那么害羞了,羞涩的点点头:“这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不许你有什么不好的念头。”

  许枫怎么会有不好的念头呢?上面清晰打开暗道一口蛇牙印痕,紫青色的毒素已经开始往后蔓延了。

  也是因为青木的体质特殊的缘故,才能抑制这些毒素,要是寻常人,早就死了。青木真是满脸通红,看向许枫的眼神怪复杂的,要是别的男人,早就一权杖打过去了,宁死不屈,可是眼前这个不行,因为她看到了许枫的眼神忽然专注起来,没有一丝的杂念,似乎是在担心自己,跟上一次替自己抓蛊虫时是一样的神态表情。

  许枫低下头,看着把头埋下的许枫,青木要多紧张就多紧张……

  呸!忽然许枫抬起头,吐了一口毒血,许枫擦擦嘴,感觉嘴唇有些麻,对自己施展了一个净玄术,如果心中所想,一点用都没有!这毒十分特殊。许枫按住因为紧张而颤抖的青木,皱眉道:“别乱动,我吸不中伤口。”

  幸好不是肿的特别厉害,但是也肿的特别明显。青木的特殊体质,身体的毒素也能自行净化,随着时间的推移,青木感觉好多了。只是有些歉意的看着一双火腿嘴的许枫。许枫打个哈哈:“不要感到不好意思,我只是有些麻,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青木把裙子绑好,青木身形娇小婀娜,甚是好看,青木道:“许枫,多谢你,你又救了我。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

  许枫坏笑道:“我嘴唇很痒,又麻麻的,我想你亲我一口,它就好了。”许枫本是开玩笑,但是青木却是心道:“他他是不是喜欢我呢?摸我的身子又亲过我的身子,这是对我负责吗?又不好意思明说,拐弯跟我告白吗?”

  “我要不要答应他呢?虽然他人很不错,可是平时总是嬉皮笑脸的。”

  “不行,女孩子要矜持,不然他会误会我的。”

  青木兀自在那里胡思乱想,却不知道许枫正不断运气,把嘴唇的些许毒素给炼化掉,神识内视,确保没有任何毒素进入自己体内。忽然,许枫睁开眼,看到青木闭着眼,脸庞慢慢的靠向自己!

  原来许枫打坐炼化毒素,青木看他入定出身,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决定答应了许枫的这个开玩笑的请求,反正他在入定,自己亲了他也不知道吧?青木这样想着,又不敢睁开眼,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次吻人,还是一个男人,虽然抱有好感,但是对方对自己有没有好感不知道啊?

  青木在乱糟糟的各种念头混杂下,还是鼓起了勇气,亲向许枫。

  “她她真的肯亲?”许枫大脑都要宕机了。自己只是一句玩笑话,平时不也是这样开的吗?

  许枫心道:“不管了,现在人家是大小姐,我是家丁,大小姐要亲我,我能反对吗?反对可是要丢小命的。”

  眼看许枫的肿的如火腿肠般的嘴就和青木亲上了,偏偏突然来了一阵轰鸣和爆炸,地洞都摇了摇,摇晃来得太突然,青木没有站好,身子往前一晃,扑向了许枫。

  青木第一次感觉到拥抱的力量,还是一个异姓。

  大地还在摇晃,青木不敢乱动,就任由许枫个抱着,许久,才停止了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