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37章 什么事
  许枫看了独眼汉一眼,他的身体上浮现出红色的业障之力,以南平伯五等境的实力,吸收二等境巅峰的独眼汉的业障之力,不过是相当于九牛一毛,不过他依然不客气的抢了过来。许枫长吁了一口气,虽然没能提升修为,不过这一难总算渡过了。

  只不过许枫又陷入了另一种沉思,自己既然跳出了天道的劫难道,那么自己本身的自我之道又如何和和劫难道抗衡呢?这正一界的人都是修炼劫难道,仿佛每一个人都是被安排了劫难一般,劫难道到了,只能由两条路选择,绝对无第三条路,而鸿蒙龙尊又被劫难道所摆弄,那等同于把自己也拉进了麻烦之中。

  如果自我之道能摆脱劫难道,那么自己岂不是能掌控命运了?并不是被动的积累业障之力,被天道所掌控劫难,而是被自己本身所掌控。

  经历了今天的事,许枫对这种被摆弄的命运更加的确定,所谓劫难道,就是天道把每一界的强者集中起来,互相残杀的道,一旦来到这里,沾染了业障,就无法坚守自己的武道,必然坠入劫难道,跟着就受到天道的摆弄了。

  这虽然还只是许枫假设,毕竟许枫不相信天道是至高无上的神明,天道在许枫眼中是一个修炼极高,或许是一切界的金字塔顶端的那个人物,他为了保卫自己的唯一最强的地位,必然会做很多措施保护自己,许枫认为天道强大到已经可以建立一界,艹纵每一个人都命运了。

  只是劫难道有利也有弊,未必不能出现一个面对劫难重重,一眼能渡劫破难的人物,最终利用劫难道成就至尊之位。

  许枫得到了南平老伯的承认,因此他也分得了一间房间,尽管许枫看不到青木,但是他知道青木暂时不会有事,在遇到下一个认出她是冒牌柳家大小姐的人之前,她都不会有事。

  许枫独自在客房之内,手掌一翻,露出了闭着双眸的鸿蒙龙尊,许枫尝试了几次交流,却都是失败,许枫召唤出来,那也是突发奇想而已,心想如果自己一直让鸿蒙龙尊在外面待着,会不会能避开劫难道对自己的影响呢?如果能避开,许枫可就爽歪了,那就是自己不去招惹麻烦,那么就不会有危险找上门!

  许枫意念想着让鸿蒙龙尊缠绕在手腕之上,鸿蒙龙尊不一会就从许枫手掌绕上了他的手腕,咋一看还以为是一件饰品,许枫换上这个世界的家丁服饰,衣袖一盖就遮住了,没人看得到。许枫的实验很简单,只需要一段时间自己不会再被劫难道安排命运,不主动招惹麻烦,那就能实验出鸿蒙龙尊不固守自己灵台,劫难道对自己是否有影响了。

  入夜吃晚餐的时候,许枫也听出了原本柳家大小姐叫柳青儿,是柳家家主的私生女,一直居于外面,远离有人的部落,这样就能很大限度的避免劫难,可惜就在五天前,终究是难道劫难,被一伙无根无家的流窜的凶徒找到并歼杀。当然了,后面是许枫猜测的,南平老伯也没把话挑明,直说柳大小姐是危难时逃跑了。

  而柳家似乎是千里之外的一座柳家堡的当家主人,家主柳叶天是十八等境的强者!就差一步就能迈过第一道坎。远近地域的第一人,难怪南平伯会如此忠心。而这次柳家二小姐柳湘如前来,就是迎接自己这位只有小时候见过一次的姐姐回去柳家堡。

  许枫看得出南平那老家伙一点都不担心青木会被人认出是假冒的,心里寻思,难不成那柳家家主也经常不来见自己女儿吗?不过这些担心许枫都无从顾及了,现在已经坐上了柳家这条大船,许枫也必须一条道走到黑,不然南平伯可是会翻脸不认人,说杀就杀。

  柳湘如见许枫一直沉默,十分好奇:“我听说那些来杀姐姐修士可都是三等境的啊,你一个二等境的家丁怎么带着姐姐逃走的啊?”

  许枫道:“二小姐,这有什么难的,我让大小姐也穿上家丁的服饰,然后大家分散逃,那些人光顾着找大小姐,都没留心我们。”

  柳湘如拍拍手赞道:“真聪明,这次你保护姐姐有功,等父亲回来,我让父亲赏你一块铸剑的天心玉魄,这样你就能打造本命法宝。”许枫虽然不知道这天心玉魄有多宝贵,还是装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连胜道谢。

  不过许枫倒是听出了一个消息,柳家家主柳叶天似乎不在柳家堡,难怪南平那老头如此放心,但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柳叶天一旦回来,看到自己女儿变了模样就知道穿帮了,那么青木极有可能有危险。

  要瞒过柳家家主的办法可不多,要么柳叶天死了,要么他认不出自己的女人,那就是青木的脸毁了,许枫阴沉的咬了一口馒头,看着一旁的青木,她是如此的美丽,许枫又看了看南平老头儿,他是如此的狠辣,许枫都能想象得到南平老头会找机会对青木进行毁容。

  不过现在柳湘如时刻跟着青木,许枫也没机会跟青木说上悄悄话。半夜的时候,外面又来了一群人,一个个服饰整齐,衣着光鲜,人还没走进,许枫就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戮气息,一看就知道他们手上人命不少。

  每个人的衣服上都绣有‘柳’字,见到了柳二小姐都鞠躬行礼,似乎是柳家堡的人。许枫并不知道他们有多强,但是至少是要比南平老头要强,因为他们的出现,直接让南平老头儿一直摆着的高手谱儿给收了起来。

  “大二小姐,路上的麻烦我们已经解决了,现在可以回去了。”

  柳湘如点点头,道:“那走吧!这位是我爹的私生女,以后就叫大小姐。”

  “大小姐!”众人又齐声叫了一声。

  许枫还以为回去柳家堡要么坐马车要么坐马,可是出了阁楼才发现天空压着一艘巨大的飞船!上面帆布迎着夜风吹动,船头打造着一个狰狞的龙头,船身更镶有金边,虽然船是在高空,不过许枫等人只需要轻轻一跃就能跳到船上。

  南平老头对许枫说道:“回去柳家堡还有一天的时间,今晚你给我跟好大小姐,记住,你是她的贴身家丁,不容有任何差池。”

  许枫有些哭笑不得,贴身吗?总不能让自己跟青木睡一间房间吧?许枫一直跟着青木,来到她的房间,青木有些嗔怒的转过身来,道:“你还要跟到什么时候?你也是时候回去自己的房间了吧?”

  “大小姐,我可是你的贴身家丁啊,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许枫一脸正色的说道,这可把青木给气坏了,心道:“什么破理由?还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可是现在很危险啊。”

  青木凑近许枫耳边,低声道:“再晚一些,甲板上见,我也有重要事情跟你说。”

  许枫没办法,只能坚守在门口了。原本许枫还以为会柳家堡的路途会很安全,可事实上许枫的想法错了。

  没等到和青木的半夜里幽会的时光,柳家的对头就埋伏了他们,尽管许枫跟那些人并不相识,可是此刻在柳家的船上,却是不得不面对。

  哞~!哞~!像牛一样的叫声,对面的同样是一艘能在空中告诉飞行的船,而对面已经吹响了进攻的号角,还有一阵阵擂鼓声,许枫感觉脑袋有些晕眩,那些号角和擂鼓声居然是道法攻击,蛊惑人的心神,好在许枫修为虽然低,但是境界却是很高,并没有被蛊惑到,只是有一些不适应,而柳家这边,很快就御起了防御壁,许枫能看到船身上一层层荡漾的波纹。

  青木穿着青色的睡裙惊慌的冲了出来,急问:“发生什么事了?”

  许枫眼皮一跳,澳门赌博网站:好家伙,你还有心思穿睡裙?不过挺好看的啊,胸口上露出一大片雪白,一双手臂也是如丝藕般嫩白,散乱的秀发铺洒在后背,身子传来一阵阵异香。青木见许枫发愣的看着自己,不禁俏脸绯红,心里嘿笑:“知道本小姐的魅力不小吧?”

  青木努努嘴,表示再看下去可要生气了,许枫尴尬道:“似乎是柳家的对头,我看对面船上的都没有把旗帜祭出来,恐怕是想趁机来个吞并。不知道我们能防御多久?”

  许枫看了看手腕处的鸿蒙龙尊,此刻他感觉不到一丝危险,难道把鸿蒙龙尊分出来,真的能跳出劫难道的影响?许枫又问道:“你是否感觉到业障在积累?大难临头?”

  青木摇摇头:“我情况特殊,一时三刻说不清楚,总之我并不受劫难道的影响。怎么你也不受影响?”青木说了一会,震惊的问道:“你怎么可能不受影响?在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必须必然是被逼参悟劫难道!”

  许枫抛个媚眼:“你不是也没有吗?你有特殊情况,就不准我也有?你到底要穿着睡裙多久?再过一阵,他们的可要打过来了,难不成你要色诱他们?”

  “去你的色诱。”青木羞羞的钻回房间去。许枫叹了口气,此刻修为还没恢复,该如何逃过这一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