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29章 摸蛊虫出来
  

  


  


  


  


  

  刘全天怎么也想不到感概还被自己偷袭打伤,奄奄一息的许枫现在变得如此生龙活虎,更想不到青木宁愿被蛊虫咬死也要帮助许枫。许枫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她冒这么大的险?

  不过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没用了,刘全天感觉自己的骨头架子都散了,被鸿蒙龙尊咬着,他感觉自己的生命力也被一点点的吸走!刘全天死死的抓着许枫的脚,满目都是哀求:“许枫,给我一个做牛做马的机会,我不能就这样死了,我好不容易熬到了今时今日。”

  许枫脚一动,挪开了刘全天的脏手,对他,许枫兴不起一丝怜悯。

  “许枫,我很的很有用,我能为你办很多事,求求你,别杀我。额~!”刘全天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一股莫名的业障之力积聚,许枫却看到窗外乌云盖顶,忽然一道紫白色的电雷打了下来,啪啦一声,打在了刘全天身上!

  许枫看到一个灵魂状态般的人被打了出来,而原本被俯身的刘教授却是毫发无损。刘全天惨痛的大叫,灵魂状态下被天雷劈打,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光波,许枫十分奇怪,本能的认为这个太危险了,应该先行撤退。可是刘全天临死前对许枫的憎恨之意已经到了极致,嗷嗷的咆哮:“许枫,既然我入劫失败,那我也让你也尝尝我的滋味,我要把我的因种下到你的果之上!哈哈哈哈,我就不信你还能躲得过!”

  许枫更加听得一头雾水,转身就要走,但是刘全天的魂魄并射出一道寒芒,化成古怪的咒文一下子钻进了许枫的身体。许枫一惊,立刻顿下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可是没发现哪里不对啊!

  而刘全天的魂魄也正式湮灭。许枫抱起青木,急问:“青木,你怎么样?”青木忽然用手抓着许枫的衣领,自嘲道:“放心,死不了,只不过你别忘了给我自由。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许枫乐道:“好啊,我就等着你不放过我。”

  许枫把丹药喂给青木,接下来就要感觉出蛊虫的走向了,许枫道:“这个,我需要摸你,希望你被介意。”青木有气无力的点点头,只要能揪出蛊虫,自己就不用再受任何苦楚,被摸两下也是值得。

  许枫搭过青木的手脉,光凭气感倒也是能找到蛊虫的大致位置,很快许枫就发现了一头蛊虫在青木大腿的血脉之中走动。许枫迅速的抓住青木的大腿,捏住穴位,青木浑身一哆嗦,长这么大,还没被人碰过自己的腿。

  “咦?跑了?”许枫已经摸到了轻微的凹凸感觉,就是那坚不可摧的蛊虫错不了!许枫就像摸骨大师一样抱着青木的左腿,一路从大腿摸到了脚丫。

  青木感觉是相当怪异,许枫的手就像有一股魔力,叫她总是打哆嗦,脸色也有些绯红,显然是害羞了。

  “那个,我可以脱了你的袜子吗?”许枫无比惭愧的问道:“隔着衣服有些难度。如果药效过去了,这蛊虫又潜伏起来,那可就麻烦了。”青木真是羞愤无比,也不知道许枫是不是故意的,但是事已至此只能相信他了,青木点过头之后就别过脸,不去再看这个家伙。

  今天青木的打扮是个学生,所以穿得很时尚,这双玉足穿着丝袜,许枫徐徐褪下,摸上青木的肌肤,真是晶莹雨润,香腻迷人。不过许枫没多余的时间去欣赏这一只玉足,那蛊虫已经被许枫逼到了脚丫板上的血管之中。许枫捧起青木的小脚丫,赞道:“你的脚还真小。”

  青木气极,看着他碰着自己的脚在指指点点,还摸摸捏捏,加上脚之于女人,本来就是有些痒有些羞,也是十分敏感的地方,青木羞红着脸,却又不敢说许枫半句不是,只能捏着粉拳极力忍耐,用那听似哀求的声音说道:“可以了吗?”

  许枫突然伸出两指,一下子夹住那凸起的部分,那就是蛊虫!只有指甲片大小,却是异常的坚硬,许枫夹住之后用力抽,直接把蛊虫给抽了出来。随后立刻给青木施展了净玄术,好让青木的伤口止血并且快速恢复。

  饶是如此,青木还是觉得被抽了一根筋似的,痛得她银牙直咬。

  许枫捏着蛊虫递给青木,道“你看,这头像甲虫一样的小虫就是吞食你血肉的元凶。”青木脸上露出一丝欣慰,不过还有一头,她还不能完全放下心来。许枫又开始给青木把脉,探索最后一头蛊虫的位置,可是许枫感觉出来的时候却有些犯难了。

  许枫尴尬道:“第二头蛊虫在你腹部之上啊,这下你可没救了。”

  青木吓得花容失色,澳门赌博网站:刚才还以为得救呢,现在怎么就没救了?青木抓着许枫的衣袖连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就没救了?”

  许枫道:“因为太接近你那里。”许枫指了指青木娇嫩又饱满的胸脯。青木也是有些发懵,怎么会这样?上次被这个家伙摸过,难道今天也是难道厄运了吗?

  “看来天意如此啊。”许枫看似无奈的摇摇头:“不过青木妹子你放心,只要你愿意,我还是会动手的,而且我此时是一个医生,在一生的眼中只有病人。”

  青木真是气也不是,恼也不是,这个许枫都什么时候跟自己说这个还有用么?青木道:“这个你……你尽管摸吧,能把蛊虫弄出来就成。我不怪你,你……你自己都说了,你眼里只有病人我,哦就是病人。”

  许枫砸砸嘴,这么容易就答应了?不会吧?许枫见青木首肯,也不矫情,虽然是占了些便宜,但是许枫也是真心实意的帮青木。双手捂上青木的腰肢,有些纤细,也有些圆润,手感很好,青木看着这个男人就像搜身一样搜自己,真是羞愧无比。

  可是那一手还不断的挪动,不是碰擦到自己的敏感的胸脯。可是青木看许枫也是忙得满头大汗的,似乎他也很吃力。许枫的确很吃力,那蛊虫是一头母虫,因为公虫已经被许枫给揪了出去,失去了公虫的联系,母虫就不那么容易被许枫炼制的丹药所吸引了,只是一个劲的乱窜。

  青木看着许枫这焦急又满头滴汗的样子,心中一阵愧疚,自己刚才还怀疑他呢,没想到他真的是一心一意帮助自己。青木轻抬手腕,用衣袖把许枫额头间豆大的汗珠给抹去。问道:“怎么样?”

  许枫尴尬道:“可以把衣服脱了吗?隔着衣服总有些摸不着。”

  青木一听,顿时脸都红得发紫,紧张道:“这,这,这怎么行?一定要吗?”许枫嘟囔道:“也不是一定要,不过脱掉衣服会比较好一点。”

  “那,那你脱吧!”青木闭上双眼,浑身打着哆嗦,似乎现在正被一个暴徒侵犯一般,高耸的雪峰一起一伏,嘴唇都合得紧紧的,小拳头捏更紧了。忽然,青木听到许枫的一声轻笑,随后听到许枫的肆意大笑。

  “有趣,太有趣了,你这个家伙,平时装冰霜冷艳,可是实际上还是正常女人嘛。”

  青木一愣,睁开眼,看着许枫饶有意味的笑看自己,忽然,她睹见许枫手中捏着两头蛊虫,立刻明白了!这家伙刚才已经把蛊虫给逼出来了,可是还故意逗自己!青木双手急忙抱紧胸脯,对许枫是又气又恨。

  许枫笑了一阵,因为他觉得一向冰冷的青木因为羞涩而变成一个惹人怜爱的小女孩实在太有趣了,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刚才我利用这公虫成功的把母虫也从你的脚上的血脉给引出来了。”

  “你!”青木悬着的心一下子松了下来,自己终于摆脱了被蛊虫吞噬致死的厄运。也顾不得自己的矜持,抡起拳头就是冲着许枫一顿狂打。只是她现在嫁接了许枫的伤势,哪里提得起什么力气?粉嫩嫩的拳头打在许枫身上倒是像在瘙痒。一个不慎,还扑倒了许枫怀中。

  嘤咛!闻到许枫身上的气息,青木又急忙推开许枫,哼道:“你快收拾这里吧。等我伤好之后,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许枫笑笑,由着青木离开,旁边还有刘教授呢。

  王恒之也逐渐恢复,道:“许枫前辈,这次又多亏了你。不然我这条小命可就交代在这里了。”

  “不客气,而且麻烦还没有结束,你料理一下这里的事吧,也快到点了,会有很多教师来的。”

  “你放心,我会动用一切力量平息这里的事。”王恒之道:“我只是担心,昨天我在那地下,下水道见到的那个怪物。”

  许枫哦了一声,问道:“什么怪物?”

  “也不是真正意义的怪物,而是一个很强,强得离谱的人物。”王恒之心有余悸,激动的握紧拳头,道:“我没看清楚他的庐山真面目,当时我们数人一起上,可是还没接近他的身体就被荡开了。然后就感觉到一股恐惧的思潮席卷全身,他就是恐惧的源泉。”

  最后要不是刚才帮助我们的那个女子赶到,我怕我早就死了。

  许枫心道,青木妹子看来早就不想跟刘全天为伍了,看来她昨天就一直在提醒自己啊。可惜自己美领悟到她的意思,导致如此大费周章。不过没事也算万幸。

  不去想那个来自新异界的家伙,也不管他跟异界有什么关系,而许枫则是研究刘全天本尊临死前给自己种下的因果,到底是什么?刚才给青木解蛊毒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许枫回过神来,总觉得有些迷糊。

  许枫有一种感觉,说不明道不清,但是自己跟那种感觉的确是有着特别的联系,一种对劫难的预示的感觉。

  许枫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这种有所牵挂的感觉令他十分不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