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28章 逆转
  次日,许枫摸着昨晚赶制出来的一颗丹药,昨日从燕南大学的医学院偷取了一些中成药,许枫并没有把握能引出青木体内的蛊虫,不过倒是有把握杀死,因为这些是一些迎合蛊虫胃口的丹药,只需要能吸引到蛊虫,那么就能知道蛊虫的位置,到时候直接击杀足矣。

  许枫正常来到学院,看似平静的学院,给许枫一种错觉,这里并不安宁,也不太平。

  “许顾问”刘全天一见到许枫,就立刻迎了上来,一副老熟人的样子,笑呵呵道:“今天这么早啊?”

  许枫道:“刘教授你昨天没什么大碍吧?”

  “哎呀,昨天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总是碰碰磕磕的,今天倒是好多了。许顾问倒是这么早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许枫可是还记得昨天自己多番抓弄刘全天,他最后可是吃足了苦头。许枫虽然对刘全天抱有一定的戒备,却是没把他当做幕后黑手。也是客气的说道:“我好歹也是个顾问,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

  此时的办公室还没人,门口却是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青木!看到青木来到时候,刘教授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得意神色。很快刘教授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这位同学,你找谁?这么早的,没几个老师在。”

  许枫却是脸色大变,看向刘全天,这个中年男人全然不像作假,似乎真的不认识青木,那么青木岂不是要把无辜的人牵涉进来?青木看了刘全天一眼,手一扬,一直虚淡的冰影,直接把刘全天推走。

  许枫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急忙跑过去,刘全天浑身是冰霜,冻得瑟瑟发抖,许枫把住刘全天心脉,还有气息这才安心。许枫寒声道:“为什么要把无关的人牵涉进来?”

  “是么?他是你的朋友吧?是的话就不算无关的人了。”青木从门后拖进一个男人,不就是被打个半死的王恒之么?“你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不过我有一些问题想问你,我家主人让我问你的。”

  “问吧,希望你遵守诺言。”

  “你接触到他们了吗?”

  许枫一愣,这话问得真是莫名其妙,不过许枫一想,就估计得到青木问的应该就是新异界的刀疤脸和水哥二人了。许枫点点头,青木又问:“他们是哪个势力的?”

  许枫愕然,居然还分什么势力?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们还有一个少爷什么的。他们在找一个人,至于是谁,就不知道了。”

  许枫认真的看着青木,她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冷淡又冷静的面孔,许枫有些奇怪,青木问的问题怎么有些心不在焉呢?似乎她问的这些问题,她自己就不关心。除非她是替她的主人问的!

  “没有了吗?”

  “没有了!”

  许枫刚说完,只觉脑后一阵劲风,许枫后背着实的挨了一拳,这一拳打得许枫气血翻涌,五脏六腑都移位了。许枫连续几个翻滚,落在了地上。许枫一脸惊讶道看着刘全天,后者则是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身上的冰霜雪花。

  许枫看到这,还不明白么?刚才青木问的都是给刘全天所问!许枫懊恼无比,就差那么一点点自己就能想到其中的关键,可是结果却是被偷袭了。许枫只觉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逐渐的软了下来,刘全天打出的真气一直在身体内肆虐。

  许枫刚要站起来,刘全天双手插入裤袋之内,一脚潇洒的踏在许枫的受伤的地方,疼得许枫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川字。

  “许枫啊许枫,这个就是当年你可是杀死帝道的人物啊”

  许枫瞳孔一缩,帝道?多么熟悉的名字,自己多少年没听过这个人了?许枫后背的那一只脚只觉无比沉重,可是许枫依然不屈不挠的要站起来,刘全天脸色一凝,脚下用猛了几分力道,同时狰狞道:“可惜啊你们都不知道更高层次的存在。你倒是有些本事,在三千世界里的一些位面走了一遭,可到头来还是一样沦落到修为尽是,肉身被毁的下场!哈哈哈,当初你击杀我家主人的时候不是很嚣张的么?你倒是现在给我嚣张一个来看看?”

  啪,许枫一次努力站起来,又一次被刘全天给踩了下去。每一跺脚,许枫就感觉一座山岳压着自己,这个刘全天,修为竟然比自己高出一筹!

  许枫沉声道:“帝道是你的主人?”

  “不错!不过我的主人是第一代帝道!”刘全天无比骄傲的说道:“历代帝道传人都是由我照看,最终成为主宰异界的霸主。只不过你崛起得太快,太迅猛,正好我闭关。待我出关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把新一任帝道传人给杀了,害我被责罚!”

  啪!刘全天又是一脚,直接把许枫的肩膀给踩坏了,整个骨骼形状都变形了!

  “呵呵呵,好硬的身子,虽然来这里的时候,修为受了影响,不过你也不比我好得了哪里去。”刘全天抓起许枫的头发,狞笑道:“怎么样?虎落平阳的滋味如何?”

  “呵呵,那你头犬肯定很高兴了。”

  刘全天脸色一沉,没想到许枫死到临头还居然嘲讽自己。刘全天一脚踢飞许枫,对着青木命令道:“斩断他的手脚,封住他的心脉。”

  许枫艰难的从角落上爬了起来,身子依靠着墙壁,只觉眼皮极其沉重,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右手已经失去了知觉,刘全天下手相当准,对人体内的破坏也相当了得。许枫却是庆幸这家伙因为来到这里而修为大损,如果再厉害一些,自己就要招架不住了。

  许枫丢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就是给青木治疗蛊虫的丹药,青木娇躯一震,看了许枫一眼,后者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许枫知道自己现在是穷途末路了,能救自己的就只有青木,而青木也需要自己去救!

  许枫苦笑道:“你选择自由还是选择被奴役?”

  青木咬着下唇,呼吸有些急促,显然在做着极大的思想斗争,她拿不准许枫的这个丹药能否凑效。如果自己选错了,那么面临的必然是死亡。青木道:“你认为你伤成这样还能翻身吗?”

  “这点伤算得了什么?”许枫擦拭着嘴角的血迹,自信的笑了笑:“我连他们都能打败,更别提这个家伙了。”

  刘全天不耐道:“青木!你难不成会被他这三言两语蛊惑了不成?是不是想试试生不如死的滋味?”刘全天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锣鼓,顿时把青木吓住,她的眼眸中明显是充满着恐惧。因为那个小锣鼓一被拍响,青木体内的蛊虫就会开始暴走,吸食自己的血肉和灵气,无法被控制。

  青木被刘全天这么一吓唬,似乎拿定了主意,举起权杖,直抵许枫的脖子,道:“你不需要再说了。”许枫还以为青木选择了跟刘全天一起,怎么料到那原本半死不活的王恒之突然如猛虎跳起,一把抢过刘全天手中的小锣鼓。

  刘全天暴怒:“你居然敢耍我!今晚没有我给你的解药,你就等着受苦吧!”

  青木娇喝:“至少我受苦之前,先杀了你!”

  “哼哼,杀我?就凭你们两个?”刘全天丝毫不惧:“真是笑话,我一只手都能杀了你们。还不惊动任何人!”

  王恒之不管三七二十一,毁坏了那个锣鼓后直接的轰出一拳,一段拳影残像,空间之中只听到噗噗噗的声音,但是刘全天还真是单手全部接下。“嘿嘿,小孩子的把戏,给我滚。”

  刘全天浑身气劲一荡,把王恒之逼开,逼得他撞在墙上,这下可真的半死不活了。而刘全天才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许枫已经生龙活虎的了。刘全天傻眼了,惊道:“这,这怎么回事?你断然不可能这么快恢复!”

  青木无力的坐在墙角边,澳门赌博网站:细若游丝,喃喃的说道:“也亏得上次鸿蒙龙尊,使得我的冰霜权杖封印解开了一些,我能借助权杖把自己的元气给你。许枫,你不能输,我的自由,可捏在你手中。”

  许枫咧嘴一笑:“我从来不囚禁美女。我跟刘教授不同,对吧?”

  刘全天双掌一挥:“哼,现在的你又有多少本事?”看着面前自信的年青人,刘全天却是感觉到一丝无形的压力。虽然破界以来刘全天修为很低,但是他都很自信。今天却是遇到了比他自己还自信的人物了,他反而有些心虚了。

  嘿!许枫看出刘全天的一瞬间的疑虑,立刻抢了先手。双手爆发出狂乱的雷暴,后者不避不闪,就是硬碰。

  轰!两人都听到一声沉闷的声音,分别后退,刘全天看了看手,已经被电得里内外焦了。许枫的本命雷暴岂是好惹的?

  “哈!”刘全天立刻甩出一叠叠符篆,每一道符篆都化成了一团光,就像静灵一般到处闪动,叫人眼花缭乱!刘全天得意道:“就算你再本事,也不可能打败我这些日子来琢磨的这一招万符神光!”

  看着在半空到处飞掠闪烁的,许枫心底冷笑,老子也有法宝!手掌一翻,鸿蒙龙尊浮现,一碰到那些金光,立刻吸收,再碰到,再吸收!每吸收一道光芒,就涨大一分!刘全天的符篆全部被吸收了之后,整个空阔的办公室内已经难以容得下鸿蒙龙尊了。

  “吼!”鸿蒙龙尊难得的发出一声怒吼,突然迅猛的扑了上去,一把叫住刘全天。

  噗!鲜血飞溅,刘全天满脸的痛苦,被龙尊咬着的他,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犹如一个平凡人,生死不由己。

  “不可能会这样的?我的第一劫怎么肯能就这样失败了?”刘全天眼神呆滞,自言自语。

  许枫嘘了一口气,驾驭鸿蒙龙尊对他来说也不容易,走近刘全天,问道:“什么劫难?”

  刘全天看到许枫,忽然抓住许枫的双脚,哀求道:“许枫,求求你,放过我?我我什么都告诉你,我给你青木的解药,不要收了我的劫难,不要”

  许枫好笑道:“刚才你踩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啊!”刘全天瞳孔一缩,死亡的气味,从许枫身上传来,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许枫,不要,不要杀我!我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我有利用价值!不要杀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