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2024章
  许枫何曾想过这鸿蒙龙尊竟然如此奇妙,澳门赌博网站:在它要吞噬自己的时候,许枫发现自己的意识飘离了自己的身体,一股玄妙的吸力不知道把自己的意识吸到了哪里去。只觉是一个金色雷暴的世界,一头口含红色的圆珠的金色巨龙就出现在自己面前,那压迫感,异常的压抑,仿佛喘不过气来。

  许枫估计这金色巨龙就是鸿蒙龙尊了吧?不过怎么闭着眼?而且淡淡的如金色烟雾的躯体,似乎没有实体啊?许枫道:“鸿蒙龙尊?”

  吼!鸿蒙龙尊张嘴一声吼叫,口中的那颗红色圆珠射向许枫身体之内,许枫顿时一股莫大的压力,逼得他立刻单膝跪下,一股力量似乎在夺取自己的身体控制权。许枫知道这鸿蒙龙尊的强大,不敢乱来,果断的闭守心脉,默运道玄经,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金色的雷暴不断的肆虐许枫的身体,但是因为许枫的意识飘离肉体,倒是感觉不到疼痛,而许枫的意志和精神力那是无比的坚韧的!尽管力量上倒退了,不过精神力和意志却是无形无质,却又存在的,许枫额头上滴落豆大的汗珠,身体的血潺潺而流。

  青木在一旁看着都觉得心惊肉跳,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个许枫光流血就活不成了吧?他到底凭什么还坚持着一缕气息?就算让他坚持住了,可流血都流光了,他还怎么活啊。

  “许枫?”青木叫唤了一声,伸过手去,想要碰触许枫的身体,但是被那黄金色的雷暴给炸开了,许枫的身体就像神圣不可侵犯的圣物,不仅气势在不断攀升,雷暴也越来越多,幸亏这房间有封印,空间也够大,不然青木都无处藏身了。

  逐渐的许枫不在是不感觉到身体的痛苦,耳边尽是听到一些完全不明白的苦涩梵音,每一听到一个音,许枫就感到痛苦莫名,就像身体被撕裂,就像身体消失了,就像自己在融化,总之各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许枫都尝试遍了。

  “死亡是你的命运!”

  忽然间,许枫听到了这么一句话,他听到了,来自生命的威胁,许枫被无数人威胁过,但是许枫坚信,命运是可以改变是可以打破的!许枫终于按捺不住了发出一声咆哮:“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命由我主宰!我要逆天改命!”强烈的求生意志,激发了许枫身上的符篆光华大涨,开始源源不断的吸收金色的雷暴。

  青木看到这一幕不禁伸手捂住小嘴,惊讶道:“他他在吸收雷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能吸收掉吗?据说只有无上的逆天者才能被选中。”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许枫苦苦坚持,不让自己被金色的雷暴吞噬,意志无比坚定,脑海之中掠过一个又一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女人,叶思姐、萧依琳、柳倩茹、霓瑶她们都在异界等着自己,她们都给许枫无比坚定的意志!不改变命运,自己那么一个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可要守寡了!

  “喝!”许枫再一声猛喝,意识突然回到自己身体之中,身体被雷暴肆虐破坏的痛楚让许枫直咧牙。不过刚才的那种感觉已经消失了,而金色的雷暴也逐渐被自己吸收,符篆吸收了鸿蒙龙尊的金色暴雷,也变得金灿灿的,似乎已经顺利吸收了。

  道玄经的确神妙,许枫感觉到身体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出来,身上的伤口一肉眼看见的速度愈合,气力也爆发出无穷活力,仿佛刚才流的那些血都是假的一般,许枫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唯一的感觉就是鸿蒙龙尊似乎和自己融为了一体,自己就是鸿蒙龙尊,鸿蒙龙尊就是自己,方武手掌一翻,一头闭着眼眸的淡金色小龙出现在自己手中。

  方武高兴的看着这头小龙,虽然感觉不到它哪里强,但总归捡回一条小命不是?许枫长吁了一口气,看向目瞪口呆的青木,问道:“这玩意怎么操纵?能有什么用?”

  青木白了他一眼:“什么玩意玩意的!那是鸿蒙龙尊,古籍中记载的无上神龙,无实体,但是极其强大,至于怎么个强大这个就没人记得了,反正古籍记载的就没错了。”

  “算了,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许枫从那个老者身上摸出了一张符篆,以灵力抹去上面的咒文,许枫重新打造,不多时就改造成了传送符篆。这一次许枫有意识的传送,直接传送回燕南大学之内。

  青木回去复命,临走前多看了许枫一眼,不知道许枫先前所所说的是否是真的,如果他能替自己驱逐体内的蛊虫,那么自己恢复自由。

  而许枫同样也是对青木有所想法,把对手的人拉拢过来,这样是极其有用的。只是搞了一天,没发现幕后黑手是哪个刘教授,倒是得到了鸿蒙龙尊,那也是一大收获。黄昏之时,王水丽也找到了许枫,表示让她追查的人没有可能是修士。

  而许枫基本也有些确定,哪个刘教授就是刘全天或者刘学文之间的一位了。因为青木在燕南大学出手对付他。“王小姐,你今天暂且回去吧。今天辛苦你了。”

  “什么?我可是来看你女朋友的,我要看看,她是不是比我更出色。”

  正说着,赵欢就来了,看到许枫身边的王水丽,顿时起了敌意,女人天性如此,总会对接近自己男人身边的女人抱有想法。

  “许枫,这个是谁?”

  许枫自豪的介绍道:“王小姐,她就是我的女朋友。”

  “啊?”赵欢虽然已经是对许枫点头了,可是没想到许枫如此直接,心里暗暗高兴,却是羞恼的推了他一下:“你胡说什么呢,王小姐你好。咦?你也是修士啊?你真强。”

  王水丽原本还挺自信的,可是看到了赵欢,才知道许枫的眼光有多高,心里极其的妒忌,看赵欢。着一件浅水蓝的裙,长发垂肩,用一根水蓝的绸束好,发簪轻挽,玲珑曲线的身子微一晃动就如雨意缥缈,上好的裙摆料子随行动微动,宛如淡梅初绽,未见奢华却见恬静。眉清目秀,清丽胜仙,有一份天然去雕饰的自然清新,尤其是眉间唇畔的气韵,雅致温婉,观之亲切,表情温暖中却透着几分对许枫淡淡的爱意。

  王水丽自问见过不少美女,可是从没谁能把她给比下去,这下看到赵欢,真个是说不出话来。因为修炼的缘故,王水丽显得十分年轻靓丽,可是她自问还是比不过刚刚修炼一天的赵欢,眼眸里说不出的都是妒忌。

  “那个,许枫,我先回去复命了,有什么事再联络我。”王水丽落荒而逃,只是心里有些不甘心。

  “你找到幕后元凶了吗?”赵欢问道。

  “还没呢,不过很快有眉目了。还需要一些时间,就怕再此之前遇到一些什么麻烦。不过我应该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才对。”许枫所指的就是西方势力的那些人,在那个房间之内,两名知情者都已经死了。

  然而事情却不是许枫所想的那样,在西方势力的人发现了不妥之后,立刻赶到现场,尽管震惊他们一直隐藏的至宝被盗,但是翻开那个老者的尸首,发现他身下写着两个血字‘许枫’!

  一个阴沉的中年男人问道:“你们谁有些眉目?”他背后的一个下属道:“最近燕南市出了一个许枫,修为相当不俗,一人之力灭了仙宝道观,还有跟我们有密切来往的李修远也听说是被他给杀死的。”

  “许枫吗?把燕南市所有许枫的人的资料都给找来,底细要一清二楚,尤其你说的那个许枫,他身边有什么人都要调查清楚。对了,给我联络暗夜的人,有重要的事情商谈。”

  而此时的许枫辞了酒吧的工作,今晚江琳有约,许枫实力提升上了不少,又从燕南大学顺手牵羊的拿出来不少药材,估计着今晚就能治好江琳的眼睛。不巧回去的路上撞到了王诗雨,这让赵欢有些心慌,跟许枫的距离立刻拉开拉开了一些。她知道王诗雨同样是不逊色于自己的大美女。

  而且王诗雨对许枫的好感也非同一般,但是自己对许枫的情意已经无法遏制了,赵欢却是有些难以面对王诗雨。

  许枫倒是没事人一样,嘻嘻哈哈的上去打招呼。王诗雨愣道:“听说你在酒吧的工作辞了?害我白去一趟。对了,昨天的事还没多谢你呢。我以为我死定了。那些还真是大胆,连警察也抓,等我查出来,非要把他们一窝端。”

  许枫知道那些人永远不会被王诗雨找到了,他们已经死了。

  “哇,诗雨姐你这么好斗志,只怕你到时候又要被人抓了哦。”

  王诗雨得意的挺起胸脯:“怕什么,不是还有你吗?但是我听得可清楚了,电话那头叫放人的声音,那个就是你!”王诗雨一副好哥们的拍拍许枫。这让赵欢打翻了醋坛子,这个该死的许枫还一脸的得意,明明有了自己这个女朋友。

  许枫那是一时没回过神来,毕竟以前在异界,三妻四妾的,可是这片天空下的女性,她们的思维方式可就没有那么开放了。

  “我们正要去找江琳看她的眼睛呢,她被绑架了一次,肯定不会让她乱走的,你去不去?”

  “去,当然去了。咦?赵欢,你怎么了?一声不吭的?”

  “啊?我没事,身体有些不舒服啦。”

  王诗雨道:“看你荣光满面的,怎么会不舒服?”

  “就是不舒服啦,江琳那里,你们去吧,我不去了。”赵欢暗地里冲着许枫的腰部狠狠的一掐,然后灰溜溜的跑了。许枫被掐的莫名其妙,难不成这小妮子吃醋了?好嘛,吃醋就吃醋,干嘛掐人呢?真是太坏了,今晚回去咱也掐她,专掐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