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2022章 为什么不杀我
  青木其实一直都没有走,澳门赌博网站:这个密室空间是她制造出来的,凭借的是冰霜权杖。不过,既然许枫被困住,她也是走不了,但是她能利用封印在课室墙壁四处的蝌蚪符文隐藏身影。青木原本就是打算给许枫一种自己已经走了的假象,这样好让许枫轻敌大意。

  但是青木错了,许枫相当谨慎,一直紧贴着墙壁,完全不会把自己的后背给暴露出来,偏偏那两头风狼贪恋许枫的血脉,结果错过了最佳击杀许枫的时间,风狼还没消化许枫的血脉力量就使得许枫恢复了修为,一阵爆发,直接卸了它们的手臂。

  而青木也不是庸人,看到许枫的爆发,立刻知道许枫的实力变强了,较之昨天更强了!已经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了。青木当即立断,立刻牺牲了两头风狼,重创许枫。

  许枫自血雾之中冲出,浑身骨架就像散了一般,要不是肉体本来就强大,面对两头风狼的自爆,铁定死翘翘了。可就算捡回一条小命,许枫却已经难以和青木争锋了。青木看到半跪在地上的许枫,终于松了一口气,道:“今天,输的人是你。”

  许枫伸手摸向怀中,昨晚临时赶制的一张符篆,机会还是有的。青木也特别谨慎和小心,并不是立刻靠近许枫,双手玩弄着冰霜,试探的抛了过来。

  许枫硬受了一团冰霜,浑身瑟瑟发抖,许枫手中的符篆并不是进攻性符篆,而是转移跳跃空间的符篆!这也是许枫刻意制作符篆,花了一晚上却只赶出一张符篆的原因!因为这是极其高深的符篆。

  青木此刻高度集中精神盯着许枫,许枫生怕还没触发符篆就被青木给打断。

  许枫说道:“我输了又如何?你的主人跟我有什么过节?而且刚才你说你的冰霜权杖被天道所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来自哪里?”

  “我来自哪里很重要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有自由,主人说要杀你,那就我就要杀你!”青木玉足一顿,森森寒冰凛然散开,空间布满了冰雪,冲向许枫。许枫自知接不下这一波冰霜的冲击,决定赌一把,飞快的抽住符篆。

  而许枫抽出符篆的那一刹那,青木也看到了,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类型的符篆,但是青木有预感,许枫能凭借这个符篆逃离自己的掌控范围!青木刷的一声,闪到了蔓延冰霜的最前端,刚好距离许枫两步之遥,青木冒险接近许枫,就是要阻止他使用符篆!

  略带冰凉的小手抓住了许枫的右手,忽然许枫发出狰狞的冷笑:“不好意思,我拿错了,这符篆是空的,这才是真的!”青木一愣,看向许枫左手,可是让她意外的是,许枫左手飘飞来一团白色的粉末。

  “啊!”青木连连后退,同时架起冰霜保护自己,叫骂道:“颜料?许枫你你还能不能更无耻一点?”

  许枫嘻嘻哈哈的说道:“没办法,就地取材嘛。哎哟哟,青木妹子,你脸蛋儿染红了更加美艳动人不是?不过呢,我先不欣赏你的绝色美貌了,再见!”

  啪的一声,许枫拍下符篆,地上闪烁着乳白色的光芒,许枫一头钻了进去。怎料脚下一冷,却是青木留了一手,利用寒冰黏住了许枫的脚,跟着许枫钻了进去。

  噗通、噗通两声,许枫感觉自己掉落在一堆杂物之上,四周黑漆漆的,但是身上却是压着一个散发着香气的柔软又有温度的物体,许枫伸手摸了摸,弹性十足的圆球?怎么有些布料阻挡呢?许枫霸道的撕裂。

  “啊!”青木发出一声尖叫,随即感觉到胸脯上的异样,一双大手肆意的搓揉。“你,你快撒手!”

  许枫吓了一跳:“你?你怎么跟来了?你不是还在那密室么?”

  “不管怎么样都好,快把你的手放开!淫棍!”青木又羞又怒,急忙忙的捂住胸部,打了个响指,四周飘起四团蓝色的火焰,照亮的,却原来两人落在了一处仓库之内。许枫才发现自己和青木正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坐在一起,青木的娇嫩翘臀,正好坐在他的命根之上。

  青木羞怒至于感觉到屁股有什么硬东西顶着,不懂这方面的她伸手一摸,纳闷道:“你裤裆里居然还藏着一件硬邦邦的法宝啊?”

  许枫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个青木不会真的那么纯吧?许枫刚要东,青木手持权杖,一下子抵住许枫的脖子,冷喝:“不许动,乱动就杀了你!”许枫真是有苦叫不出,道:“我的确藏着一件法宝,嗯嗯你的手,能不能哦,放开啊。”

  青木气道:“你兴奋个什么劲?”

  许枫无语了,看得出,这个青木出了杀人越货,还真是很纯啊。居然连男女之别都不清楚。青木的小手在摸索,许枫敏感的感觉到她,这样的摸索只让他更加舒服。青木说道:“把法宝拿出来。”

  许枫尴尬道:“法宝不离身,离身不法宝!这法宝离开了我,就废了。”

  “哈,那正好,省得你又搞什么偷袭。”

  许枫见青木拿出刀子,似乎打算一刀切下去,许枫忙道:“不行,这个不行的!我这法宝对你没威胁的,你要杀就杀我人吧。”

  “我不杀你!”青木威胁道:“首先,我不清楚这里是哪里!其次,主人要我把你打个半死抓回去。快把你的法宝交出来!少给我玩花样。”许枫真是欲哭无泪,只恨现在自己伤势集中,无法恢复,又有青木的威胁,真是倒霉之极。

  许枫扯开裤头,露出那硕大的狰狞,青木愣道:“这这个这个怎么这么大?跟书上说的完全不一样?”许枫嘲笑道:“书上描绘的那是原始状态,我这个变化后的状态。”

  “那那,那就说,都是同一样东西了?”

  许枫尴尬道:“是的,而且还是你弄大的。”

  青木脸色涨红,身子微微颤抖,最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羞涩的尖叫一声,丢掉权杖,抡起手中的短刃,悍然往下斩去。许枫吓得一身冷汗,急忙往后一缩,那锋利的短刃就刺在了屁股下的纸皮箱上。许枫大骂:“你这女人,疯了吗?”

  “混蛋,我不管,居然让我碰这么恶心的东西!为什么你的会变大?为什么!”青木舞刀狂斩,许枫险之又险的闪避。

  “恶心,丑陋!要不是要不是修为暴跌,我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许枫,把它给我交出来!”

  “又不是我让你摸的,是你自己非要我亮出来,你这女人疯婆娘一个。”

  青木忽然一愣,许枫真么拿着自己的冰霜权杖呢?许枫趁着一瞬间的空隙,手中结印飞快,净玄术打在自己身上,伤势一点点的恢复。青木也回过神来,羞怒道:“岂有此理,许枫,没想到你如此奸诈,故意利用利用男人的那个东西来转移我注意力。”

  “啧啧,原本的自闭症,现在成了话痨了。”许枫讽刺青木喋喋不休,青木更加被激怒,忍耐的怒火,捏着小拳头,恨不得在许枫那嘻哈笑着的脸上打上一拳。只是她已经错过了机会了,现在许枫取得了主动。

  许枫不敢咂咂嘴,这妞的胸脯发育得虽然不咋地,但是形状相当好看,挺翘,圆润。青木一愣,怎么许枫盯着自己猛看啊。

  许枫见机得快,抢先道:“那个,你走光了呢。”

  “哎?”青木一低头,才想起刚才许枫趁着黑暗,撕烂了自己的衣服!那么说起来,刚才自己一直袒胸露乳的在许枫面前了?青木大脑一阵空白,又摸了男人那里,才知道那里会变大。又被这个可恶的男人给看了自己的身子,更可气的就是他还摸了。

  一想到来到地球的种种痛苦遭遇,遇到这个许枫之后的种种不顺利,青木哭了。

  “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活了。”

  看着几近崩溃的青木,许枫会相信她的话吗?自然不能信,天晓得她还隐藏着什么?说不准自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杀她,她出阴招偷袭自己呢。许枫正气凛然道:“你是一个可敬的对手,所以我决定堂堂正正的打败你,莫哭,起来再战。”

  青木脸色颓然,看上去不像是作假,木然道:“我不抓你了,反正你已经恢复了伤势,又抢了我的法宝,我已经打不过你了,你是高手,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你也一定很自信打败我。既然如此,我还瞎忙什么。”

  “你可以逃啊,这里又不是什么密封的空间。”

  “逃?逃回去他只会让我生不如死,他利用蛊虫控制了我,一旦我任务失败,机会利用蛊虫啃食我的血肉,待得我临死前他又把我救活,然后继续让蛊虫折磨我。”青木凄然的低下头,乌黑的秀发垂在地上,一双小手愤怒的抓着地面:“我本是上古异界的遗民,本领不俗,要不是突破空间时被天道所伤,我怎么会沦落如斯田地!受尽屈辱,隐藏本性,只为肩负拯救族人的使命,可结果,我自己的命运根本就不在由我所掌控了。日子生不如死,可这些都算了!我偏偏还要受你这个死淫棍的欺负,居然还骗我说那东西是法宝你,无耻。”

  “额我的老婆们都说它是法宝,好法宝呢。”

  “无耻下流!”

  “你走吧。我不杀你了。”许枫大手一挥道。

  “为什么不杀我?我可是要抓你的人。”

  “你只是一个可怜人,受人摆布,而且你我共有一个敌人,天道!念在同时天涯沦落人的份上,就饶过你吧。”

  青木道:“那你把权杖还给我。”

  “这个不行。”

  “那你还是杀了我吧。”

  “喂喂,你可别得寸进尺。呀,又走光了,嘶好美好白。”

  “不许看!闭上眼睛!死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