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2016危局步近
  午后,澳门赌博网站:许枫照常来到酒吧上班,不过现在的许枫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眼下事情越发严峻,可不好收拾。只是不知道华夏国的修士联盟能否抵御得了这次危机,自己现在修为低,在低水平的境界内还能充一下大头,可是面对那些小有火候的就有麻烦了。

  许枫正想着事,忽然额头一疼,被人弹了一下,抬头一看,竟然是林惜,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模样。许枫尴尬一笑,这丫头在大学里讲完了课就一直在酒吧粘着自己。林惜气道:“我都喊了你几声了,你都没有反应!又想哪个美女想的这么出神?”

  “眼前不就是一个大美女么?我哪里还需要想呢?”

  “贫嘴,你真要在乎我,就不会不来看我讲课了,还是我唯一的一节。”林惜说着,有些黯然,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就是自己最珍爱的人在自己面前,而他却还在装傻充愣。林惜不爽的喝了一口鸡尾酒。

  许枫问道:“东城还没来吗?不会是被做掉了吧?”

  “他受伤了,进医院了。所以,你能不能送我回去?如果在遇到袭击,那我可就麻烦了。”林惜有些羞涩的卷着自己的头发,林惜已经想过了,既然许枫不主动,那自己主动不就好了!许枫倒是没所谓,正要答应,背后传来一声紧张的喝止:“那可不行,他要送我们回去。”

  却是召唤和薇薇二女并肩而来,就像一对姐妹花。两女不知道怎么的异口同声,都回绝了林惜的这个要求,以前许枫身边尽管有别的女人围着团团转,可是许枫正眼都不看一下,其次那些女人跟自己比起来那是云泥之别,加之赵欢起初对许枫不甚在意。

  可是最近接触下来,赵欢特别在意许枫,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一个背景不简单,姿容不比自己差,气质隐隐在自己之上的林惜。更可气的是他还很在意这个林惜。赵欢哪能不在意呢?听王诗雨说这个林惜握着许枫的把柄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把柄,总之,作为他的室友,好歹要拯救他。

  林惜没想到许枫没拒绝,倒是有别的女人替他回绝自己。许枫一副没办法的样子耸耸肩。林惜心中一阵黯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小儿女态尽露。如果有熟悉的人看到,肯定跌破眼睛,堂堂泰隆集团的一把手,业界让无数男人折服的梦中女神,居然会有如此柔情似水的一面。

  林惜看了看时间,她在这里待了很久了,公司还有多事情需要处理,只能暂且罢休,和赵欢对上眼神,互相从对方眼中读出了戒备。林惜也是见过风浪的,尽管东城受伤了,不过她身边还有其他护卫,因此她还不至于不敢独自回去。

  出了酒吧,身边就跟上了两个贴身的西装女子,豪华轿车缓缓启动,而酒吧里面很快跟了出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飞快的拨通了一个电话,道:“目标离开酒吧,身边只有两个小妞保护,威胁不大,可以下手,现在下手吗?”

  电话那头传来李修远满意的笑声:“有自信就动手,对了,不要伤害她,她是属于我的。”

  “这个自然没问题,你给付足够的钱就行。”

  李修远挂了电话之后,又立刻收到了另一个电话。

  “目标已经抓获,不过引起了警察的主意,毕竟那个小妞也是警察。暂时我们已经安全了。”

  李修远道:“很好,你们组织办事真让人满意,钱的话,我已经汇过了一部分,剩下的希望也顺利。”

  “你放心,我们是专业的。”

  许枫并不知道,李修远为了报复破相之仇已经是布下了必杀之局,李修远坐在宾馆的沙发之上,看了看刘教授介绍过来的人,居然是一个妖娆的女人,身材高挑,前凸后翘,样子更是俊俏,脑后乌黑秀发扎成两条辫子,缠绕在胸前,穿那衣衫,单薄,通过白色的雪纺绣花,隐约看到里面的肌肤,真是引人犯罪的祸水。

  不过李修远可不敢碰她,因为他已经试过了,没讨到好处之余,还吃了暗亏,所以李修远对她的评价就是带刺的玫瑰。更郁闷的就是自己问她名字,居然拽得二百五的说自己不配知道她的名字。

  “喂,今晚行动,对付许枫,我牵制住他,你伺机偷袭,必须一击即中。知道吗?”

  女子微微点头,道:“把地址和时间给我,我会准时到达。”

  “希望如此。”李修远留下地址和时间,就出门去了,对于许枫,李修远认为是自己的一道坎,如果自己迈过去了,那么必然会有质的飞跃,李修远潜伏华夏国多年,却从来没遇到过许枫那般厉害的人物,他厉害的不仅仅是实力,更有那云淡风轻气质!

  夜色逐渐落下,许枫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因为他误会了李修远,他以为李修远就是最近闹事的主谋,可实际上刘教授成功怂恿了李修远为宝仙道观报仇找许枫麻烦,还成功转移许枫的注意力,认为最近闹事的就是李修远一个人而已。

  刘教授也是认定许枫打败李修远之后,会认为李修远会消停,毕竟打不过,还都毁了了一只眼,任谁都会暂时消停。

  可是刘教授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事,刘教授让李修远立刻采取了行动,他自信许枫算计不到,在最松懈的时候一击击溃许枫,这个最近风头正劲的人物。

  许枫保护着赵欢和薇薇回到公寓,敏感的赵欢忽然指着阳台道:“嗯?诗雨先一步来了吗?怎么衣服收一些,不收一些啊?”许枫抬起头,阳台上果然只剩下一般的衣服,女子的内衣都被收走了。

  可是当三人进了门,却是发现一个人都没有!许枫顿时紧张了,虽然屋子里什么都没变化,但是生性谨慎的许枫敏锐的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忽然横手拉着赵欢,后者吓了一跳,不过看到许枫谨慎的眼睛,却又默默的不做声,只是小手挣扎了一下,没挣脱,也由着许枫拉着,心里哼哼的说道:“又搞什么名堂?又占人家便宜了?”

  薇薇愣道:“许枫,你干什么?你怎么能当着我的面,占赵欢姐姐的便宜呢?”

  许枫道:“我这不是占便宜,我许枫像那样的人吗?”

  两女坚决的点点头,齐声道:“像极了!”

  许枫连翻白眼,自己跟你们住了那么久,可是连你们一根毛都没碰啊,你们怎么能这样想我呢?许枫严肃道:“家里可能遭贼了?”

  “什么贼?家里这么齐整,内衣贼?哼,那就让诗雨姐姐抓回来,大刑伺候!”薇薇刚刚说完,房间内的墙壁就走出一个人,不正是那李修远吗?许枫一看,果然有古怪。

  李修远皱眉道:“你怎么发现我的?我自问血隐之法造诣不浅,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你发现呢?”

  许枫道:“你这个死变态,偷了别人的内衣还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李修远顿时尴尬,没想到自己这一点小癖好使得自己的偷袭失败了。李修远怒道:“不论如何,今天你逃不掉的!”

  “我真不明白,谁给你勇气,让你同一天来找我两次麻烦的?”

  李修远道:“你毁我暗中扶持的宝仙道观,这个仇我一定报!哼,你以为我这次会那么蠢,直接找你麻烦吗?你先看看这个录像。”

  李修远抛过一个手机,上面的录像就是林惜、王诗雨、江琳三女被绑架的视频。许枫暴怒得双目瞪大,犹如铜钱般。李修远十分高兴看到许枫这般模样,拍手大笑:“好,好,好,你也有这个表情的时候,嘿嘿,哈哈哈。”

  许枫沉声道:“他们人呢?”

  “嘿?他们?一个在东城的京兰酒楼的楼顶,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丢下去。还有一个女警花在海岸码头,我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丢她下海喂鱼。还有一个女瞎子,她在哪里我也懒得问了,反正生死斗捏在我手中。”李修远大摇大摆的坐下来,又道:“许枫啊,你知不知道,为了顺利绑架她们,我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

  许枫愤怒过后,又很快平静下来。这个时候必须要冷静,而且三个跟自己有关联的女子都被抓了,还分别放在不同地方,如果自己随意乱来,只会激怒对方。

  许枫道:“既然如此,那么你有什么目的?”

  李修远没想到一瞬之间,许枫就能把如此严重的事情给掩藏了,或者那三个女人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可是不对啊,从自己手中的资料来看,她们之于许枫,的确是十分要好的,不然怎么会同居呢?说不准都是许枫的女人呢。

  “许枫,我对弱者没兴趣,对你的女人更加不感兴趣。嘿嘿,我只对你本人感兴趣。这样吧,你自废修为,也算是我报了仙宝道观的大仇,我们之间的事就算扯平了。而我也会放了她们三个。”

  许枫岂会上他的当?自废修为?那不是任人鱼肉吗?结果只会更糟,绝对不会如他所言。许枫先要让李修远放松警惕才行。许枫道:“把她们放了,我跟你走一趟。不要牵涉无关的人。”

  李修远寻思:“刘全天让我抓住他,他这样也算是符合了要求,只是不让他伤心欲绝,我心中愤怒难以发泄。”李修远冷声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我现在就把那个女瞎子给杀了。”说罢,李修远就开始拨电话。

  许枫见李修远丝毫不卖情面,还要杀江琳,许枫忍无可忍,‘嗖’的一声冲了出去,李修远早有防备,血婴手持令牌飞了过来。那令牌看似打在许枫头上,惊吓得赵欢捂住眼睛不敢直视。

  可是下一瞬间,令牌拍散了“许枫”,却原来是一道残影。李修远手一翻,一把血色的兵刃握在手中,又是朝着许枫斩去,而这次许枫有恃无恐!伸手一挡!切实的被血刃打中。李修远脸有喜色:“哈哈,你敢硬接?我的血脉回融入你身体之内!”

  可是下一刻,他就看到许枫探手入怀,摸出一张符篆!李修远欢喜的脸容顿时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