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2097章不错的解释
  大楼的门一直紧锁,那是因为这里地处偏僻,除了宝仙道观的道士,基本很少有人知道这里。

  阳台上的几位老道长脸色有些不好看,他们也是听说过许枫的,此人将宝仙道观的几名道士斩杀无形,是宝仙道观的头号敌人。

  冯德全脸上有些抽搐,他并没有想到许枫能找到这里,他还记得当初许枫打他的那一耳光,实在是印象深刻。

  他眼中满是杀机:“师叔,既然这小子找上门来,那我们干脆有仇报仇,他将我们宝仙道观弟子杀死的那笔帐还没有算呢!”

  这几名老道长都是宝仙道观长老级别的人物,他们决定着宝仙道观的未来。

  有人说道:“我支持德全,若不是这小子,在燕南城,德全的很多计划都能实施,这小子是罪魁元首,他必死无疑!”

  “但是,你们不也是说过,这小子来历不明,暂时还不清楚他的背景吗,若是他背后有什么大势力的话,我们岂不是踩到钢板上了?”

  也有人提出异议。

  林惜心中暗道:若是你们知道许枫的背景,恐怕现在都要跪下来求饶吧。

  “一圆师兄,您是我们宝仙道观的大长老,您意下如何?”

  “许枫杀我弟子,破坏我宝仙道观的计划,诸如德全所言,他不应该留在这个世界上,不论他背后的势力有谁,我们宝仙道观也不应该畏惧!”

  一圆道长眼中尽是杀气。

  若是三年之前,听见有人要杀许枫,林惜绝对会满心忧虑,但是此时,她却满是信心,她觉得这个世界上若是有人能杀死许枫的话,只有他自己了。

  宝仙道观的大门被打开,林惜在阳台上看着那白衣男子轻松写意的走了进来,模样没有变,气质依然没有变!

  不论你认不认我,你都是我一直等候的疯子!

  许枫直接走向阳台,他气定神闲,即使眼前站着的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女人,他依然不想表露半分,心里一直都在暗示者自己,不能露出半点破绽,这是为了林惜的生命安全。

  “小子,让我困惑的是你究竟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冯德全仗着人多,也是沉稳说道。

  “这不重要!”

  许枫淡淡说道:“重要的是你今天将无法走出这里了!”

  “哈哈,你在说笑吗?这里是宝仙道观,是我们的地盘,在我们的地盘上,你让我不要走出这里,我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自信!”

  冯德全笑道。

  一圆道长也是说道:“年轻人,你在燕南城杀戮我宝仙道观的弟子,这笔血债,你也是时候血偿了!”

  许枫说道:“看来我今天要杀的人,又要多出一个了!”

  “连我师兄你都想杀?真是不自量力!找死!”

  一名道长怒道。

  “闭嘴!”

  许枫右掌击出,一道紫光从他掌心之中迸发而出,刚刚说话那人竟然从阳台上直接摔了出去,其他道观的道士都吓了一跳,这许枫竟然敢先发制人,他还真心不知道这里是宝仙道观吗?

  一圆道长怒道:“年轻人,在我面前,你还敢如此猖狂,就让我亲自送你归西!”

  “就凭你?老道长,你杀心太重,将来必定会给华夏国的修真界带来厄运,看来我今天这一趟是来对了!”

  许枫说道。

  杀心这么重的人,若是不尽早除掉,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布阵!”

  一圆道长喝道。

  他身边几名道长全部挡在许枫面前,他们手中都出现一柄宝剑,剑光闪耀,突然之间,一圆道长大声喝道:“七星灭神阵法,让这小子知道我们宝仙道观的厉害!”

  包括一圆道长在内,七名道长都已然归为,他们分散在七个方位,剑光连续闪动,这套阵法看起来无懈可击。

  许枫却是嘴角一笑:“想利用阵法击败我吗?只可惜,你们的阵法阴阳不调,漏洞太大,我想破解,犹如儿戏!”

  “猖狂小儿,有本事就来破阵!”

  一圆道长以为许枫只是临死前的嘴硬,并未在意。

  “林惜啊林惜,没想到你魅力这么大,这小子居然都要为你卖命,只是可惜啊,他这一趟看来是有来无回咯!”

  “是么?你当真认为许枫会败?”

  “不会败吗?要知道他面对的是宝仙道观的一圆道长,这可不是修真者联合会中的那些匹夫能够比的。”

  冯德全很自信。

  林惜却是更自信:“我敢打赌,许枫刚刚说的话会全部灵验,你若是有先见之明的话,现在就可以安排好后事了!”

  “神经!”

  冯德全骂道,他不相信林惜刚刚说的鬼话。

  一道道剑光从许枫身边掠过,那些剑光像是击中了许枫,又像是没有击中,总而言之,许枫依然处于七星灭神阵法的中心位置。

  只是这阵法已经维持几分钟了,许枫身上依然毫无变化。

  就连一圆道长都有些莫名其妙了:“怎么会,这小子,他怎么可能没受到半点伤?”

  “师兄,这小子在燕南城轻松击败过修真者联合会的云中鹤,他可不是弱者!”

  “看他样子,似乎也没有好的办法破阵,我们就这样拖着,最后他真气涣散,依然要死在我们手中!”

  “唯有如此了!”

  一圆道长点头。

  “想要耗尽我的真气,真是可惜,我早说过你们这阵法阴阳不调,破绽太大!”

  许枫双眸睁开,一道精芒从他眼中射出,他身上焕发出的紫色光芒将周边的全部剑光弹开,而后整个阳台上爆发出一阵极强的能量爆炸声。

  “可惜以我现在的符篆力量只能破阵,却不能布下结界,我得先将林惜转移出去!”

  许枫的身影从那道能量爆炸声响起之时便是出现在林惜身旁,他看了一眼因为爆炸声而显得有些担心的林惜,右手一搂,直接将她带到外面的草地之上。

  轰!

  整个大楼都彻底崩塌,声势壮阔,宝仙道观中的道长全部都飞身而出,有些跑的慢的根本就被那股能量彻底击杀。

  冯德全就是其中之一,他本身根本就没有将林惜的话放在心上,他觉得七名道长绝对能够将许枫击杀。

  但是没想到下一刻的能量爆炸,就直接将他轰碎,连肉渣都看不到了。

  那七名长老级别的人物全部身负重创,一圆道长身上的道袍都被炸烂,整个人狼狈不堪,他口中吐出一口血水:“许枫,你将我的宝仙道观彻底毁了,毁了!”

  一圆道长做梦都想着让宝仙道观成为替代修真者联合会的存在,但是这等野心,也是让他彻底葬送了宝仙道观。

  “宝仙道观若是继续由你领导下去,将会成为东方修真界的耻辱,一圆,你就安心陪冯德全去吧!”

  许枫一掌击出,直接轰向一圆道长的天灵盖,后者当场死掉。

  林惜站在草地之上,此时已过凌晨,月光照射之下,犹如嫦娥女神,明媚动人。

  许枫从一片火海中走出来,更有着几分英雄气概。

  两人目光一直对视,没有半点尴尬,就像是彼此认识了数年一般的老友,心照不宣。

  许枫直接将宝仙道观附近的一辆奥迪开了出来,他觉得自己来了一趟,至少要带点东西走才才不会太亏,那冯德全都已经死了,这辆奥迪也是没有主人了,正好能让自己带走林惜。

  林惜坐在副驾驶座上,嘴角一笑:“很久没有开车了吗?感觉你很生疏啊!”

  “有点,不过还好这是野外,至少不会发生交通意外!”

  许枫说道,语气很平淡。

  林惜故作疑惑问道:“你来宝仙道观是特意救我的吗?”

  “我和冯德全本来就有恩怨,刚好东城也来请我帮忙,救你也是顺便的事情!”

  许枫心里有些紧张,小林惜可是已经经历过三年总裁位置的磨砺了,她可能轻易被自己骗吗?

  “哦,那么说,就算是杀冯德全才是你的目的,而救我,只不过是预料之外的事情而已!”

  林惜说道。

  “你当然可以这样认为!”

  “对了,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

  林惜问道。

  许枫有些哭笑,这小林惜分明什么都知道,她到底这样问是什么意思啊。

  “许枫!”

  “不错的名字,和我以前的男朋友名字一样,只是可惜……”

  林惜摇摇头:“可惜,他已经消失了三年,这三年里,他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他和以前一样,人间蒸发!”

  许枫额头出汗,澳门赌博网站:心里在发虚,他哪里不清楚林惜的意思,分明是故意这样说的。

  “你怎么了?刚刚和人火拼,也不见你这么紧张啊,身上都冒汗了,开个车而已,至于吗?”

  林惜故作笑道。

  许枫却是说道:“其实刚刚我也受了点内伤,我身上冒汗,是因为我在用真气疗伤!”

  “不错的解释!”

  林惜笑道:“你在燕南城待了多久了?是本地人吗?”

  “喂,东泰集团的老总都是这么喜欢八卦的吗?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开车了,若是不想在野外出现任何交通事故的话,暂时还是不要问我那么多问题了!”

  许枫一本正经道,他心里也是暗道:再问下去,怕是自己都要忍不住抱住小林惜一阵乱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