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2076章狼狈为奸
  许枫原本在房间里修炼的好好的,不过,客厅中的喧闹声早已让他从修炼中清醒。

  要知道,公寓里只有他和江琳两人,想也不用想是江琳遭到了麻烦事情。

  不过,许枫也是没有想到江琳遇到的事情竟然如此狗血,一个男人居然要逼江琳解除婚约,并且亲口羞辱江琳。

  原本许枫还想看看江琳最后会怎么办,不过,张少康下属的动手动脚,让许枫彻底忍耐不住了。

  “哼,小子,我劝你,少管闲事,我们张家在燕南城势力大的很,别给自己找麻烦!”

  那人口出狂言。

  “左手还是右手?”

  许枫却是说道:“不说的话,两只手我都帮你废了!”

  “你敢?”

  那人摆出一个攻击的姿势,许枫却是冷笑:“真的以为你能欺负一个女人,就为所欲为了么?”

  咔嚓!

  两声骨骼碎裂的声响。

  江琳听得很清楚,而后便是那人倒在地上痛苦喊叫的声音,撕心裂肺。

  还没有出手,便是硬生生的被许枫弄的双手骨折。

  “许枫,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至少三个月需要别人喂饭给他吃了!”

  许枫说道。

  许枫下手还没有太狠,否则的话,这家伙三年都别想养好自己一双手。

  张少康在楼下等待已久,也是按耐不住上楼,看到公寓里下属瘫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声音,也是吓了一跳:“怎么回事?你趴地上干什么?”

  “少爷,这家伙,我的手骨折了!”

  张少康看了一眼许枫,很显然,江琳是个瞎子,没有半点攻击性,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在江琳的公寓里,真是古怪。

  “是你打伤他的?”

  张少康问道。

  许枫说道:“想要为他出头么?”

  张少康摇摇头,脸色有些担忧,要是这家伙在这里对付自己,那可该如何是好?他说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让江琳解除婚约,我可不是来找事的!”

  “好,我如你所愿!”

  江琳说道。

  她将那份文件拿在手中,‘呲’的一声,直接撕成两半,而后再撕成碎片。

  “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少康问道。

  “你不用担心,这份文件我虽然没有签字,但是我今晚会打电话和我父亲说,我和你的婚事解除!”

  江琳说道。

  张少康有些讶异,不过他还是很满意这个结果:“希望你能如你刚刚所言!”

  “记住,是琳琳将你休掉的,而不是你休掉她的,知道吗?”

  “她休我?哼!”

  张少康双眼瞪圆,没想到这解除婚约在许枫嘴里完全变了一种味道,但是刚刚江琳将文件一撕,还真有几分被她休掉的味道。

  怎么听怎么都不爽,从古至今,都是男人休女人,哪来的什么女人休男人啊!

  不过,张少康倒不敢在这个时候和许枫争执,他并非武者,能得到江琳的口头承诺已经很不错了,他踢了踢地上还躺着的倒霉鬼:“快走,别给我丢人现眼了!”

  “是,少爷!”

  两人离开之后,江琳也是重重坐在沙发上,她脸色苍白,之前张少康主仆二人言语实在太过分,丝毫不考虑江琳的心理承受能力,直接羞辱。

  若是一般女孩子,早就被那些恶言所击垮,江琳还能在刚刚作出撕毁文件的举动,着实都让许枫吃了一惊。

  “哭出来吧,我知道这和你想象中的相差甚远,不过,你还有你的好姐妹,你还有我这个朋友,不是么?”

  许枫说道。

  江琳的确还在故作坚强,但是听到许枫的话,她也是终于忍耐不住,眼泪倾泻而出。

  “小时候,我和张少康还是很好的玩伴,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竟然会变成这样,还是真的因为我双目失明,是我配不上他呢?”

  “你还记得他小时候的模样?”

  “记得!”

  “还好你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否则,你会失望太多!”

  许枫笑道。

  “很难看吗?”

  “岂止难看,简直就是个杀马特,非主流!”

  “杀马特?”

  “他头发披肩,三角眼,鼻孔硕大……你想象的出他的样子么?”

  许枫说道。

  “这……”

  “所以啊,有时候我觉得盲人也很幸福,至少,她看不见这个世界一些丑恶的东西,像我,刚刚差点吐了一地!”

  ‘噗嗤!”

  “就算是安慰我,也没必要把别人说的那么难看吧?”

  江琳笑出了声。

  “这地上,怎么这么多碎片啊?”

  王诗雨和赵欢竟然一起回来了,她们看见地上的碎片,也是莫名其妙。

  王诗雨说道:“琳琳,你不是说张少康会来吗?他人呢?”

  “已经走了!”

  江琳说道。

  “就走了?”

  赵欢见江琳脸色不对劲:“许枫,你应该知道些什么事情吧?”

  许枫摇摇头:“没什么大事!”

  江琳说道:“张少康找我解除婚约,我答应了!”

  “什么?”

  “那个混蛋,他是来解除婚约的?”

  “怎么男人可以这么贱啊!”

  王诗雨说道。

  江琳说道:“还好有许枫在,不然的话,刚刚太危险了!”

  “危险?难道是他们强迫你解除婚约的么?”

  江琳点点头:“不过,我想通了,我和他,原本就是指腹为婚,我现在连他的模样都记不清了,而且我双目失明,我有什么资格让他娶我呢!”

  “什么啊,琳琳以你的姿色,还有家世,哪个男人不是争抢着要你啊,只能说这个张少康太蠢了!”

  “蠢到无药可救!”

  王诗雨说道。

  “不说了,我先回房了!”

  江琳说完就回了自己房间。

  许枫则是被她们两人‘扣留’下来。

  “干什么?我也要回去了!”

  “你回去干嘛?老老实实交待,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就是张少康找琳琳解除婚约,后面琳琳把那一纸婚约撕了!”

  “就这么简单?”

  “你们还想怎么复杂,得了,我先闪了!”

  ……

  “这家伙,跑的真快,我觉得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的!”

  王诗雨说道。

  “算了,不要多想了,等琳琳心情好点,我们再找她说说!”

  “恩,大姐,你有没有感觉桌上的饭菜蛮香的,虽然已经凉了!”

  “应该是他们叫的外卖吧,不过,附近的外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香了!”

  ……

  张家大宅。

  作为燕南城三大家族之一,张家,毫无疑问极具话语权。

  他们在燕南城的历史甚至可以追究到千年以前。

  张家,在千年前,就是燕南的大户人家。

  这张家大宅,传承至今,也是燕南城最为古老的建筑物。

  甚至有人统计过,就算是张家将张家大宅卖出去,都够他们子子孙孙一辈子荣华富贵。

  张家也是做地产生意,自然知道张家大宅会越来越值钱,所以,只要有这张家大宅一天,张家都是燕南城无可撼动的家族。

  张少康是张家二少爷,海龟,原本回来就是想要先将和江琳的婚约解除,然后再展开自己的‘宏图大志’,毕竟,有一纸婚约束缚,想想将来要娶个瞎子当老婆,他便有些作呕!

  但是显然,事与愿违,他没想到解除婚约如此不顺心,结果虽然是一样,不过,越想张少康心里越不舒服。

  以至于他下午在夜总会的包厢里直接找了个熟妞发泄了下心中的气愤。

  发泄外之后,张少康离开包厢,夜总会经理笑容谄媚:“张少爷,怎么看你进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啊,难道在燕南城,还有人敢惹您不是?”

  “哼,不该你知道的,别问!”

  “是,是,是小人多嘴了!”

  经理吓了一跳,这张少康也是最近才回到燕南城,前几天还能和他聊上几句,没想到今天这家伙竟然火气如此之大。

  “少康,没想到今天在这里你我又见面了!”

  一道声音响起。

  张少康看了一眼来人,也是说道:“冯叔,没想到是你!”

  张少康前几天和父亲谈生意的时候见过冯德全,当时听父亲说冯德全是猛虎帮的帮主,也是震撼不已。

  张少康从小便是崇拜帮派之人,所以对于冯德全也是有着几分尊敬。

  金三站在冯德全的身旁,为了对付许枫,他也是已然完全听命于冯德全了。

  “恩,怎么,白天就这么饥渴,要来这里泻火?”

  “哈哈,不过是有些心烦罢了,对了,冯叔,你来这里又是为何?”

  “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找我?”

  张少康眼睛一亮:“难道冯叔有事情要办?”

  他家里世代经商,免不了和黑道打交道,他父亲也告诉他这冯德全的猛虎帮有些实力,不能得罪。

  “你们张家是燕南城的大家族,我冯德全哪里敢让你替我办事情,我今天来,是有项目想要和你们张家合作!”

  “冯叔有项目要合作?”

  张少康有些惊讶,毕竟对方是黑道起家。

  “怎么,觉得我猛虎帮上不了台面?”

  “不,不,冯叔,若是真有项目的话,我们先进包厢再详谈!”

  张少康说道。

  “金三,让经理上最好的茶水,等事情谈完,让最漂亮的妞儿来包厢里!”

  “恩,全哥!”

  金三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