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2056章 风湿骨痛
  赵宝成说道:“我曾经因为赌博输掉了所有的一切,好在欢儿你这次平安脱险,我也算是想通了,再没有任何事情比你的平安幸福要重要,我答应你,今后决不在赌场出现!”

  赵宝成说完便是转身,江琳说道:“赵叔叔,你不住在这里吗?”

  “不了,我自己也有租房!”

  赵宝成看了一眼许枫,后者点点头,他才放心离开。.

  夜,已深,许枫也是回到酒吧。

  因为今天的事情,他向青青请了一天假,此时酒吧刚要关门,青青看见许枫,也是说道:“许枫,今天晚上你没来,很多女孩子都大失所望,她们都喜欢你调制的鸡尾酒呢!”

  许枫还没回答,青青继续说道:“她们还问我,你明晚上不上班,真没想到,你才来几天,她们就像是离不开你一样!”

  “不会吧?可能是我调制的鸡尾酒比较符合她们的品味吧!”

  许枫笑道:“明晚我是一定会上班的,我可不想被扣工资了!”

  “放心,我们酒吧对于请假是不扣工资的,只要你请的不是太过分,一般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青青说道:“那么,我先走了,明天见!”

  “恩!”

  看着黑夜里笑容灿烂的青青,许枫也是微笑点头。

  第二天,许枫刚在酒吧里面吃过早餐,敲门声便是传来,许枫打开门说道:“你见过酒吧早上开门的么?”

  赵欢也不顾许枫感受,直接走了进来,冷淡说道:“想不到你平时就住在酒吧里面,倒是挺省钱的嘛!”

  “我喜欢,这里还有几块面包和我调制的咖啡,你要是没吃早餐的话,便宜你了!”

  “算了,我吃过早餐了,只是想起昨天你让我晚上来喝果汁,我没有答应,所以早上便来找你了!”

  赵欢说道。

  “可是,我记得你昨天说今晚才来!”

  许枫说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找我!”

  赵欢从包里拿出一沓钱来:“你昨晚赢了二十二万八千,除去我爸还债的二十二万,这里还剩下八千,我给你送来的!”

  “你还去了地下赌场?”

  “恩!”

  赵欢点头。

  “他们还没有难为你?”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给了他们当中的一个主管,然后我就离开了!”

  赵欢说道。

  “你可真是猛的,昨天才逃出虎穴,今天便敢回去,要是他们再将你抓住,我可再不可能出现在你身边了!”

  许枫也是有些困惑,按照道理,金三是不应该放过赵欢的啊,难道他的目标已经有所改变,想对付我?

  “没事,大白天的,而且我让诗雨陪我去的,他们再怎样,也不可能对警局的人动手吧?”

  “诗雨?”

  许枫恍然:“原来有后台,澳门赌博网站:别说,你们住一起还真是不错,有警察,有教师,还有学生!”

  的确很好,警花,校花,让许枫大饱眼福。

  “钱,你拿好,你调制的果汁呢?”

  赵欢问道。

  “急什么?我看你今天心情不错,是不是想通了不少事情?”

  “没啊,我能想通什么事情?”

  赵欢遥遥头,她的表情显然遮掩了什么,许枫不用想也清楚赵欢必然是想通了昨天去‘黄岗’墓地,并非是父亲赵宝成有意卖女,这说明她的父亲还并未颓废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一切都还有救。

  许枫给赵欢调制好一杯果汁,以往赵欢来这里喝果汁,脸色都很忧郁,心事凝重,但是今天,虽然赵欢的脸上没有笑容,但是举手投足之间都给许枫一种很意外的信任。

  赵欢很相信许枫。

  果汁喝完,赵欢闭眸片刻,她说道:“其实真的很奇怪,你调制的果汁,像是真的有种魔力一般,能让我暂时忘却很多事情,许枫,当初将你从公寓里面赶出去,实在抱歉!”

  “这算是正式和我道歉了么?”

  她一脸真诚,许枫也是笑纳。

  赵欢脸上有些尴尬,毕竟她很少像男人道歉,许枫则是说道:“对了,你爸现在住在哪里?”

  “你问这个干嘛?”

  “你就不怕金三他们找他麻烦么?”

  “会吗?你不是已经将钱还给他们了么?”

  赵欢说道。

  “你和你爸还都是一样天真,这不是钱的问题,是面子的问题,昨晚在地下赌场那么多人都看着,你觉得金三会真的放过我们么?”

  “是啊,昨天我头太痛,都忘了问你,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回来的?他们没为难你?”

  “那金三在我手中,他们也不敢乱来!”

  许枫轻描淡写道。

  “那我爸他?我要不要现在就带你去他住的地方?”

  赵欢有些紧张。

  她能在赵宝成面前装成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在许枫面前,却是真情流露了出来。

  她还是很在乎赵宝成的,只不过,小时候赵宝成将赵欢伤的实在太深。

  “他们父女间的关系,还有救!”

  许枫心中暗道。

  他故意问赵欢,赵宝成的住处,实际上是给他们两人创造见面的机会,而至于金三会继续对付赵宝成,这概率实在太小。

  毕竟昨天晚上是许枫让金三大失颜面,金三就算是将赵宝成杀死,道上的人也不会觉得金三找回了场子,而只有金三将许枫抓走,才算是挽回颜面。

  看着赵欢心事不宁,许枫也是说道:“你昨晚不是说绝不可能原谅你父亲么?现在又急着找他,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让你去找他,我只是带你过去而已!”

  赵欢辩解道。

  “又不是我父亲,我在酒吧里睡觉不好?”

  “你这人,帮人不帮到底的吗?昨晚才在地下赌场帮我们还清赌债,今天难道就要撒手不管了吗?”

  赵欢说道:“还有,昨晚要不是你,在‘黄岗’,我就……”

  许枫不理会赵欢,躺在沙发上,不愿动弹。

  赵欢说道:“我和你一起去找他,这总行了吧?大不了,我就随便看看,不说话!”

  “走吧!”

  白天本来就无所事事,许枫也是和赵欢离开酒吧,此时,青青在不远处看见两人背影,也是嘟嘴说道:“怎么会?许枫怎么是这种人,竟然和女人在酒吧过夜,哼!”

  赵宝成租的屋子离燕南大学不远,实际上他也想要和赵欢离的更近点。

  这一片,租金并不贵,而且赵宝成租的是很破旧的老式宿舍,一室一卫,房间很简单。

  赵宝成虽然是赌徒,但是房间却是干净整洁。

  吃过桌上的两片面包,赵宝成喝了口白开水,房间昏暗无光,因为是背离阳光,所以有些潮湿。

  他将房门反锁,是为了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去地下赌场。

  这是他每天出去的习惯,现在要一下子改变,并不容易。

  他眼中有些忧虑,担心赵欢昨晚的情绪,要不是他答应金三的要求,金三是绝不可能在墓地找到赵欢的。

  他拍了拍桌子:“金三那畜生,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他要是再继续对欢儿下手,那该如何是好?”

  不过,他想起许枫来,脸色又恢复平静:“还好有许枫,他功夫不错,足以保护欢儿,不知道是不是欢儿的心上人!”

  砰!

  一阵敲门声传来。

  “谁?”

  “赵叔叔,是我,许枫!”

  说曹艹,曹艹就到。

  赵宝成也是赶紧将门打开,他对许枫的印象很好,也是想要跟许枫打探赵欢的消息。

  “欢儿?”

  赵宝成看见赵欢也站在门外,也是心中一喜,他迟疑片刻,立马招呼两人进屋坐下。

  赵欢脸色淡漠,她进入房间,和小时候的父亲一样,房间依然是这般干净,许枫也是看见房间的一侧有副黑白相,应该是赵欢的母亲,看来这赵宝成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妻子。

  “赵叔叔,这屋子有些潮湿,像您这种老人,还是搬走为妙!”

  许枫说道。

  “我在这里住了不少时间了,觉得还行,一个人,安静自在!”

  “那么,赵叔叔,你每天早晨起床是否腰酸背痛?”

  “你怎么知道?”

  赵宝成惊讶。

  许枫说道:“我学过医,其实昨晚在地下赌场我就看出来了,以前您应该是学武的,之后长时间缺乏锻炼,再加上年龄衰老,所以骨骼变差了,若是年轻时候,你对付昨晚那四名黑衣武者,不在话下……”

  许枫还没有说完,赵宝成便摇头说道:“好眼力啊,哎!”

  “这里潮湿异常,你经常在这里休息,更是让你患了老年人比较容易患的风湿骨痛,昨晚,你大动拳脚,风湿骨痛应该发作了吧?”

  “恩!”

  赵宝成点点头:“要不然,他们四个,老子还真不放在眼里!”

  说起这话,他满是匪气,不愧是一个混迹赌场多年的家伙。

  赵欢却是说道:“这里不能住了,我给你找过个房子,住个有阳光的地方!”

  赵宝成看了看赵欢:“别太麻烦了,我住这里真挺不错的,我也可以出去晒晒太阳的!”

  “只怕你平时都是直接去地下赌场,哪有时间去外面晒太阳呢?”

  “赵叔叔,赵欢也是为你着想,你年轻时学过功夫,所以现在身体才没有变得太差,但是这风湿骨痛可是其难杂症,你要是继续住在这里,只会让病情恶化!”

  许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