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五四七章 选择
  天界拍卖会,每个月开展一次,这三人每次都看守白se水晶。

  过程当中,自然也有人打开过房间,但最后都是无意之举。

  所以,当许枫推开房门进来的时候,他们只是微微一惊,并没有很大反应。

  我是来拿白se水晶的!

  许枫淡淡说道。

  什么?白se水晶?白se水晶不是在外面悬浮着么?

  三人还是较为镇定,当然比之方才,已经有了些许怀疑许枫的身份来,毕竟,许枫是生脸,而天界百分之八十的上位神明,他们都是见过的!

  从未看过许枫这号人物。

  外面的是假货,里面的才是真的!

  许枫耸了耸肩。

  小子,你找死,居然连这个也知道,哼!

  这还是第一次有识破这个秘密,你倒是聪明,不过,越是聪明的人,死的越快,我们三位上位神明强者联手,你很快就会死的!

  死的只可能是你们!

  许枫不屑说道。

  三人都伸出双掌,掌心之中有着极强的神力,这三人都是南宫家族的长老,练的是同一套拳法,雷火掌,神力凝聚在掌心之中,手掌之中仿佛万道火焰惊雷迸发而出,他们目光毒辣,都觉得待会许枫定然会死在自己掌下,小子,就让你为你的聪明付出代价吧!

  啪!

  许枫没有退闪一步,三掌同时击在他的身体三处,胸口,背脊,以及臀部,许枫也不知道那人为何要击他的臀部,恐怕也是平时的作战方式决定的,不过,这也太贱了,对付男人,还攻击臀部。

  三掌贴在许枫身上,万道雷火从许枫身上冒了出来,然而下一刻,许枫身上一股强光,直接将三人震开!

  轰!

  三人倒飞撞在墙上,若不是许枫早早布下了结界,周围的房间,就要被彻底轰碎!

  噗!

  噗!

  噗!

  三人皆喷出血来,体内经脉都被许枫震断,这要恢复起来,显然极难,他们面se苍白:你,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有着这等强大的实力?

  你们不需要知道了!

  许枫手中击出紫冥心火,三人也是瞬间化为灰烬。

  杀完人,许枫目光一转,石桌上摆放着一块物体,表面用着金彩se的纸张包裹着,但是其中散发出来的微弱ru白se光芒,依然被许枫清晰可见。

  这就是那人所说的金玉纸,遮掩白se水晶的金玉纸,只是可惜,这白se水晶,乃是天地之灵物,小小玉纸,也无法完全阻挡其中的气息,否则的话,又如何能瞬间增加万年修为?

  许枫手中附带一抹紫光,这金玉纸除了能够遮掩白se水晶的气息,表面更是有着极强的攻击xing,若是试图将它和白se水晶剥离,金玉纸则是会爆发出极其强大的力量来!

  这威力,不亚于一名上位神明的自爆!

  这也是南宫慕最放心的地方,试问天界当中,又有几人能够在完全无防备的时刻,抗住上位神明的自爆?

  许枫虽然不畏惧这金玉纸突然爆炸,却也是不想麻烦,手掌之中,利用符篆力量将金玉纸剥离开来。

  正在此刻,外面却是传来巨响!

  许枫神识探测,大厅当中,竟然已经爆发战斗!

  那巨鹿神竟然已经耐不住了,只是可惜,暮雪居然没有劝住这条老狐狸,到底还是野心太足!

  许枫摇摇头,原本不想理这巨鹿宫和南宫家族的争斗,对他而言,自己一人去那天之园林寻找神王便可,和巨鹿神这些人一同前往,还有可能会遭其连累,不过,这大厅之中,却是传来南宫慕的声音:巨鹿老儿,你当是真以为我没有看出来你带着族中长老想来拍卖行干什么?哼,我心里可是比明镜都清楚,现在,你女儿在我手上,你们要就乖乖的给我自废经脉,否则的话,我将你女儿杀死!

  暮雪!

  暮雪被南宫慕抓了!

  许枫眉头也是一皱,他虽然和暮雪相处不久,但后者对修炼一途的坚持,也是让许枫为之动容,就算是不为了这份动容,就为了那暮雪清丽脱俗般的容貌,许枫也应当下去救她!

  更何况,暮雪在如梦幻境当中还曾救过许枫!

  将石桌上的白se水晶收入囊中,许枫也是出了房门。

  ……大厅之中,变得安静不少。

  方才的战斗并没有维持太久,双方仅仅死了两名南宫家族的倒霉蛋,当然,这也是因为巨鹿宫的突袭的缘故。

  南宫慕说是说早就看出了巨鹿宫的动机,实际上也是在巨鹿神发动突袭的那一刻才知晓的。

  若不是他抓住时机拿下明显不是他们对手的暮雪,这场战斗,很显然,南宫家族会损失惨重。

  暮雪此刻站在大厅zhong yng,她的喉咙,被南宫慕在不远处隔空掐着,只要他将手扭动下,暮雪就会立即死掉。

  巨鹿神脸seyin沉,他身旁的几位长老也是一脸冷冽,澳门赌博网站:很显然,没有想到,南宫慕会如此卑鄙,竟然拿暮雪来威胁巨鹿神。

  其他原本还在拍卖的上位神明早就退到一旁,方才也是拍卖到最后一件压轴亚圣器——寒冰枪的时候,巨鹿宫的人发动突袭。

  不过,南宫家族的人倒是反应迅速,及时作出回应,那悬浮在空中的‘白se水晶’依然没有被巨鹿神拿到手。

  反而,巨鹿神的女儿暮雪被南宫慕抓了。

  南宫慕,今ri我巨鹿神,的确就是来拍卖行抢夺白se水晶的,你若是今晚将我杀死,我也不说什么了,但你现在竟以我女儿要挟我,这事情传出去,也不怕诸神耻笑?

  巨鹿神喝道。

  耻笑?巨鹿老儿,你也好意思说这般话?你们几个老东西来拍卖行突袭,算得上是正大光明?若不是我南宫慕早有预料,恐怕此刻都死在你的掌下了,你若光明正大,我又何须要挟你女儿?

  南宫慕说道。

  他这般说,也是想让其他神明,都相信南宫家族的实力,有着一种运筹帷幄的装逼快感。

  巨鹿神脸黑一片,倒是没有开口,他自然知道理亏,毕竟,是自己突袭南宫家族在前。

  嘿嘿,没话说了?还有一点,巨鹿老儿,你不知道吧?就因为你们会来拍卖行抢夺白se水晶,我早就命人将水晶掉包,此刻屋顶悬浮着的,不过是一座提升修炼速度的极限塔罢了!你们还真以为自己能够得手?

  南宫慕右手控制着神力继续抓着暮雪的脖子,左手却是一动,那屋顶的红布被神力掀开,一座小小的宝塔从顶端飘落而下。

  极限塔——这,南宫家族果然早就清楚巨鹿神的yin谋!

  南宫慕真是聪明,连这都算计的到,看来天界第一宗派就是南宫家族了!

  巨鹿神自作聪明,以为南宫家族不知道,却是没有想到……哎,这下巨鹿神惨咯!

  ……周围的言论,极大程度的满足了南宫慕的虚荣心,他信誓旦旦的说道:巨鹿老儿,这下可心服口服?

  巨鹿神脸seyin沉到了极点,双拳紧握,最终还是被他释然:错就错在,我没有听信暮雪的话,否则的话,我怎会陷入这等被动!

  巨鹿老儿,你这么说什么意思?难道暮雪知道这白se水晶是假的?

  南宫慕瞬间惊讶道。

  父亲,你和几位长老不要管我,雪儿死不足惜,但这南宫慕想让你们自废经脉,你们若真这样了,我们巨鹿宫可就彻底沦落了,而凭父亲你们几人的实力,想要冲出重围,甚至是反杀南宫家族的人,都不难,到时候为雪儿报仇便是!

  暮雪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她并不怪巨鹿神没有听信她的话,实际上,方才时间太短,她也只是简单的让巨鹿神取消这次任务,具体原因还来不及说!

  试问预谋已久的巨鹿神,又怎会因为暮雪的片面之词,便放弃抢夺‘白se水晶’呢。

  哼,暮雪,你倒是英勇,连死都不怕,你可是巨鹿老儿的独女,我倒要看看他舍不舍得!

  南宫慕也没有时间去管暮雪到底为何知道‘白se水晶’是假的了,他现在倒是真担心巨鹿神会放弃暮雪的xing命,和他们火拼。

  那倒时候,绝对是两败俱伤的场面!

  这也是南宫慕极不想看到的场面。

  宗主,雪儿说的没错,若是我们自废经脉,巨鹿宫可彻底毁了,您的雄韬伟略,都将付诸东流,所以,还请您听雪儿的话,我们灭了南宫一族,足够为雪儿报仇了!

  一位长老说道。

  顾全大局,也是这几位长老此刻的想法。

  巨鹿神脸上yin森无比,双拳再次紧握,他双眸都是通红,半响才冒出一句话:雪儿,父亲对不住你了,你说得对,作为巨鹿宫的宗主,我当以宗派兴衰为主,诸位长老,今晚,请替我将南宫家族的人,全部杀尽!

  话毕。

  暮雪闭眸,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溢出,看上去有些凄美,悲凉。

  哼,连女儿都要放弃,巨鹿老儿,你这个疯子!

  既然巨鹿神作出选择,南宫慕也不客气,右手猛然一掐,原本他以为在神力的控制之下,隔空能将暮雪脖子掐断,却是没有想到,暮雪依然站在原地,她的脖子,竟然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这怎么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