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三七三 冰蚕苦毒!
  许枫一看,这人竟然是红木的父亲,也就是修武者联合会的会长……红松,红松看起来高大威猛,他和红木站在一块,一点都不像是父女。//www.//

  爸!

  红木回应道,随后指了指身后的许枫,这是我朋友!

  许枫?

  红松说道,你不是说去天府市抓的就是这人吗?

  红松身为修武者联合会的会长,自然会去看罪犯的资料,并且,张梁也是向他提起过这个许枫,说根本就没办法把他抓回来,而也是因此,红木才请缨出战的。

  许枫摇摇头,看来这岳父不是很待见自己啊。

  爸,是有误会,许枫杀的人全是该杀之人,他并没有乱杀人!红木说道。

  哼,小鬼就是小鬼,真是幼稚天真!

  红松说道,许枫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是中西论道的关键时刻,不能出任何差错!

  我知道了!

  红木点点头,随后红松便是走向了前排,许枫说道,你爸爸还真是没看我两眼!

  谁让你的真气能够掩藏的?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一样,有什么好看的!红木说道。

  我是说我的帅气,内涵!

  我呸!

  这时候,中方修武者联合会的修武者差不多都到齐了,而右边还是空空如也,西方教廷的人还是没有到。

  前排站着的红松一脸威严,这教皇明摆着就是想给中方修武者联合会脸色看,两个组长都说道,会长,这教廷欺人太甚,每一年迟到的时间都在增长,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没有我们中方的修武者联合会!

  我们教廷在西方斩妖除魔,每一年斩杀的妖魔,是你们中方修武者联合会的五倍有余,小朋友,我们来晚了一点,又有什么?

  西方的人终于进来了,为首的一人是教皇,他一身黑袍,手里拿着一根权杖,看上去威严无比,他就那样慢悠悠的走过去,却是给中方的所有修武者带来庞大的压力。

  甚至连会长红松都微微有所颤动,而随后,当教皇走到那两名刚刚发表言论的组长身边之时,他脸上带着笑意,眼中射出两道金光来,轰隆一声,这两名组长全部都撞到了墙壁之上。

  教皇归位,没有看一眼此刻已经气得发抖的红松,中方修武者联合会中的所有人也都是震撼的不敢出声。

  场面一下子就陷入了沉寂,没人愿意打破这死一般的尴尬。

  西方教廷的修武者却都是带着笑意,**,你们中方修武者不是很喜欢讲话的吗?怎么没人出声了?

  刚刚早就有上去帮两位组长出气的红木终于按奈不住,她一手幻化出火焰来,直接朝着那名刚刚出声的西方修武者击去。

  砰!

  红木怎么说也有一星王者的境界,那西方修武者却是不敌红木,被这道火焰烧伤了挡住的手臂。

  你们教廷,以为我们修武者联合会就当真怕你们了?红木一喝,如同惊雷。

  教皇,三名审判长,五名红衣主教全部看向红木,红松终于坐不住了,他喝道,待会便是中西论道,有的你们威风的时候,现在就先克制住,还希望中西双方,这些年来的和睦,能够保持下去!

  嗯!教皇点点头。

  许枫站在红木边上,他说道,你就不怕死?那位教皇,有轻易扼杀你父亲的能力!

  不是有你呢?

  红木说道,在她眼中,许枫的能力早已超过她的父亲,那是绝对能够和教皇一较高下的。

  你对我真有把握!许枫说道。

  接下来,便是中西方把这一年来各自在修武界干的事情说了出来,中方言简意赅,粗略说了一遍,西方却说了一大堆,有些更是夸大其词,更有一件事情,让许枫有些无语,他们竟然说干掉了八歧大蛇!

  饕餮在空间里传音给许枫,主人,这些鸟人,还真是挫,八歧明明是被我吸收了!我现在还在转化八歧的力量!你放我出去,我倒是要看看这群鸟人!

  许枫也是立刻把饕餮放了出来,红木看着饕餮出现在许枫的肩头,有些惊讶,你什么时候把小色色带出来了啊!

  不要理它,它以为这里有母狗,想来找真爱!许枫说道。

  真爱,好吧,你不要带坏了你的狗!红木说道。

  主教大人,我看你们西方这一年来干的事情,几乎能够写成一本传记了,我们中方修武者联合会,实在是佩服!红松说道。

  还有一些事情,我们教廷倒是没有记录,会长大人,你们中方修武者联合会,这一年来可又是碌碌无为啊!而且,前些日子,七大门派围攻邪教,好像你们修武者联合会也没有出上什么力气呢!

  邪族都是一群邪门歪道,它若是存在西方,早就被我们教廷灭了,哪里还有的生存?

  一名审判长喝道。

  邪帝姬无命也只不过是金身境的修为,我们教廷之中,五位红衣主教的实力,都在他之上,要杀他易如反掌,红松会长,若是你们修武者联合会拿他没办法的话,大可以让我们动手!

  审判长大人,这就不必了,我们修武者联合会,有我们办事的规矩!红松说道。

  哼,规矩?接下来就是中西论道了,我倒要看看你们修武者联合会这一年来,到底有谁修为精进了!

  一位红衣主教一挥衣袖,一跃而起,到了前台,他一掌把墙壁打开,而墙壁之后,便是一片空旷如野。

  基本上,中西论道之上,除了会长和教皇两人不出手外,其他人出手都没关系,当然是一对一,点到即止,不能随意杀人。

  但是去年,教皇却在中西论道之上,斩杀一人!

  今年,教廷看上去更加气势汹汹,想明文束缚他们不杀人,那看来是非常不切实际的。

  这位红衣主教一身修为惊人,早已经突破金身境,修武者联合会当中,也是跃起一人。

  这人是林轩,近年来,修武者联合会中最有潜力的一人,三十二岁,一身修为也是抵达金身境。

  众人一看林轩上去了,都惊喜起来,也只有轩哥能够和教廷的人抗衡了!

  林轩可是我们裁决组的组长,厉害的很,他一定能够击败那名红衣主教的!

  红木说道。

  许枫却是摇头,他还不是那鸟人的对手!

  你,干嘛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人的威风!

  许枫却是没有理睬她,因为他发现,这被称之为修武者联合会当中希望的林轩第一招,便是被教廷的红衣主教破解,随后,红衣主教一拳打在这林轩的肺部。

  噗!

  一口黑血喷了出来。

  这林轩,竟然被红衣主教一招就给秒掉了。

  他脸上全满是黑气,看来还是中了毒。

  几个医疗组长赶紧冲上去给林轩解毒,但是那名红衣主教却是冷笑道,这毒气,乃是我掌心处的冰蚕所致,冰蚕苦毒,天下无人能解!就凭你们这些中方的酒酿饭袋,也想救人?

  今日这中西论道,你们中方,依然是没有半点气色!

  教皇大人,我想,我们明年都不需要和中方修武者联合会,有什么交流了,因为我们教廷,和他们真的不是一个等级的!

  林轩要死了!

  轩哥!

  ……

  红木也是一跃而起,跑到那林轩身边,许枫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让开,林轩全身尽是黑气,就像是个魔头。

  你干什么?

  你不是我们修武者联合会的人,怎么进来的?

  让开!再晚半分钟,神仙都救不了他!

  许枫推开两人,那两人皆是金身境的修武者,被许枫推开,竟然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会长红松也是诧异的看着许枫上去,和许枫打过几次交道的张梁低声说道,会长,这许枫厉害的很,或许他真的有办法!

  红松这才释然点头。

  你倒是清楚,我这冰蚕苦毒,三分钟之后,中毒者便爆体身亡,没人能救,但还剩下半分钟,你能救他?红衣主教一脸笑意。

  其他西方的修武者皆嘲笑,你们中方的修武者,这一年来,不仅没有半点修为的提升,竟然还有些口出狂言之人,居然说能解开我们红衣主教的毒!笑死人啦!

  许枫倒是无心理会其他人的看法,他手中幻化出一道紫光,直接打在了林轩的天门上,而后林轩自头顶以下的黑气慢慢消失。

  毒气消失,毒性减弱,原本昏迷当中的林轩,竟然睁开眼睛。

  他没想过自己能够活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不可置信。

  我没死?

  林轩咳嗽了两声,肺部由于被红衣主教打了一拳,现在还是生疼,但不会咳出血来了。

  哗!

  醒过来了!

  修武者联合会中的所有人都惊喜,而教廷之人,则是瞠目结舌,流露出同样不可置信的目光来。

  冰蚕苦毒,竟然被人轻而易举的就解开了!

  那名红衣主教惊的手脚都有些微微哆嗦,他咬着牙道,你,你这个东方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