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三六七章 报应来了!
  林天体内有许枫注入的特殊力量,这几天下来,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不舒服,反而心脏要比以往好的太多,这也是使得他一家其乐融融,看上去美满幸福的多,这就是林天最期待的生活,美中不足的是,一直陪伴着林惜的许枫,却是为了给林天找‘天之心’而去了武当山,为此林天也是经常觉得愧疚。

  刘梅,林华这几天也是安分不少,虽然她们心里对林惜母子还是仇恨态度,但索性她们还是知道要顾全大局,毕竟她们现在能够住进林惜的公寓,都全部是倚仗着在医院那天对林天的态度。

  但狗改不了吃屎,两人对林惜母子的恨意早已积累了五年,这几天在公寓里难免会有些摩擦,当然,她们也不敢当着林天的面给林惜母子使眼色看,最多也就是四下无人的时候,挑衅挑衅林母。

  二妹啊,那块玻璃你看看,你擦的也太不干净了,真不知道你这样邋遢的女人,老爷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哟,哎,不仅你如此,你女儿也是一样,邋遢的要命!

  整个房间就刘梅和林母两人。

  林母受了委屈,却是不想吭声,毕竟,这几年来,这种委屈,她已经见多不怪了。

  林母把刘梅眼中所谓脏的干净如水般的玻璃擦了又擦,刘梅又是咄咄逼人道,哎哟,二妹,怎么我说的不对啊?你还不满意了?是不是觉得我和我儿子住进了你女儿家,你就是一家之主啊?我是不是就要因此听命于你啊?

  大姐,你想多了!林母摇摇头。

  想多了?我还会想多?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母子到咱们林家来是干嘛的?就是来瓜分家产的,别给我装了,要不是你们母子,老爷的身体会那么差吗?还不都是你们不让他省心吗?特别是你女儿林惜,整天勾三搭四的,就像个狐狸精一样!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生出来这么个妖孽的!

  刘梅气道,想起前段时间她要和儿子林华躲到娘家去的憋屈事情,就是一肚子的苦水,现在终于找到宣泄口了,还不要加把劲啊?

  大姐,你说我就说我,不要扯到林惜身上,她是个好女孩!

  林母语气重了点,这刘梅平时含沙射影就算了,她只当是没有听见,毕竟也是知道这刘梅的为人的,但这么明摆着骂林惜,她可是看不过去了。

  哎哟,你还这么护着林惜啊,她和你一样,都是狐狸精,都是抢别人男人的狐狸精!刘梅声音更大。

  你,你再说一遍?

  原本林天犯病那天,在医院里,林母看着刘梅和林华两人紧**天的表现,还以为两人今后会痛改前非,却是没有想到,这几天里,两人表面上虽然和她们母子俩和睦的很,其实私底下,却是给林母不少眼色看,但为了家庭和睦,为了林天的身体,林母都忍了下来,却是想不到,这刘梅今天居然这般过分。

  林母眼神冷漠,手中的抹布攥紧。

  怎么?黄脸婆,你还想打我不成?

  刘梅撑着腰,老气横秋说道,那模样真的有种别人不拿脚踩她几脚就不爽的感觉。

  林母倒是个文化人,就算是再生气也绝对干不出拿脚踩别人的动作来,她手中攥紧的抹布猛然抛向刘梅,正巧打在了刘梅脸上。

  抹布是麻了窗户,也麻了柜子的,污垢很多,刘梅眼中震撼,她完全没有想到一向温顺任她宰割的林母会干出这般动作,她把抹布丢到一边,用手抹了抹脸,怒气腾腾道,你这个老狐狸精,居然敢扔我!我今天不长你嘴,就不叫刘梅!

  刘梅一巴掌就要甩过去,却是被林母躲开了,你还敢躲,我打死你去!

  妈!你干什么?

  林惜正好上楼,看见这一幕,连忙把林母护在身后,一手便是抓住了刘梅,后者怒道,你看我的脸,你说你妈干了什么?

  还不是你欺负我妈,刘阿姨,你到底想怎样,现在爸爸身体不好,你还要把我们家搞的鸡犬不宁吗?

  林惜说道。

  什么鸡犬不宁,还有没有王法了?你妈妈现在拿抹布甩在我脸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你这个女人,要不是你欺负我妈,我妈能这?

  林惜抓着刘梅的手腕没有松开。

  林华也跑了上来,林惜,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问问你妈要干什么?林惜喝道。

  妈,你的脸,我都说了这对母子不会让我们在这里好好住着的,哼,一对贱人!林华骂道。

  林惜,不要和她们吵了,你爸爸还在楼上睡觉,吵醒了他不好!林母劝林惜松手。

  林惜却是摇头,这女人太过分了,若是她在待在这里几天,保不准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敢这么对我妈,我绕不了你!

  林华左右看了看,澳门赌博网站:拿起一根扫帚就要朝着林惜打去,而此刻,门外却是一句冷漠的声响,畜生,你想干什么?

  爸!

  老爷!

  几人同时朝着门外看去,他们都没想到在楼上睡觉的林天会此刻醒来。

  林天三步并两步,直接朝着林华走来,右手一扬,一巴掌直接扇了过去,连缘由都没有问,巴掌声雷动,恐怕连楼间都能听到回音。

  畜生,你在医院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才几天?就变回原样了?

  林天扬起手来又反手打了一巴掌,随后便是指着刘梅,还有你,我还真以为你真心改过了,没想到,还是对林惜母女不满,你现在住在林惜家里,林惜没有怠慢你们,你们居然还好意思这样,你们到底是不是人?

  老爷,是这个狐狸精拿抹布丢我脸上来的,你看看!

  林天手扬起来了,就是没有打刘梅的勇气,这女人,再怎么不对,也是他老婆。

  刘梅,我不想听你扯东扯西,我林天,也不知道今后能活多久,我现在就把一些话撂在这里,就算是我死后,你们母子俩,也是一分钱都分不到的,还有,刘梅,从今天开始,我和你将不再是夫妻关系,我要和你离婚!林天喝道。

  老爷,你说什么?你要和我离婚?刘梅激动道。

  爸,你这是什么话,你要和我妈离婚,你们几十年夫妻,居然要闹到离婚?林华说道。

  林母也觉得这事情有些大了,她也劝道,老爷,你不要这样,为了孩子,也不能离婚!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我林天只有林惜一个女儿!

  林天说道,你们给我滚!永远不要回来见我!

  老爷,我知错了,你不要和我离婚,我真的知错了,林华,快求求你爸!

  刘梅拉着林天的手激动的都要哭了。

  林天却是一推刘梅,我刚刚说的话,不会改变了,今后,你我各安天命!

  刘梅被推开,看着林天绝情的眼神,她也是翻脸道,林天,你不仁我也不义,你以后就跟着这个黄脸婆吧,儿子,咱们走,就当没你这爸爸!

  林华搀扶着刘梅,也说道,林惜,你们母女迟早会有报应的,你们会死的很惨的!

  两人刚走出大门,林天,林惜母女便是听到楼下‘啊’的痛苦两声,随后楼下传来轻快的脚步声,两具尸体被直接丢入二楼的大厅中。

  那两人死的很惨,面目全非,是被烈火直接烧死的,只能看见眼珠子瞪大,这两人正是刚刚出去的林华和刘梅,他们没有想到一出去,就碰到了倭国的忍者,而倭国的忍者已经下了命令,林家当中,除了林惜,所有人都格杀勿论。

  大姐,小华!林母激动道。

  林天也是一脸震惊,他没有想到两人竟然横死在眼前,而眼前这些倭国的忍者,很显然就是冲着林家来的。

  林惜,你果然长得很漂亮,呵呵!一个倭国的高级忍者笑道。

  你们想干什么?

  林惜现在有些后悔叫‘鹰’去了武当山,否则的话,这些倭寇根本就不是鹰的对手,而刘梅和林华也不会横死当场。

  她倒不是怕自己有危险,但是她身后可是林天和妈妈,他们也有生命危险。

  干什么?你们几个把这女人带回倭国,这里交给我们了!

  林惜根本没有办法反抗,几个高级忍者不费吹灰之力便是控制住林惜,直接把她带走。

  林惜!

  女儿!

  林天和林母都看着林惜被人抓走,却是无可奈何,他们心中满是怒火,你们这些倭寇,有什么就冲着我林天来,为什么要对付我女儿?

  支那猪就是支那猪,真蠢,要怪就怪那许枫杀了我们山狗组的成员,这女人在我们手里,就不怕他到山狗组来找我们!倭国忍者说道。

  要不要杀了他们?

  杀你妹!留一个活口,要不然谁通知许枫?

  那杀谁呢?

  这些忍者居然在讨论要杀林天还是林母。

  杀我吧,反正我也活不长了!

  不,杀我!林母抢着说道。

  别吵,两个支那猪,死都要争,在炫耀该死的爱情吗?

  一个高级忍者喝道,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楼下却是瞬间出现一道身影,只一刹那便是出现这些忍者身前来。正是鹰。

  竟然杀了人!

  鹰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

  鹰,你别管我们,你快去追林惜,她被一些倭寇抓走了!

  家主,许枫已经去追那些倭寇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鹰’声音当中带着很深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