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三四三章 揍疯狗!
  酒店外正是司徒无罪两兄弟,澳门赌博网站:司徒无罪是个典型的肌肉男,走在路上,赘肉横飞,双手拿锤,地面都被他踩的一震一震,他一进酒店,其他吃饭的人都有些畏惧他的眼神,慌慌张张的小声议论,这司徒无罪肯定是帮他那窝囊废弟弟来报仇来的!

  可不是,我刚刚都想劝那个年轻人赶紧走了,带着那么漂亮的媳妇儿,被司徒白这个禽兽看中了,还不快跑?要知道那司徒无罪可是个疯子啊!

  谁知道呢,那年轻人刚才那一脚多么**,万一他是个隐士高手呢?

  隐士高手?你以为武侠小说啊,这年头,哪里有那么多隐士高手出现呢!

  ……

  司徒白指了指许枫这个方向,司徒无罪怒气腾腾的走了过去,他大声喝道,经理何在?

  我就是,无罪少爷,到底有何贵干啊?

  全场我都包了,给我清场!司徒无罪喝道。

  其他人听见了,心里虽然不服气,但也都匆忙的赶紧走人了,更有甚者,还会觉得司徒无罪大方,让他们白吃了一顿。

  经理和服务员全部都躲到了酒店外面去,他们都预测的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许枫和红木倒是没有任何慌张的意思,他们就坐在位置上,镇若泰山。

  小子,这是我二哥,司徒无罪,我们司徒家族在这青州城是土霸王,你敢踹我,就应该要想到下场!司徒白喝道,他现在还感觉刚刚被许枫踢得肚子隐隐作痛。

  司徒无罪?就是城管所说的疯狗?红木轻笑道。

  疯狗?二哥,她骂你疯狗,我说了他们看不起你吧!司徒白说道。

  我听见了!你这女人,心如毒蝎,我司徒无罪,可不是那种不打女人的家伙,今天我便要掌你嘴巴!

  司徒无罪把双锤重重放下,‘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都被他砸出一个大窟窿。

  好厉害的真气波动!

  红木暗暗想到,这司徒无罪,恐怕也有王者境的实力,不如让我会会她,也好让那许枫知道巾帼不让须眉。

  你确定要出手?许枫说道。

  省的你总是觉得我给你惹了麻烦!

  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一定是这只疯狗的对手!许枫说道。

  二哥,他又骂你疯狗!你可以别打那小妞吗?是这小子踢得我!

  烦死了,以后别重复他的话,我听见了!

  司徒无罪暴跳如雷,这么个蠢b弟弟。

  司徒无罪就要出手,红木却是一掌击了过去,疯狗,你的对手是我!

  好啊,我也好久没有和真气这么强的人交手了!

  司徒无罪嘶吼起来,重新拿起锤子,猛然一挥,锤子上仿佛夹杂着一道道惊雷般的力量,朝着红木劈了过去。

  红木衣袖一挡,却是觉得吃力至极,这人显然也是一星王者的修为,但是这司徒无罪却是天生神力,锤头又有神兵加持,红木被这劲力打的后退数步,差点撞到墙壁上去。

  我的小美人儿,我真是心疼死了!

  司徒白坐在红木的位置上忧伤说道,似乎很紧张红木的安危,他看了一眼许枫,骂道,你真不是男人,我的小美人跟了你,简直就是天大的灾难,你有本事去帮你女人啊!

  许枫虚咪起眼睛笑道,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话,小心又莫名其妙的飞出去了!到时候,你恐怕要找你老子来报复我!

  司徒白眼中怒意四起,却是真的不敢再多言一句。

  红木和司徒无罪的战况愈演愈烈,司徒无罪占据上风,红木被打的节节败退,有几次险些被司徒无罪的锤子给击中。

  你还不帮忙!红木说道。

  许枫没有理她。

  小美人,我帮你,二哥,下手轻点,我晚上还要和她**一夜!

  司徒白刚说完,就莫名其妙的被踢飞出酒店,重重摔在了地上。

  臭娘们,我一锤结果了你!

  司徒无罪双手抡起锤子,猛然挥了过去,这力道,角度,都是此刻已经消耗了太多真气的红木无法躲避的了的。

  而就在此刻,一块盘子却是飞了过去,直接打在了司徒无罪的脸上,菜盘子上似乎还有没有吃完的菜,也全部贴在司徒无罪的脸上,红木见机,双脚齐出,直接踢中司徒无罪的胸口,后者竟倒飞了出去,‘噗通’一声,司徒白刚刚爬起来,就被他二哥给又压在了地上,卧槽!

  酒店外站着看热闹的人脸上都显出惊讶之色,他们倒是想不到一向在青州城内横着走的土霸王,居然被打成这般模样,这一男一女,好似神仙眷侣,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红木说道,就不能早点出手?

  必须要让你知道你男人的重要性!

  许枫指了指红木的肚子,怀了孕就不要蹦上蹦下的,万一将来生个儿子没屁眼就不好了!

  哼!

  红木和许枫走出酒店,司徒无罪和司徒白已然爬了起来,司徒白老老实实站在司徒无罪身后,不敢发出一句声音,生怕又被莫名其妙的踢飞出去。

  你们还想走?

  司徒无罪喝道。

  红木回头问道,还想挨揍?

  这青州城都是我们司徒家族的,你们以为走的了?司徒无罪说道。

  你以为你爸是****吗?

  许枫一脚又踹了过去,这年头,不长记性的人太多了。

  司徒白吁了口气,还好我机智,没有开口,要不然,这被踹的搞不好是我啊!

  哎哟,二公子,三公子,你们怎么弄成这样啊!

  几个男人从人群中出来,他们都是被司徒骄派出来找红木的,谁知道,却是看见这番情况。

  你们还不快给我把这两人抓起来!

  司徒无罪喝道。

  二公子,这红木小姐是修武者联合会的人,家主吩咐我要请她们回去好生招待,你怎么和她打起来了啊!

  什么?父亲,还要好生招待这娘们?

  父亲,真是懂我!司徒白却是自语道,似乎有一种非要扒开红木面纱的冲动。

  红木小姐,我可是说的真的,我们家主真心有请二位到府上一聚!

  没兴趣!

  红木说道,我红木才刚刚踏入青州城,便是遇到两波土匪,这青州城还有王法没?好啊,回去我就告诉我父亲,让他多派些修武者来青州城,看你们这些司徒家族的狗,还敢不敢乱咬人了!

  红木小姐,这是误会啊,误会,二公子和三公子都不是有心冒犯您的,您看这事儿就此揭过如何?

  我们还要赶路,回去告诉司徒骄,就说我红木是不会忘记在这青州城内的遭遇的!

  说罢,红木和许枫便是走了。

  草,父亲有没有搞错啊,对这种女人也客气?

  二哥,我倒是觉得她很有性格,我喜欢!

  啪!!

  你妈的比,要不是你,你二哥我能被揍?

  ……

  许枫和红木沿着城区一直走,走到偏僻处,却是听见有男人在地上哀嚎。

  周围虽然有不少市民,见到此番情景却是依然走散开来,他们都摇摇头,好像知道情况,却又无可奈何。

  大娘,这男人这是怎么了?红木问道。

  你是外地来的吧?

  那大娘见红木点头,却是苦叹道,你还是别问了,这世道,也就这样,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大娘,我是都市报的记者,我对这种事情很有兴趣的!红木继续追问道。

  小姑娘,我就和你说说吧,反正和你说了也没用,你也告不了他们,你看见这旁边的夜宵摊没?就是这男人的老丈人家开的!

  他老丈人家一家九口,赚钱虽然不多,却是其乐融融,这男人也经常会来夜宵摊帮忙,可是前几天晚上,老丈人一家全部消失,地上的血液也全部被人清洗干净,这男人是运气好,今天才刚从外地回来!

  老婆和孩子都死了,而杀害这一家的人,谁心里都清楚,就是那司徒家族,这男人虽然气愤,但也知道不是那司徒家族的对手,除了在地上哀嚎,还能干什么?

  这世道,哎!大娘说完就走了。

  红木听完,喝道,屠杀了一家九口,这司徒家好大胆子!

  姑娘,你别说了,再说你也会惹祸上身的!

  地上哀嚎的男人哭泣道,我是无所谓,他们若是要杀我,我便下九泉陪我妻儿丈人!

  懦夫!许枫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眼来。

  懦夫?司徒家族在这青州城内为所欲为,一手遮天,那司徒无罪杀人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眼睁睁的接受我妻儿被人杀死的事实了!

  那男人说道,我现在只想他们快点来杀死我,让我去陪我妻儿!

  男人,死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与其在这里等着别人杀死,不如磨好刀来,去司徒家找人报复,杀死一个是一个,总比趴在这里哭泣好!许枫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