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二零九章 司徒家族来人!
  林惜开始怀疑这种感觉,这种每次和许枫单独相处的感觉,乃至于林惜都觉得这是一种错觉!

  她并不相信世界上有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就像世界上不可能存在两片完全一样的树叶一样。

  但是感觉不会错,她现在每次和许枫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脑子里都会想起那个曾经她最爱的男人。

  但是,他死了,是林惜亲眼目睹的!

  然而,这熟悉的感觉又该如何解释呢?

  小林惜,我们回去吧,我的肩膀有些酸了!

  许枫看出林惜好像在胡思乱想什么了,故意说道。

  一点也没有君子风度,让女孩子靠一下怎么了?

  林惜居然和许枫撒起娇来,那摸样,真是可爱到了极点,小林惜啊小林惜,真是不枉我这么疼爱你!

  想通了?

  许枫笑道。

  嗯,爸爸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我不能让他担心,许枫,你能帮我一个忙吗?林惜说道。

  我们都这样了,你还说这种话,真是的!

  许枫故意搂紧了点了。

  林惜吓了一跳,一把就松开了许枫的手,我和你说正经的呢,这些天,我倒是不需要你保护了,你给我好好保护我爸爸,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否则的话,你懂得!

  我不懂!你们女孩子的心事,我一点都不懂!

  许枫懊恼说道,为什么前一刻都在我怀中依偎,而下一刻,却把我送给其他男人?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噗嗤!林惜笑了出来。

  笑靥如花。

  两人并肩在海边缓缓走着,林惜侧身偷偷的看了一眼许枫,心里却是想到,你要真是他,那该多好啊!

  …………

  林天这几天忙着东泰的各种事务,这种紧迫感,让他一如回到从前。

  他的心脏病这些天也是被控制的非常好,白天吃药,晚上‘鹰’会用真气帮助林天调养身体,或许是因为再次燃起奋斗之火,林天的气色也是越变越好。

  这一点,使得林母都很开心。

  ‘鹰’前两日,你说一家新型的公司,正处处针对着我们东泰?查清楚了么?林天问道。

  家主,那家公司神秘的很,至今不知道是谁在给咱们东泰使刀子!

  我们东泰这些天来已经足够低调了,背后那人,定然是有预谋的!

  ‘鹰’说道。

  不管他有没有预谋,在这个节骨眼上使绊,若是我们东泰真被他们伤及了经济的元气,到时候在峰会之上,可是会有劣势的!

  家族峰会!

  两项指标,经济,武力,缺一不可!

  当然这也只是以前三届家族峰会的标准!

  但谁又能确定这一届的家族峰会不会是以这两点来做文章。

  根本查不到这间公司的任何背景,资料,全是假的!

  ‘鹰’说道,家主,我再去查查!

  好,你去查这间公司,我回东泰!

  林天说道。

  东泰虽然是一方势力,有着三千退伍士兵。

  明面上却是依然经营着各种商道。

  天府市最大的商场以及连锁酒店,都是东泰的产业,可见林家商业能力之巨大。

  也正因为如此,林天才会担心其他家族势力,想针对这一块打击东泰。

  东泰的总部就设在天府市最大的写字楼处,豪华别致,里面有各种it界人才。

  林天一般是不会回公司打理事物的,因为公司的几个副总已经能够完全胜任任何工作。

  但是在这非常时期,林天还是每天都会回公司一趟。

  林董事长,有人在办公室等你,说是你的故人!一个秘书说道。

  林天讶异,故人?

  他走进去,却是看见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三人。

  其中一人正是司徒家的少爷……司徒浩南。

  而另外两人,林天也有些许印象。

  林天,不会就忘了我吧?

  那位年龄在林天之上的老者说道,他眼神之中如同汇聚了闪电一样,说出话来,都带有着一分气势。

  这种气势,澳门赌博网站:让林天很不舒服。

  压抑……

  不知阁下是何人?

  林天说道,他微微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是此刻,他身为一方集团的老总,总不能开门喊救命吧!

  并且看司徒浩南身边这两位老者的情况,都不像是普通人。

  他要是普通人,喊救命才可抓住他。

  但若是修武者,那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司徒镜!难道你忘了吗?

  那位老者说道,五年前,你来我们司徒家,我可是和你说过几句话的!

  二伯,我看他就是在装糊涂!司徒浩南在一旁轻声道。

  林天似乎有些印象了,五年前,他的确去过一趟司徒家商谈合作之事,他点点头,原来是前辈!

  这人是司徒家族倚仗的修武者!

  能力无边。

  林天不敢冒犯。

  哼,记得就好,上次你来我们司徒家商谈合作,最后却是不了了之,两年后,我外甥向你们林家求亲,你也是口口声声答应下来!

  一年前,我外甥要和你女儿林惜订婚,却是被她以身体因由而回避!

  而今年,你竟然直接选择了毁掉这一纸婚约!

  司徒镜喝道,林天,到底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林天知道司徒镜要说这些话,他说道,我女儿并不喜欢司徒浩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我相信你也不希望你外甥将来后悔,这本身就是我自己的决定,若是你说我不尊重你们司徒家,我也无话可说!林天回答的不卑不亢。

  林天,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司徒镜喝道。

  林天却是沉默。

  司徒浩南翻起脸来可不认人,要知道当初在林家那一晚他饱受了多大的屈辱,老东西,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明白了,否则,我司徒家不会放过你的!

  林天,你要给我一个交代!司徒镜也说道。

  对于此事,我没有什么好交代的,若是阁下想以司徒家的权势来威胁我的话,就请继续!我林天,绝不会向此屈服!

  妈的!

  司徒浩南居然想动手,却是被司徒镜拦住了。

  干什么拦住我!

  他只是普通人罢了,修武者和普通人的世界有天壤之别,不能随意动手!

  但我也是普通人,我打这个老东西,要什么紧!

  你以为你打的过他?

  司徒镜喝道,荒谬,林天好歹以前也是打拼出来的!

  司徒浩南一脸苦逼像,老子居然连个老头子都打不过,靠。

  对不起,你们不能进去,没有董事长的命令谁都不能进办公室!

  外面有秘书的声音。

  还敢拦我?不知道我是谁么?安家安少,懂了吗?

  ‘砰’的一声就推开了门。

  安少身边带了几个保镖。

  浩南兄,刚听说你下车之后就直冲这里,你果然在!安少说道。

  二伯,这位是安少,安正南的儿子!司徒镜点点头。

  双方依然在僵持,安少看出了点眉目来,他轻声和安少说道,安少,你想报复只有一个办法!

  快说!

  一个月后,家族峰会开启,只要这林家最后拿不到峰会之首,那他们在天府市就完蛋了!

  家族峰会,不错,我要报复,就要连着整个林家全部报复,我要让那个贱人晚上乖乖到我的床上来求我!司徒浩南说道。

  林天并没有听到这两人说的悄悄话,他走到椅子上坐上去了,完全没有理会眼前两名修武者的存在。

  二伯,我找到办法对付这老东西了!

  我们已经听见了!

  司徒镜说道,林天,我们走着瞧!林天冷哼一声。

  几人走出去后,司徒浩南说道,那老东西,要是个修武者,早就死在我二伯的手上了,混蛋,想干掉个普通人都这么难!

  没事,浩南哥,只要峰会之上打击这老东西,那么你的目的就达到了!安少说道。

  安少,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帮助你们安家夺得峰会之首吗?

  司徒浩南说道。

  浩南哥,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啊,当然,我们安家只要成功了,绝对会报恩的!

  哼,虽然被人利用很让我不爽,但也只有这样才能报复林家了!司徒浩南说道。

  两名修武者老者并未出声,高深莫测。

  一辆保时捷停了下来,司徒浩南连忙喊道,安少,那人是不是许枫?

  距离有些远,他看的有些模糊。

  就是他,浩南哥,听说当初你在林家,就是被此人所害,并且还击伤了一名修武者!是有此事吗?

  安少问道。

  司徒镜也说道,浩南,你当初说的那件事情,就是此人干的?

  体内没有一点真气波动,这种普通人,也能击败修武者?

  另外一名老者摇头,显然不信。

  二伯,就是他!妈的,雷师傅就是被那人一脚踢的吐血的!

  想起那天的事情,司徒浩南还心有余悸。

  许枫正面朝着几人走来,他也很诧异,这几人居然也在一起,那两名修武者的真气强度倒也不是太弱,看他们那副犯贱的样子,好像很想对付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