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二零七章 苏妲琳
  你知道苏妲己?许枫眼中带着惊讶,侧目看着女子,只感觉这女人更为妩媚,能撩动人的心魂。

  女子疑惑的看着许枫,虽然不知道许枫那里得到她族圣主的消息,但还是开口说道:苏妲己是九尾狐族最为杰出的一代宫主。本宫也只是在族中典籍中看过,传言当年她已经达到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境界。但到了这种境界之后,再也无法再次提升,于是入世修炼,妄想以情劫修道,超越自身。可圣主受太多人的算计,寡不敌众死于非命!

  说到这,女子也不住唏嘘。他九尾狐族在圣主带领下的时候是最为辉煌的,圣主迄今为止族中都无人能超越。但也因为圣主的陨落,她族也败落了下来,族中所有的九尾狐四处逃命,离开了以前居住之地。到了她这一代,都不知道自己的祖地在那里了。

  许枫看着这个女子,女子身着紫衣,肤如凝脂,眉梢眼角,皆是媚意,一双眼波盈盈的眼睛,更是撩人不已,当真是柔情绰态,媚于语言。许枫不由心想,他从一开始就应该想到是苏妲己的后人。唯有苏妲己,才可能有着这种媚惑天地的媚态。

  想到前世的纣王,心想在这样一个女人裙下,做出什么样的事情都不意外。看着这个女人,当真可以成为狐狸精了,这样的狐狸精,怕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的。

  你如何知道我族圣主的?情印女子问着许枫道。

  许枫笑了笑说道:偶然听说过!

  见许枫如此说,情印女子也没有继续逼问,她知道肯定不是许枫说的那么简单:既然你知道九尾狐族,听说过我族圣主,怕对我族也不陌生了。本宫叫苏妲琳,是圣主那一脉传承下来的。只不过,再也不可能有圣主当年的风范了。

  昨日之日不可留!我们能做的就是做好我们此时,显然的辉煌可以瞻望,但不能停留在那里?许枫淡淡的说道,我圣族当年又何其辉煌,可此刻却之留下我一人了。

  苏妲琳没有继续说什么,在前面带路,两人在空间之中穿梭,在这穿梭间,许枫被苏妲琳带到了一个地方。

  ……

  这是我族栖息之地,名青丘山!苏妲琳指着前方,对许枫说道。

  青丘山?!许枫惊讶的看着苏妲琳,倒是没有想到这里的居然和前世九尾狐的祖地名字相同。

  见许枫惊讶,苏妲琳更是坚信许枫对于九尾狐族了解极深:这并不是我九尾狐的祖地,只是根据族中典籍记载的祖地,把这里改成青丘山!

  许枫点了点头,自然不认为这里是真正的青丘山。不过,即使如此这里也是一处仙境,美轮美奂,整个山丘都缠绕着紫色,是一处仙境灵府。

  许枫踏入其中,就感觉到清新扑鼻的天地元气,这让许枫忍不住出声喊道:好地方!

  这一次是历代宫主施展神通造成的,在其中修炼一年,当得了外界十年之功。只不过,这地方也神奇,只有我九尾狐能在其中修炼。外人在这里不能久待。苏妲琳说道,当然,实力达到你这个境界,也不用担心。这样的圣地对于你作用也不是太大。

  许枫点了点头,心中暗自有些可惜,心想这样一处圣地偏偏只有九尾狐族才能修炼。要不然,把暗阁有潜力的弟子丢到这里面来,啧啧……

  不过,许枫也只是想想,人家的圣地,怎么可能让外人进来。

  许枫跟着苏妲琳进入青丘山,只不过这偌大的仙境,居然没有看到九尾狐其他族人。这让许枫十分不解:你族中难道只有你一个族人不成?

  苏妲琳摇摇头道:九尾族最纯正的血脉只有我这一脉,可是族中却还有其他族人,虽然不是最纯正血脉,却也为数不少,族人大概有着数百个!

  他们人呢?许枫好奇的问道,这里根本没有看到人烟。

  苏妲琳那绝美媚态的脸上有着几分苦涩:这就是我去罗盘的缘故了。

  许枫疑惑,澳门赌博网站:跟着苏妲琳走进了一座宫殿,进去这座宫殿,许枫终于看到了苏妲琳的族人,只不过许枫见到他们的时候吓了一跳,在这个宫殿的数十个族人已经奄奄一息,面色苍白的难看,几乎到了病入膏肓的状态。

  主上!见苏妲琳进来,一些还正常的族人急忙起身,对着苏妲琳行礼。这些行礼的人虽然正常,可血色也有着几分白色。

  许枫皱了皱眉头,这些人都受到重创般:怎么回事?有谁攻击你族了?

  苏妲琳摇摇头道:不是!这就是和你我的情劫有关!

  嗯?许枫疑惑不解,不知道这些人如此模样怎么还和他扯上关系。

  苏妲琳没有回答许枫,而是取出罗盘,手中的印结不断的打出去,一道道印结融入到罗盘之中,罗盘光芒暴涨,无穷的光芒震荡之间,神威鼓荡,一道道道痕从罗盘之中激射而出。道痕激射之间,化作神奇的符文,渗透到青丘山的紫光之中,顿时青丘山风云变幻,道痕交织成巨网,把青丘山彻底的笼罩在其中。

  合!苏妲琳喝了一声,她猛然的滴着血液到罗盘之上,罗盘顿时有着滔天神威舞动,如同海啸爆发。这恐怖的威势冲击之间,如同神灵降世。

  罗盘作为华夏族的圣物,比起神兵都要恐怖,如此能轻易灭杀大帝的气势涌动而出,罗盘化作道痕,化作罗盘上的轨迹,罗盘和道痕一起落在青丘山顶,爆发神光笼罩青丘山,把青丘山和外界隔绝。

  做完这些,苏妲琳的面色也染上了几分苍白。但是让许枫惊讶的是,原本奄奄一息的族人,居然面色开始红润了起来,下一个瞬间就能站起来。

  苏妲琳见自己的族人恢复正常,他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头顶悬挂着的罗盘,对着族人说道:不要出青丘山!

  说完这句话,她也没有等这些人答应,目光看向头顶。许枫惊奇的发现,外界有着一股奇异的力量,不断的冲击着罗盘,冲击的罗盘震动不已。

  也不知道这罗盘能坚持多久!苏妲琳轻呼了一口气,看着许枫说道,你随我来。

  许枫心中一肚子疑惑,跟在苏妲琳的身后,到了一个幽静的房间,两人相视而对,看着面前媚态撩人的女子,有着一股旖旎。

  你是不是惊讶情劫到底是什么?苏妲琳对着许枫说道,当年圣主入世修炼,创造**,其中就有情劫一关。当年圣主也没有度过这一关,却留下了情血!

  情血在你得到情印的时候应该见过,这一滴情血落入你的身体中,也代表了你印证了命圣的预言。命圣当年说我族有劫难,只有情劫之人才能破。这情劫之人自然是你我?以往你太弱,也不用找你。但此刻你已经能战大帝了,虽然还差一些,却勉强可以。

  情血我见过,只是这是苏妲己留下的?许枫好奇的问道。

  自然不是!苏妲琳说道,当年圣主死于非命,但是所留的情血却打入了她那一脉的后辈之中,也就这样传承了下来。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族历代宫主,都继承了圣主的情劫。只不过,历代宫主没有找到应劫之人,所以我族都安安全全的。唯独这一世,你却出现了,得到那一滴精血,化作情印,成为了我的应劫之人。

  情血不断传承下来,会因此而不精纯。而正是因为这,我族族人必须得以它们的精血灵魂来滋润情血。情血在我身上,等于是他们要用精血和灵魂滋润我。本来,我族有特殊功法,能让他们这样做不受到伤害,并且因为我的在增强它们也变强。要说有弱点,就是它们因为精血和灵魂滋润我的缘故,生死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他们是我的族人,就算生死在我手中也无妨。可坏就坏在,这一世天狼族出世了。当年圣族为了我族,把天狼族放逐。我族也得以安全,可是这一世天狼族出来,也让我族有着噩梦。

  为何?许枫不理解,天狼族出世怎么和他们有关系了。

  天狼族不知道怎么得到我族的圣主的情血,它们借着情血施展各种秘法,能影响我的情血。因为族人滋润的缘故,所以他们出手之后,首当其冲的就是族人,也就是你看到刚刚的模样,族人都受到重创。我以罗盘封住青丘山,才得以抵挡对方的影响。

  许枫倒是有些明白了,他借着情血就和苏妲琳有着玄妙的感觉,对方有情血的话,自然而然也能影响到苏妲琳了。

  难怪了!许枫轻呼了一口气道,只是我还是不理解,这和情劫有什么关系?

  苏妲琳轻呼了一口气,随即缓缓的说道:本宫嫁给你如何?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许枫猛的跳起来,瞪圆眼睛看和苏妲琳喊道:什么?你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