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一九八章 趾高气扬
  贺老和一种顶尖强者都离开,澳门赌博网站:其他人自然而然的就散掉了。围着许家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就这样散开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整个许家恢复了一片平静。

  贺老和剑焱交战在域外极深之处,许枫虽然也想去见识。但这等人物的交手绝不是他能观看的。

  贺老和剑焱的交手,也只有世间那些活化石的老祖才能见识,包括许崎岖等人在内,所有人都前往域外深处,想要目睹这绝世的一战。

  两方要交战的消息传遍大陆,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域外。

  当然,剑焱最后说的一句话也很快传出了出去。剑焱扬言贺老和他交手必死!没有人认为剑焱的话是开玩笑,剑焱是什么人?这世间真正的绝顶强者,站在巅峰的人物。当年和命圣一群人交锋的无敌存在!这样的人说出的话,就如同神谕一般,岂会作假。

  所以,世间众多人都忍不住叹息。作为近古第一人,贺老无疑是一个传奇。可是,这个传奇碰到剑焱,却不得不陨落了。

  众人想要知道的不过就是贺老能挡住剑焱多少招,所以大家都等待着各族的老祖出来,等待他们带出消息。

  这一等就是三天,三天域外没有人出现。直到第四天傍晚的时候,九幽老祖才从域外走出来。很多玄者围上去,询问着九幽老祖细节。

  但是九幽老祖一概没有回答,回到族中的他,就让人送了九幽冥王水送到域外许家。

  而后,星海老祖也从域外回来,他也没有回答众人的好奇询问,给弟子说了闭关半年之后,也让族人把星海族的圣品玄雷送去域外许家。

  各大古族的老祖缓缓的从中域走出来,对于贺老和剑焱之战的细节闭口不谈。

  这让所有人古怪不已,心想这代表什么意思?贺狂是死还是没死?难道贺狂和剑焱打了三天不成?

  这结果让不少人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能在一个巅峰强者手中打上三天三夜,和贺狂的实力多强?近古第一人当真这么变态不成?

  不过,贺狂迟迟没有出现,怕是真的陨落了,又让人唏嘘不已。

  许枫在第四天过后都不见贺老的影子,心中也惊惧不已,此时所有人古族的老祖都回来了,连带着许崎岖都回来了。但是已经不见贺老的踪迹。

  许枫忍不住担心了起来:难不成贺老真如别人想象的那样已经陨落了不成?

  许枫想到这种可能,眼睛都血红了。他这一路走来,贺老对他的帮助极大,许枫和贺老的感情何其之深。

  贺狂当真了得!许崎岖见许枫血红的眼睛,对着许枫匆匆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也闭关了起来、

  这一句话让许枫愣了愣,想要追问的时候却发现许崎岖已经离开了,许枫不明白许崎岖这句话里面的意思是什么。

  就在许枫疑惑的时候,剑焱却从域外回来了。见到剑焱的人顿时传言剑焱出来的时候一身狼狈,脸色一片铁青,难看到极致。

  这个消息顿时震惊天地间,无数人心中翻起了惊涛巨浪。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剑焱没有杀的了贺狂?

  很有可能!要是杀了贺狂,那为什么剑焱面色铁青回来。

  天啊!这怎么可能?贺狂居然和剑焱交手四天之后还能逃得了性命?

  近古第一人,当真这么了得吗?

  ……

  无数人为之震动,心惊贺老的实力。这一战是不是代表,贺狂有着和大神通境交手的可能?

  大神通是什么人物,贺狂居然真有和对方叫板的实力,难道贺狂也步入大神通境不成?

  但是很快众人又传出一个消息,剑焱曾经亲自说贺狂只是一只脚踏入大神通境。也就是说,贺狂未到大神通境战大神通而不死。

  无数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都为之震动。这等恐怖的战斗力。或许只有传说中的圣族才达到过。

  ……

  许枫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松了一口气,有着逍遥至圣的躯体,贺老只要没死,那就不会有太大问题。许枫的心也彻底的放下来。

  一战之后,剑焱也闭关不出。整个天地间恢复了平静,比起以往更加的平静。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他们知道半年之后,定然会是举世未有大的狂风暴雨。

  而就在这种平静中,当初围困许家的各大古族,把一件件的宝物都送到许家许枫手中。这一件件的宝物让许唯心等人眼睛冒着炽热的光芒。

  这每一件东西都是各大古族至宝级别的资源,就算对于他们族中的圣子都舍不得动用,可是却都被许枫剥削了下来。

  许枫可没有管这些,直接把这些东西都收起来。收起来的许枫,和他父亲说了一声,就准备离开许家。

  见许枫要离开,许父许母心中担心,阻拦许枫告知在族中才最安全。

  许枫却大笑道:要说安全,我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比起现在还安全的。现在的我,只要不灭人家的古族,谁也不敢动我。既然有这样的机会,不好好利用就浪费了。

  许枫一愣,但很快就明白了许枫这句话的意思。华夏圣族的圣地只有许枫能开启,如同剑焱这样的绝世人物,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许枫身上。他们自然不会看着许枫在圣地开启前出世,所以许枫此刻身后站着的是所有对圣道有着期望的人。

  有着这样的背景,许枫只要不要逼的别人没有活路,谁也不敢拿他怎么样,反倒是要保护许枫的安全。

  正如许枫说的那样,他此刻是最安全的。

  你要去哪里?许唯心问着许枫。

  许枫露出他洁白的牙齿,展颜一笑道:听说各大古族圣地的风景不错,正好去观赏一下。各族的资源我都,没有尝试过,正好借来用用。

  这一句话,让许唯心头皮发麻。忍不住为各大古族担心了起来,许枫的破坏力他可以领教过,此次打劫了星海族的至宝,他到人家古族圣地又会安分?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一个纯洁的人,只是去拜访一下他。你当我去做强盗不成?许枫很不满的看着许战一群人,心中带着不喜之色。

  听到许枫的话,许战等人忍不住呸了一声,心想你丫的不借着这个机会做强盗才有鬼了。居然还敢无耻的说自己纯洁?!

  众人没有脸继续看许枫,心中知道许枫这半年绝对安全的他们,各自散开去做自己的事情。

  许枫看着刚刚还热闹的四周已经没有了人影,忍不住低声了骂了一句道:我真的只是去观光的!你们居然不信!

  和许家众人告辞之后,许枫身影闪动,率先去的就是南疆,许枫跑到南疆的火葵族,许枫跑到火葵族去没有丝毫的客气,直奔对方的圣地而去。

  许枫去的时候很大张旗鼓,他以自己的无上实力,对着虚空大喊道:世上最优秀,品性最高尚,人品最完美的男人来了,快开启大门来迎接我。

  许枫声音震动天地间,恨不得任何一个人都知道他去了火葵族。

  火葵族自然不会任由许枫去他们的圣地,可是许枫却不管这么多,直接硬闯而去。火葵族那里挡得住许枫,被许枫直接闯进去。

  火葵族长暴怒,以绝世之力暴动而出,想要把许枫驱除进去。

  可是火葵族长的大招还没有施展出来,许枫就开始大喊了起来:杀人了!火葵族要杀人了!他们要杀了圣族最后一个人,要坏了大家的大事,要圣地开启不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世上最高尚,最讲理的人要死了!

  他怎么舍得下手杀我?杀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我死了这圣道你们也别指望了。剑焱,不是我不信守承诺,而是有人要杀我!

  ……

  一句句话从火葵族长口中吐出来,这差点没有让火葵族长气的吐血。他何曾见过如此无耻的人。可是,许枫的这些话,让他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大招。

  火葵族长很清楚,他要是真杀了许枫,他这一族绝对会在大陆上除的干净。此刻的许枫就是一个动不动,打不能打的宝贝。

  火葵族长不动手,许枫自然趾高气扬的走进了火葵族的圣地。

  看着许枫仰头挺胸,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火葵族长险些没有气的吐血。此刻的许枫就如同巡视他们族中的尊者似的,一个外人,居然在他们圣地耀武扬威。

  可是,对于这种情况他们偏偏无奈,他们不是没有出手对付许枫。可是他们出手许枫也不抵挡,反正就算一点余波轰击在他身上,许枫也叫死叫活,仿佛真要死了似的,就如同一个街头的无赖。

  那惊动天地的惨叫那里让他们敢继续出手,真让许枫叫下去,说不定就惊动其他各族的绝世强者,到时候又是一种麻烦。

  许枫就这样不做丝毫抵挡,以一种无比趾高气扬的姿态,走到了他们的古族圣地,走到他们古族的禁地,看到他们古族的什么东西,就信手伸手取走,他的速度极快,火葵族人连藏都来不及藏。

  这种憋屈的感觉让火葵族气的直咬牙,但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枫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