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一六二章 度化
  老僧听到许枫的话也不着怒,笑着看着许枫说道:不管你下不下这棋老僧都为女娃治,但你何时下这棋,老僧就何时为这女娃治病!

  靠!不带这么无耻的吧!许枫看着老僧膛目结舌,许枫没有想到对方这样将他一军,大师,你是得道高僧啊,怎么能这么做呢?

  老僧看着许枫,笑容依旧:我非佛祖!是一俗人,自有喜怒哀乐!

  ……许枫闭上了嘴,自己能和对方论禅,完全是强词夺理,要是真正的禅道,自己哪里比得上老僧。现在老僧放下身份,许枫就再无一点优势了。

  许枫看了看萧依琳,又看了看老僧,终究低下脑袋看向棋盘:既然大师执意要求,我要是再不答应就不近人情了。只不过,晚辈的棋艺真不怎么样?大师不会因为我未赢就不给她治吧!

  自然不会!老僧坐在那里如同一尊坐佛,下完这一局,不管胜负!老僧就为其看病!

  许枫点点头,看着老僧说道:既然如此,那就依大师所言!大师请!

  老僧也不客气,手持黑子,落在棋盘上,棋盘非凡品,黑子落下,有着道道涟漪扩散出去,如同水波一样。

  慧远看自己师尊和这样一个半大的少年下棋,他心中虽然不以为然,可还是让萧依琳和他退到了一边,静静的看着两人的举动。

  许枫手持白子,看着面前黑白交错的棋盘,头皮发麻。棋艺并不是他擅长的,除去略懂规则之外,别的什么都不懂。而面前的老僧显然是此中高手,许枫自然不愿意去找这个打击。只不过,对方用萧依琳来威胁,让他不得不接受。

  反正不会下会输的,那就随便落子吧。许枫想到这,心中也安定了下来,取出白子,随便丢在了棋盘上。

  慧远棋艺也不高,可是也看得出许枫这是随意乱下。心中的不喜更浓了,他不修禅只修武,喜恶在心,许枫如此下根本是不尊者师尊。要不是师尊在这里,他都想狠狠的教训一番许枫。

  老僧却对许枫这种举动丝毫不以为意,笑了笑,继续落下了第二子。

  许枫心放宽了,也就跟着老僧下了一子,他完全没有规律,随便乱放,放到哪里是哪里。许枫心想,反正下完了事,输的越快反而越好。

  于是,在萧依琳和慧远的眼前,出现了让他们不堪入目的一幕。许枫的的棋子落的杂乱无章,澳门赌博网站:毫无规则,有时候许枫落在的子甚至把自己的路给堵死。

  这种胡乱的下法让萧依琳都不好意思看了,许枫这下法太无耻了,心想你好呆尊重尊重一下对方啊,这样下棋,大家面子上根本挂不住啊。

  但老僧却旁若未知似的,依旧缓缓的落下一颗颗棋子,这一颗颗棋子落下,许枫也抛下了一个个棋子,很快棋盘上就黑白分明了起来,许枫败的惨不忍睹,棋盘上的棋子黑以绝对的优势压制的白。

  萧依琳都侧过脸不看下去了,脸色微微泛红。可是许枫却还是嬉皮笑脸,一个个棋子不断落下。

  老僧见许枫如此,也不提醒也不着怒,就这样陪着许枫下着棋。

  这一盘棋并没有坚持多久,许枫就以落败告终。

  许枫落败之后,把手上的棋子一丢,对着老僧笑道:大师,晚辈早就说了,下棋绝对不是大师的对手,大师却不信,棋也下完了。大师是不是开始看病了?

  施主率性而为,深的我佛之精髓,棋没有高下。老僧亦没有胜你!老僧看着许枫笑道。

  听到这句话,许枫忍不住在心底靠了一声,心想这老和尚真要忽悠自己进佛门不成?

  佛祖反正还没出现,等他出现之后,我在虚心向佛如何?我们还是先做正事吧。许枫对着老僧说道。

  也罢也罢!施主既然一心急着为这位女施主治病,老僧就顺了施主的心。施主请随老僧来。老僧对着许枫摆摆手,站起了身子,向着后院走去。

  许枫大喜,带着萧依琳跟随者老僧而去。

  只不过,看着老僧带着许枫前往后院,慧远却面色变了变:师尊!后院乃佛祖……

  慧远还未说完,就被老僧打断道:他们与我佛有缘,自然能进入其中,你休得多言。

  慧远听到老僧的话,虽然不甘可还是闭上的嘴,心中却在默默的说:他和佛祖有个鬼缘分,这样的人都和佛祖有缘,佛祖还不气死?

  ……

  跟着老僧一路向着后院走去,许枫越走就越感觉到其中的佛光身后,有着道道佛意在天地之间。这种佛意让许枫心中也震动不已,要不是他有佛心的话,想要走进这里都难。

  后院整个天地都是浓厚的佛力,深厚无比,许枫看向萧依琳,见萧依琳坦然面对,许枫倒是放心了下来,想到对方有着鬼佛的天媚鬼瞳,这里能对别人产生巨大威压,但是对他们两人却无用。

  再走了一阵之后,出现在许枫面前的是一尊金佛,看到这一尊金佛,许枫心神震撼。金佛巨大无比,全身金光闪闪,在它身上,有着无穷无尽的佛力,这种佛力浓厚成实质,化作一尊尊小佛盘在金佛四周,宛如万佛像,而这里的万佛像显然不是许枫以前见过的能堪比的。这里的佛像,是真正的佛力佛意凝聚而成的,每一尊都饱含佛家至理。

  许枫从步入这里之后,整个佛心都仿佛重归母体一样,极其活跃,许枫想要压制都压制不住。

  这种变化,让许枫心生警惕,目光看向老僧,却见老僧看着他说道:老僧说过,你和我佛有缘。

  有个屁缘!许枫终于忍不住吐着脏话了,想要借此压制佛心的活跃。但即使许枫对佛没有一丝尊重,他的佛心却明悟的越来越深,看着那一尊尊佛像,许枫整个人心魂里面充斥的都是佛意。

  许枫不由想到了当初在禅宗分宗那个禅师说的一句话:你与佛有缘,避也避不开。

  想到这,许枫忍不住有着转头离开的想法。

  可是,许枫这个想法刚刚想起,老僧就淡淡的说道:施主与佛有缘,佛在你心中,避无可避。今日你心生惧意,就算压制中心中的佛,但是他日佛依旧会重生,你能压制一次,能压制第二次。可仲有一天,你会压制不住的。既如此,何不顺应本心,立地成佛?

  佛是佛,我是我,他不能成为我,我也不能成为佛。

  许枫压制佛心,但是在这里,那万尊佛像却一道道佛意渗透到他身体中,佛心不断明悟深厚,许枫的本心也涌现道道佛意。许枫尽管极力压制,可是那种压制的决心却越来越弱了。

  老僧看着许枫说道:公子下棋能率性而为,尊的是本心。此刻又岂能违背本心,去吧,佛祖接引你。你将成为我佛弟子!

  老僧的这句话如同惊雷般在许枫的脑海中响起来,许枫原本的抗拒之心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他目光柔和,带着慈悲,整个人如同成佛得道一般,涌现万道佛光,身体漂浮而去,向着金佛飞腾而去。

  萧依琳看着这一幕大急,出声大喊道:许枫!

  许枫对着萧依琳笑了笑,对着老僧说道:大师所言在理,人不能失去本心,今日压制了佛意,他日定然还会再起。

  施主明悟,是为大喜!老僧诵了一声佛号。

  许枫!你不要听这老和尚的,他忽悠你。萧依琳大急,她哪里能看着许枫入了佛门。

  许枫对着萧依琳说道:今日要走不出本心,他日再无成就。要是佛真的是我的本心,那就成佛又如何?但要不是我的本心,他如何恩能够让我成佛?

  施主所言在理!施主果真是我佛选中之人,有此大彻大悟。老僧笑道,施主能观佛像悟得佛心,那就是我佛之子,施主或许此时依旧不愿意相信。但有佛接引,施主定然成佛。佛心是因,就等结果。

  萧依琳听到老僧的话,更是急的直跺脚。老僧是何其人物?是活化石般的存在,这样的人不打诳语。许枫要是真顺应他的心,怕真要被面前的金佛度化成佛、

  面前的金佛萧依琳此刻也猜测出来是什么东西了,她姐姐说过在禅宗有一件镇宗金佛,传言是佛祖所造,能度化万物。曾经有大帝级的人物都被金佛度化成为禅宗罗汉弟子。

  这样的至宝,许枫那里能挡得住?最重要的是,许枫身具佛心,要被度化更为简单。正如老僧说的那样,许枫本心向佛。既然这样,在这禅宗至宝度化下,许枫能幸免吗?

  萧依琳恨不得追上去拉住许枫,可是却被老僧摇头打断道:女施主何必着急,能成佛得道,是他的机缘。你应该为他欣喜。

  欣喜你哥老秃驴!一向不爆粗的萧依琳,这时候也忍不住大骂了起来,听着旁边的慧远气急,他的师尊何时被人骂过?作为这个世间最顶尖的几个人之一,到那里不是被人恭恭敬敬对待?可是,这两个人居然每一个对其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