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一六零章 老僧
  截脉镜打穿中域许家圣地大阵,澳门赌博网站:破开他们布下的天罗地网,重创包括他们族长在内的所有人,这一切让中域许家众人为之惊骇不能自主,特别是见识这一幕的许鑫龙等人,心中更是留下的阴影。

  中域方圆万里以内,都被震动,都为截脉镜暴动的惊天之势而惊动。即使是中域许家的那位老祖宗,也破关而出。当他看到族中的中坚强者都被重创时。面色也难看至极。

  同样,当得知对方能驱动截脉镜时,更是神色剧变。

  截脉镜是什么?是上古时期许家的震族之宝,吸纳了族中无数强者的精华。要想爆发截脉镜的全部威势,要有逆天改命术才可能启动,这样的术法连他都不懂。可是,却出现在一个小辈的手中。

  对方能逃走中域许家老祖宗一点也不惊讶,截脉镜全部爆发,这等于是大神通手段,这样的惊世之宝破开他族的大阵又有什么奇怪的。

  所有人都小看了许枫,原本以为有着族长出手手到擒来,那里想到对方能暴动出如此威势。在那种情况下,怕是连老祖宗在都无济于事吧。他们也明白,为什么对方敢光明正大的前来这里夺取截脉镜了,原来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这些。

  中域许家之人无比悲切,他们失去的不只是一件至宝。更重要的是,这件至宝落在域外许家之手,域外许家岂不是能翻身,再创上古时期的威势?

  这也让中域许家的人心中惧怕了起来,他们开始派遣强者前去堵前往域外的路。这样的至宝,绝对不能落到域外许家的手中。

  ……

  而就在中域许家浩浩荡荡,计划着夺回截脉镜的时候,许枫却带着萧依琳步入了西疆。

  动用逆天改命术,许枫再次虚脱,回到乾坤宗修养了整整一周才彻底恢复过来,不过同样许枫发现自己的实力境界又有一些精进。

  中域许家的震动,自然也惊动了萧缈,心中也为之震撼。原本还为萧依琳跟着许枫担心,此刻也终于放下心来。

  一个皇之境的神子,并且是一个能施展逆天改命术的神子,实力到底能堪比什么境界的人物她也说不定。但是萧缈却知道,这天下许枫大可去得。只要不硬闯各大古族宗门圣地,天下鲜少又能奈何的了许枫的。

  在许枫彻底恢复的第二天,许枫就带着萧依琳步上了前往西疆的路。同时,许枫也把截脉镜交给萧缈,让她代为交给许家。

  唯有给萧缈许枫才放心,一是萧缈实力非凡,二是中域许家不会猜到萧缈会为他送截脉镜。所以,萧缈是最适合做这件事情的人。

  许枫相信此刻中域许家定然派遣了大量强者前去围杀他,想要从他手中再次夺回截脉镜。因为这是一族的震族之宝,是神物,这样的东西对于许家的意义太大了。他们有一线可能,都会想着夺回来。

  许枫此刻不能去域外,去的话就是龙潭虎穴,怕是许家的老祖宗都会为此出手。

  萧缈原本是不想答应的,可在萧依琳的请求下,这才同意了下来。

  于是,许枫在许家人想象不到下到了西疆。

  禅宗落在极西之地,沿着萧缈给的路线,许枫带着萧依琳一路前行。接近极西之地,许枫和萧依琳就开始看到一个个落发为僧的僧人,也渐渐的发现四周的人对禅宗的虔诚。

  越来越接近极西之地,这种感觉就更强烈,在这里的人们,对佛祖带着无比的敬畏虔诚之心,三步一跪九步一叩的虔诚信徒随处可见。而且,到处都有着佛声梵音,靡靡魂动,听得世人要皈依我佛似的。

  整个极西之地,就是一个佛国,这里的太阳和别处也不同,它照射下来的光芒如同佛光。

  许枫能清楚的感觉到这里的不同之处,许枫更是觉得禅宗神秘,对于他的顾忌多了几分。要不是因为萧依琳,许枫真不愿意步入这一地。

  许枫!萧依琳喊了一声许枫,她也觉得这里很不同,不由拉紧了许枫的手。

  许枫转头看向萧依琳,见萧依琳那张媚气横生的脸上有着几分担心,许枫捏了捏她温润的手,笑着说道:无妨!我们去看看这禅宗有什么神奇的。

  说完,许枫准备再次动用秘法帮助萧依琳镇压她的杀伐之气,这一路走来,每过一段时间许枫都要为其出手镇压。但是这一次却让许枫惊讶,萧依琳的杀伐之气居然隐隐有着消退,不用他出手镇压了。

  许枫目光不由看向那遍布极西之地的佛光,感受着四周弥漫的梵音,心中有着几分明悟。心想,这佛光梵音或许能消弭一些杀伐之气吧。

  到达极西之地菩提寺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许枫看着面前这一座并不雄伟,但是却沐浴在佛光之下的神奇殿宇,许枫也轻呼了一口气,拉着萧依琳向着这座寺庙走过去。

  许枫越接近这座寺庙,就越感觉到自己心神宁静,梵音的声响越大,佛光更暖,这座寺庙有着神奇的功效,能让人心魂情不自禁随着梵音而动,许枫心想要不是他和萧依琳不是凡人,都要被这座寺庙给度化。

  许枫丝毫不怀疑,要是是普通人的话,就立在这寺庙之外,定然会出家为僧。

  许枫刚想走向菩提寺让僧人去通报的时候,从寺庙中却传来一句不大的声音,这尽管不大,可是却如同在天地间响起似的。

  贵客上门,恕老衲不能远迎,慧远,请两位贵客入庙。

  许枫错愕,心中的凝重却更是多了几分。他没有想到,自己刚走到这庙宇之外,对方就察觉到两人的身份。

  从庙宇中走出一个僧人,僧人躬身行礼带着许枫向着庙宇之中走去,许枫自然跟随而上,和萧依琳步入了这座禅宗屹立万年不倒的庙宇之中。

  慧远一直带着许枫进入到庙宇深处,到了一个不大的寺院之后,慧远才躬手让许枫和萧依琳进去。

  许枫和萧依琳踏步进去,手下看到的就是在如来的佛像下盘坐着一个老僧,老僧看不出年纪,整个人有着岁月的痕迹,皮肤如同枯树,他在那里闭目养神,手中拨着一颗颗佛珠。

  见过大师!许枫和萧依琳走上前,对着面前的老僧躬身行了一礼。

  这个老僧这才张开了眼睛,眼睛浑浊,暗淡无光,可是许枫和萧依琳都不敢因此而小看对方,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老僧开口。

  老僧目光先是从萧依琳身上转过,而后又从许枫身上转过,最后才指了指他面前的两个蒲团,对着许枫和萧依琳说道:坐!

  多谢大师!许枫和萧依琳盘腿坐在老僧对面的蒲团上,等待着老僧的开口。对方既然算到了两人的到来,怕是对他们的来意也很清楚。

  可是,这老僧在让两人坐下来之后,就继续闭目养神了起来,手中和刚刚一样,拨动着佛珠。

  许枫也不急,盘腿在蒲团上,等待着老僧。但是,老僧却忘记了他们一样似的,一个人静静的在那里礼佛,忘记了时间。

  再等了一阵之后,见老僧还在礼佛,许枫终于有些坐不住了。许枫很清楚,要他和这些老僧比定力,急死的一定是他。

  想到这,许枫也不管合适不合适,打断老僧礼佛道:大师!晚辈此处前来,有事相求,不知大师……

  许枫的声音让老僧睁开了眼睛,目光看向许枫,打量了一番许枫说道:你在佛像前,悟佛成就佛心。但却未曾礼佛,能沉住气两个时辰未打扰老僧,倒是让我有些意外了。

  许枫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当初在禅宗一个分宗的事情,许枫心中嘀咕道:鬼才在佛像前悟佛了,谁知道那佛祖怎么想的,就看上几眼,就让我有了佛心。

  当然,许枫心中这么想,口中却说道:这说明我和佛有缘,佛急人所急,所以请大师务必帮忙。

  许枫这句话让旁边的慧远忍不住看了一眼许枫,他可记得自己的师兄曾经说过,这位拥有佛心的人,当初在他的分宗可是执意否认和佛宝有缘,倒是没有想到此刻居然会承认与佛有缘。

  你自然与佛有缘。佛心难得,你能得之,就是与我佛有大机缘。老僧看着许枫说道。

  听到这句话,许枫讪讪笑笑,不再继续接话,他怕说下去,这老僧都能让他出家成和尚了。

  大师至理,晚辈学识浅薄,无法明白大师的禅意。

  无妨!你不懂,老僧解释你听,佛理不难,只求有心。老僧的话让许枫更是心惊肉跳的,心道对方不会真要度自己成佛吧。

  那个!大师,晚辈此次前来,并不是和大师论佛的,是有事请求大师。当年佛祖割肉喂鹰,想必大师不会拒绝我等凡尘俗子的请求吧。许枫打断对方,直接向着对方说道。

  可是,许枫这一句话说出来,却让慧远和老僧都目光射出精光看向许枫,眼中的精光让许枫一愣,他反省刚刚一句话,发现并没有说错什么啊?怎么会让两个僧人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