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一五九章 破阵而出
  从天空之中,缓缓的走出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大概四十多岁,气势却君临天下一般,无比恐怖,一步步的踏步而下,走到了许枫的对面,站立在许枫的前方,挡住了许枫的步伐。

  许枫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笑着说道:族长好大的手笔,对付我这样一个晚辈,居然动用你族圣地的大阵,更是让无数圣地的强者前来布阵。族长真是看的起来我!

  男子笑了笑说道:你手中的截脉镜是许家至宝,得到它能让我族辉煌,如何能让你带走。为了截脉镜,别说是这样的阵营。就算是请出老祖宗,也不为过。

  听着男子的话,许枫笑道:族长是没有把我当自己人,看来我加入你族,你们从未真心的对待过我。

  你也从未真心的加入我族不是吗?你我都是为了截脉镜。只是,我惊讶的是你敢正面前来夺取截脉镜,依照我以前的算计,你最多来偷取截脉镜。男子看着许枫说道,在这点上,我十分佩服你的胆子。

  听到对方的话,许枫耸了耸肩,很无奈的说道:我倒是想要偷偷摸摸来,只不过得知你们这里有五位太上族老守护,心想偷偷摸摸也无用,倒不如光明正大进来。

  当初域外许家老祖宗让他混进来,也是说试试能不能盗取这东西。可是,对方尽管不能动用这东西,但是守卫却十分严密。想要不惊动众人盗取截脉镜,这几乎不太可能做到。既然如此,许枫也用不着偷偷摸摸。

  所以我才佩服你,许家圣地是何等地方。别说是你,就算是许家老祖宗前来,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你倒是敢,居然敢出手抢夺截脉镜。男子看着许枫笑道。

  许枫耸耸肩道:如果我告诉你,这截脉镜我要定了,你信不信?

  男子笑了笑也不说话,目光看向许枫,问着许枫说道:我现在很想知道,当初许家把你赶出来,并不是真的吧?

  许枫也不掩饰,点头说道:只是给大家看一场戏而已。

  许枫的回答,让许鑫龙等人都呆滞的看着许枫,没有想到的当初浩浩荡荡的追杀,居然是一场戏。当初域外许家追杀许枫,可是没客气啊,每次都是出杀招啊。这样的追杀居然是假的?

  就是为了混进中域许家?男子继续问道。

  也不全是!主要原因是我不想呆在许家,想要在外面自行修炼。可是你也知道,许家的仇人太多了。很多宗门都想杀许家的少主,我要是不被许家驱除成弃子,怕是很多宗门古族会来杀我恶心域外许家。为了活得好好的,所以只能配合许家演绎出戏了。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混进许家,看有没有机会把你的截脉镜这件至宝拿到手中。许枫回答道。

  你们倒是打的好算盘!不过,前者你成功了,被许家抛弃之后,确实没有谁把你放在眼里,让你修炼到这种地步。可是后者你却计算失误了,你此时就算拿到截脉镜,也带不走。我倒是要谢谢你,你帮我开启的这件至宝。男子看着许枫笑道。

  不用谢!因为我这是为自己做的。许枫回答道,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告诉你当初我是和许家做的戏吗?

  嗯?男子似乎很有耐心,转头看向许枫说道。

  许枫笑道:依旧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以我此时的实力,大陆大可去得,也不怕许家的仇人前来追杀我。其二就是,我取走了截脉镜!两个目的都达到了,自然不用做戏了。

  不!你第二个目的没有达到。而且,今天你也难以活下去。男子看着许枫摇摇头道。

  许枫笑道:要是我能动用截脉镜呢?你觉得我能走吗?

  男子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截脉镜是神物,别说是你,就算是我都难以动用它对敌。你这是妄想。难怪你敢大张旗鼓来这里了,原来是认为自己能动用截脉镜。

  听到这句话,许枫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很灿烂,这种笑容让男子有些不安了起来。

  似乎要掩饰心中的不安,男子哼了一声,身上的气势猛的一涨,向着许枫卷过去,以他的实力,就算许枫达到了皇之境神子也能收拾,根本不会废多少力气。

  不只是他这样人物,包括许鑫龙在内的所有人都这样认为,以宗主的实力,许枫能轻易灭杀。

  但结果却出乎他们所有人的预料,一个个呆滞的看着面前,只见他的力量卷下许枫的时候,截脉镜爆发出惊天光芒,这光芒涌现,把对方暴动的力量完全挡住。

  这不可能!男子瞪大眼睛,眼中带着震撼之色,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截脉镜和许枫。截脉镜确实能用来对敌,可想要动用截脉镜,实力最低也要达到大帝的境界。可是,许枫显然不到这种境,他不到这种境界,怎么能动用这样的旷世神物?

  男子愣愣的看着许枫,眼中有着几分顾忌和疑惑,忍不住问着许枫说道:这是为何?

  因为……许枫说到这,顿了顿笑道,不告诉你!

  许枫自然不会告诉他,他能以皇之境动用截脉镜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那滴精血是自己的。在那一滴精血没有消耗完之前,许枫能和截脉镜完美的达到短期的契合,所以能以短暂的动用截脉镜。

  中域许家族长怎么猜也猜不到这点,不会想到那滴圣血就是许枫的。所以,他震惊和疑惑。

  哼,就算你能动用又如何?截脉镜尽管强悍,可是你却无法全部驱动。此时的你,驱动截脉镜能达到大帝之境的力量已经到极致了。可是,在这圣地,就算是神灵前来,都难以全身而退。你当真以为能逃出去吗?男子震惊之后,又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那可未必,说不定我能比神灵还强。许枫笑道。

  你当自己是谁?男子嗤笑,对着四周的强者说道,动用族中底蕴,布下大阵。今天他就是神灵,也要镇压在此。

  在男子的话语之中,各个强者舞动力量,顿时整个天地封锁,一股惊天灭地的威势涌现而出,这股威势连天地都要避开其锋芒。

  族中的镇神阵,天啊,为了许枫,他们居然动用的镇神阵。

  许鑫龙一群人骇然的看着整个天空盘旋的楚龙,在天空盘旋的楚龙成千上万,成千上万的楚龙化作道道符篆,符篆演变成大阵,缓缓的覆盖而下,这天地都要变色,整个中域都为这边的天空而震撼。一股无与伦比的惊世之威从这里暴动而出。

  四方顿时被震动,无数大势力的绝顶强者都震撼的看着这一方:许家圣地的方向?

  他们要做什么?居然动用了他们族中的镇神阵?难道有神灵打上他们族中?

  这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去许家的圣地闹事?

  中域不少大势力被惊动,一个个骇然的看着这一方,他们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刻天道紊乱,一股无敌的神灵之威涌现而出。

  许枫,认输吧,把截脉镜交出来,或许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男子看着许枫说道。

  许枫突然笑了,依旧那般灿烂,看着男子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能完全驱动一次截脉镜你信不信?

  你这是做梦,你……男子嗤笑,刚想讥讽许枫,但马上他就神色剧变,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懂得逆天改命术?

  男子面色剧变,眼中满是慌乱之色,对着许鑫龙一群人大喊道:退!快退!请老祖宗来!

  男子面无血色,他自然知道截脉镜完全驱动会何其恐怖,但是,绝脉境要想完全驱动必须得有逆天改命术驱动才行。逆天改命术何其难寻,就算神灵都不一定能有。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秘法许枫居然掌握了。

  已经来不及了!许枫看着男子,展颜一笑,体内的力量完全的爆发出来,逆天改命术涌动,不断的灌输到截脉镜之中,截脉镜光芒大涨,整个天道都扭曲,黑夜瞬间如同白昼一般,许枫就像手持一个太阳一般,爆射出来的光芒,把中域方圆万里都给照的雪亮。

  光芒所过之处,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威严,这股威严比起神灵还要恐怖几分,扭转天道,让无数能感觉到道的强者都跪倒在地,颤颤巍巍。

  而就是这样一股力量,化作巨大的光柱,直射那镇神阵而去,镇神阵瞬间塌陷,原本无穷无尽的楚龙,都碎裂了起来,封锁的空间,瞬间被打开,天道扭曲,再无一丝像样的规则。

  包括男子在内的所有人,都遭到反噬,一口血液喷吐出来,倒在地上,身受重创。

  这太阳般的截脉镜只是暴动一息,可是这一息却把苍穹都打穿,天道扭曲,在那耀眼之后,天地再次回归到一片漆黑,没有一人此时还有心力能看到一个身影瘫倒下来,在要砸在地面的时候,他怀中跳出一只兔子,兔子驮着他,没入截脉镜打穿的苍穹,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