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一四五章 逆天改命
  许枫没有如同想象中的那般被天道锁链给压迫的粉碎,在所有人的的注视中,许枫手中结着印结。动作十分之快,快的让每一个人都心神震动,而原本收缩的锁链因此而静止了下来似的。

  原来,天梯的秘密就是天道的束缚,是万意的束缚。

  是修炼无数华夏武技,意都来源天道,束缚也来自自身。

  所有大成的武技,此刻却成了我的催命符!

  许枫喃喃自语,他此时明白了,这整个天梯真的是登天之道,这是无数强者搭建而成的,这是天地的规则。要走完整个台阶,就要走出天道,凌驾在天道之外。

  这就是天道的整个秘密,越往上,就越能接触到天道,所以才有走的越远,成就越高的传说。但是,要走完整个天梯,这就等于要走出天道。而天地间的玄者,无一不是修炼天道的武技。

  就是许枫,他同样修炼着万种武技,其中都是天道所蕴含的意。也正是因为这,他身体中的意全部化作枷锁锁着他,要把他辗压粉碎。一个借助修炼天道分化出来意的人,却妄想走出天道,这无疑是痴人说梦。

  原本这样的锁链收缩能瞬间把许枫绞的粉碎。可是让众人瞪圆眼睛的是,许枫的脚居然落在了最后一阶上。锁链也没有如同他们想象的那样粉碎许枫。而是整个天地仿佛冻结了一般,整个空间静止了下来。

  这种静止不是错感,而是所有人感觉这一刻时间都停止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定格在一幕。

  断剑身为大帝,感觉到这一幕神色剧变。他不敢置信的感受着四周的一切,达到他这种境界,知道连时间都能静止下来,这绝对是逆天的事情,连神灵都不能做到的逆天之举。可是,却生生的发生在他面前了。

  在众人的震撼和不敢置信中,这禁止的时间只是瞬间,仿佛让人感觉是错觉,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真实的。

  而就在这一切都恢复的时候,在他们面前看到了波澜壮阔而震撼心灵的一幕,只见在巅峰的少年,居然把他最后一脚也抬起来,生生的踩在了最后一阶上。

  所有人都还没有为此而反应过来,那无穷的锁链枷锁疯狂的收缩,许枫下一个瞬间就要因此而尸骨无存。

  但就是众人为此而叹息的时候,虚空突然暴动出惊雷巨响,这惊雷之声响动整个神谷,神谷的任何一个方向都能清晰的听到。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为此,我之道能融天道,能借天道而成长,有万千武技大成之效。

  天道不容,化万千意磨灭我身,困我于天道之中。

  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天地又为公,万物有一线生机。

  天道不可超脱,但要是强行而破,寻那一线生机呢?

  在一次次的质问和明悟中,许枫的精气神疯狂的暴涨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融合在一起,许枫整个人化作一把出鞘的利剑似的,原本收缩的枷锁这一刻居然停止收缩了起来。

  天地不容我,我亦不容天地!天地有天地的道,我有我的道!走出天道,才能明悟自我!

  我之道,承载与自我之中。既承载于自我,既没有肉身和灵魂之分,灵魂是肉身,肉身亦是灵魂。道亦是我,我亦是道。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自我而已。

  在许枫的喝声中,许枫的识海居然爆裂开来,许枫的丹田同样的爆裂,这爆炸的巨响充斥虚空,许枫身体被重创,身体涌出滴滴血珠。

  许枫自毁丹田和识海!无数人瞪圆眼睛看着许枫,神情惊骇。心想许枫这是找死吗?丹田和识海都毁掉,这是必死之途。

  可是让众人惊讶的是,丹田中的天地元气完全的渗透到许枫的肉身中,识海中的灵魂也渗透到许枫的肉身之中。

  以身化丹田,以身化识海!断剑猛然的惊叫出来,震惊无比的看着许枫的举动。也唯有他这等人物,才能看出端倪来。把整个自身当做丹田识海,这将会何其恐怖?

  断剑无法想象,他同样震撼许枫的魄力。

  当道是自我,灵魂是自我,天地之气亦是自我。那外界的意又有什么能束缚的了我?除去自我,一切都为虚幻而已。既为虚幻,可轻易破之。

  喃喃自语的许枫,突然爆发出惊天之势,这股气势精气神居然都合在了一起,完美的契合。以一种别人无法置信的完美冲击而出。

  这天要缚我,我偏破开这天!以身化道,唯我独尊!破……

  许枫吼叫之中,缠绕在许枫身上的意真的化作虚幻一般,许枫那精气神化作的完美一剑,一剑而出,惊动九天。九天再无他物,所有一切都被摧枯拉朽的摧的粉碎,那万千道之意枷锁,被粉碎的干干净净。

  而这一刻,天地再次静止了,没有时间的流失,一切都冻结似的。只有许枫整个人化作的惊世一剑。

  这……这……断剑心中翻起的惊涛巨浪,面色苍白,即使他身为大帝,此刻也面露的惊骇之色,这……逆天改命术!

  断剑震惊不能自主,举世之间有着一种神奇的神术,这种神术可以说是神通,但却又不能称呼为神通。因为他能逆天改命,在上古时期,命圣就以此而闻名,同样因为这才能算无遗策。

  逆天改命这是举世无敌的神术,这种神术传言连天道都能暂时的扭转。这是举世之间真正逆天之术,即使上古时期,能懂这神术的人物也不多。

  可是,就这样逆天改命之术,居然出现在一个大帝都不到的人手中,这当真是要逆天吗?

  ……

  而就在神谷天宫时间静止的这一刻,在一处仙境,一个身着紫色长裙美绝人寰的正抱着一只白狐,纤纤玉手在白狐柔韧的毛上轻拂。但是她的手刚放到白狐上,她身体猛然的站起来,,

  面露震惊之色。

  看着紫色长裙女子如此,在她身边的一个老妪赶紧过来:主上!怎么了?

  情印感知不到了!

  这一句话说出来,老妪面色剧变,震撼不能自主,瞪大眼睛的看着紫衣女子,这怎么可能?主上再感知下?

  紫色长裙女子点头,放下白狐,手中印阶不断结起来,印结繁琐至极,澳门赌博网站:一道道符文不断的激射而出落在虚空之上,而在这一道道符文闪现的同时,紫衣长裙女子面色越来越古怪。

  到最后,她秀眉皱着,眼中十分疑惑。

  紫衣长裙女子印结没有结多久,但很快她就停下来,看着她停下来,老妪赶紧问道:主上!怎么样?

  有些奇怪!现在又能感觉到情印的存在,但是十分飘渺,宛如虚幻一样,十分不真实。要不是这情印和我本命相连,我都不见得感觉到。可是就是这样,也是时而有时而没有。

  怎么会这样?老妪色变,这在他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但是他很快就想到了一种可能,难道有人为他逆天改命了?

  这不可能!能逆天改命的家伙此时不会出现,在大陆存在的人物之中。就算身为顶尖的许空等一群人,也无法逆天改命。

  既然不是这,那还有什么可能。以主上的实力和特殊,不可能如此啊?

  除非……紫色长裙女子想了想,但是马上又笑着摇摇头,这不可能!连我都走不出逆天改命那一步!他不可能达到的!

  听到紫衣长裙女子的话,老妪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命圣当年取我族之情印,说是族有一劫,唯有情印找到的人能破。现在看来,真的有几分道理。他能让情印如此,已经印证了命圣的话。

  紫衣长裙女子沉默,随即摇摇头:命圣的语言,也不一定当的了真。起码,我族的劫难,此刻还没有产生。

  ……

  许枫并不知道他给予多少人震撼,此时的他精气神完美的合在一起。在他体内已经没有丹田,也没有识海了。他唯有一个自我,所有的一切都融入到血肉之中,许枫没有晋级。但是此刻却给人一种飘渺之感。

  那惊世的长剑早就消失,而此刻让众人震撼的是,那九万九千九百九阶的天梯,这时候突然开始碎裂了起来,一阶一阶的碎裂。白玉石掉落下去,砸出一声声巨响。

  众人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神情惊骇不能自主:这……这……许枫居然把天梯给毁掉了。

  走完整座天梯,天梯被毁?这就是天梯的秘密吗?

  绝对不对,许枫最后一击,举世无敌一般,那超出了神通。难道,天梯的秘密是那吗?

  众人疑惑,天梯依旧在不断的塌陷,而在巅峰的许枫整个人突然虚脱了。人直接掉落虚空,但在有人想着要接下许枫的时候,一只兔子却激射而出,落在许枫身下,驮着许枫没入虚空不见。

  兔子在许枫丹田破碎之后,就出来了,此刻看到许枫整个人晕了过去,他驮着许枫就没入虚空不见,即使有些不怀好意的人,都无法奈何许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