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一三八章 踏入九万阶
  阴过,他面色凝重,神情无比坚毅,这种坚毅超过了以往所有时刻。他的脚接触到台阶,整个天梯都为之震动,剧烈的震动摇晃,一股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洪勇而下,他感觉到无比强烈的压迫感,这种压迫举世难寻,神色痛苦。以他准大帝之身,居然此刻弯曲了起来,整个身ti都要踏下。这是他无复发承受的压力,极为强烈。

  一脚放在九万阶上,死劲的yo牙抗住那雷霆般涌动而来的压力。另一只脚这时候也踏了出去,一步踏出,另一只脚也踏在了九万阶之上。而在他这只脚落下的时候,阴过身ti上bo动出巨响,骨头错位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耳朵力量响起。

  噗嗤……

  在阴过脚踩下的瞬间,阴过一口血液喷吐出来,整个人坚持不住,直接瘫倒下来,从天梯滚下,之后被天梯抛落下来。

  天宫一片死寂,呼吸急促的看着这一幕,准大帝都无法踏过九万阶,这股震撼充斥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心绪。

  终究还是未能走过登天之阶。

  准大帝也无法走过,这登天之阶到底何其恐怖?

  众人都沉默的看着场中,看着被压迫而下而吐血面色苍白的阴过。他们没有讥讽,眼中带着敬畏之色。举世之间,能走到九万阶的人,也不多。整个天梯的历史上,能达到这种高度的也只有那么一小撮人。

  在沉默中,众人也把目光转移到许枫和诀阙的身上。等待着他们的表现,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能踏出这一阶。

  诀阙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在一侧的许枫。看着前方云雾chn绕的石阶,终究一yo牙向着九万阶踏步而去。

  这一刻,同样天地色变,风云翻腾,所有的一切都凝聚巨大的风暴,滔天而起。诀阙的一脚落在了石阶之上,而在落在石阶上的时候,诀阙同样面色剧变,神色惨白,整个人被压迫的弯曲,连灵魂都被jin锢了似的。

  他的另一只脚还未踏上去,他整个人就惨叫了一声,一口猩红的血液喷吐出来。血液喷涌,落在白玉石阶上,触目惊心,诀阙从石阶上滚落,也被天梯抛下去。

  九万阶,非常人能过。

  这一阶,果真要逆天之人才能走过。

  两个准大帝都失败了,九万阶当真这么恐怖吗?

  诀阙的失败,让不少人惊呼,一个个骇然的看着云雾chn绕的九万阶。这一阶未免太恐怖了,连准大帝都踏不过。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许枫身上,此时,整个天梯只剩下两个人了。

  黑袍人:九万二千八百一十一阶!

  许枫: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九阶!

  众人看着站在那一阶的人,每一个都屏住呼吸,等待着许枫的表现。

  连准大帝都无法踏过的九万阶,许枫能踏过吗?

  只要他能踏过,就代表着超越了两位准大帝了。

  只是,这登天之阶,他能走上吗?

  众人看着许枫,见许枫面色平静,他一步步而上,磅礴的意涌动而出。整个道都chn绕在他身上,他踏出右脚,一脚向着九万阶踩踏而去。

  众人都屏住呼吸的看着许枫这踏出的右脚,许枫的右脚在他们的眼中无限放大,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上面。这右脚踏出,直直的踩踏上九万阶上。

  众人以为,能和两位大帝一样,能听到雷霆巨响,能看到天梯摇晃。但是,许枫却不同。许枫这一脚踏出,天梯平静,风轻云淡一般,连chn绕石阶的云雾都没有涟漪产生。

  天梯还是天梯,就如同山峰一样宁静。这和两位准大帝所经历的南辕北辙,完全不同。要不是众人都知道天梯不可能区别对待的话,众人都以为天梯并没有给许枫压力。

  风动而我不动,山摇而我不摇。我之道,唯有自我。天不能给我压,地不能给我压。

  天梯之意,我全然无惧,安然度过!

  天梯之道压,我亦无惧,依旧安然而过。

  身与灵你奈我何?既如此,天有如何?登天之道又如何?我之道,我坚信之!登天之阶,依旧在我脚下!

  许枫道痕震荡,道意凛然,有着无敌之势,他左脚也抬起。在所有人瞩目的目光中,生生的踩踏在九万阶上。

  这一脚就如同有着万斤重的重锤,落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上,让每一个人都心神震动,心猛的揪紧,直直的盯着许枫脚,等待着这一脚落下的结果。

  是败是胜,就在这一脚了!

  在众人屏住呼吸中,许枫一脚落在九万阶上。一脚踩实,原本平静的天梯,却涌动出惊雷巨响,从许枫的脚下,有着滔天劲气激射而出,化作漫天涟漪,卷向漫天云雾,云雾被轰碎驱散。

  而众人直视的双脚,却稳稳的站在上面。

  他居然站定了,他步入了登天之阶!

  无数人哗然,都瞪眼看着许枫,眼中满是骇然之色,神情激动,无数人猛然的站起身ti,都直直的盯着许枫的投影。心中翻起惊涛巨浪。

  同样的,两位被抛下天梯等待许枫也被抛下的两位准大帝,也顾不得调息。猛地站起身ti,惊骇出声道:这不可能!他不可能踏上九万阶!

  两位准大帝的惊声让所有人侧目,可是两人根本没有在意。他们瞪圆眼睛看着许枫,眼中依旧带着不敢置信之色。

  他们领悟过九万阶的威力,这股压力从全方位而来,不只是道,意,灵魂,肉身,甚至来自他们的血脉。他们第一脚踩踏出去,突破了自我,抗住了灵魂之威。可是却扛不住这所有的一切凝聚。

  九万阶,那种道已经接近天道,他们的道都受到压制,他们尽管无比坚信自己的道,可在天道之威下,依旧产生了微微的恐惧。而这细微的恐惧,就让他们jing气神瞬间溃败,被抛下天梯。

  可是在他们面前,许枫居然走出了这一步,走出了这登天的一步。他难道就没有一丝的恐惧,就没有感觉到一丝的压迫,就没有一丝的退却的心吗?

  两位准大帝明白,只要许枫产生这些情绪中的任何一种,给予他的都是失败。

  看着许枫稳稳的立在那里,他们心中不能平静。许枫没有产生一丝这些情绪,那他对自己的道有着多么坚定的心,有着多么坚韧的信念。

  两位准大帝明白,有着这种坚定信念和道意将会何其恐怖,能走到九万阶的人物,每一个都是大陆赫赫有名的人物。整个天梯这个多年,能走到九万阶的也不超过双手指数。有着如此坚定的道意和信念,他们能走出的路极远!

  贺狂当时威震神谷,迄今为止无人能超越。难道,他的弟zi也将和他一样吗?

  难道,我们真的不如他们吗?

  两个准大帝直直的看着许枫,看着许枫踏步继续向前走去。

  许枫落在九万阶上,他心中只有自我,所有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虚幻,他有着坚定无比的信念,这种信念无视天梯给予的压力,无视灵魂深处撕裂般的威压,他每一步都走出自身枷锁,每一步都只记得自身。

  而就是在这种无比坚毅的信念下,许枫从一脚一脚,沉稳而有力的不断的向着前方而去。在他心中,唯有自我之道,天道都要为其让路。

  众人看着许枫一步步走上,这一步步如同重锤锤击在每一个人心上,每一个人的眼神都集中到许枫脚上。

  整个天梯只有两个人了,难道要上演一番龙争虎斗吗?

  黑袍人从瞪天梯来,无人可超越。他这次又能走多远,能否超过贺狂的记录?

  许枫又能走多远,他能不能走到贺狂那一阶,和他师尊其名?

  ……

  无数人都炽热的盯着天梯上仅有的两人,他们并不是想看许枫再次超越。因为这不可能发生,这黑袍人太过彪悍了,历代而来无人可超越,达到了贺狂的高度。这样一个神秘人物,他们不认为许枫能超过。他们所关注的是,许枫能走到多少阶,黑袍人能走到多少阶。能不能打破天梯有史以来的记录。

  众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许枫,天宫猛然的安静下来。连许唯心一众刚刚达到神子的人,都放下了稳固境界,都把目光集中到天梯之上。他们也想见到奇迹的产生。

  纤纤紧紧的握着拳头,喃喃自语道:许枫,你一直创造奇迹。这一次不知道能不能创造奇迹?

  这一次,希望你还能有所超越,超过黑袍人,超越你师尊。

  纤纤盯着许枫,心中默默的祈祷,他想要看到奇迹。

  许鑫龙也盯着许枫,面色复杂:当真逆天吗?难道又是一个贺狂的出现?

  凤灵却握着凤翎,青筋涌动:我当自己达到帝境,和你再次站到了同一个层次,你却又达到这种高度。难道,你当真是给人一直追逐和仰望的吗?

  所有人心中都不平静,但是每一个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许枫身上,想要看他走到哪一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