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千一十三章 席彩
  席彩叫许枫过去,只是询问了一些许枫的伤势,在许枫告之并无大碍之后。又问了问哪里发生了什么,让方圆十里以内没有一丝生机。

  许枫自然口称不知道,席彩点了点头,也没有继续过问。和众人一起向着家族而却,表情娴静淡然,她身上有着一股能让人宁静的气息散发出来。仿佛在她身边,能无忧无虑一样,整个人完全愁绪都能消失。这种感觉虽然比不上许枫的一个故人,可却十分相似。

  许枫打量席彩,却看不透这个女人,这只能让他放弃!

  席彩带着为数不多的一队人赶回古族席家,席彩在古族的地位显然不低,回到古族不少族人都对她行礼。

  席彩长枪直入,带着许枫一众人直直的向着古族的中心而去。

  很快一众人就到了一个峰头,这个风头被氤氲灵气包裹,其中有着各种大道之力渗透,峰头虽然不大,但是其中的神奇却能感觉的到,不只是天地灵气要浓厚数倍,在其中修炼步入传奇的几率也要大的多。

  这是一处胜地,或许不是席家最神奇珍贵的圣地,但也绝对靠近圣地。

  席特指着峰头说道:这是我族的五绝峰之一,五绝峰围绕圣地而立,沾染了圣地的灵气,是一处修炼胜地。只有族中最珍贵的后裔才能居住在五绝峰头上。而坐落在北边的这个峰头,一直是小姐这一脉居住。

  席特说话的时候,眼中不无自豪之色,在他看来这是极其荣誉的事情。毕竟席家脉系这么多,而能成为最珍贵脉系的却只有五脉。他们小姐就是其中一脉。

  许枫也侧眼看了一眼娴静美艳的席彩一眼,能成为一个古族的中流砥柱一脉,身份自然尊贵。

  就比如自己和许唯心纤纤,也是各属许家最尊贵的一脉。能在传承了无数年中一直保持着其珍贵,想必席彩这一脉的底蕴也不弱。

  进入峰头,席彩让席特把许枫安排和他在一处居住,席特咋舌,心想小姐对他还真够好的。一个外人也能安排在峰头灵气密集之处,这小子怕是要笑破喉咙了。在这峰头修炼一天,比得上在外修炼数天。

  可是让席特意外的是,许枫并没有表露出他想象中的高兴。他坐在峰头的巨石上,看着云卷云舒发呆。

  真是一个呆子!席特嘀咕了一声,心想到了这样的胜地,居然不好好修炼而发呆。这不是呆子是什么?

  席特也不管许枫,自己安心的开始修炼。

  许枫看着闭眼安心修炼的席特,手臂舞动了几下,道痕落在几处,组成一个聚灵阵,聚灵阵凝聚出浓厚的灵气落在席特的周围。

  席特只感觉自己的毛孔都要张开似的,舒服至极,仿佛整个人都落在温水中浸泡。这样的感觉让席特欣喜不已,他在这峰头修炼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这样舒畅的感觉。

  当然,席特不知道这是许枫在帮他,还以为自己修炼到一定层次了,有着质的变化。

  许枫在这一处峰头呆了数天,数天许枫除了发呆还是发呆,每天看着黄昏彩霞,每天看着云卷云舒,仿佛是失魂落魄的人一样。

  席特见许枫如此也没有办法,心想这小子白白浪费了这修炼的好地方。

  在这数天的时间,许枫的伤势也调息的差不多了。同样,两种大道之力的蜕变也已经完全完成。许枫想要试探一下这两种大道的蜕变情况以及威力,但是想到这是人家的胜地,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就在许枫想着是不是和席彩等人告别离开这里的时候,峰头突然喧闹了起来,声音十分杂吵,这让许枫心中意外。

  席彩的性子温和娴静,不喜欢喧闹的环境。这峰头的所有人都知道,所以在峰头连说话都不会太大声。这个峰头是五绝峰中最为宁静的峰头。像这样喧闹的情况,许枫住了几天都不曾发现。

  许枫心中疑惑,看着席特快步的向着喧闹的那边跑过去。许枫也迈着步子向着那一处走过去。

  许枫走到哪里,看到两方人在对峙,一方是峰头席彩这边的。另一方为首的是一个老者,身着一身黑袍,显然不是峰头的人。

  而在这两方人中间,有着一个老者被打伤,嘴角有着股股的血液涌出,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席勇公子,你未免太过跋扈了。峰头的一位长老喝斥,怒瞪着黑袍老者带来的一个青年喝斥。

  长老所言差矣,当年老祖宗立下五绝峰的时候就说了,有能者居之。我又何来跋扈一说?被唤作席勇的青年呵呵笑道,丝毫不以为意,手中的扇子一闪,把重伤的一位长老给扇飞落在众人脚下。

  再次一击,这个受伤的长老更是惨叫了一声,嘴角涌出了股股血液。

  许枫摇摇头,心想这长老受伤不轻,要是不尽快医治疗,将来就算好了,也会留下后遗症。

  想到这些天席彩等人对自己的照顾,许枫踏前一步准备出手。可是刚想出手,澳门赌博网站:在虚空却飘落一个曼妙的身段,这个身姿舞动衣裙,淡然而下,飘然似仙,美轮美奂。

  女子的出现,让所有男子都仰慕的看着她,即使席勇眼中都露出了几分痴迷。

  出现的席彩并没有看众人,她直直的走到重伤的长老面前,伸出白皙纤细如同白玉一般的指头,她的手指点动,顿时有着股股月光涌现出来,月光白洁如玉,洁净异常。这样奇异的力量在她手指点动下,不断的没入到重伤的玄者体内,在这一股股力量没入他体内之后,长老的身体也缓缓的恢复过来。

  原本重伤的他,很快就面色红润了起来。

  席彩的月光依旧不断的射出,白月光如同玉般,十分惹人注目。

  众人很难理解,在这太阳当空的时候,席彩居然能施展出月光,而且这般柔和。要说席彩修炼了这样的功法也就算了,可是他们席家没有这样的功法啊。

  席特在内的所有人都疑惑的看了一眼席彩,心中疑惑不已。

  特别是席勇,看着席彩面色有着不平静。席彩以往虽然性子淡然娴静,可是远远比不上现在。此时的席彩站在他面前,居然让他争强斗勇的心安宁下来,这是以往绝对没有的。

  席勇不得不承认,席彩此时比起以往更能撩动他的人心。

  而唯独许枫心中有些震动,他不由想起柳倩茹。当初柳倩茹和他在华夏空间,被月光笼罩,不知道牵引到那里去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他消息。

  许枫只记得当初情印女人说过一句话,她说她与月神有渊源,所以帮柳倩茹一把。显然说明,柳倩茹和月亮是有联系的。那这个气质和功法都与柳倩茹有相似的女人,会不会和柳倩茹有关联?

  许枫想了想,但马上又失笑了起来。心想那里有这样的运气。世界如此之大,有两个人气质相似也不奇怪。

  想到这,许枫也淡然的看着席彩。

  席彩在为长老疗伤之后,把长老交给身后的族人,对着席勇说道:回去吧!我不喜欢这里被打扰。

  哦!好!席勇条件反射似的说了一句,可是刚刚说完,他马上就反应过来,面色涨红。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席彩面前这么不堪,对方居然说一句话,他就答应下来。

  许枫也看了席彩一眼,这女人性子娴静淡然,说话之间也能让人心静如水,居然就这样让对方不自主的答应。

  席表妹要是把峰头让出来,我自然马上离开。席勇看着席彩说道,不知道席表妹意下如何?

  席彩摇摇头,也不看席勇,目光看向黑袍老者说道:元老请回吧。这峰头一直我这一脉拥有,元老何必争夺?

  听到席彩的话,元老笑道:席侄女此言就错了,老祖宗曾经说过,有能者居之。你脉占据我族最大的一块资源,可是却没有相对的实力,族中谁会服气?所以,轻席侄女让出来吧!当然,席侄女要是不愿意走,我倒还有一个办法让席侄女留在这里。

  席彩不说话,等待着对方继续开口。

  元老笑道:很简单!那就是席侄女和我脉席勇联姻,我们两脉合成一脉,自然而然不用分开了,这峰头你们也可以任意的住。

  听到元老的话,席彩无悲无喜,看着元老淡淡的说道:元老请回吧。你的条件彩儿不能答应,这峰头也没有让出的可能。

  元老听到席彩这么说,他哈哈大笑道:这就不是席侄女说了算!我族有我族的规矩,要拥有这座最为尊贵的峰头,那就要拿出相当的实力。要是席侄女能守得住这峰头,我们就离开,他日也不来打扰。可要是不能守住,只能委屈席侄女了。

  席彩看着元老说道:那元老要如何比?

  你们在不动用峰头底蕴的情况下,能挡下我。那就是有资格继续呆在这里,要是挡不住,那就请离开这里,或者嫁给我们席勇如何?老者看着席彩说道。

  这一句话顿时把峰头的人给激怒,怒瞪着对方说道:元老,你未免太欺人太甚,知道我们主人不在,就打上峰头,当初我们主人在的时候,怎么就不来?

  老者对对方的喝斥当做没有听到,目光直直的看着席彩,等待着席彩的回答。

  这样的争夺无意义,元老要是不离开,彩儿只能动用峰头底蕴了。席彩显然无视他们,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