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九百七十三章 深渊
  霓瑶闪动着她空灵的眼睛,红唇轻启,带着女人无限的风韵:你知道帝姬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吗?

  许枫摇头说道:不过这称呼倒是霸气,帝姬帝姬,女之帝,显霸道和尊贵!

  霓瑶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帝姬代表的就是女之帝的意思,它代表的帝不是帝境,也不是大帝。而是唯吾独尊,君临天下的无上存。它代表的无上的尊严!大帝虽然也能称呼为帝,可只是一方之帝。但帝姬却是整个大陆的帝皇。两者不可言喻。

  整个大陆的女之帝?许枫倒是咋舌不已,这帝姬宫未免太过恐怖了。这个名头就足以吓死人了!难怪霓瑶都说它有着惊世的身份了。这身份却是惊人的。

  当然这只是其一,并不是它神秘的地方。霓瑶说道,第一代帝姬却是惊采绝艳,恐怖至极。是无上强者!可是,当年上古何其多的天娇,世上女人无数,其并不是没有媲美她的。可是为什么大家都承认她女之帝的地位。这就有着其他原因了。

  什么原因?许枫心也有些疑惑,帝姬这称呼显然压别人一筹,女也不乏桀骜不驯的人物,能让大家都承认,这不是轻易能做到的。

  第一代帝姬的本名并不是叫帝姬,只不过之后才改名为帝姬,之后每一代掌控帝姬宫的人,都以帝姬命名。霓瑶说到这顿了顿,目光看了一眼许枫,帝姬的称呼,这还和命圣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命圣?许枫古怪的嘀咕了一声,不明白怎么又牵扯到命圣,难道这帝姬是被命圣封的不成?

  许枫原本只是信口一说,却没有想到霓瑶居然点了点头,这让许枫错愕原地。

  靠!不是!命圣这么强势?连帝姬都能封?别人都心服口服?许枫心惊讶。

  帝姬本就不是简单人物,她上古也是一个无上存。实力做帝姬足够了,只不过缺一个名头而已。而当初命圣一次大陆尊贵的宴会上,半开玩笑的说‘奴可为帝姬’。命圣的话加上帝姬本身实力出众,众人居然没有反对,帝姬的名头就这样定下来了。霓瑶说道,这就是帝姬的来头。

  听到霓瑶这么说,许枫疑惑的问道:这帝姬和命圣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命圣单独如此对待她?

  传言她是命圣的红颜知己!霓瑶说道,不过这只不过是传言,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一句话让许枫瞬间明白过来,心想难怪如此了。

  第一代帝姬当年恐怖至极,澳门赌博网站:血魔族一代魔头对她出言调戏,她直接打到血魔宗去,险些没有把血魔族打的灭族。要不是你以为魔头放下身份,跪倒地磕头后自行了断,血魔族怕都要因此而灭族。

  这么强势?许枫嘀咕了一声,那此时的帝姬宫败落了?让血魔族欺到头上去了?

  霓瑶点头道:此时帝姬宫早已没有上古的威势了。帝姬宫听说生过剧变,但是是什么剧变外人却不可得知。帝姬宫嫌少出世的,大家对帝姬宫所知并不多。当年,要说了解怕就一人比较清楚,因为他是近古以来,第一个进入帝姬宫的人。

  谁?许枫疑惑的问道,心想谁这么牛逼,能打入帝姬宫这男人的天堂。

  你的师尊!贺帝!霓瑶回答道,传言贺帝和一代帝姬关系匪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关于这点你可以问问你师尊,想必他知道的要远远比我知道的多,而且我也很想知道,你师尊到底和那一代帝姬生了什么。

  嘿嘿!我也很有兴趣。许枫嘿嘿一笑,心想着怎么样才能把这样的事情挖出来。显然许枫和霓瑶臭味相投,对于这样的八卦很有兴趣。

  你询问帝姬宫做什么?难道你要学你师尊,前去帝姬宫做点什么?霓瑶古怪的盯着许枫说道。

  许枫摇摇头道:我和帝姬宫没有深交,救下帝姬宫的嬷嬷,也是有事情要问,询问你这些就是想对帝姬宫有所了解,免得到时候询问那位嬷嬷的时候两眼摸黑。

  霓瑶古怪的看着许枫,不知道许枫要询问什么,她好奇的问了几句。许枫却什么都不和她说。这让霓瑶气急,恨不得直直的扑上去去。

  当然,霓瑶不会让许枫占便宜,恶狠狠的盯着许枫说道:等本小姐放出消息去,让别人来收拾你。

  看着霓瑶嘟着那红润性感的嘴唇,娇艳无比,许枫心倒是有些悸动,特别是霓瑶的那双奇异眸子转动,是要把人的心魂给吞噬进去。

  真是一个祸国尤物。许枫心感叹!

  你要是有兴趣,和我一起前去见见那位嬷嬷如何?许枫看着霓瑶气的呼呼的,笑了笑开口说道。

  好啊!霓瑶瞬间展颜一笑,对着许枫喊道,现就去。

  许枫看着雀跃还如同一个女孩一样的霓瑶,许枫心情也异常的舒畅。这女人还是和以往一样,管数年不见,但却依旧精灵。

  ……

  帝姬宫老妪和血魔族数人激战,身体也受了不小的伤势,许枫前去见她的时候,她正疗伤。不过当她见到许枫气息平稳,面色红润的模样,心却惊讶不已。

  许枫之前的伤势她很清楚,很是眼,气息紊乱,血气滂湃震动,伤势比起她重了一倍不止。可是看此时的情况,他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老妪心惊异,她的伤势此时都还未调息过来,对方却已经恢复了。

  这少年是那一族培养出来的,不同凡响啊。老妪心感叹,想到对方的化身,想到许枫一人战三圣子级人物,忍不住唏嘘。

  前辈这里可习惯。霓瑶开口对着帝姬宫老妪笑道,笑容绽放,宛如娇艳的花朵,绝美至极。

  老身多谢圣女殿下,此次多亏圣女殿下和这位小兄弟了,要不然凶多吉少。老妪躬身道谢道。

  许枫摇摇头道:晚辈不过有求前辈,所以前辈不用太过意。只希望前辈能回答晚辈几个问题,做到知无不言。

  霓瑶听到许枫这么直接,翻了翻眼睛,心想这家伙太惹人恨了,居然也不客套几句,说话太直接了。

  老身能说的,自然知无不言!老妪回答,只是不知道公子要问什么?

  许枫轻呼了一口气,看着老妪说道:晚辈认识一个人,她身具你帝姬宫的气息,但是许久不曾见到她了,只想问问她是不是你们帝姬宫。

  我帝姬宫气息?老妪皱眉说道,我帝姬宫许久不成出世,公子确认没有认错吗?

  许枫摇头道:自然不会错!

  我帝姬宫的所有人,从小就帝姬宫长大,公子十之八错了。老妪盯着许枫说道。

  许枫皱眉说道:晚辈前些天也救下了你宫的一群女子。她们告诉过我,当初我那位朋友的仆人前往过你宫,并且是前辈接待的。

  仆人前往你帝姬宫,并且还是老身接待的?老妪皱眉不已,随即问道,公子能否说仔细一些。

  她身躯佝偻,实力十分恐怖,是我要找的人的仆人。说起来和你有些相像,身上的气息也和前辈十分相似。许枫回答道,认真的把叶思的那位仆人形容一遍。

  老妪听到许枫的形容,到后似乎想起一点什么,面色猛的大变:你要找的是她?

  许枫见老妪如此,神色也有些激动:前辈想起来了?

  老妪轻呼了一口气:你说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她,只不过她并不是我帝姬宫的人。

  霓瑶旁边听的莫名其妙,古怪的看着许枫,却见许枫站起来盯着老妪说道:前辈果真知道她的消息?

  老妪点点头道:当世之间,除去她没有谁能和你描述的相似了。公子能否说一下她的名字,让我确信是不是就是她?

  她叫叶思!许枫直直的回答。

  那就是了!老妪深吸了一口气,哭笑说道,我就知道公子要找的人是她,除去她和她身边的那一群人是不可能拥有帝姬宫气息。

  说到这,老妪顿了顿,看着许枫说道:她和我帝姬宫确实有些渊源。可却并不是我帝姬宫的人。所以公子不可能帝姬宫找到他。

  那前辈能否告之,你们有什么渊源?许枫看着老妪问道。

  老妪说道:这是上古我帝姬宫的变动,恕老身不能告之。

  许枫皱眉,心想难道上古帝姬宫一分为二,导致分出帝姬宫一脉和叶思一脉?

  见老妪不想说,许枫也没兴趣询问。知道叶思不帝姬宫,许枫继续问道:前辈能否告之,叶思身何处?

  老妪想了想,随之淡淡的说道:应该深渊!

  靠!许枫险些没有跳起来大骂,心想你这是玩本尊不成。妈的,你才深渊,你们帝姬宫全部深渊。就算现没,将来也要失足掉进深渊。

  霓瑶见许枫面色不好看,几乎要暴了,她也明白许枫为何如此,哭笑不得的拿了一把许枫说道:你别激动!她说的深渊和我们常说的深渊不同,她说的深渊是域有名的一处地方,以深渊而命名。

  听到霓瑶的解释,许枫愣了愣,看向老妪,见老妪点头。许枫哭笑不得,心想这是谁他妈取的名字啊,太让人误会了。

  ……

  今天晚上有些事,今日就两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