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八百八十四章 何为道,何为大道,何为天道
  第八百八十四章何为道,何为大道,何为天道

  上来一叙!

  声音依旧带着大道之音,大道化作荆条遍布整条登入山谷之巅的道路上,荆条不断的chou动,每一次chou动都带起破空之声,荆条宛如刑具一样,要上去的人定然要承受千抽百打。

  众人看着这一道道道痕化作的荆条,都把目光看向许枫,却发现许枫步子丝毫不慢,依旧向着山顶走去。他走在前面,身上也不见力量涌动,就这样走入不了荆条的中间,任由这些荆条chou打。

  这些荆条chou打在许枫身上,条条崩断了起来,消弭在虚空,这些让人心寒的荆条,打在许枫身上却如同豆腐一样,不堪一击。

  咦!

  立于虚空处的一众老一辈强者心中惊讶,许枫是如何做到的,这立下的荆条大阵也是族中的一项极为高深的阵法,这阵法直接作用到身ti上,就算力量强悍,能起到的效果都有限。这阵法是用来抽族中不听话的弟zi的,此时在那一群人手中施展出来,可想而知他爆发的力量。可是,这样刑罚弟zi的荆条抽在许枫身上,他却没有反应似的。许枫的肉身强度真这样离谱了?

  许枫倒是不错,这荆条打在他身上都崩断,身躯惊人啊。他如何炼制出来的?

  家主不是说他才二尊境吗?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的肉身力量,简直匪夷所思啊。

  是啊!这不该是二尊境能有的肉身力量,就算高阶传奇,肉身力量也不过如此吧。这样的刑罚之力,打在他身上居然毫无作用,难道他走的也是上古玄体淬炼之法吗?

  家主在哪里?让家主告诉我们啊!

  家主也不知道到那里去了,带着许枫前来之后,就带着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前往了圣地!

  去了圣地?还带了一个外人?

  众人惊讶,心中疑惑不解,心想还有什么事情比得上许枫在这盛会的表现吗?

  许枫依旧一路无阻,任由这些荆条chou打在他身上。这些荆条确实恐怖,要是别的弟zi,早就抽的皮开肉绽了。但是对于许枫来说,却对他没有什么影响,xiu炼道玄经,配合着各种玄雷,身ti早就炼的如同钢铁一样,连玄雷都伤害不了他,这些荆条又有什么用?

  这连番的chou打,许枫也mo出来了。这荆条就是借助大道之力,然后牵动天地的雷电凝聚而成的,这样的chou打对于别人来说恐怖,对于他来说却不值得一提,完全能轻易破掉。

  江源在许枫深厚,看着一片片chou打许枫的荆条断裂,心中惊讶无比。上面那一群人的实力他很清楚,凝聚出来的荆条大阵绝对弱不了,整个家族年轻一辈中,能如此轻松的破开这荆条大阵的不到五指之数,而这无人都是域外许家最顶尖的人物。那几乎是域外许家的传说,而此时许枫居然能堪比他们?难道说,许枫这些年成长到和他们比肩的地步?

  这不可能啊!他父亲明明和他说,许枫实力才二尊境!距离五尊境都差了极远的距离,又岂能堪比他们?

  ……

  而在许枫不断向着山谷走去的时候,许父却带着离诺穿过盛会所在的峡谷,向着一个仙韵氤氲,人间圣地的地方赶过去。到达此处之后,许父恭敬的对着这座仙山行了一礼:当代家主前来拜访各位祖老!

  许父说完这句话之后,里面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这是家族圣地,你带一个未有圣族血脉的人前来,这是为何?

  祖老的眼力,难道看不出来她的身份吗?许父也不解释。

  许父说完这句话,其中顿时有着一股灵魂力涌现,落在离诺的身上,而这股灵魂力量刚落在离诺身上,离诺就手臂一扬,把这股灵魂力量驱散笑道:前辈何必如此做,当初先祖留下了一些东西让你族保存,不知道前辈可否还给我。

  离诺的出手让其中的祖老激射而出的灵魂顿了顿,灵魂也波动了起来,显然不平静。

  原来你是那一族的人物?祖老幽幽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有着不平静。

  呵呵!前辈好眼力!那不知道晚辈可否进你族圣地?离诺笑道。

  其中的祖老沉默了一会儿,心中却不平静。那一族当初和华夏族关系匪浅,当初更是把遗留的东西放在许家。这些年,他们许家都以为那一族都已经灭亡了,却没有想到他们还有族人在世上,而且这位族人前来讨要当年让他们许家保管的东西。

  祖老心中却不能平静,这些年以为他族灭了,把那件东西也纳为己有,此时还在运用。可是它的主人前来了,难道自己还能一直霸占不成?

  进来吧!祖老说道。

  许父点头,看着握着拳头的离诺,许父笑道:你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都帮你把那些东西要回来。当年我们两族交情匪浅,不会因为这些宝物,而交恶与你。

  离诺得到许父的保证,这才展颜一笑,一笑之间风华绝代。

  多谢许家主了!离诺感谢道。

  许父摇摇头道:属于你的,自然是你的!只是,我很惊讶的是,你族为什么还有族人在世。当年的劫难,你们如何能逃窜的了?

  当年大劫难降临!我族所有人都遭到血洗!而当初族宗老祖宗早有算计,偷偷的留下一脉,这一脉改姓藏在世俗之中,躲过一劫!离诺解释道。

  许父说道:当年劫难我听说过,听说那些人灭杀一族,都会细数每一族主脉,不会留下一个余孽。而你族细数后的人数,完全和你族族谱记录的一模一样,你族怎么还能逃出一脉?难道是支脉?可是支脉的话,不会有这你这样jing纯的气息。

  离诺回答道:嗯!我族族谱上主脉都被灭!但是,当初老祖宗偷偷留下一个主脉是女孩,女孩不入族谱各族也不会在意。依靠着这个办法,这才留下一族。

  原来如此!许父倒是明白,随即笑道,倒是让我惊讶,你族留下的血脉这么多代,甚至和世俗之人传承,居然还未磨灭。真是奇迹!

  老祖宗对那一个女孩施展神通,让这一主脉的血脉都能随着母系。所以尽管传承这么多代,但是血脉都能随着母xing完好的传承下去。但是也是这个原因,我族之后只剩下女xing有着jing纯血脉之力,生的男丁的话,血脉之力极其有限。离诺说道。

  许父和离诺没入圣地消失不见。

  而此时向着山谷之巅的许枫却不知道这些,他不知道离诺的事情会给带来什么,此时他一步步的走向山谷之巅,所有的荆条都已经碎裂,看的不少族人目瞪口呆,一个个也快步的跟着许枫向着山谷之巅走去。

  许枫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山谷之巅,在山谷之巅上,有着一块块巨大的青石,这些青石如同一座座高塔似的,上面有着一个个玄者盘腿坐在上面。

  扫了一些这些人,许枫也没有在意,对着江源点了点头,也各自身影闪动,向着一块青石激射而去,盘腿坐在上面。

  许枫入座在青石上,许枫瞬间就感觉有着大道侵身,道痕涌动,要把许枫和江源撕裂似的。

  江源赶紧驱动力量驱散,对着许枫说道:这青石是族内一代代年轻弟zi的悟道所在,所以上面交织着大道之力,你把自己的道烙印在其中,和这些青石融为一体,就不会受到这些青石大道的干扰。

  许枫点头,刚想按照江源说的办法做,却听到一句话响起:天上地下,唯我道永恒!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和亲近这些他人烙印的道,道心和举止不一,走不了多远。

  许枫听到对方的话,许枫淡然说道:我之道!随我心而已!我愿灭他,就灭他,愿意毁它就毁它,岂是你们能指手画脚的。

  许枫说话之间,一道道大道打入青石之中,狂暴嚣张的大道没入到青石中,顿时让那烙印的一道道道痕攻击。

  可能随不得你心意,你的道,怕是众道不认可。

  对方的话并没有让许枫在意,许枫手指点动,狂暴的大道激射而下,这一道大道居然融入到青石中,和各种大道融合在一起,众道的道痕也不在攻入许枫身ti内。

  看着许枫的道居然能和众道jiochn,众人皱眉。心中很是不解!

  你们当本尊的道只会毁灭吗?毁灭一道,并不只有破坏!同样的,毁灭一道有着非凡亲和!毁灭并不是毁灭一切,而是毁灭那些不顺我者。毁灭的最高境界不是毁灭这个世界,而是这个世界繁华成长。这才是毁灭的真正含义。

  许枫的话,让众人皱了皱眉头。他们无法理解许枫的话,这样的解释,根本和毁灭无关。这道,也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道。

  这就是你的道?信口胡说而已!其中一块青石上的弟zi怒喝道,毁灭就是毁灭,真正的奥义如何是让世界繁华?毁灭那应该是末日,是霸道和狂暴的。

  许枫扫了对方一眼说道:你们问我何为道?今日,我就反问你们。何为道?

  许枫声音带着大道之力,蛊惑声音带着魅惑,震动而出没入每一个青石台上的年轻一辈中,bo括江源。

  我有我的道,你们的道呢?告诉我,何为你们的道!什么又是大道?什么又是天道?

  许枫盯着这一个个人,声音如同惊雷,不断的在他们的耳朵里面炸响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