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七百九十五章 论佛
  阿弥陀佛许施主,澳门赌博网站:江施主,别来无恙啊许等人刚落落在山巅,看着山巅的一座巨佛,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顺着这个声音看过去,在巨佛的腹部位置,有着一个满面红光的禅师缓缓的走出来,他每一步踏出,看似如同闲庭漫步,可是眨眼间就到了许枫的身前

  好强的禅师周扬看着没有一丝气息,可惜两步就走到他们面前的禅师,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让大能都感受不到他一丝气息,而且行走之间跨越千米不留痕迹,这种实力匪夷所思

  许枫同样惊讶,这禅师做到了道法自然的境界,堪称恐怖怕又是一个旷世强者

  呵呵乌鹊禅师还记得晚辈,真是让晚辈受宠若惊许父赶紧向前,对着禅师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多年未见,乌鹊禅师风采依旧,刚刚那几步道法自然,想来乌鹊禅师又有突破了

  阿弥陀佛惭愧惭愧当年的少年,此时也过老衲了乌鹊禅师看着许父和江俊杰拱手,看着许枫等人道,这几位是?

  许父指着许枫三人说道:这是晚辈犬子许枫,犬子身边是他结义兄弟周扬,这位女娃是术士公会哪一位的弟子算起来,也算是故人之后

  想不到当年一别,已经相隔这么多年了呵呵,故人之后都这么大了又是一代俊杰的时代禅师看着许枫三人感叹

  禅师言重了比起禅师,小子们还青涩的许枫三人对着禅师行了一礼,对对方表现出极大的尊敬

  众位施主进去阁楼坐坐乌鹊禅师对着许枫一众人说道,率先在前面带路

  许父一众人跟了上去,沿着一条不大的路,一直延伸到那巨佛的腹部,进入腹部,其中是一座石庙,乌鹊禅师带着众人在最左边的阁楼入座很快就有沙弥前来上茶

  让等人惊讶,这些沙弥大概十六岁左右,可是每一个实力都有小霸主的实力

  禅宗果真非凡许枫感叹了一声,心想难怪他们虽然人丁单薄,可是也无人敢招惹了

  请乌鹊禅师对着许枫等人拱手

  多谢禅师许父抿了一口茶,看向乌鹊禅师笑道,一直想再来感受一下禅师的佛理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此时难得前来,正好再次聆听禅师佛法

  施主诳语了乌鹊禅师摇头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就直接说正事

  许父笑道:乌鹊禅师此言差矣,晚辈此处前来,真的是仰慕佛家**特别是,想再次瞻仰一下巨佛眼中万佛百态当年一别,一直忘不了,所以此行,带着小儿一起前来

  施主入相了心中有佛,万物为佛,何必拘泥在佛像上乌鹊禅师笑道,众位请回佛门圣地,并不是观览地

  许父也知道,这个理由骗不了乌鹊禅师此时见乌鹊禅师拒绝,他也找不到好的借口

  想到这,许父不由看向许枫,心想乌鹊禅师不答应,那他们根本不好硬闯这玄雷就被奥帝封印在巨佛的眼中,到不了那里,有着九巧玲珑尺,也开启不了啊

  就在许父和江俊杰准备找别的借口的时候,却见许枫站前一步,看着乌鹊禅师说道:乌鹊禅师此举差矣佛在心中自然没有错,可是禅师不让我们去瞻仰一下佛像,我们又如何知道佛是如何?心中又寄托,才能渐渐的清晰佛的模样要不然,就如同无根之萍,虽然心中又佛意,却找不到寄托,只能随波荡漾禅师觉得呢?

  阿弥陀佛施主所言有理,既然如此老衲就送施主每人一尊佛像当做众位礼佛之寄托说完,乌鹊禅师让小沙弥却取佛像

  禅师请慢许枫伸手阻拦乌鹊禅师,佛在心中,万生百态,又其实一尊佛像能代表的晚辈听说巨佛眼中,有着万佛百态,正好可以瞻仰佛家大能之百态,让晚辈心境得以提升

  乌鹊禅师目光看向许枫,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施主伶牙俐齿不过,施主的以往老衲也听说过,青族是不知道是不是在施主的手中灭杀的?

  靠许枫低声骂了一句,心想着和尚怎么也能得到这消息许枫原本以为,这些和尚应该就只知道礼佛而已现在看来,对方的消息渠道也同样恐怖

  正是晚辈所做许枫也不掩饰,既然对方得到消息,就算掩饰也无用

  施主手中沾染太多血迹万佛圣地神圣,施主不能前往乌鹊禅师说道

  佛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虽然杀人,可却也不是不能成佛许枫盯着乌鹊禅师笑道,禅师以为呢?

  乌鹊禅师惊讶的看着许枫,这少年真出乎他的预料,对于佛法的理解并不浅连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样的佛家至理都知道

  施主倒是让我惊讶佛法却也不差乌鹊禅师看着许枫,看来,许家那位老祖,对你应该很看重

  不只是乌鹊禅师惊讶,连许父也惊讶,许枫的佛法出乎他的预料,居然可以和乌鹊禅师论道这么久佛理名言也能信手拈来要不是知道许枫是什么人,他都会以为许枫是佛家培养的弟子了

  许枫看众人的目光看向他,宠辱不惊对于这样的佛理前世看了太多了,能和乌鹊禅师论道也不奇怪这世界的禅宗,比起前世释家的繁华,貌似相差不少许枫很怀疑,这释家是不是也是地球传过来的

  大师不知可否行个方便,让我等去看看许枫对着乌鹊禅师说道

  阿弥陀佛施主既然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只要施主真能放下屠刀,跟着我礼佛三年这巨佛任何一处,施主都可随意走动,施主认为如何?乌鹊禅师看着许枫

  靠许枫心中骂了一声,想不到这乌鹊禅用这句话来将我一军

  许枫轻呼一口气:晚辈对大师很是敬仰,只可惜俗事缠身无法跟着大师礼佛很是遗憾

  既然如此,各位施主请回乌鹊禅师念了一句佛号

  看来乌鹊禅师也入相了许枫笑道

  请施主指点乌鹊禅师看着许枫,脸上带着笑意,很少有人能和他谈论佛法了面前这少年虽然有些强词夺理,但是却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说了有几分佛理

  佛说众生平等既然众生平等那乌鹊禅师又何必挡着我?许枫笑道,禅师自己说,是不是着想了?

  可是,佛并没有说,并没有和魔同流合污乌鹊禅师说道

  许枫笑道:禅师依旧错了

  哦老衲错在那里了?乌鹊禅师盯着许枫说道

  许枫笑道:我要是说出禅师错在那里,说的禅师心服口服的话,那禅师就不阻挡我们吗?

  施主要是说的在理,老衲就不阻拦乌鹊禅师说道

  许枫顿时笑了起来许父一众人看着许枫笑起来,他疑惑不已和乌鹊禅师论佛法,这不是找死吗?

  紫嫣都忍不住拉了拉许枫,叫许枫不要去丢脸心想你许枫虽然口齿伶俐,可是这并不是口齿伶俐就可以的

  请教乌鹊禅师一个问题许枫笑道

  请问乌鹊禅师行着佛礼

  我若以大千世界,无穷珍宝,布施大众穷苦,使天下太平,人人无疾苦,可有功德?许枫问道

  自然有布施大众穷苦,是行善,行善是德乌鹊禅师答道

  许枫笑道:那我若是天魔,本性极恶,依本性恶念,横行杀戮,是否为功德?

  杀戮成性,血染双手,算不上功德乌鹊禅师回答

  众人听着许枫说出这句话,微微皱眉,心想许枫问这样的问题,不是白问了么?是谁都知道答案

  如果我说乌鹊禅师着相了,乌鹊禅师可否心服?许枫突然笑了起来

  施主请解释?乌鹊禅师脾气很好,不愧是大师,并没有因为许枫这句话反驳

  佛说,认识本性,与佛平等布施,善念为求福,不可讲福做为功德,功德在法身之中,不在求福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是为功德……所以,前者不是功德而天魔本性极恶,认识本性,㊣7横行杀戮,即成自在,与佛平等不知道乌鹊禅师可否心服

  乌鹊禅师一愣,随即细细的品味了一番,随即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施主在理,施主大才,与佛有缘老衲心服口服

  这样也行?紫嫣和周扬瞪大眼睛看着许枫,见鬼一般看着许枫这样强词夺理都行?

  许枫笑道:禅师承让了晚辈对于佛法只是粗浅的研究,但是正如晚辈所说的那样,行事遵循自己的本性,是为功德所以,晚辈有什么过错,还望大师海涵

  阿弥陀佛乌鹊禅师行了一个佛礼,对着身边的沙弥说道,让罗汉院的师兄陪着许施主前往巨佛眼处

  是方丈沙弥赶紧躬身退下去

  许枫也轻呼了一口气,心想终于可以前往巨佛双眼处了此行成功了一般,可是却也明白,对方让罗汉院的和尚跟着他们,也是监视他们,这依旧是一件麻烦

  许枫你们去我在这里聆听一下禅师的教导许父对着许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