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丢出去
  .夏妃暄和随从愣愣的看着侍卫恭敬的目送许枫进去,一个个对望了一眼,感觉不可思议**沸!腾*

  有没有搞错?随便送两匹布?没有受白眼就算了?怎么还被对方如此恭敬对待?

  这些侍卫都脑袋进水了随从嘀咕了一声,在一众侍卫恭敬的目光下,缓缓的走进城主府邸

  进入城主府邸,那些侍卫还小心翼翼的捧着这些布匹尽管他们看不出这些布匹有什么不同,但是他们想都没想过有人给伟大的城主大人送礼送普通布匹他们只当是自己见识短浅,看不出这布匹的珍贵之处

  去把布匹呈交给城主大人侍卫觉得,他们认不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正好让城主大人高兴一把

  ……

  许枫自然不知道两个侍卫做了什么,到了城主府大厅,大厅早就摆好了上百桌许枫看了一下主桌的位置,哪里有着一个白发鹤颜的老人,想来这应该就是羊城的城主了

  主桌旁边没有余桌,许枫就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夏妃暄见许枫坐的位置离羊城城主有着不短的距离,终于忍不住说道:离这么远,对方也不会注意到我们

  许枫笑着说道:无妨先看看再说

  见许枫这么说,夏妃暄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和许枫坐在一起许枫见几个随从站着,对着他们笑道:都站着干什么?我们是来大吃大喝的站着不是亏大了吗?我可是给了三匹布得饭票钱

  听到这句话,几个随从忍不住笑了起来,见许枫挥手让他们坐下来这才没有顾忌主仆身份,和许枫坐了一桌

  台上主桌的羊城城主,不断有人上前祝寿,那些有身份地位的人,自然会显摆似地把礼物拿出来博得羊城城主一笑不过,让许枫惊讶的是,前来祝寿的居然有着叶思的二叔他送来的是一座晶莹剔透的玉石,许枫紧紧是看上一眼,就能认定这玉石极为珍贵,其中是光晕流转,显然是孕育着浓厚的灵气

  好东西不下于一件绝品法器的价值许枫嘀咕了一声,心中却对他是不满当初对叶思如此,现在为了讨好一个外人,却送上如此珍贵的东西

  等等再收拾你许枫嘀咕了一声,开始吃了起来总要把刚刚送的东西吃回来

  夏妃暄抿着红唇,看着许枫大吃特吃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一句话目光看着许枫,此时的许枫已经褪去了以往的青涩,多了几分稳重成熟,虽然比不上那些早已经成熟的青年,但是相比于同龄人来说,却棱角分明眼神从容,嘴角时不时扬起一丝弧度,有着一股邪魅

  想到自己和许枫的点点滴滴,夏妃暄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感觉原本以为许枫是打她主意的,一个恶贯满盈的家伙但是,许枫却没有如同她想象中的死缠烂打自己家反倒是因为许枫,少了不少麻烦,许枫帮她的很多

  也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坏夏妃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脸色有些绯红,心想当初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了,还以为许枫会如何出坏主意来占有自己呢

  不过,夏妃暄尽管不认为许枫恶贯满盈了,但是想到自己被许枫看了两次,自己也看到他和叶思做那般事情,又忍不住无端羞涩

  就算不是一个坏人但是大色狼的名头你还是逃不了夏妃暄嘀咕了一句,想到当初见到许枫在叶思身上的冲刺,就心跳的厉害

  怎么了?许枫见夏妃暄一直盯着他看,不由疑惑的问着夏妃暄

  啊……没事夏妃暄声音带着颤音,有种被许枫戳破刚刚她想什么的尴尬,但是马上她又骂了一声自己,心想自己想什么他怎么知道?自己用得了这么心虚吗?

  夏妃暄虽然这么想,但是却不敢接触许枫的眼神

  许枫还当夏妃暄因为被自己看了不好意思,也没有太在意就在他准备再次开始下一轮的大吃大喝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在众人的耳朵里面响起来:这位小姐,能不能移步到我们那一桌去?

  许枫抬头看过去,在夏妃暄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长相倒还英俊,只是有些黑的青年,手指正指着一个方向,许枫定眼看过去,见他指着的方向是最靠近羊城城主主桌的一桌

  抱歉夏妃暄的冷艳再次出现,看着对方淡淡的说道,我喜欢这里

  呵呵没关系既然小姐喜欢这里,那我们搬到这里来就是青年丝毫不以为意,就想在夏妃暄身边坐下来

  可是他还没有坐下来,随从就把椅子踢走,看着对方说道:我们少爷没有答应你坐这里

  青年一愣,没有想到还有谁敢这样对他他看了一眼夏妃暄,望着这个冷艳绝美的女人,眼中的炽热贪婪掩饰不住:我想这位小姐不会拒绝?

  青年是何等身份,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开口,这个女人肯定不会拒绝的女人嘛,不就是爱慕虚荣就单单凭借着他靠近羊城城主的位置,这女人就能猜出他有身份有地位能猜出来,他还会拒绝自己吗?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夏妃暄有些厌恶的说道,她此时身为叶家商会的掌舵人,在京城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哪里会给对方面子

  青年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皱了皱眉头,不过马上就展颜一笑:有趣有趣我就喜欢这样的,征服起来才有意思

  青年也不和夏妃暄说话,把目光转向许枫,看着许枫笑道:兄弟是不是让一下位置?

  许枫扫了对方一眼,没有理会他,继续吃着碗中的东西

  兄弟有没有听到我的话,让一下位置怎么样?青年笑眯眯的看着许枫,说的理所当然手撑着桌子,居高临下的看着许枫

  滚开许枫淡淡的说道,这里不喜欢闲杂人等

  青年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坐在下席的少年,居然敢对自己说滚开?

  青年面色不好看,带着寒意说道:兄弟我说,让你让个位置

  声音中的威胁不难听出来,许枫却也说道:我也说让你滚开还有,不要乱攀关系

  你……青年哼了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让,那就看你坐的住吗?

  说完,伸手向着许枫抓了过去,想要把许枫抓起来

  许枫见对方如此,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随意的伸手挡了过去,这个青年就被震的倒退了数步之远,真的面色苍白在他骇然的同时,许枫的随从也站起来,有着手架住这个青年

  放开我青年死劲的挣扎,可是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挣扎不开随从的束缚这让他心惊不已,他的实力已经达到天阳顶峰的,可是这样的实力居然被对方牢牢的束缚住,没有小霸主的实力,根本做不到

  少爷怎么处理?随从问着许枫

  许枫看也没有看青年一眼:丢出去

  是听到许枫的话,澳门赌博网站:随从就驾着青年准备丢出府邸

  等等青年怒喝道,我是羊城城主的客人,这是他八十岁大寿,你们敢在他大寿闹事不成?

  羊城城主?许枫笑了笑

  对就是羊城城主他老人家的寿宴,你们也敢闹事?青年使劲挣扎,怒瞪着许枫心中倒是不担心许枫敢把他丢出去,毕竟在宴会上闹事,无疑是打羊城城主的脸

  青年盯着许枫,见许枫在细嚼慢咽的吃着东西,心中松了一口气,心想你终究不敢对我做什么只要我离开这里,等等会让你好看

  还不快放开我见许枫没有说话,青年喝道

  许枫拿过身边的餐布,擦拭了一下嘴巴,见随从还站在哪里,不由皱眉说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他丢出去啊

  青年错愕,原本以为这小子怕了,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敢要随从把自己丢出去

  是随从一掌狠狠的拍在青年的后脑处,生生的把青年拍的惨叫晕过去,然后驾着他向着外面狠狠的一抛,人就如同一块石头一样,飞出府邸

  这一幕自然惊动了其他前来参加宴会的人,众人看着一个人如同鸟一样的被抛出去,一个个失神,心想谁这么大胆,在羊城城主的宴会㊣7上,刚玩人体飞鸟?

  羊城城主自然也注意到这一幕,看着被抛出去的青年,面色变了变,他看出了那人是谁

  见羊城城主的面色,一个个为之一惊,心想这些人还真是不怕死在人家寿宴上闹事

  许枫却仿佛没有发生似地,对着随从说了一句道:还有人来骚扰小姐,直接丢出去就行了

  说完,他没心没肺的继续吃起来,这让夏妃暄都苦笑不得难道,他没有看到羊城城主一惊向着这里走来了吗?

  夏妃暄?终于有人认出夏妃暄,忍不住惊讶说道,京城叶家的掌舵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坐在下席?咦,那个还只知道吃的吃货是谁?

  羊城城主也没有想到,这居然是被他拒绝了数次的叶家商会的夏妃暄失神之后又怒了,心想对方是来报复自己吗?在自己宴会上打自己的脸?

  想到这点,原本还被众人祝福的羊城城主,脸上抹上了一层阴沉,寒意凛然的盯着夏妃暄

  ……

  今天两六千七百字,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