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五百三十至五百三十一章 安天南封王?
  第五百三十至五百三十一章 安天南封王?

  不能?!离诺疑惑的看着许枫,澳门赌博网站:心想既然不能那何必让我做。

  许枫张了张口,刚准备说什么,蓝儿却跑了过来,风筝正好断线,落在湖中离离诺不远处。

  妈妈!风筝断线了,你帮我捡起来!蓝儿见风筝落到离诺面前,指示着离诺把风筝捡起来。

  离诺对着蓝儿点了点头,探着身子伸手向着水中的风筝探去,但是还差一点点,离诺用着抓着身边的石头,继续伸手想要把它拨过来。

  许枫见离诺如此,眼睛有着几分邪魅,对着蓝儿说道:蓝儿,你快去拉着你妈妈的手,别让你妈妈掉下去。

  哦!蓝儿很听话的走向前,真的伸手前去抓离诺抓着石壁的手。离诺原本就大半身子悬空在石头之外,被蓝儿这一抓,顿时失去平衡,噗咚一声掉进水中。

  妈妈!蓝儿吓了一跳,伸手抹掉沾在它脸上的水花,对着许枫喊道,爸爸,妈妈掉水里面了,你赶紧把她救起来啊!

  许枫点头刚准备下去救离诺的时候,离诺已经爬了起来。

  离诺全身湿透,衣服贴着离诺的身体,其中的白腻能清楚的看到,特别是饱.满的胸部,许枫甚至能看到两点凸起处。此时的离诺,就宛如没有穿一般,全部暴.露在许枫的视线中。

  看着离诺白腻滑嫩的娇.躯,许枫能感觉到其中惊人的弹性。这女人,丰腴性.感,那薄薄的衣服贴着她,尽显少.妇湿.身诱.惑。

  离诺见许枫直直的盯着她身体,离诺突然想起许枫说的一句话‘要手段,我现在也有啊!’

  许枫!离诺几乎是咬牙切齿,她那里不知道,这完全是许枫故意的。借助蓝儿让他落水!

  怎么了?许枫很无辜的看着离诺说道,我也是怕你落水,所以才叫蓝儿帮你。

  离诺哭笑不得,心想你要是真想帮我,自己不会来啊,还叫蓝儿?

  那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许枫很无辜的耸耸肩,表示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离诺看着自己全身都走光了,也顾不得收拾许枫,瞪了许枫一眼说道:你饱饱眼福有什么用?你又不能吃!

  这一句话让许枫错愕,心想这还真是,看的撩动自己的火苗,可是却又不能帮自己灭火。

  想到这,许枫顿时耸下了脑袋。

  见许枫如此,离诺才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响动空间。

  离诺毕竟是熟.女,虽然被许枫看了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却没有少女的那种恼羞成怒,多白了许枫几眼,说了几句许枫有做小禽.兽的潜质的话后,也没有把许枫怎么样。

  离诺的反应许枫自然能猜到,所以许枫敢做这样的事情。要是是夏妃暄,许枫说什么也不敢做。这女人不拿刀子砍她才怪!

  当然,许枫要离诺做的事情,离诺也表示会帮忙。这让许枫松了一口气,不枉自己色诱了她这么久!看来,自己依旧还是那么帅!

  安天南依旧每天去擂台等着自己,可是许枫却没有上擂台的意思。因为许枫久久不上擂台,所有人都觉得许枫是没胆量来京城了,一个个嚣张的骂了起来,同时呼喊着安天南下擂台,不用管许枫。

  对于这样的骂声,许枫丝毫不在意。任由外面骂的嚎天喊地,他还是没有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许枫躲在一处,除去陪着萧依琳,就是和蓝儿离诺出去玩玩。连周扬等人,许枫都没有见。到现在,周扬等人都不知道许枫回来了。

  在叶思的商会之中,许枫过的很休闲。当然,夏妃暄虽然现在掌握了商会,但因为上次撞到许枫和叶思的事情,也一直没有来见许枫。许枫自然明白,那女人怕是还在害羞中。

  这女人也正是的,看了我我都没有说什么,她还害羞起来。许枫嘀咕了一声。

  在许枫嘀咕之间,许枫的面前突然多了两个人,许枫看着这两个实力达到小霸主级别的玄者,点了点头说道:胡伟不在?

  副楼主不在京城!两人恭敬的说道。

  许枫点了点头,心想胡伟确实是一个能手,此时的天楼发展的极为迅速。小霸主级别的玄者,也有不少。也不知道胡伟是怎么招揽而来的。

  我吩咐的事情眼睛安排下去了吗?许枫问着两个玄者。

  楼主放心!已经准备就绪了,就等着阁主下命令!玄者恭敬的说道。

  许枫点了点头,对着玄者说道:明天开始行动吧!

  玄者点了点头,等待着许枫继续吩咐。

  另外,你安排下去,开始接单。霸主以下的玄者,都可以接,依照楼规来接单。这件事情,把消息传给胡伟,一切他自己看着做。说完,许枫从戒指中取出无数符篆,递给面前的玄者说道,这些符篆对小霸主也有大用,配合暗阁的心法,能助你们突破到霸主级别。两外,这是两千万白银,都交给胡伟,他知道怎么做。

  是!玄者把许枫递过来的东西都收回宝器之中,静静的站在一旁。

  你杀几个在京城有影响的败类,嫁祸给安天南。不用太真实,只需要有这么个意思就行。许枫对着玄者说道。

  是!

  好了!你们下去吧!

  两个玄者身影闪动,瞬间没入空间消失不见,许枫见他们的身法,心想虽然比不上逍遥游,可是却也是不错的身法。对刺客来说,是隐身的好身法。

  许枫倒是有些惊讶刺天的道统,他的道统很强。起码在刺杀这一块,许枫很是佩服。作为暗阁的阁主之一,刺天自然把他道统之中的一部分东西给自己。

  许枫没有学,但是却有着了解。刺天给的不多,但是贺老见到过,也赞叹过几句。

  最重要的是,刺天道统的心法配合着雷电,能爆发极强的潜力。比起平常玄者,利用雷电淬炼的效果要好上百倍以上。只要许枫制作的雷电够强,以后能培养出无数强者。

  难怪当初他执意要拉自己进来。许枫笑了笑说道。

  许枫见两人离开,走到了一个房间,萧依琳和夏妃暄正在一起,夏妃暄看到自己,面色红了红,马上站起身,找了一个借口退了出去。

  许枫看着夏妃暄已经略显妖娆的身体,望着那张绝美脸蛋上的娇艳羞涩,笑了笑也没有组织。

  许枫,你到底对妃暄做什么了?为什么她一看到你就跑?萧依琳盯着许枫说道。

  许枫耸耸肩,笑了笑说道: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她喜欢上我,看到我就害羞吧。

  妃暄才不会喜欢你这坏蛋呢。萧依琳撇撇嘴道,对了,妃暄刚刚告诉我,说外面很多人都在骂你,表扬安天南那个坏蛋。

  许枫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不过那些人是瞎眼了,我这么优秀,他们也舍得骂。

  咯咯!虽然比起安天南好一点,但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萧依琳白了许枫一眼说道。

  许枫耸耸肩道:这句话是你说的,还是夏妃暄背后说我坏话?

  你别乱想妃暄。妃暄才没你小心眼呢。萧依琳瞪了许枫一眼道,妃暄刚刚还问我,要不要借助商会的力量,帮你辟谣。你还这样说妃暄,真是坏蛋!

  许枫错愕,没有想到夏妃暄会这样做。许枫倒是觉得这女人有趣了。

  放心吧!我人还是这么香,他们骂骂也不会臭,让他们去骂吧。许枫丝毫不以为意,不过,我臭了,安天南也别想好好的。

  安天南要封王了。萧依琳嘟着嘴,想不到他一年内他居然真的能做到封王。哼,他以为封王我就会答应嫁给他嘛?明天我就去告诉他,我之前是骗他的。

  ……许枫觉得女人果然是一种神奇的生物,摆摆手阻止了萧依琳的想法,许枫笑道,放心吧,我有安排,他想要封王,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你有办法?萧依琳眼睛一亮。

  试试吧!正在安排,就算阻止不了,也能让他延迟一下。许枫笑道。

  萧依琳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就好好的和他玩玩,不过,许枫!要是阻止不了就算了,反正我到时候不承认我说过的话,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许枫笑着点头。

  对了!许枫,他还在擂台等着你呢。要不你不要和他打了,让他天天守着哪里等着。萧依琳显然不把对安天南的承诺放在心上,担心许枫不是安天南的对手,提醒许枫道。

  没事!安天南虽然强,但是还是可以一战的。许枫心想当初既然用萧依琳的名义定下了这决斗,断然没有不打的意思。

  萧依琳和他的关系,也渐渐多的人知道了。这一场一定要打,要不然自己家丁的身份,会让萧依琳很难做。打了这一场,尽管家丁的身份改变不了。可是却总能止住一些人的口。

  最重要的是,将来面对萧依琳的父亲,也好说话。

  这一战避免不了。

  那你能胜吗?萧依琳问道、

  许枫没有回答,安天南多强许枫不知道。起码大丰帝国年轻一辈中,没有一人敢和他交锋的。所以,许枫也没有几分信心。

  试试吧!许枫笑道,先让他等着,把他封王的事情搞黄再说。

  离诺不知道许枫到底怎么样阻止安天南封王,在他看来,安天南封王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许枫又能做什么?当然,她没有忘记把许枫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告诉她父亲。

  可是没过几天,离诺面色就古怪了起来,在大街小巷之中,不知道贴了多少张纸张。这些纸张第一天贴没有直接说安天南,而是说鹤城安家在鹤城如何欺男霸女,安天南之弟如何强取豪夺,一道道都是安家的罪名,看的让人触目惊心。

  而这些贴纸,皇城到处都散布,简直是人尽皆知。当然,这也引得无数人围观乐意。

  离诺看着手中纸张的文字,离诺哭笑不得,上面写着:鹤城安家公子安阳,自幼好色,不分男女。时常抢夺清秀的女子和男子入府邸,被抢入的府邸的男女,总被折腾的伤痕累累这才抛出府邸,任由其自生自灭。丧心病狂,堪称承受!

  安家之主安伯爵,仗着贵族身份,迫害一美貌少妇夫君,杀了女子夫君之后,强占少妇,纳之为妾。

  安家之主三姨太,和府中管家偷情,被安伯爵凌迟三天三夜才死亡。事实上,安伯爵并不知道,他的三姨太偷的男人不只是这一个,那一日,鹤城夜晚漆黑,在马厮棚中,能听到三姨太和男人的叫声,如同猫吟,又宛同哭诉,透着马厮中的灯光,隐隐能看到一具雪白的娇躯……

  呸!这一段描述了大半张纸,离诺越看越觉得面红耳赤,到最后终于看不下去了。

  这坏蛋,这是他怎么编出来的?离诺冰雪聪明,哪里不知道这是许枫的手段。只是,能在一夜之间把这些东西贴满整个皇城,他在京城看来还是有着一股为他服务的力量。

  离诺自然不会认为是周王的力量,因为从许枫回来之后,就派了人监视他和周王府,并没有见他们有着交往。那就是说,这是许枫自己掌握的力量了。

  离诺看着手中的纸张,虽然整篇都没有描述安天南一句话,可明眼人都明白这是冲着安天南而去的。

  要给安天南泼污水就泼污水啊!写这么淫秽的东西做什么。离诺嘀咕道,想起刚刚纸张上的故事,上面描述的活灵活现,能让人感觉身临其中之感。心想这家伙自己还真是小看了,从这篇文章来看,他应该是此中老手了。

  不过离诺马上就摇摇头,心想许枫才多大,怎么会写的如此真实?怕是应该找人代笔。

  离诺哪里知道,前世许枫受过多少这样的文章熏陶,这点东西简直是不够看。许枫要不是怕挑战这个世界的人心理承受能力,更强的都能写出一大把。

  当然,至于离诺觉得浪费这么大篇幅写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必要,毕竟三姨太偷情能泼安家什么污水啊?最多说几句安伯爵御女无妨,嘲笑他戴了绿帽子而已。

  可是,这算什么?

  当然离诺不知道许枫的想法,世上什么东西最容易传播出去,无非就是色情八卦,加上这些东西,传播速度可以暴涨数十倍,许枫自然要花大篇幅描写这些了。

  看着安阳好男色的那一段,离诺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心想这家伙十有***都是杜撰出来的,安阳那人他见过,好男色是绝对不可能的。这纸上的真实性,怕是一成都不到。

  这家伙,也不知道传一点真正存在的八卦。离诺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东西随意丢到一处,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离诺没有想到的是,再过一两天。关于安家的消息彻底的在京城沸腾,各种谣言不断涌出。安家的人都喜欢吃人心,安家的人喜欢父子母女共处一床,安家的人喜欢和家丁,丫鬟,主子,主母不穿衣服躲在一个房间……

  各种消息层出不穷,简直把安家宣传的十恶不赦,**至极。

  这个结果是让离诺也没有想到的,安家的罪名,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别人没说的。京城之中轰轰烈烈的宣传蔓延到任何一个地方,即使是离府,也偶然能听到家丁丫鬟议论。

  听到这些家丁丫鬟杜撰出来的罪名,离诺哭笑不得,想起当出那些纸张上的罪名,比起现在就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离诺哪里能想到舆论的恐怖,这世上不缺乏闲来无事的人,一个谣言经过十个人就要夸张一倍,此时京城有多少人议论安家?这都不知道夸张了多少倍了。一些人为了吸引别人,自然要想方设法夸出一些另类的东西,这才能让别人惊叹。才能让自己的虚荣心得到满足。

  所以,到了这种地步,也是许枫始料未及的。不过,这正合许枫心意。在众***大咧咧骂着安家的时候,京城再次来了一阵风暴,无数关于安天南的小道消息也传了出来。

  安天南当初和他老母有着不伦之恋,安天南是一个酒囊饭袋。安天南下令射杀本国将士,安天南大败被敌军杀了二十万大军,敌军一士未伤。安天南抢夺别人小妾……

  无数消息传出来,很快又在京城引起风波。这一场风暴,远远比起前一次要强烈的多。在京城,有着无数安天南的追随者和崇拜者,所以这些谣言一出来,正反两方开始疯狂的争论起来,甚至争到动手动脚的地步。

  这也导致,说安天南好的一方使劲的说安天南好,说安天南坏的地方,扯着嗓子骂安天南。在京城大街上,每过不久的时间,总能发现因为争论这而引发的决斗。

  这样的事件,让无数人目瞪口呆。同样,在擂台上的安天南,时不时的有着人丢鸡蛋。当然也有很多崇拜者前来保护他。在这种情况下,安天南终于没有在擂台上继续等着许枫了。

  这样的闹剧,不断的升级。众人这时候才第一次见识到舆论的力量,当然很多聪明人已经猜测的出来,这是有人要对付安天南了。为了让其不被封王。

  只不过,很多人都失笑,心想这样推波助澜让一些愚昧的人骂安天南又如何?这也不能阻止他封王!武王候选人,要是王都封不了,这不是笑话吗?

  当然,很多人也查这是谁在后面推波助澜。可是查了很久,也没查出端倪。

  京城地王府邸,周扬和王路赵柏等人在一起,此时的周扬兴奋的跳起来说道:许枫,这一定是许枫。这手法,最像他了。这世上,只有他才喜欢弄他所谓的舆论力量。

  赵柏王路也点了点头道:许枫回来了,为什么没有来这里?

  周扬沉默了一会儿,自然不能告诉赵柏王路当初许枫做了什么事情。这说出去,只会让这两人也危险。毕竟,那关系皇家颜面。

  想到许枫做的事情,周扬心中也担心不已。许枫居然还敢进京城,难道他真的不怕皇室收拾他吗?

  至于许枫不来地王府邸,周扬很明白。许枫是不想连累他们,他们毕竟是大星帝国臣子。

  周扬,要不要派人去找一下许枫。他既然回来了,很有可能在京城叶家商会。赵柏问道。

  不用了!周扬摇摇头道,我们去见他不适合。

  嗯?赵柏古怪的看着周扬,随即张了张嘴说道,许枫前往大丰帝国,帮着大丰帝国坑杀了二十万大军,不会是真的吧?

  周扬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要不你们还以为是谣言不成?

  赵柏王路瞪眼看着周扬,带着不敢置信之色,许枫哪里来的胆子,既然是他做的,他为什么还敢来这里?

  对啊!还有,许枫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突然帮大丰帝国对付大星帝国了。大丰帝国怎么就相信他,给他大军驱使?

  周扬叹了一口气道,心想你们要是去闯一次皇宫,大闹一番。大丰帝国也会信任你们。

  这点就不用过问了,不是你们能知道的。周扬摇摇头道,语气带着几分无奈,知道许兄被逼无奈就行。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帮许兄一把?赵柏看着周扬问道。

  周扬想了想,随即摇摇头道:不合适,家中强者告诉我,说此事周王府邸被监视。我们做什么都会惹的皇室猜疑。许枫既然他敢来,自然有他的把握,我们看着就行,他要帮忙自然会说。

  听到周扬这么说,赵柏和网络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骇然。周王府被监视,谁有这个胆子?整个帝国,也就皇室有这个胆子。

  以周王武王的身份,皇帝肯定不是不信任他,那为什么现在派人监视?难道是许枫?

  赵柏和王路越想越有这个可能!他们心中惊秫,无法想象,许枫居然引得皇室如此。许枫到底做了什么事情?

  要说坑杀二十万大军,这不太可能惊动皇室,惊动一个武王就不错了。可是,现在的情况下,许枫回到京城,连皇室都派人监视武王府邸。

  你们不要乱猜!周扬说道,这对你们没好处,许枫的事情,不要过问,不要管。家父自有安排。

  是!赵柏两人也明白,许枫怕有大秘密在身上。不是他们两人能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