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九十五章 鹤城第一公子
  第两百九十五章 鹤城第一公子

  离次静静的站在那,脚上的伤势虽然因为许枫的缘故好了大半。可是这样久久的站着,依旧有些难受。可是,离次却不敢打扰他的父亲,依旧静静的看着挥舞着笔墨的离阁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离阁老这才停下了挥舞笔墨。抬头看向离次,眼中有着精光闪动。

  被离阁老直视,离次感觉压力更盛,忍不住想要低下头,可是想到一点什么,强自抬着头与离阁老对视,只不过脚有些发颤。

  离阁老望着面前的少年,见他直视着自己,微微笑了笑,看着离次说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次有勇气直视我。看来,这一次确实对你改变很多。

  孩儿让父亲失望了。离次恭敬的说道。

  离阁老看了看离次有些颤抖的腿,笑着说道:没有期望就不会有失望。希望以后,你能让我失望一次。

  这一句话让离次一怔,原来以前父亲从来就对自己没有一丝期望。想到这,离次苦涩的同时,也暗自下着决心,以后不能再向以前那样过了。

  坐吧!离阁老对着离次身边的座位指了指,离次这才敢坐下来。

  这一次!你才像离家的子弟,让我另眼相看。离阁老说道,倒不是你们这些小家伙惊讶了一下,连我们这些老家伙听到这消息也不太敢相信。

  离阁老说到这,脸上露出笑容道:以往,只有谈到你姐姐离诺的时候,我才能有些面子。倒是没有想到,你也能让我被人羡慕。

  孩儿不孝!离次颤颤巍巍的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面前就算有万丈深渊,也要淡然自若。这一点,高家那小子高聪慧就很好,从来都是面带笑容,没见他失色过。我不奢望你达到他那样,只希望你能正视自己,记得自己是离家的子孙。面对万丈深渊就算不敢跳,总敢站在上面注视而不手脚发颤。离阁老若有所指的对着离次说道。

  离次没有说话,恭恭敬敬的听着离阁老说话,这么多年来,父亲还是第一对自己说这么多。

  离阁老看了一眼离次被刺的腿,点了点头道:这两刀,刺的很好!

  离次有些激动了起来,这么多年来,父亲还是第一次夸自己。父亲的表扬,以往就算是姐姐都难得听到几次。

  当然,离次并没有因为离阁老的话而兴奋失色,依旧静静的听着离阁老的训话。

  离次!这一次是别人帮你出的主意吧。离阁老问道。

  是的!这是许枫许大哥为我设的局。离次点头,不认为这能瞒得过离阁老,这功劳他还不敢据为己有。

  你对他熟悉吗?离阁老问道。

  这莫名其妙的一问,让离次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是姐姐请回来为蓝儿治病的。对他并无了解。

  既然不了解!那你为什么叫他大哥?离阁老反问了一句。

  这……离次面色红了红,想了想说道,因为他帮了我。

  离阁老今天似乎很有耐心,对着离次说道:你怎么知道是他帮了你,而不是你帮了他?

  离次一阵沉默,没有回答离阁老的话。心想以自己那样的懦弱,如何能帮的了他?

  离阁老见离次这样,怎么能不明白离次在想什么,他淡淡的说了一句道:今天就给你上一课。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是离家的血脉,尽管以往你不争气,可是很多人也注视着你。或许你上不了他们的眼睛,但是你身后的我以及你姐姐,却能让他们打主意。

  孩儿知道了,以后不和他接触就是。离次恭恭敬敬是说道。

  离次!你从小聪明!要不是性格懦弱,凭借着你的聪明以及我和你姐姐的地位。就算比不上高家小子几人,但是名气在京城肯定不会小。小时候,我对你抱有大望,想着以后离家还需你接手。可是这些年,你……离阁老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离次这时候也羞愧了起来。

  孩儿不孝!

  离阁老摇了摇头道:既然你这次能改变,我就希望你能改变的彻底。许枫这个人,我不是让你不接触。而是,万事都抱着一分防人之心。不要到时候被人当箭使了,你还明白不过来。这一次他帮了你,怕是你已经相信他了吧。他叫你做别的事情,你不会拒绝吧?

  离次点了点头,要是许枫现在让他去做别的事情,他真的不会拒绝。

  离阁老点了点头道:我不干涉你做什么事情。但是,什么事情你都的三思而后行。一个男人,要真正的成长起来,他首先要有自己的想法。以往我对你死心了,可是此时你能从头站起来,我能看到一个离家真正的子孙,不奢望你能让离家更进一步,但是希望你能让离家不会败落。

  离次使劲的点点头:孩儿谨遵父亲教导。

  记住为人两点!第一点,澳门赌博网站:也是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一点,要立的起胸膛!第二点,凡是三思而后行!这两点不需要你做的多成功,但是要放在心上。少年,总是从磨砺中成长起来的。希望,将来有一天你能让我挺直胸膛的告诉别人,你是我的儿子。离阁老说道。

  孩儿一定会的。离次坚定的说道。

  去吧!我要和你说的就这么多。离阁老挥了挥手,以后,要是有麻烦的话,可以问管家要人。

  听到这句话,离次心头一喜。父亲终于愿意让他动用离家的势力了。自己也终于和那些世家子弟一样了。

  离次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在离次走后,在书房的侧门外,离诺走了出来,看着离阁老笑道:我这个弟弟,终于长大了一点。

  离阁老说道:这一次,倒是要谢谢许枫。你代我去谢谢他吧。离家,还不愿意欠人人情!

  离诺笑道:离次帮他去的残图,这就是互利的事情。倒是没必要特意去谢他。

  高家小子的残图又岂是这么好拿的。这就是高家小子的聪明。设下这样一个小局,把矛盾牵给两外的两个小子。我已经吩咐下去了,把消息传出去,残图在许枫手中。这局不能落在离次手中,他还弱的很,不是高家小子这三人的对手。离阁老说道。

  离诺皱了皱眉头说道:许枫帮了我们,总不能让他处于危险吧。看是不是我出面,把残图要回来,还给高聪慧就是了,他还能卖我一个面子。

  离阁老摇了摇头道:让他们去斗吧。京城年轻一辈,太过平静也不好。呵呵,看看戏也好。当年的我们,不也是这样斗过来的吗?

  可是……离诺还想说什么,却被离阁老打断道,你认识许枫,不清楚他吗?

  离诺面色红了红,总不能告诉离阁老当初许枫把她当妓.女醉酒扇了她一个耳光才对这个小屁孩有好感。

  上次在雨中蓝儿摔了一跤,他扶起的蓝儿。蓝儿倒是记住他了,很奇怪生人莫近的蓝儿对他很有好感。离诺解释道,对于他别的倒是不熟悉,只不过有些小痴情的小屁孩而已。

  小痴情的小屁孩?你说的是鹤城的夏妃暄吧?离阁老笑了笑。

  父亲也知道?离诺惊讶的看着离阁老。

  离阁老笑了笑,对于把自己儿子当枪使对上高家小子的少年,他怎么能不了解一番。这不查倒是不惊讶,这一查就发现了端倪。原来这小子,在鹤城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是啊!现在的小破孩,都学会争风吃醋了。离诺笑道。

  争风吃醋?你怕是没有深入的了解一下。要是我告诉你争风吃醋都是做给我们这些老家伙,甚至三圣师看的?你信不信?离阁老说道。

  这一句话让离诺说道,有些不理解。

  离阁老说道:周王你知道吧!他们的先祖和皇室是同出一门!之后为皇室打下了帝国!帝国也承诺只要不是谋反罪名,让周家永镇鹤城,为世袭王侯。本来,这也没什么!可是这一代周王却大出所有人意外,虽然在家族传承中没有太出色。可是偶然的机会得到中古时期的一位霸主的传承。这位霸主权欲十分强,虽说传承不会传过来他的权欲。可是皇室却担心意外!毕竟,这样一个人要是闹腾起来,够帝国头疼了!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一直都是周家后花园的鹤城,前些年却派了赵家一位公爵前去辅助治理。说是辅助治理,但是周王却很明白,这是皇室对他不放心了。周王这人也聪明!皇室不放心,他也就放手鹤城,让赵学在鹤城大展拳脚。这导致赵家在鹤城达到了和根深蒂固的周家相同的地位。

  离诺第一次听到原来这其中有着这样的内幕,离诺没有说话,等待着离阁老继续说。

  赵学也够大胆,居然想要把周王给逼死。虽然没有证据指向上次污蔑的事情是他做的。可是明眼人都知道,那次陷害周王的事情是他做的。当时,周王被逼无奈,只能被禁锢。皇室那时候,也并不是没有除掉周王的想法。只不过在犹豫而已。可是你知道,救下周王的人是谁吗?

  离诺愣了愣,古怪的看着离阁老说道:不会是许枫吧?

  离阁老的点头让离诺呆滞:外人都认为是楚云海为周王奔波才让他免于一死。可是,却不知道其实这一切都是这个少年在下面活动的。当时的他,设了一个小小的局,就把这一切给破了。

  离诺面色有些古怪,很难理解在她面色还会脸红的小破孩居然能破赵学那老狐狸设下的局。

  呵呵,你别说不信。当时我听到的时候,也不太信。离阁老说道,可是这是事实。还有,你说的那争风吃醋的事情。其实也是做戏给我们看的。当时鹤城的眼线上奏给三圣师的时候,三圣师也以为真的是有人想要侮辱周王代言人小情人的缘故导致周王大怒,把一个家族剿灭。可是现在看来,却是这小子布的局,完全是做给三圣师和我们看的。偏偏那时候我们都被骗了。怕是除去我,很多人依旧还蒙在鼓里吧。谁又能想到,许枫借助争风吃醋帮周王夺取鹤城南城区。离阁老笑了笑。

  这一句话,让离诺变的十分古怪,轻呼了一口气,想起当时的一幕。,笑了笑说道:要说那小子假戏真做也不一定。那眼神,那落寞,可是不是一般人能演的出来的。怕是许枫真喜欢夏家那小女孩。

  离阁老笑了笑,也没有反驳,细节他自然不知道。

  而后周王报复赵学而施展的手段,都能看到有他的影子,大多都是他布的局。鹤城的眼线传到京城,都以为是许枫胡作非为,而周王为他出头,周王护短。却没有人想到,是周王在那对赵学出手,许枫是为他扫除障碍。这小子,把所有人骗了。三圣师真的以为周王护短,心想周王受了这么大委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离阁老说道这笑了起来,周王的公子周扬,以及鹤城那些有名望的公子比如赵柏王路等,都以许枫为中心。隐隐有着鹤城第一公子的趋势。谁又能想到,这鹤城第一公子,居然是萧家的家丁。

  离诺也错愕:一个家丁,让王爵之子都以他未中心,这家丁还真是做的够有出息。

  鹤城第一公子碰到京城三公子,我倒是想要看看,猛龙能不能过江。离阁老说道,所以,这件事情我们看着就是。我倒要看向,当初把我都欺骗了的家伙,是不是真这么强悍。

  听到离阁老的话,离诺失笑。这才明白自己父亲为什么不愿意让自己插手了,原来是想借着三公子的手教训一下许枫把他骗了事情。

  父亲怎么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离诺有些不满的白了离阁老一眼。

  呵呵!离阁老说道,少年嘛,总要轻狂才有活力。

  可是许枫在京城毫无根基,三公子却根深蒂固,许枫怎么斗的过?离诺白了离阁老一眼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听到离诺的话,离阁老笑了笑:要是这样还能赢,才能证明出他的强悍啊。

  离诺也不说什么,看着离阁老说道:皇室还要对付周王?

  离阁老在离诺面前没有掩饰什么,对着离诺说道:皇室对周家的问题很是暧昧,很想重用周王。可是却又怕周家不忠心,所以一直在犹豫。不过,这些年周王一直老老实实的,连鹤城都让赵学把持,这倒是让皇室对他好感大增。有些偏向重用周王,毕竟,周王可是不比你身后的那一位弱。

  离诺自然知道她身后的那一位是谁,只是没有想到,周王的实力居然能媲美他。

  因为这些年传承频繁出现的缘故,各大帝国渐渐有些不安分起来。皇室不愿意放弃周王这一大助力。那一位还特意因为周王的问题召见三圣师等人,虽然我没去参加,可是大致能猜测的出来。大概是皇室也觉得自己有些太小家子气了。虽然这么多年没关注周家,可是周家确实安分。何况,周王就算强,皇室要是镇压的话,也能做到。这才让皇室放下了心,前些日子就把赵学召回来了。这就是向周王表达一个姿态。离阁老说道。

  离诺点了点头道:周王这么强?

  离阁老笑了笑说道:周王身份特殊。要是皇室真的能放下猜忌的话,地位还要在我之上。甚至可以媲美三圣师。你说,许枫作为他的代言人,这要是斗起来,是不是很有趣?

  听到离阁老又把话题转到这个问题上,离诺翻了翻白眼。对于自己这个父亲也无可奈何,心想怎么就因为被许枫骗了一次,就记恨一个孩子呢。还说别人小家子气,你才是真的小家子气。

  可惜你向来不参与争斗中,要不然京城不是三公子了,而要加上你了。离阁老笑道,不过你弟弟难得改变,有时间就教教他吧。许枫那小子不是你弟弟能猜透的,就怕到时候卖了都要帮他数钱。

  离诺咯咯的笑道:许枫那个人我还是知道,人品不错。卖了弟弟倒是不至于,把离次当枪使倒是有可能。不过,这也不是没好处,这一次不是让离次赚了三百万两吗?

  离阁老摇了摇头道:他啊!呵呵,我不奢望刚刚那一番话能让他全部看透许枫的用心,能看透一两次我就满足了。

  父亲放心吧。我会看着点的。离诺知道,自己弟弟的改变,让他又有着期望了。

  嗯!有你看着我就开心了。真想看看,许枫怎么和他们斗。离阁老笑道。

  这让离诺无语,也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