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五十三章 是不是太坏
  第两百五十三章 是不是太坏

  穿好衣服!叶思白了许枫一眼,面上有些羞红,娇媚无端。又见许枫看着她浴袍的领口,她又赶紧的把房间的窗帘拉上,光线昏暗,却散发着旖.旎的气息。

  许枫钻进被窝里面,看着叶思的明眸:叶思姐!陪我说说话吧!

  叶思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走到床头,坐在许枫的身边,帮着许枫压着被子,如同一个贤妻良母般帮许枫整理好被子。

  你不冷吗?许枫掀开一角被子,拍拍床角,对着叶思说道,躺着说话!和你隔那么远,有些累。

  这一句不知道骗谁的话,让叶思犹豫了一下,身子钻进被子,却向着外面挪了挪,尽量靠许枫远一些。

  两人靠的如此近,许枫能闻到叶思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被子下面传来的热气,让许枫努力的分散着心思。

  你怎么就不怕?叶思俏脸有些红润,似乎想要找到话题突然问着许枫。

  嗯?!许枫一愣,随即才想起说那三人想要杀他的事情,许枫笑了笑。对于两世为人的许枫来说,虽然对着死亡有着敬畏。可是却比起别人淡了不少。当时也有些恐惧,可有些事情必须做。许枫他不可能把叶思抛弃掉,所以这怕不怕就不重要了。

  叶思那双美眸盯着许枫,想要从许枫眼中看出一点什么,但却只见许枫嘴角含笑。

  叶思感觉心尖颤了颤,有着一股别样的情绪弥漫整个全身。

  你要和我说什么?叶思问着许枫,想要寻找着话题。

  许枫身子微微移动了一下,靠叶思近一些,虽然只是移动一点,可是床却只有这么大,许枫移动一点就贴着叶思的腿,从腿上传来道道温热和贴着的惊人弹性,浴袍外面的肌.肤被许枫触碰到,十分滑腻。

  许枫见叶思蠕.动了一下想要离开,用着手搭着叶思纤细的腰肢,手上传来的弹滑,让许枫的心猛的跳出来,居然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许枫明显感觉到叶思微微发抖,手颤动着握着许枫在她腰间的手,不让许枫动也不让许枫离开。

  你要和我说什么?叶思重复了一声,喷出的热气打在许枫的脸上,痒痒热热的。

  离我浸一些!许枫对着对着叶思说道。

  不要乱动!叶思不敢看许枫,身子微微侧过,眼中有着水雾弥漫。

  许枫用另一只手把叶思的身体扳过来,让叶思的脸对着她,叶思迷离而又灼热,显然叶思和许枫一样,有些控制不了情动。

  许枫的手顺着叶思的腰肢,缓缓的进入浴袍中,触碰到那些嫩腻滑软,许枫觉得整个人都沉醉了,心思颤动。叶思的身体猛的一僵,叶思晶莹剔透的美眸中,升腾起雾气。

  你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叶思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目光看着许枫有些火热的眼神。

  你会不会觉得我太坏?许枫莫名其妙的回答了一句,眼神直直的凝视叶思,许枫努力的控制情.动,语气似乎有着几分玩世不恭,又有着几分认真。

  叶思盯着许枫那双幽黑的眸子,沉默了一会儿后,放开了抓着许枫的手,眼睛微微闭上,双手紧紧抱着许枫,身子有些不由自主。

  许枫手进入浴袍中,有些不安分的在其中。手触碰在叶思雪.白的大.腿内侧,这一次最为滑腻娇.嫩,轻轻的摩挲着,时不时隔着一层薄纱压着哪一处,叶思面颊绯红,面若桃花,水中雾气弥漫。

  许枫吻着叶思娇.嫩的唇,十分用力,用着手把她的浴袍给掀起,浴袍压着叶思,一头秀发丰茂的被浴袍领口挤在一起。

  帮我!叶思微微弓起身子,腰如同蛇般柔转,呈现完美的弧形。

  许枫没有搭理叶思,看着叶思如梦如幻的肌.肤,白里透红,如脂如玉。让许枫看的如痴如醉。许枫忍不住低下头,轻袭上面的乳丘。

  别!叶思喊了一声,可是许枫哪里会听。受不了如此刺激的叶思,身子如同蛇般扭动,呼吸更加炽热。

  到最后叶思终于忍不住,腿缠着许枫,攀岩而上。在许枫感觉被魂魄销熔的洞天包裹,许枫就像贪婪的野兽一样,吃着甜食而忘记自我。

  叶思脸颊上艳丽的桃红,娇.媚而艳美,绯红不退,嘴中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娇哼,让火焰渐渐升级。

  比起想象中的要疯狂的许多,两人的在其中彻底迷乱。到最后几乎都精疲力尽!

  在休息了一阵之后,叶思恢复了一些力气,恢复力气的同时,叶思的理智也恢复了过来。伸手抓过旁边的被子,把自己牢牢的包裹住,脸上还有未散发的桃红。叶思看着面前的少年,有着少年的青涩,又有着少年所没有沉稳和安全,叶思突然平静了下来,看着许枫说道:我们不应该如此的。感觉自己是一个坏女人。

  许枫大感头疼,自然明白叶思想什么。这女人居然以为是自己勾.引了他,而让他把持不住。许枫揉了揉脑袋,伸手抓住叶思在被窝中的手:叶思姐难道仅仅因为我还是一个少年?

  叶思没有说话,沉默的看着许枫,显然为刚刚的行为后悔和自责了。她和许枫,本不该走到这一步的。

  望着轻咬着嘴唇一眼步不发的叶思,许枫心底知道叶思刚刚丧失理智是很大原因我因为被三人吓到的缘故。许枫自然不愿意给叶思留下心结,伸手搂过叶思的腰肢,叶思微微抗拒,可是在许枫的霸道下,只能依偎在许枫身上。

  目光平静而又带着几分温柔的注视着叶思,望着叶思高高挑起来的睫毛,望着这个颠倒众生的女人,许枫感觉她就是一副毒药。对于这具十六岁的身体,却有着成年人思想的他来说,简直就能毒的他不能自己。叶思不知道,她到底有多么的诱人。媚惑万千态!

  许枫手放在叶思身上没有乱动,声音有些思绪的说道:叶思信不信,一个人有着两种截然相反的,一个是受尽欺负软弱不堪,卑微的在这个世界活着。一个是声色犬马放荡不羁痴情风月的混着过日子。而这两个人生碰撞在一起,融合交合,又会是怎么样?

  叶思打起了几分精神,不明白许枫怎么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许枫笑了笑,看着叶思说道:这两种人生碰撞在一起,或许依旧声色犬马,但是总不能卑微的继续活下去,活血没有追求。但做好现在就是追求。人生变幻莫测,所要做的就是珍惜现在,未来的事情你我哪里能想到,只是此时留下遗憾而已。

  叶思愣了愣,看着许枫说道,这会不会太奢侈?!

  许枫望着叶思的美丽眸子,想起前世张爱玲的一句话,他微微改了一句说道:记得以前听过一句话,说着男女之间的感情:‘在茫茫人海中,时间的荒野里,遇到该遇到的人,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那么也没有什么别的可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哦,原来你也在这’。我做不到他们这样唯美的境界,我只是想,既然在对的时间,对的地点,碰到对的人。那万万没有放弃的可能。那种淡然的问候我做不到,我想做的’今宵有酒今宵醉。’

  你的真的很放浪不羁耶!叶思白了许枫一眼道,这怀疑说的那两个人生,你都经历过。

  许枫看着叶思,见叶思露出一丝笑容,明白叶思的那种自责情绪和顾忌消除了不少。

  我曾经有一个长辈,虽然他身边形形色色换过不少女人。可是却终生未娶。在他放浪不羁之前,有着一个他深恋的女人。他曾经说过:情莫更多醒,醉莫更多情。情浓时,忘却天地都可以,不要总是用理性去打断爱情!有些事情是没有理性的。许枫看着叶思说道。

  叶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哪里来的一套一套,都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你骗过,才有这样的道理。

  许枫见叶思这样,就知道叶思完全释怀。这让许枫松了一口气,要是因为这儿让叶思疏远他的话,许枫绝对会毒发。

  叶思只不过需要一个借口安慰自己而已,而这点对于前世声色犬马的许枫来说,并不难做到。

  骗下叶思姐就够了。别的女人不过是浮云!许枫凝视着叶思明亮的美眸。

  那萧依琳呢?叶思突然问道。

  这一句话,让许枫瞬间偃旗息鼓。许枫看着叶思说道,你会不会怪我真的太坏?

  叶思白了许枫一眼道:你刚刚就够坏的?

  这一句话,让许枫哪里忍受的住,扯过叶思的被子,身体缠绕上去。

  别……

  叶思惊呼了一声,可是许枫那里会停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