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四十四章 转变
  第两百四十四章 转变

  疼吗?叶思摸着许枫的脸上的抓痕,有些嗔怪娇声道,你也真是的,也不和黄姨说清楚,被生生的抓成这样,还好只是指甲不深,要是她那把刀砍过来你那自诩英俊的脸蛋不是没有了。

  望着优雅而绝美的叶思,肌肤晶莹如美玉雕就,这颠倒众生相的模样让任何一个女子都要黯然失色,白腻的手指在许枫脸上滑过,给人异常的细腻之感。

  叶思没有注意许枫直直盯着她的炽热眼神,认真的帮着许枫处理脸上的抓痕。在许枫沉默良久后,这才抬头。却见那双明亮眼眸里藏着无柔的温柔之情,没有**燃烧的激烈,但有些无限的温柔和认真,叶思平静如水的心境掀起着些许的波澜。她觉得自己有些享受这样的感觉,看着许枫深邃的黑色眼眸在微微的闪动,她的脸上也浮起无端的妩媚,这让她有些闪躲的避开许枫的眼神。

  进去看看妃暄吧。叶思带着几分颤音,心思平静不下来。

  嗯!许枫点头,站起身向着夏家里屋走去。

  许枫进入里屋,黄琴看着许枫脸上的抓痕,脸上有些尴尬,张了张嘴准备说几句道歉的话。可是看着许枫平静似水的面容,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黄姨!夏妃暄怎么样了?许枫看着黄姨问道,语气依旧是那淡淡的语气无悲无喜。

  黄琴叹了一口气:那软香散的毒倒是散掉了,不过这孩子却不说一句话,连吃东西都不吃一点,咳……

  听到黄琴的话,许枫点了点头,对着黄琴说道:我去看看吧。

  黄琴看了许枫一眼,终究还是开口说道:阿姨刚刚太激动,不知道是乔光那个畜生。你别怪阿姨!

  许枫摇了摇头,也不说什么,迈步走进夏妃暄的房间。夏妃暄躺在床上,绝美的脸蛋上多了几分憔悴,有着一份病态之美,那高傲的外表一剥去,反倒是给人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

  许枫走向前,望着这个女子,心想闹到现在。他也有着责任!谁想到,乔光先没对他出手,反倒是纠结一群二世祖先对夏妃暄出手。许枫原本以为,夏妃暄离乔光远一点,只会让乔光记恨他,进而先对他出手。

  夏妃暄也看到许枫进来,那双美眸中有着复杂的情绪,许枫自然明白夏妃暄想的什么,他淡淡的说道:那家伙是一个禽兽,这样的事情没少做。你也别当他一回事,没有被他占到便宜是万幸。

  夏妃暄没有说话,看着许枫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许枫看了夏妃暄一眼继续说道: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躺在着半生不死的,难过的不只是你,起码你母亲看起来就憔悴了不少。

  夏妃暄的神色更是复杂,目光直直的盯着许枫。

  你好好在家养着吧。那几个畜牲你也别放在心上。我会帮你解决掉的,这件事情会给你一个交代。说完,许枫也不理夏妃暄,迈着步子就离开夏妃暄的房间。

  夏妃暄望着那个背影离开,目光中有着另类的情绪,原本不死不活的夏妃暄,这时候居然侧身捂着嘴巴哭起来。

  出门的许枫听到夏妃暄的哭声,反倒是松了一口气,就怕这女人不死不活什么都不做。现在会哭,那就好了一半。

  许枫见黄琴走来,对着黄琴说道:黄姨,你去准备一些米粥给她喝点吧。

  说完,许枫就迈步出去,在走出夏妃暄房间的许枫,目光看了左侧的一个房间,闻着里面散发的药味,目光停留了一会儿,继续向着外面走去。

  叶思在外面等着许枫,见许枫出来,问着许枫说道:妃暄怎么样了?

  许枫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叶思的话,而是问道:夏家谁病了?夏妃暄父亲?

  叶思一愣,随即说道:嗯!夏叔病了好多年了,一直依靠黄姨照顾。夏妃暄对乔光那么快生出好感,除去他会装之外,怕他说能治好夏叔的病也有关系。

  很严重?许枫问道。

  有些严重,曾经一个人说要天阳玄者配合医术士才能治疗。叶思说道。

  许枫撇了撇嘴说道:既然这样,那夏妃暄那个傻妞还信乔光?

  叶思白了许枫一眼道:什么傻妞,你就不能说好听一点。这也不能怪黄姨和妃暄,乔光演戏的水平还是不错的,装的翩翩君子。黄姨自然不认为他说谎,而且他又说是家族秘法,黄姨就信了!

  许枫无奈的揉了揉脑袋,心想声一副好皮囊还真的有用。不管许枫愿不愿意相信,人的第一感觉都是以貌取人的。

  你要不要帮一下夏叔?叶思问着许枫,叶思知道面前这个男子的能量。周王对他极其看重。虽然自己是周王的义女,可是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义女也是借着许枫面子他才认的。许枫要是能帮夏家,这难题就解决一半了。周王实力天阳之境肯定达到,医术士许枫也算半个。许枫要是不行,以周王的名声,肯定能找来。

  再说吧!许枫淡淡的说道,那小妞都没开口,**心这么多干什么。

  听到许枫的话,叶思无奈的笑笑,心想难怪夏妃暄一直当你是混蛋了。这语气要是被夏妃暄听到,又会当你挟恩图报。

  你啊!叶思无奈的白了许枫一眼,风情万种,乔家准备怎么解决?听说他带人前去周家负荆请罪了。

  许枫哼了一声道:负荆请罪要是有用,那世上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了。让他先在周王府邸跪着吧,周叔不会搭理他的。

  叶思一愣,看着许枫说道:你要杀了乔光?

  杀了乔光?许枫嗤笑,只是杀了他还怎么玩。算了,我还是先去一趟周王府邸吧。陪乔家好好玩玩。叶思姐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叶思摇摇头道: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妃暄!黄姨照顾两个人,怕是照顾不过来。

  听到叶思的话,许枫点了点头,见黄琴这时候出来端米粥,叶思心底一喜:妃暄愿意吃东西了?

  黄琴点头,看了许枫一眼,刚准备说什么,叶思却说道:黄姨,我去喂妃暄吧。

  嗯!黄琴点头,把米粥给了叶思。

  许枫没有在夏家停留,迈着步子就离开了夏家。

  黄琴看着许枫的背影,叹了一口气道:许枫这孩子怕是记恨我了。

  叶思笑道:黄姨别想太多,许枫不是这么小气的人。他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叶思就进去了妃暄的房间,此时的夏妃暄经过痛哭,眼睛红肿的有些厉害,更是有着一种我见犹怜的美感。叶思看着夏妃暄,心想要是许枫看到夏妃暄这幅模样,怕是会受不了吧。

  妃暄!喝点东西。叶思笑着把东西递给夏妃暄,夏妃暄沉默的接过,不发一言的开始喝着碗中的米粥。

  许枫见一碗米粥夏妃暄很快就喝完,问着夏妃暄说道:还要不要?

  夏妃暄摇了摇头,多了一分死气,再无以往的高傲和冷艳。

  叶思见夏妃暄如此神态,拍了拍夏妃暄说道:你别这样一幅神态。看清楚乔光的本性是一件好事情,值得高兴。

  夏妃暄咬了咬嘴唇,突然问道:叶思姐,许枫脸上被抓成那样,他有没有说什么?

  叶思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夏妃暄说出的第一句话是这个:你放心吧。我早说过许枫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他还不至于记恨你。

  夏妃暄咬着嘴唇,脑海中不由闪现了那一幕。就在她心死的时候,那个她一直厌恶的人把他救下了,暴怒的踹着那一群禽兽,而后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起来。在夏妃暄的记忆中,许枫这样的人,看到她那副模样,应该是兽心大发的。可是,他却抱着自己,任由她母亲撕着他都没做任何解释。

  想着那一幕,夏妃暄的嘴唇咬的越来越紧。

  叶思多多少少能理解一些夏妃暄的心思,微微笑了笑,用着手抚开夏妃暄有些发白的诱人嘴唇,开玩笑道:你不是一直讨厌许枫嘛。这么快就陷进去了?

  夏妃暄听到叶思这句话,微微一怔,目光呆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思见夏妃暄如此,伸手揽过夏妃暄的肩膀,把她抱在怀里,对着夏妃暄说道:你啊!还真是一个祸水。许枫为了你跑到一个伯爵家掀他桌子不算。刚刚更是说不放过乔家。看许枫的样子,乔光死他都不满足。也不知道这家伙要为你闹出多大的动静。争风吃醋到这种地步,你这个小祸水是出名了。以后怕是没有几个人敢来招惹你了。

  这一句话让夏妃暄彻底呆滞,愣愣的看着叶思。

  叶思见夏妃暄如此,笑了笑,对于夏妃暄的举动倒是不意外。这女人就算再讨厌许枫,这时候怕都情绪复杂。叶思自认,要是她是夏妃暄,都要陷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