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二十二章 虐人
  第两百二十二章 虐人

  叶思等人都呆呆的看着许枫,很难理解许枫这个时候怎么还挑衅长老。一个精魄之境的强者岂是他能挑衅的?就算许枫救过周王,周王也对许枫另眼相看。可是,许枫如此挑衅,叶家长老就算折断许枫的手臂,周王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叶险原本见收拾不了许枫还气急不已,可是听到许枫如此嚣张的话语,马上就兴奋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长老,他就不信身为精魄之境的长老能手的了许枫如此话语。

  果然,在许枫这句话下,叶家长老面色铁青,怒瞪着许枫:无知小辈!今日我就代你的长辈好好的教训你。

  说完,他就气势向着许枫威压而去,恐怖的气势压迫下,决斗场的青石都开始碎裂了起来,凭借精魄之境的气势就让青石如此,这让叶思面色一变再变,刚咬牙准备阻拦叶家长老的时候,却见场中的许枫哈哈大笑,一脸蔑视的看着叶家长老:你这点气势,是用来吓人吗?怕是连蚂蚁都吓不到吧。

  叶思一众人看着场中谈笑风生的许枫,互相对视了一眼,看着决斗场上不断被压碎的青石,很难理解为什么许枫在这样的气势下居然如此轻松?

  叶家长老同样皱眉,身为精魄之境的他很清楚,他的气势压迫下,入灵之境根本就抵挡不住。而面前的少年,却当做无事一样,这让他十分不理解。

  哼!

  叶家长老继续冷哼一声,在他的哼声下,一股霸道的气息冲击许枫而去,威压在许枫身上,许枫身.下的青石瞬间崩裂开来。但作为中心的许枫,却毫发未损,静静的站在哪里,丝毫不减对方放在心上。

  老家伙!你就这点本事也好意思在我勉强耀武扬威?许枫大笑道,我看你还是滚回你娘胎。别倚老卖老了。就你这样,也好意思出来欺负人?

  伶牙俐齿!叶家长老哼了一声,气势再无保留,化作实质涌出,在他的气势爆涌而出下,空间泛起了一道道涟漪,整个空间弥漫着一股压抑气息。即使隔的好远的众人,都感觉呼吸不顺畅。

  可是让人呆滞的是,在场中的少年却依旧没有变色,依旧带着几分玩味看着他:你还能再强一点吗?

  叶思和叶叔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眼中的惊骇,那宛如实质压迫的决斗场青石块块碎裂,特别是许枫脚下那些坚硬的青石都抵挡不住。可是许枫却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这如何不让他们震撼。

  该死的!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一直在装不成?他达到精魄之境?叶险咬着牙齿怒骂了一声,澳门赌博网站:心中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许枫达到入灵之境。

  许枫看着面前涨红着脸,再也提升不了一丝气势的叶家长老,许枫淡淡的说道:你完了吧?那轮到我了!

  在许枫话音落下,从许枫身上爆发出一股翻天气势,气势涌出化作长虹,宛如奔腾的江河一样,冲击叶家长老而去,在气势奔腾下,轰隆隆的声音不绝于耳,震撼众人的心灵,虚空泛起的股股涟漪,更是让叶家的所有人都呆滞在原地。

  叶家长老更是面色大变,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之色:五魄之境,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恐怖的气势轰击在叶家长老身上,他连退数步,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在踉跄倒退出去下,最后被气势压迫的单跪在地上,任由他如何挣扎,都站不起来。

  叶家长老更是惊恐,他原本以为只是五魄之境,现在看来肯定是不止了。难道是七魄,甚至更强的一魂之境?

  精魄之境,修炼的是练的是精,魄,人有三魂七魄。能从入灵之境炼出一魄和天地达到一定的契合,就步入了精魄之境,可是这还只是开端。七魄炼完,再炼三魂,才能达到精魄之境大圆满,最后冲刺天阳之境!所以精魄之境又分七魄,三魂十个等级。每炼出一魄是一个跳跃,每炼出一魂,更是一个极大的跳跃。

  叶家长老已经达到了一魄的顶峰,可是这样的实力都被对方死死的压制,连对方气势都反抗不了。他无法想象对方到底多强!

  怎么跪在地上不动了?你不是要代我父母好好教训我吗?本少就等着你教训,就看你有没有这种本事了。许枫带着几分玩味注视着叶家长老。

  叶家长老在许枫的压制下,连动都不能动,整个脸被压的涨红,死死的抵挡许枫的气势,他丝毫不怀疑要是他一松劲的话,就被被这股气势压的骨头全身碎裂。

  场中的许枫,就宛如一个君王一般,一步步的走向叶家长老,许枫每每走一步,在场外的叶家人心就跳了跳,无法想象这是何等实力,让他们高高在上没有敌手的长老变成如此模样。

  叶思同样惊骇,她不认为许枫会骗他,许枫说他是八重天,那就是八重天。可是面前的一幕怎么解释?天神附体?

  相比于叶思的疑惑,躲在一处的叶家家主,更是不敢置信。他无法想象,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用气势压制一个精魄之境的情景是多么震撼。叶家家主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周王会找他做代言人了。

  不是打了小的出来老的吗?不知道还有没有老的为你出头,要是没有的话,那就别怪我了。许枫眯着眼睛看着叶家长老。在所有人的的目光中,许枫的手高高扬起,一巴掌向着叶家长老抽了过去,清脆的耳光在众人的耳朵里面响起,让一个个心猛的跳起来。在叶家,叶家的长老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就算是叶家的家主,对待长老也不敢如此啊。可是一个外人,居然甩了他一个耳光。

  好好的长老不做,做人家的走狗。

  许枫话音说完,一个耳光抽了过去。

  做狗也就罢了,还出来乱咬人。

  说完,又一个耳光抽了下去。

  咬人就咬人,可是也不能见人就咬啊。叶思姐那么漂亮,你居然不知道怜香惜玉。本家丁最讨厌不知道审美的人了。

  在巴掌声音响起的同时,叶思面色红了红,不由狠狠的嗔了许枫一眼,心想这家伙在这里也胡说八道。

  还有刚刚偷看叶思姐,妈的,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嘛。居然还用猥琐的眼睛偷看。我最讨厌偷看女人的人了。

  你说你妈怎么就把你生个男人呢?为什么不是女人?

  生男人也就算了,还生的头发分叉!

  叶家的人一阵无语,看着被扇的红肿的叶家长老,无比的同情他起来。不懂得审美被他抽耳光,懂得审美又要被抽耳光。连长老妈妈生男生女都要怪,这是长老能决定的吗?

  许枫这连番扇下去似乎也扇累到了,这时候长老的脸已经看不清了,那些老牙已经被许枫扇的干干净净了。

  可是,许枫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又开始一脚脚向着叶家长老踹过去,每一脚踹下,都能听到骨裂之声。这让叶家的人看的十分惊惧,叶家的另一位长老想要营救,可是看着许枫那宛如江河奔腾的气势,他又忍了下来。目光看向叶家的最高处建筑,却发现哪里并没有异状。这让这一位长老皱了皱眉头,但是马上他额头就冒出了冷汗。

  难道太上长老也怪我们偏离的长老中立的立场?

  这位长老越想越又这个可能,太上长老一直重复,长老不许参与家主的争夺之中,而现在的太上长老的沉默,是不是就是这个意思?

  尽管他做错了事,可是当他看着被许枫蹂.躏的长老时,还是忍不住怨恨了起来:叶家的人被对方这么欺负,就算我们做错了事情,可是也不能被外人如此蹂.躏啊。

  这位长老自然不知道,那一处的太上长老没有出手,并不仅仅是这一个原因。

  许枫看了一眼叶家最高处建筑一眼,再踹了几脚叶家长老后,终于停了下来,拍了拍腿说道:踹的本家丁累了。你能活下来,本家丁就不计较你偷看我叶思姐的事情了。

  叶思听着许枫的胡言乱语,面色晕红,醉人之境,看着地上眼睛被踹的一团死狗的叶家长老,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见到这一幕,叶思不由担心了起来,这毕竟是叶家,许枫把叶家的长老打成这样。长老院要是责怪下来,那……

  可是,让叶思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许枫那如同江河奔腾的气势也收了回去。在气势收回去的同时,许枫戒指上紫光缠绕,雷电穿梭其中。

  还有谁不服气的,可以上来领教一番。许枫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四周。

  许枫的目光所过之处,让一个个玄者倒退出去,宛如许枫是洪荒猛兽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