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一十二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第两百一十二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周扬当初回到鹤城,就和他父亲一起禁锢在府邸中。这些天他受尽折磨,当然受的不是**折磨,而是心灵上的。以往以他的身份,谁不是恭恭敬敬的对待他。

  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此时就算一个小小的侍卫。都敢对他大呼小叫,再没有当初王侯之子的荣光。而最重要的是,当初一心讨好他的人,此时在赵同的示意下,一个个前来讥讽嘲笑。

  滚开!周扬望着面前的少年,眼中满是怒意。一个小小的子爵之子,也敢再他面前大呼小叫。

  哎哟!你还当你是以前的周公子吗?本少爷就是不让你吃怎么了。说完,崔南看着周扬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口唾沫吐在周扬的准备吃的吃食上。

  哈哈!你吃啊!快吃啊!崔南看着饭菜上的恶心唾沫,对着周扬耀武扬威打喊道。

  周扬眼中喷出火焰,当初一个子爵之子,在自己后面生怕声音打了一点。可如今居然如此欺凌他。

  崔南见周扬瞪着他,带着几分蔑视说道:看什么看,信不信本少爷把饭塞给你吃。一个罪王之子,马上就要被斩头的家伙,本少爷想要怎么玩你就怎么玩。

  周扬脾气再好,在这样一个人的侮辱下也忍不住,体内的灵气涌出,向着崔南狠狠的抽了一巴掌去。周扬已经达到入灵之境,如何是崔南能挡得住的。这一巴掌下去,崔南的脸伴随着一声脆响红肿了起来,整个人在虚空翻了一个跟头,砸在了地面上,地板震动了几下。

  跟着崔南来的侍卫也没有想到周扬说动手就动手,根本反应不及,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扬已经一脚踹道了崔南的身上。

  这些侍卫见状,马上向着周扬扑过去。能用来禁锢周王的侍卫,实力自然不会低,在其中入灵之境也有不少。刚刚达到入灵之境的周扬如何是他们对手,很快就被擒住,手被反扣着,被这些侍卫紧紧的束缚。

  崔南从地上爬起来,吐了一口唾沫,唾沫和血水混合,同时一颗门牙掉了出来。

  望着被束缚的周扬,崔南摸了摸一下嘴角,望着手指上的血迹,想也没想就像着周扬一个巴掌抽了过去。

  啪……

  崔南用尽全力的一个巴掌,抽的周扬脸瞬间红肿。响亮的声音传遍整个空间。

  这一巴掌把周扬打懵掉了。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敢打本少爷!你还当自己是王爵之子吗?你还当自己是鹤城那个无人敢惹的周公子吗?你现在不过就是一头畜牲,一头等待宰杀的畜牲。崔南每说一句话,一个耳光就抽到周扬脸上。

  周扬听到崔南的话,眼睛血红,堂堂的王侯血脉,居然被称呼为畜牲,这是周家莫大的侮辱。周王疯狂的挣扎,可是整个人被禁锢,如何挣扎的开,这让周扬眼中布满血丝,死死的盯着崔南,眼神可噬人!

  崔南看着周扬的眼神,见周扬此时还敢用这种眼神看他,怒急不已的同时,拳脚不断向着周扬身上招呼。一声声骂语不断的从他口中飚出。

  崔南原本是按照赵学吩咐来欺负一下周扬的,原本准备小惩戒一下就行了,但是想起当初周扬对他们的蔑视。下起手来就再也不管了,一拳拳一脚脚招呼上去。

  幸好周扬达到入灵之境,要不然在崔南如此殴打下,不死也得掉半条命。

  崔南打了一阵,似乎打累了,这才盯着周扬喝道:你一个狗娘养的,就等着被杀吧。

  周扬血丝布满双眼,死死的盯着崔南,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是死不了,会把你剥皮抽筋。

  崔南怒极反笑:死不了?笑话?你当谁还能救得了你吗?

  崔南说完,目光看到他刚刚吐唾沫的饭菜,也不说什么,端起来就向着周扬脸上扣过去:老子让你吃最后一餐。

  说完,崔南就死死的按着碗,似乎要把饭菜都生生的扣进周扬的嘴中。

  到最后碗破裂后,他这才放开。望着面前带着脸上满是饭粒的周扬,轻蔑的一笑:你是王爵之子又如何?还不是任由我欺负,要你死就得死。

  周扬死死的盯着崔南,没有说一句话。这些他受过无数侮辱,都是当年讨好他的少年。一次侮辱比一次重,这让周扬记忆犹新。

  你……崔南刚准备说什么,外面去进来一群人。

  崔南望着为首的男子,微微一愣后欣喜的喊道:赵叔叔!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赵学的宗弟赵祥,他扫了崔利一眼,目光森冷,随即怒瞪着束缚周扬的几个侍卫喝道:还不放开小王爷。

  这一句话,让崔南一愣,随即喊道:赵叔叔,你……

  可是崔南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赵祥喝道:住口,谁是你赵叔叔?给我闭嘴。给我把这个罪臣之子绑了。

  是!在赵祥身后的侍卫喝了一声,五花大绑的把崔南给绑了。

  赵叔叔!你这是做什么?崔南吓的心惊胆跳。他父亲是赵学的得意手下,赵祥对待他们也是和气的很,可是今天为什么突然如此森冷,居然不留情面的绑了他。

  做什么?你父亲陷害帝国王侯,这是灭族大罪,今天就是把你绑回去审问的。来人,带回去。赵祥喝了一声,让侍卫带走。

  在崔南带走后,赵祥瞬间就换了一副面孔。一脸笑意,亲自为周扬脸上抹掉那些饭粒,澳门赌博网站:带着抱歉的语气:周贤侄!叔叔来晚了,没有想到崔南这么大胆,连周贤侄也敢如此对待。周贤侄放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周扬望着面前演戏的赵祥,哼了一声扭过头没有说什么。

  赵祥对于周扬这举动丝毫不以为意,拍了拍周扬的肩膀说道:周贤侄,公爷已经查清楚了,这是有人陷害周王。过几天三圣师的命令就会传下来,到时候你们就自由了。

  周扬盯着赵祥,依旧没有一句话。

  赵祥看了一眼满地的饭菜,对着侍卫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给周贤侄准备好鱼好肉!

  是!大人!这些人莫名其妙,但是却不得不按照赵祥的话去做。

  赵祥呵斥了一番侍卫后,就对着周扬笑道:贤侄,你再在这里委屈几天,等命令下来了,你马上就自由了。对了贤侄,你要是需要什么,尽管吩咐下人就是。我还的去擒拿被的陷害周王得余党,就不陪贤侄了。

  说完,赵祥笑眯眯的离开。这种和气要是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赵祥是周扬的亲叔叔。

  周扬望着赵祥走后,整个人瘫坐在地面,顾不得坐在全是饭粒的地上,他血红的眼睛中忍不住流露出眼泪,周扬知道,周家安全了。要不然,赵家的赵祥不可能这种姿态。

  想起这些天的委屈和压力,周扬忍不住大哭了起来。周扬是个男人,可是更是一个少年,这样的压力和委屈当初一直能忍着已经不错了,此时一些消弭了,反倒是忍不住了。

  一些侍卫看着这一幕,一个个也静默在哪里,心中已经有讨好周扬的心思。从赵祥的语气中他们知道,周王怕还是要回到鹤城之巅,到时候周公子依旧是周公子,这些天他们没少欺负周扬,那他报复起来……

  这些侍卫不敢想象。

  一个个再也忍不住,赶紧跑到周扬的面前,想要扶起周扬,同时口中马匹不断,妄想讨好周扬。

  滚开!周扬一推这些人,眼中带着厌恶,看也不看这些人一眼,直径走到一处。对于这些势力的人他已经看透了!

  周扬想起这一场大起大落,心中不由想起一个比起他还小的少年:你真的做到了!我就知道,相信你没有错的。

  周扬喃喃细语,很想现在跑到那个少年面前道谢。

  周扬从自己的待遇中就能明白,他父亲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斩头了。可以想象的到外面的情况是多么危险,可是他却依旧挽回了一个周家。周扬无法想象,他到底冒着多大的凶险做到的。

  君子之交淡如水!

  周扬不由想起他父亲说过的一句话,这或许就是君子之交吧。以往围绕他们周家的人何其之多,一个个亲爹一样的供着周家,可是到了真正时期,却只是一个家丁帮他们。

  想起和许枫相识,不过是在一座深山开始,并没有多久的时间。交情远远没有那些与周家世交关系深。可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们周家奔波。

  周扬看着一个个战战兢兢的侍卫,冷哼了一句也不搭理他们。看着摆了一桌子的菜肴,他也不客气的开始吃起来。也能不要这些年侍卫服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