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第两百一十一章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赵学盯着许枫,努力的想从许枫眼中看出一点什么。可是看了良久,只看到这个少年的自信满满,这让赵学变幻莫定。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身边的一个守将喝道:你派人保护楚府,一只苍蝇也不能让他进去和出去。

  是!守将应了一声。

  哼!赵学哼了一声,挥手向着外面走去。

  赵公爷!怎么走这么快?不和老夫把酒言欢吗?楚云海见赵学气冲冲的走了,心底惊讶许枫震惊的同时,忍不住喊道。

  可是,就在楚云海刚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却听到许枫声音传到他耳朵里面:楚大人!你想鄙视赵公爷就鄙视吧。还这么虚伪!我耻于与你为伍。

  楚云海听到许枫的话,错愕的同时差点没有气炸了。这混小子,有他这样说话的吗?可是就在楚云海准备发飙的时候,却发现许枫居然真的走进楚家,视他于无物。这让楚云海不得不跟上去。

  进了楚府后,却发现许枫坐在哪里,正在等待楚云海。

  楚云海望着棱角分明,带着几分自信笑意,有着少年不该有的从容淡定的许枫,楚云海看着许枫说道:刚刚你倒是能户主赵公爷,可是,赵公爷再等几人,见东西并没有送出城池。怕你依旧逃不了一死。

  许枫白了一眼楚云海说道:谁告诉你东西没送出城池?你难道以为我骗赵学不成?

  楚云海瞪了许枫一眼道:难道你还真的送出去不成?从发生到现在,你一路奔跑到我这里,哪里还有时间送东西出城池。

  许枫耸耸肩道:我没时间,代表别人没时间吗?

  有人帮你?楚云海心底一喜,不过又觉得不可能。赵家派系的人都被盯死,这短短时间许枫去找谁才能出城池?要在赵学反应过来之前就出城池,起码要七重天之上的速度才能出去。许枫一个小小的家丁,哪里能驱使这样的人物去做这么凶险的事情。

  许枫笑了笑说道:楚大人你就放心吧。我说了送出去了就真的送出去了,你就等着几天后,鹤城的天继续变吧。

  你真送出去了?楚云海疑惑的看着许枫。

  许枫微微笑了笑道:在我得到这些东西之后,就叫一个实力最低也有十重天,甚至精魄之境的玄者送出城池。赵学反应虽然快,可是他在叶思哪里耽搁了一会儿,再在我这里耽搁了一会儿,你说他送没送出去?而且,浪费了这点时间,赵学这时候才派人去追杀,也已经来不及了。这证据,定然追不回来。

  十重天?这么短得时间里面。你哪里找来的十重天?楚云海惊讶不已。

  许枫笑了笑,从刚开始策划的时候,许枫就让刺玄的大哥。暗阁的阁主不要离开鹤城,就在一个客栈等着他。许枫从一开始就算到这种情况,所以他只能借助暗阁之手。

  作为暗阁的二阁主,暗阁阁主自然会帮许枫。所以这些天一直在候命。而许枫来楚家的路途中,就进了一下暗阁阁主候命的客栈,这只是转眼一瞬间的事情,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许枫就向着楚云海家奔来,吸引别人的目光。而暗阁阁主,却亲自出城。

  那时候赵学虽然反应过来,可是城池却还未来得及封锁,以暗阁阁主的速度,自然能赶在这之前出去。许枫看到过他的速度,根本不是自己能比拟的,虽然没问他的实力是多少,但是相比不下于精魄之境。毕竟,他也是接受了传承的人。

  楚大人你这就不用知道了,反正只要知道哪些东西已经出了鹤城就可以。许枫笑道。

  楚云海原本以为许枫诈赵学的,没有想到许枫真的送出去了。这让楚云海心惊这少年的手段,心想这个家丁还真不能小看,短短时间内不只是设计从崔利那里得到蛛丝马迹,连后招都安排好了。可是,他毕竟还是年幼了一些,有一点还是致命的。

  你就算送出去。可是证据到不了三圣师的手中又有什么办法?以三圣师的地位,除非是侯爵级别的贵族,要不然陌生人怎么可能见到他们?难道你的那位朋友有侯爵身份不成?楚云海叹了一口气,鹤城的侯爵之上的存在也就那几个。许枫显然不是找的他们!在短期内见不了三圣师禀明这一切,就算得到又有什么用?等一切尘埃落定,周王早就死了。

  他见不了,可是楚大人能啊!许枫微微笑了笑,对着楚云海说道。

  楚云海瞪了一眼,他作为检察使,自然可以见三位圣师,甚至皇帝都能见。检察使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是在这方面却比那些贵族优厚太多了。不过这也不奇怪,监察使监察一方,要上禀一些什么,自然要见到他们才行。

  可是,他现在被赵学围困,赵学虽然迫于许枫的话不敢动他。但他也绝对不可能传消息出去。一切还是徒劳无功。

  赵学要是几日之后发现朝廷并无异状,肯定会对他们动手。

  许枫见楚云海一脸担心,微微笑了笑说道:那要是有大人的令牌呢?

  楚云海一愣,他身为监察使不可能事事都跑到京城向三圣师禀报。所以作为监察使,一般都有属于他们的令牌,而持有这些令牌的下属,就可以见三圣师,把他的奏折递上去。

  上一次弹劾安家也是派下人送奏折上去的,并不是他本人。

  你有我的令牌?楚云海古怪的看着许枫。

  许枫耸耸肩道:楚大人难道就没发现你的令牌少了一块吗?

  楚云海一愣,倒是没有注意这些。令牌就放在他卧室,他也不见得看的多重要。毕竟,这令牌只能当通行证一样使用,别的作用一点都没。就算一般的人要偷,都不愿意偷。毕竟,这东西偷来有什么用?去见三圣师?这不是找死吗!以三位圣师的恐怖,要是没事打扰他们,还不是落到什么田地。

  你偷了?楚云海直直的看着许枫。

  许枫嘿然一笑道:我哪里能进来楚府偷东西。不过是楚媚儿小姐拿了就是!

  媚儿为你偷了?楚云海惊讶。

  许枫怒了,这老头是怎么回事,怎么句句不离偷字。自己这样高尚的人格,怎么可能做偷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指示别人去偷啊。读书人的事情,能叫偷吗?

  楚小姐是拿!许枫认真的反驳道。许枫心底倒是有些庆幸,当初和楚云海打了一个赌,胜利的一方有权让败的一方做一件事。原本许枫是给周扬赢的,倒是没有想到此次派上用场。

  从许枫计划的时候,他就先找到楚媚儿,用这个赌约要她帮自己要一块令牌。楚媚儿虽然不知道许枫要来做什么,但是想着那令牌就算给别人也无伤大雅,就顺手拿了一块给许枫,抵消赌约的事情。而那道令牌的许枫,自然把令牌给了暗阁阁主。

  楚云海听到许枫的解释,目光直直的看着许枫。很难想象面前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他居然把一切都给算死了。从一开始就找好了人,偷了令牌,为了就是今天这一天。

  楚云海觉得,就算他自己来做,也做不到如此。可是,偏偏这个少年从容不迫的设下了一道道计谋。而这计谋现在看起来,已经成功了八成。

  后生可畏啊!楚云海感叹了一声,心底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不能常理看待。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几日吧。几日之后,希望鹤城的风向会变!

  许枫明显感觉到楚云海说这句话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那楚大人休息吧。晚辈告退。说完,许枫就躬身退下去,和楚云海解释这么多,就是要楚云海承认这令牌是他给暗阁阁主的,到时候三圣师问起来,楚云海也知道说什么。

  楚云海望着许枫修长挺拔的身躯,想着这个少年做的一切,都感觉有些梦幻。一切看似只是买一座宅子的事情,但是这座宅子却能让鹤城最大的两头巨蟒翻几番。

  真不相信这是一个半大的少年,一个家丁!

  楚云海摇了摇头,轻呼了一口气,随即又笑道:周王!不知道你知道自己是一个家丁救出来的会不会信?

  说完,楚云海也向着外面走去。心想要去给他那个宝贝女儿上一节课了,这面圣的令牌也是乱偷的?这一次虽然帮了大忙。可是下一次出现在歹人手里,那岂不是他也有责任?

  想到这,楚云海觉得有必要好好的教训一番他这个女儿。

  当然,许枫并不知道这些。他已经躺在楚府的床.上呼呼入睡,一点也没想到外面还有虎视眈眈围困楚府的武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