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一十章 与赵学交锋
  第两百一十章 与赵学交锋

  许枫望着面色苍白,澳门赌博网站:带着几分疲惫的楚云海问道: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随我出去迎接赵学吧。现在就看我们的命能不能保住了! 楚云海叹了一口气道,只希望赵学还顾忌我是朝廷的监察使不敢动手。

  许枫听到这句话,心头也跳了跳。此时的他,已经命悬一线了,此时的楚云海,怕是也不能保护他。

  随我出去吧!楚云海叹了一口气,对着许枫说道。

  许枫倒也光棍,跟着楚云海一起出去,到了门口,果然见无数的武士围困着楚府,为首的正是赵学!

  呵呵!赵公爷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真是受宠若惊啊!楚云海面色满含笑意,仿佛没有看到把楚府层层包围的武士似地,直面迎向赵学。

  呵呵!那里话,一直想来拜访监察使了,只不过一直被闲事拖累,这才今天到来,还望监察使大人原谅。赵学同样笑容满面。

  赵学如此模样,让楚云海心头一松。心想赵学终究顾忌自己监察使的身份,不敢直接出手杀他。

  赵公爷言重了,既然来寒舍,今天就不醉不归。楚云海看着赵学笑眯眯。

  赵学笑了笑,随即对着楚云海说道:也罢!既然如此就去打扰一番了!来人,先把楚监察使身后的这个逆徒给我绑了。

  说完,赵学身后的武士向着许枫就扑了过去。可是扑过去的同时,几道雷电炸响,把他们挡了下来。

  赵公爷这是做什么?难道许枫侄子得罪了你不成?楚云海看着赵学带着几分惊慌说道。

  呵呵!楚监察使被骗了吧?这小子可是萧家的一个下人。在我府邸偷了一些东西出来。我这才带人来搜捕他。赵学笑看着楚云海。

  这句话让楚云海怒瞪着许枫,瞪眼说道:我看你和小女交情不浅,怎么是如此下作之人,偷了赵公爷什么东西?还不交出来。

  楚大人!在下并没偷赵公爷什么东西?许枫不卑不亢的说道。

  楚云海面色微微缓和,对着赵学说道:赵公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这个少年和我家女儿是好友,我对他的品行还是了解。不太可能做这样的下作之事。

  许枫尽管知道楚云海是维护他,可是还是忍不住愤愤不平,心想什么叫下作之事!读书人的事情能说偷抢吗?那叫拿!

  楚大人被他骗的不清啊!来人,把他们拿下!赵学喝道,丝毫不顾楚云海。

  楚云海刚想说什么,却被许枫打断,许枫看着楚云海笑道:楚伯伯又何必和他虚伪的应付。他要是有本事就把我擒拿。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他能不能逃得了这一劫。

  这一句话让赵学眼睛猛的一瞪,目光直视许枫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着现在大人不去销毁证据,此时还和我这个小人物纠缠。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赵公爵是不是还有这样的威势。许枫笑眯眯的说道。

  这句话让赵学定在原地,死死的注视许枫道:你想说什么?

  许枫哈哈大笑,从戒指中取出一把信件和账本,对着楚云海说道:楚大人!这就是我刚刚要给你的证据,你看看!

  楚云海一愣,心底皱眉不已。不知道这个少年又玩什么玄虚。心底又不由叹了一口气,心想许枫把证据拿出来,怕是没有人能救的周王了。可是此时的情况,许枫就算不拿出来也没用。

  楚云海信手翻了几页,见信件都是一些白纸。什么都没写!而楚云海翻着账本,却见是符篆拍卖行的账本。

  白纸?!楚云海瞪眼看着许枫,刚刚许枫对他说的可是活灵活现,说什么信件上有印记之类的。可是现在确实一对白纸,什么都没看到。

  哼!楚云海即使再好的脾气,被许枫这么一耍也不高兴了起来。随即对着赵学说道,赵大人请便。

  可是赵学捡起楚云海丢在地上的账本和信件,怒瞪着许枫说道:把真正的东西交出来。

  许枫眯着眼睛看着赵学说道:赵公爷说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知道我说什么?再不交出来,就别怪我动手了。赵学怒瞪着许枫,见一个半大的少年对他用这种语气,心底更是不爽至极。

  许枫哈哈大笑道:晚辈不知道赵公爷说什么?当然,赵公爵要杀晚辈的话,就请动手吧,不过晚辈也不是好欺负的。

  你!许枫这笃信的语气,让赵学面色变幻莫定。赵学自然知道许枫是真的得到了信件和账本。可是许枫拿给楚云海的是假的,那么真的在哪里?

  既然赵公爷不准备动手。那就乘着朝廷震怒之前,赶紧去把证据销毁吧。说不定,赵公爷不会牵扯进去。当然,赵公爷要是今日执意要杀我和楚大人,他日周王洗清罪名之时,定然会把赵公爷的行为举报给朝廷。许枫呵呵说道。

  周王洗清罪名?他的谋逆之罪也能洗清楚?赵学瞪着许枫。

  许枫眯着眼睛,嘴角带着笑意:要是那些账本和信件出了城池,到了三位圣师的手中呢?那能不能洗清?

  赵学面色变的狰狞了起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许枫。眼中散发着噬人光芒!赵学自然相信,以三位圣师的谨慎,要是那些证据真落在三位圣师手中,那他们必定严查,沿着崔利这条线严查下来,定然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只要露出一些破绽,那周王都会武士。

  而以三位圣师的手段,如何不能查出一点东西?

  此时赵学能让三位圣师下令禁锢周王,也是因为三位圣师远在朝堂,不能事事躬亲,这才成功的缘故。毕竟,他掌控鹤城,欺上瞒下非常容易。就算三位圣师再英明,听到谋逆之罪也是暴怒,进而降罪周王,毕竟物证不少,再加上派去的死士做人证。没有亲自到鹤城的圣师自然相信。

  可是,只要他们得到一丝证据证明周王可能是被陷害的。他们就不得不谨慎。毕竟关系着帝国的王爵。

  可是,现在这少年居然说把物证传到了三位圣师的手中,这如何不让他怒急冲心。所有的一切都快要成功了,可是却出现了这样扭转乾坤的变数。

  而这一切都是这个不起眼的少年,一个萧家的家丁。

  赵学自认已经做的很好了,所有的一切都设计的非常完美。连周王派系的人都被死死的盯着,根本不可能有翻身的可能。

  可是这完美的局面,居然被面前这个下人给扭转了。这如何让他接受的了?

  许枫见赵学死死的盯着他,许枫微微笑道:怎么?赵公爷不信吗?那就等几日吧。几日后结果就出现了!只不过,赵公爷要是这几日不做点什么。谁知道能不能查出赵公爷一点什么呢?当然我本人是很愿意相信赵公爷不会陷害朝廷王侯的!

  看着许枫笑眯眯的看着他,赵学眼中的寒意几乎要射出来了,只不过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许枫点头说道:信!当然信!可是赵公爷想清楚。你自身都难保了,要是现在挡着楚大人的面杀我。就要多担一份危险。虽说我只是一个家丁,平常你杀了就杀了。可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要是杀了我,说不定这点小小的罪名,就会被人放大无数倍,进而让赵公爷万劫不复。

  赵学阴沉的注视许枫,脸色变幻莫定。赵学从手下处知道,这个少年和周扬关系匪浅。要是周王真能洗脱罪名,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可是周王一出来,发现自己的救命恩人被杀了,周王如何不暴走?

  这家伙虽然是家丁,却不能轻易下手!因为周王真的被三圣师冤枉,怀疑对象一定会定在在他身上。此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如许枫说的那样,当着楚云海的面杀许枫,许枫很有可能会成为压死他的稻草。

  一个小小的家丁,在这时候居然让他一个公爵投鼠忌器。

  你天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把东西带出城池吗?赵学瞪眼看着许枫。

  许枫耸耸肩道:信不信由你!

  赵学哼了一声,对着身后喊道:来人。派精魄之境,从城门追出,见有异状者,杀!

  许枫听到赵学吓这样的命令,不由冷笑了一声:此时才下已经晚了!要是你一得到消息就下,或许还有用。

  许枫心想,自己为什么要和叶思分开来。保护叶思的同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两人分散赵学注意力。赵学在叶思那里耽误一会儿,再到楚云海这里耽误一会儿。这才能为出城池的暗阁阁主争取时间。

  赵学见许枫的眼神,心中一跳,心中十分不明白,他反应已经够迅速了,对方为什么如此笃信追不上?同时,赵学也信许枫把那些证据送出城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