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两百零四章 别!还是做坏人吧!
  第两百零四章 别!还是做坏人吧!

  叶思姐!夏妃暄望着叶思走入她家门,澳门赌博网站:带着惊喜之色,快步的走到叶思面前,一把把叶思胳膊抱住,十分亲昵。

  落在叶思身后的许枫,看着面前的夏妃暄,此时的夏妃暄比起以往的冷艳,多了几分娇媚,散发着与以往不同的风情,一副如花似玉的容颜,让见识过叶思那颠倒众生之美的叶思也心魂微荡,白.皙如瓷白的面容清丽脱俗,眸子如同清澈的清泉似的,曲线已经有着几分丰.满,有着一股惊艳之美。

  叶思看着绝灭的夏妃暄,伸手抚摸一把夏妃暄的秀发,对着夏妃暄说道:不见你这么久,都长成大美人了。

  哪有!比起叶思姐差远了。夏妃暄带着几分娇羞,这是以前许枫看不到的。看着这两个气质异同的女人,许枫看的赏心悦目。

  在一旁的黄琴自然看到这一幕,见许枫直直的盯着夏妃暄,她倒是没有恶感,反倒是对着夏妃暄喊道:妃暄,你同学来了也不招呼一声?

  啊……夏妃暄这才看清楚之后的许枫,面色难看的同时,忍不住带着几分抱怨的语气,妈!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听到这句话,黄琴顿时不满了起来,瞪了一眼夏妃暄说道:你怎么说话来着?你这丫头,还不招待你叶思姐和同学入座?

  夏妃暄虽然心底很不情愿,可在母亲的威严下,只能带着叶思和许枫入座。

  夏家已经是一个败落的贵族,家中也没有丫鬟之类的,只能她亲自动手为叶思许枫拉开椅子。叶思还好说,夏妃暄拉的客客气气的。只不过为许枫拉椅子的时候,她带着几分情绪,猛的一拉,椅子靠到茶几上,碰撞出一声巨响,吓了许枫和叶思一跳。

  你这丫头,怎么做事的。毛毛躁躁!黄琴呵斥了夏妃暄两句,只能亲自把椅子放在许枫身旁。

  叶思看着带着几分冷意扭过头的夏妃暄,把目光转向许枫,许枫能看懂叶思眼神的意思:你怎么得罪妃暄了?

  许枫对着叶思耸耸肩,投去一个无辜的眼神,意思说自己也不知道。

  叶思无奈的摇摇头道,心想许枫还真够惹祸的。

  叶思见黄琴还在呵斥夏妃暄,心想黄姨对许枫倒是维护,也不知道是如何讨好黄姨的。叶思看着冷艳又委屈的夏妃暄,终究不忍,走向前揽住夏妃暄,对着黄琴笑道:黄姨别说妃暄了。她不过就是不小心而已。没事的,我和许枫又没怎么。对吧,许枫?

  对!对!许枫赶紧点头,倒是不敢再惹夏妃暄,要不然还不知道给自己什么脸色看。

  黄琴听许枫如此说,这才面色松了松,对着夏妃暄说道:你看许枫多好,你这丫头还摆出这样一幅脸色。

  这一句话让夏妃暄委屈的不行,想要争辩几句,可是看着她母亲的面色,终究扭过头不说什么、只不过,目光看到许枫,又忍不住瞪了许枫几眼。

  许枫见夏妃暄又把怒火转移到他身上,感觉冤枉至极。心想这女人对别人没脾气,怎么一面对自己脾气就这么大?

  叶思把夏妃暄揽着带到了一处,对着夏妃暄问道:怎么对许枫有这么大怨念?

  夏妃暄看了许枫一眼,随即转头看向叶思,摇了摇嘴唇,带着几分苍白说道:叶思姐,你可不可以和许枫说下,叫他以后离我远点,不要缠着我。

  啊!怎么了?叶思很疑惑,心想难道许枫缠着夏妃暄不成?

  哼!他这人坏的很。和一个纨绔子弟似地,一天到晚就想着调.戏女人。夏妃暄带着怒意。

  听到夏妃暄的话,叶思忍不住打量了一番夏妃暄,夏妃暄秀发又长又直,飘逸动人,鹅蛋形脸是标准的美人胚子,光洁的额头,皮肤洁白如雪,秀直的长眉下眼眸清澈而又带着几分厌恶,鼻梁挺直,唇形的弧度异常的柔美,娇.嫩得想让人去咬一口。看着不比自己矮几分的明艳少女,叶思心想难怪许枫要打她的主意了。

  叶思对于夏妃暄和许枫在一起还是很看好的,在叶思看来,许枫是一个不错的少年,要是夏妃暄和许枫在一起,也是一种极好的选择。

  许枫这人还是挺单纯善良的,你怎么这么看她不爽。叶思笑道,为许枫说着好话。

  夏妃暄瞪着眼睛,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的看着叶思说道:他单纯善良?叶思姐,你不要被他骗了。

  见夏妃暄如此大的反应,叶思也感觉有些脸色发烫。许枫这个人虽然不错,但是和单纯善良却不靠边。

  你可以考虑下,许枫这个人还是很疼人的。叶思笑道。

  夏妃暄说道:哼!她不是好人,叶思姐以后还是不要和他有交集的好?

  叶思倒是有些疑惑了,不知道夏妃暄到底因为什么厌恶许枫道如此地步。

  叶思姐不知道!他恶心的很,好色至极,纨绔子弟的恶习他都有。身为家丁,一点都不安分,偷窥的事情时常在他身上出现。夏妃暄掩盖不了自己的厌恶。

  叶思失笑,看着夏妃暄笑道:许枫不至于被你说的这么不堪吧。他还是不错的?

  夏妃暄古怪的看着叶思,不明白叶思为什么总是为许枫说好话,她皱着眉头问着叶思:叶思姐!你长的这么漂亮。他就没有对你……你……

  对我什么?叶思疑惑。

  对你色迷迷啊!夏妃暄终究还是红着脸说出来。

  叶思一愣,想起许枫平常的话语和眼神,脸色微微红了红,瞪了一眼夏妃暄说道:胡说什么,许枫不是这样的人。

  反正叶思姐小心一些。夏妃暄提醒了一句,随即又有着几分担心说道,叶思姐帮我说一句,叫他以后别缠着我好不好?

  你……叶思刚想为许枫再辩解几句,可是夏妃暄脸上带着的几分决绝我苍白,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他如愿的。

  叶思见状,心头吓了一跳,赶紧对着夏妃暄说道:别乱想。许枫还是会听我的话的,我大不了就他不缠着你就是。

  夏妃暄这才点了点头,站在叶思的身后,带着几分厌恶看了许枫一眼。

  许枫自然察觉到夏妃暄的眼神,摸了摸鼻子不由自嘲的笑了笑,心想自己没有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这女人怎么就这么记恨自己呢?

  许枫并不知道夏妃暄和叶思说的话,要不然许枫一定会欲哭无泪。

  叶思见夏妃暄下去准备吃食去了,忍不住白了许枫一眼说道:一点都不老实。在学院也调戏女人?

  许枫耸耸肩道:我哪有时间去调戏女人,身为家丁,每天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和她们这些小破孩玩。

  叶思差点没有笑出来。许枫的年纪并不比夏妃暄大。从他口中说出小破孩来,忍不住让她想笑。

  你啊!要是真喜欢妃暄,那就好好的道个歉,让妃暄原谅你,都不知道你怎么惹上她了。叶思瞪了许枫一眼道。

  别!许枫赶紧摆手道,我觉得做坏人也挺爽的!我还是在她面前保持坏人形象的好。

  叶思听到许枫的话,嗔了许枫一眼,对于许枫这样的恶趣味很无奈,刚想做说什么。却见黄琴端上一些点心,这才止住了话语。

  和夏妃暄冷目相对不同的是,黄琴显得极为热情,把叶思和许枫当做贵宾招待。

  叶思看着夏家一个房间,对着黄琴说道:夏叔叔怎么样了?

  黄琴听到叶思的询问,面色露出了几分苦涩:还是老样子,怕是这辈子就是这样了。咳,这个家都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黄姨,你也别担心,夏叔总会好的。说到这,叶思不由露出了几分无奈,可惜我不能借助叶家力量,要不然……

  黄琴听到叶思这句话,赶紧摆手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话,这些年来,你已经接济我们家不少了。怎么会怪你!

  许枫在旁边听着两人的话,虽然不知道说什么,可是也没有过问。毕竟夏妃暄这女人对自己意见大的,许枫可不愿问她继续遭受白眼。

  好了!不说这些了!咳,你们也正是的。没事跑到这里买一套宅子,都不知道能住几天。黄琴显然还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忍不住说道。

  这块宅子虽然老了一些,不过却有着底蕴。拆了多舍不得,放心吧,就算那位子爵大人也不忍心的。许枫信口胡说道。

  这句话让黄琴摇摇头,也不再劝什么。

  和许枫闲聊了几句后,就去准备准备吃食了。夏妃暄显然不愿意看到许枫。也和他母亲一起去了。

  许枫望着叶思投来的责怪目光,耸耸肩表示无奈,心想这真不是自己的错。

  看来!以后要来夏家多吃几顿饭才好。许枫笑道。

  叶思白了许枫一眼,心想许枫还真如夏妃暄说的那样,不是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