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把人生交给我
  许枫望着面前的一群人,蔑视的一笑,手中印结结起来,在许枫印结结起的同时,一道道雷电疾驰而出,向着一众泼皮轰了过去。

  这道道雷电让这种泼皮心头大骇,一个个妄想闪躲。可是又岂能躲避的了,只听见一句句惨叫声不断响起,一个个泼皮倒在了地上。而当初抢许枫包裹的泼皮,随即明白了什么,赶紧拿出包裹,猛的撕裂开来。却现其中只有几块石头。这让泼皮大骇,看着许枫满是惊惧。

  许枫哼了一声,手中印结结起来,一道粗大的雷电轰击在他身上,他被轰的散着焦臭味道,轰然倒地死不瞑目。

  一个六重天的玄者,对付一群泼皮自然不在话下,短短时间,这些泼皮就被许枫轻而易举的给解决掉。

  在解决了这些人后,许枫拍了拍走这才离开这个偏僻的xio巷,带着漫不经心的神色,再次回到饰行。

  叶思自然看到许枫刚刚的表演,见许枫这么晚回来,她不由问道:把他们全杀了?

  许枫微微笑了笑道:信手解决了。对了,叶思姐,要是有人问你有没有倾国饰的话,你就说已经卖给一个少年了。

  听到这句话,叶思点了点头。自然知道这是想要摆她两位弟弟一道。

  刚刚那一幕很多人见证,很多人自然而然会想到倾国饰在他两位弟弟的手中。以那些名媛贵fu对倾城饰的推崇,肯定想要见一见在其之上的倾国饰。

  可是,他的两位弟弟从哪里拿出这套饰。拿不出来给这些名媛贵fu观看甚至拍卖,只能让这些人心生怨恨。他们的饰行自然生意下降。

  最重要的是,疯狂的女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要是不拿出来,说不定他们就准备使用手段了。

  叶叔同样想到这一幕,望着面前不大的少年,微微笑道:你这整人的手段真的层出不穷,我在想睡招惹了你,肯定会想哭都哭不出。

  听到叶叔的评价,许枫很不满的反驳道:叶叔怎么能这么说呢。别人要是想哭的话,我怎么可能不让人家哭。

  哈哈!叶叔哈哈大笑,看了一眼叶思笑道,xio姐!以后你要防范点许枫。

  叶思笑了笑,那双似水媚眸扫了许枫一眼,随即缓缓的说道:他不会伤害我的。许枫还是很正直善良的。

  叶叔差点没有摔倒在地,许枫正直善良?我呸!他要是正直善良,这世上还有人龌龊无耻吗?xio姐也真是的,为了许枫连这样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来。

  许枫听到叶思的话,看了一眼含笑而立的叶思,心想叶思真给自己面子,虽然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会说他两句。可是有外人在的时候,却维护自己。

  那个,叶叔!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去做?许枫见叶叔一个大灯泡在这里,不由提醒他该离开了。

  啊!我没事啊!叶叔疑huo道。

  许枫怒了,心想你怎么这么不上道呢,许枫眯着眼睛看着叶叔说道:真没事吗?我可是听说城东刘家的xio寡fu对叶叔很有意思,前天晚上叶叔还很晚从她房间出来。你们不是约好了今天再见吗?

  呸!叶叔呸了一句,心想这xio子还真是会1un说话。

  不是吗?这可是刘家xio寡fu亲自说的!哎呀,也是,叶叔这样的君子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有必要为你澄清下,叶叔放心,等等我就让人下去安排,告诉鹤城所有人,你和刘家xio寡fu没有si情。我一定让鹤城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事实。许枫一本正经很认真的看着叶叔说道。

  叶叔听到许枫的话,险些没有吓的跳起来。许枫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别说让整个鹤城知道,就算让真个帝国知道他都不怀疑。叶叔虽然知道许枫是信口胡说,可是要是许枫真要是这么一闹。他就真的出名了。一想到那个场景,叶叔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那个,我想起来了,我确实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叶叔使劲的点点头。

  望着逃似的跑出饰行的叶叔,叶思笑骂许枫道:叶叔你也吓他。

  许枫耸耸肩道:也怪他不识相。你说他一个老男人,和我们呆在一起干什么。都不给我这个救命恩人一点面子。

  叶思听到许枫的话,掩嘴而笑。也不再责怪许枫!

  许枫肆无忌惮的凝视着叶思的眼睛,眼睫mo长长的挑出来,有着极美的眼线,眼瞳清澈明亮,美丽的似乎有水迹要从其中渗透出来似地。叶思被许枫如此注视,眼帘撩了撩,却没有躲开的意思。

  叶思姐!许枫抓过叶思的手,看着掌心里嫩白如yu的xio手,绵软温凉,白嫩的手指肚中间凸出来,指头尖尖的,半透明呈粉红色的指甲晶莹剔透,十分的美,让许枫情不自禁的把玩叶叔的手指。

  被许枫如此抓着,叶思倒是没有挣扎的意思,只不过心底却跳了跳,深吸了数口气,看着面前的少年,反复提醒自己面前不过是一个xio少年而已。

  可是,叶思看着许枫安静而又带着几分深邃的眸子时,总能感觉到几分不属于这个少年的气质。这让叶思心底颤了颤。

  这一次要不是你,怕是我真要取消继承人名额的资格。叶思说这句话的时候,有感ji有疲惫。

  许枫盯着叶思的眼睛,微微笑了笑说道:说过要保护叶思姐,不会仅仅是说说而已的。

  叶思心思颤了颤,但是马上就掩饰故作轻松娇笑:好啊!就看你怎么保护我了。

  叶思姐要是愿意,把你以后的人生jio给我。许枫笑着看着叶思,带着几分玩笑,但是却有能让人感觉到其中的认真。

  叶思听到许枫这句话,身子猛的僵硬,片刻后才对着许枫嗔了一眼道:xio孩子1un说什么!

  许枫耸耸肩,微微笑道:我倒是真希望自己是个xio孩子。

  叶思一怔,不明白许枫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她轻呼了一口气,转移话题说道:你现在住在哪里?萧家吗?

  许枫摇摇头:很少在萧家,大多时间在东城的学院。东城的符篆拍卖行是我的。叶思姐要是找我的话,叫符篆拍卖行的人传一个消息给我就是。

  叶思听到许枫这么说,她笑道:难怪你把饰行和符篆拍卖行绑在一起了。我倒是没有想到,你还能nong出这样一个拍卖行来。

  许枫微微一笑道:叶思姐想不到的东西多着呢。比如,你会把你的人生jio给我。

  去……叶思见许枫还是不忘说这个话题,轻啐了一口居然不知道这么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