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佛法精湛
  第一百五十六章 佛法精湛

  慧能等人佛法虽然比不上前世的大禅师,澳门赌博网站:但是却同样不差,一个个善男信女的心中困惑被他们用佛法给解决。不过,许枫听了一阵也听出来了。这个世界的禅宗虽然是禅宗,但是所懂得的佛法却十分有些,不像前世佛经丰富多彩。许枫这才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的禅宗显得这么败落了。这个世界,所拥有的不过是前世禅宗的一小部分而已。

  发现这点,许枫觉得他要是在这世界,真的能混一个高僧当当。要不是出家这件事情对他太有挑战性,许枫觉得很有必要进入禅宗忽悠忽悠人,怎么也会被当做重点保护天才对待。

  就在许枫想着混进去禅宗能得到什么好处的时候,慧能等人终于被一个男子给难到了。这个男子的的困惑很简单,就是他喜欢一个青梅竹马的女人,这女人和他有过一段亲密。可是最后却喜欢上了另外一个男人,任由他百般哀求都不回头。

  慧能倒是用着各种佛法为他解惑,别人或许能减轻一下心中困惑。但是这个男子钻了牛角尖,任由慧能好说歹说,总是沉浸在女人不要他了,跟着别人跑了的思想中。

  许枫看着这个男人,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心想又是一个第三者插足的故事,而且还插的这么干脆。哥们,要是我是你,先把那男的干翻了,然后让那男的出丑,自己表现的大度杰出。再找一个漂亮至极的女人,保证那女人心底会后悔至极。

  当然,许枫此刻自然不会说这些。要不然真的会被轰出去。

  许枫看着这个男子,脸上露出和善的笑意,一副大慈大悲的模样,萧依琳看许枫装的有模有样,忍不住扭过头不看许枫。

  男子见慧能帮他解决不了,只能走到许枫面前,对着许枫说道:大师!请为我指点迷津!

  许枫听到男子叫大师,感觉骨头都轻了两两,心想这家伙真上道,自己要不要给他教几招,然后再插足回来。不过,当许枫看到萧依琳和慧能等人的目光都注视他的时候,许枫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心想就算真的要是这么说了,萧依琳还不知道如何发飙。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许枫看着男子,恢复了他道貌岸然的模样。

  男子疑惑,不明白许枫这么突然给他讲故事了。不是要用佛法给他解惑吗?

  许枫也不理会众人的惊异,自顾说道:在海边,有一个妙龄女子戏水淹死了。尸体被海水冲上海滩,被日光暴晒。这时候,从远处走来三个人。第一个,看了一眼,随即绕过女尸,转身就走。生怕靠着女尸太近,会被恶臭给熏着。

  说到这,看了一眼男子,继续说道:这时候第二个男子走过来,望着被日光暴晒的女尸。心底善良,把身上随身带着的席子盖在女尸身上,这才转身离开。而第三个,望着散发着恶臭的女尸,居然丝毫不嫌弃,挖了一个大坑,然后把女尸抱紧大坑,亲自把他掩埋了。三种人,三种行为。善因有善果!施主难道还看不透吗?

  男子看着许枫,脸上带着疑惑,又有几分明悟。

  许枫对着他笑了笑说道:第一个男子,是世上大多的人。所以这些男人只是和她擦肩而过。第二个男子就是你,因为一席之故,所以她和你有过一段情前来报答你。可是最终,他还是要和第三个男子走在一起的。施主,你悟了吗?

  男子听到许枫的话,那张难过和困惑的脸终于舒展了一些。男子呆滞的坐在许枫面前良久,到最后才站起身对着许枫躬身行了一礼道:多谢大师指点。

  许枫笑了笑,依旧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摇摇头道:施主回去吧,因果都是上天注定的。无缘便是无缘,强求不得。

  许枫见对方真的离开,心底嘿然一笑道,心道这太好忽悠了。原本许枫因为这个故事搞不定他,就再拿出前世挖别人墙脚的各种理论来。

  阿弥陀佛!施主大才!慧能对着许枫行了一个佛礼。

  大师过奖了!不过比试才刚刚开始。那么,众位,谁心中要是有困惑,我愿意为众位解惑。许枫笑着说道。

  因为有着男子的缘故,终于有人开始找许枫。

  大师!我一直愿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医术士,能医天下人。可是,任由我如何努力,都无法成为一个医术士。佛不是说,贵在坚持嘛。可是我坚持了十余年,为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一个男子对着许枫说道。

  许枫听到这句话,目光扫了慧能一眼,心想这几个和尚害死人啊。忽悠人也不是这样忽悠的,术士是一个人就能成为的?

  许枫从身边抓过一块砖头,什么话也不说就开始在地上磨了起来。这一幕让众人侧目。

  大师这是做什么?男子同样疑惑的问道。

  磨砖成镜!

  啊!可是这是石头啊!

  坚持!就能磨砖成镜!

  大师!石头终究是石头,再怎么磨也成了了镜子……男子的话说到一半,就愕然而止,愣愣的看着许枫。

  许枫这时候丢下手中的石头,对着男子笑道:施主你悟了!

  男子沉默在原地,良久之后才仰天对着许枫说道:那大师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许枫对着男子说道:一个人驾着牛车,牛车动也不动,你认为该以鞭打车,或者以鞭打牛呢?

  男子立刻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在做以鞭打车的愚蠢行为。他站起身来,恭敬的对着许枫行了一礼,这才退了出去。

  众人见许枫如此有趣的解决了两个人的困惑,惊异的同时,都开始想着许枫走去。

  许枫前世看过的禅宗小故事不知道多少,这些人的求教,许枫都能用相应得到故事为之解答。简单易懂的故事,虽然没谈及佛法,但是每一个不是蕴含着禅意。

  在许枫一个个故事讲解下,一个个善男信女眉头疏解,对许枫躬身行了一礼之后退下。

  到最后,连慧能等人也停下了为众人讲佛法,停下来听着许枫蕴含着各种禅意的故事,看着许枫为一个个人解惑。到最后,两方情况完全颠倒过来,再也没有人前去找慧能解惑,而所有人宁愿等都听着许枫的话。

  慧能等人同样越听越痴迷其中,当初讥讽许枫的和尚,也张大嘴巴的看着许枫。无法理解这个少年如何能做到这点,把佛法用如此简洁易懂的故事讲述出来,一个个两个也就罢了。可是他却新手拈来。这要佛法达到何种地步,才能有着如此娴熟。

  和尚呆滞的望着许枫,居然再无刚刚的戾气,席身坐下来恭敬的看着许枫讲解着各种佛法。

  到最后许枫也发现了这一幕,发现所有的和尚都聆听他说话,这让许枫忍不住骂娘了。心想你们也不为我分担一些,再这样讲下去就不仅仅是口干舌燥了,而是嘴中起火泡了。

  可是,见他们丝毫不为所动的意思,许枫只能继续忽悠一个个的人。

  萧依琳注视这台上的许枫,她愣愣的望着许枫。她无法理解,许枫为什么对佛法也有着如此深的理解。想起她母亲对佛得那种虔诚,萧依琳又忍不住高兴了起来。是不是冥冥之中,她的母亲为她选取的人?

  许枫忘记了讲了多久,直到最后一个善男信女被许枫忽悠完后,许枫这才松了一口气。

  慧能看着面前的少年,心中也惊骇不已。无法想象这个少年佛法居然达到如此融会贯通的地步。他走到许枫面前,恭敬的对着许枫说道:大师大才!大师要是愿意,我愿意把方丈之位让给大师!

  什么?许枫险些没有跳起来。靠,你倒是愿意给,但是我不愿意要啊,谁他妈愿意做和尚啊。

  不过望着慧能炽热的表情,许枫怀疑要是自己不答应,他是不是会绑了自己,无奈之下的许枫只能说道:大师以为修行需要怎么做?

  修行在心!心中有佛,即为修行!慧能说道。

  大师说的对,又不对!许枫笑了笑说道。

  请施主解惑!慧能说道。

  在我看来!‘饿来吃饭,困来即眠。’即使修行。大师说的对,修行在心,但是我心中无佛。许枫笑道。

  饿了就吃饭,困了就睡觉也算修行?一个个古怪的看着许枫,特别是许枫最后一句我心中无佛,更是让一众人呆滞,既然你心中无佛,为什么对佛法有着如此深的了解?

  可是和众人不同的是,慧能等人却心神一怔,苦笑了一声说道:倒是我等着相了!

  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须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就算在佛祖身前,也无用。但我心中无佛,那就是修行。

  慧能明白许枫话里面的意思,人吃饭时不好好好地吃,偏偏要百般思索;该睡觉时不安心地睡,还要千般计较。所以就算佛祖在身边,也算不得修行。但是许枫修行却不同,他不惦记佛,不记挂佛。修行完全是自发的,根本不用特意。这才是修行!

  大师佛法精湛!慧能说道。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古怪的看着许枫,这句话是不是代表着全寺上下,愿意向许枫认输了?许枫真的一人战群禅师而大获全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