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禅宗
  第一百五十四章 禅宗

  在萧家呆了几天后,李家的精锐具失的消息越传越真实。到最后即使是许枫这个始作俑者都觉得李家的精锐真的全部覆灭了。在这种情况下,许枫也从萧家下人那里得到消息,说李家时不时有着老对手上门拜访。

  这个消息让许枫大喜,这些人肯定是去查探虚实的,只要确定李家真的大半精锐死亡,他们肯定不会忘记落井下石。

  就在这种谣言下,萧依琳却带着许枫前往鹤城一处,让许枫惊奇的居然是一个禅寺院。许枫这才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也有和尚。只不过,这个世界的和尚远远比不上前世的繁华。即使是偌大的鹤城,也不过就是一个禅寺院而已。

  按照萧依琳的解释,禅宗是一个叫婆娑的小国地方传过来的。当初他母亲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礼佛,而每逢这个时期必上寺院礼佛。这也导致萧依琳每年这个时期都替她逝去的母亲还愿。

  许枫看着萧依琳,这才明白为什么最近萧依琳都有些郁郁寡欢了,他伸手抱着萧依琳,在萧依琳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二小姐,你还有我呢。

  萧依琳望着棱角分明,有着几分英俊神色许枫,对着许枫使劲的点点头,随即有些思忆的说道:当初母亲是为我挡了一掌而逝世的。母亲说,因为爱我,所以才会为我挡,让我不要内疚。那一次,母亲就是在这个禅院门口被人一掌打死的。

  望着萧依琳悲切的神色,终于明白为什么萧依琳对他如此了,原来都是当初在小镇的时候为萧依琳挡过一掌。许枫紧紧的抱着萧依琳,想要把萧依琳心头的情绪祛除出去:二小姐!以后有我为你挡掌呢!

  不许胡说!萧依琳娇嗔了一句,用着手指把许枫的嘴唇挡住,恢复了以往的活力,白了许枫一眼道,我才不要你挡呢。

  许枫看着面前散发着一股媚气的萧依琳,有些痴迷萧依琳,伸手抓过萧依琳的手,萧依琳也不抗拒,靠近许枫就抱着许枫的手臂。

  许枫看着面前的禅院,见和前世寺院有着很大的相似程度,心中惊异的同时不由把心神融入戒指,问着贺老说道:贺老!这禅宗信得是不是释迦牟尼佛?

  咦?!贺老惊异的声音在许枫脑海中响起,你小子平常什么都不懂,居然也知道释迦牟尼佛。佛宗的最高存在?

  真的是他?许枫惊异,特别是听到贺老说的佛宗,许枫忍不住问道,禅宗是佛宗的一个分宗。那是不是有密宗,律宗,涅盘宗,三论宗?

  你怎么知道?贺老此时不得不震撼了,他虽然知道佛宗有不少实力强悍的存在。但是佛宗在这片大陆名声并不显著。能知道人并不多,就算谈起佛宗,也一般认为是禅宗。却并不知道禅宗是佛宗的一个分宗。可是,面前这个少年却知道这样的隐秘。就算是他,当年要不是因为和禅宗的一位大禅师认识,也不知道这些秘辛。这小子是从哪里知道的?

  许枫得到贺老的确认,心中也惊讶不已。想不到这世界真有这些宗门。前世在大陆,别人谈起佛门的时候,一般说的都是禅宗。禅佛禅佛,虽然属于佛宗,但是却和佛宗有着极大的区别。禅宗,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华夏自己磨合创造出来的佛宗。而要说最接近佛宗真义的应该是密宗了,其中的大乘佛法和欢喜双修就是密宗喜欢研究的。

  禅宗,密宗,虽然隶属佛宗,经义却天差地别。当然,许枫喜欢的自然是禅宗,毕竟它带着华夏气息。

  佛宗的强者很强吗?许枫突然问道,在前世禅宗的武学就十分厉害。

  强!上古时期,也是一方霸主的人物。贺老回答道。

  许枫听到贺老的回答,并没有觉得意外。心中倒是想看看,这个世界的禅宗是不是和前世一样。对于禅学许枫还是了解几分的,当初他的一个女朋友就特别信佛,买了无数佛学书籍,许枫耳熏目染之下,自然也了解不少。

  贺老!这世界有没有基督教?许枫突然八卦的问道,既然有佛门,那有没有基督教呢?

  基督教?!贺老疑惑的嘀咕了一声,没有听说过。或许是我孤陋寡闻吧。

  许枫听到贺老这么说,心中嘿然一笑,心道不是你孤陋寡闻,而是真的没有。

  许枫迈步向着寺院走进去,其中梵音不断,倒是真有几分前世寺院的感觉。许枫看着一个个光洁溜溜的和尚,心想以后实在混不下去了,来做花和尚也不错。只不过,澳门赌博网站:这世界的禅宗太败落了一些,丝毫没有前世的繁华。

  许枫打量了一下大雄宝殿,发现这个宝典倒是十分之大,而且这其中有着不少人虔诚的祈祷,在许枫面前的,正是释迦牟尼的巨大金身佛像。许枫望着这具佛像,不由嘀咕道:禅宗怎么说也是菩提达摩创造的,要拜也要拜菩提达摩啊。

  而就在许枫嘀咕的时候,一个带着和善的声音在许枫耳边响起:施主知道达摩祖师?

  啊!许枫一愣,转头发现一个散发着仁爱威严气息的老和尚出现在许枫视线。

  萧依琳看着这个和尚,赶紧双手合十躬身行了一礼说道:慧能大师!

  慧能对着萧依琳回行了一个佛礼:萧施主别来无恙。

  慧能对萧依琳说完之后,目光又转向许枫,倒是十分惊讶。这个少年知道达摩祖师也就罢了。他怎么还知道这是达摩祖师创造的。世上对于禅宗大多只是了解被神化的释迦牟尼佛,对于达摩祖师倒是不太了解。

  晚辈对禅宗也有着几分了解。所以侥幸得知。许枫耸耸肩道。

  听到许枫这么回到,慧能也没有继续询问下去。他自然不信许枫这句话,只当许枫不愿意告知。

  许枫见慧能不信,耸耸肩也没有解释,自己说实话总是没人信的。

  萧施主倒是来的是时候。马上就要开坛讲禅了。萧施主正好来听听。慧能笑着对着萧依琳说道。

  萧依琳点头应是,拉着许枫一起坐在了蒲座上。看着萧依琳双腿合拢跪在蒲台上,正好曲线毕露,臋部挺起,这让许枫目光不由凝视起来,感觉心中有着火热涌起。

  罪过罪过!这小女人也真是!怎么能做出这样一个诱.惑的姿势呢。不知道在大佛面前这是不敬吗。许枫心底嘀咕,眼神却丝毫没有移开的意思。

  萧依琳没有发觉许枫的眼神。只是拉了许枫一把,对着许枫说道:许枫,别站着。

  哦!许枫见所有人都虔诚的跪着。也不好意思还站着,就席身坐在了蒲台上。至于要许枫跪,那是不可能的,他又不信佛!

  许枫如此举动,让注意到这一幕的几个信男善女皱了皱眉头,而在台上的几个禅师,同样转头看了许枫一眼,不过都没说什么。

  几个禅师和尚在上面念叨着经文,这些经文许枫倒是也熟悉,不过是前世禅宗最简单的经文。许枫虽然记得不全,但是也能背出一些来。此时听他们念经文,瞬间有种瞌睡的感觉。

  在前世许枫也参加过佛门大典,不过前世的佛门大典十分壮观。不说无穷无尽的游客,就是那万人念经的股股梵音就震撼人的心灵,真有着洗礼灵魂的效果。

  相比之下,这数十人的念叨经文,而且是这么粗浅的经文。倒是让许枫有些想睡觉了。

  许枫看着萧依琳虔诚的模样,也不好打扰他。目光在萧依琳的身上转过,这曼妙的曲线还是让许枫心猿意马。这让许枫心中不断念叨罪过罪过。不过佛祖你也要体谅,一个正常的男人有这样的反应是正常的。我的境界不能和佛祖你比啊,您色就是空,可是我空不了啊。

  许枫嘀咕的时候,目光更加的盯在萧依琳身上。

  许枫的这举动,自然引得了上面禅师的注意,一个年轻的和尚终于忍不住,从台上走到许枫面前,对着许枫说道:施主!请你离开!

  啊……许枫一愣,看着面前的和尚十分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

  和尚看了许枫一眼淡淡的说道:别人都跪拜佛祖,而你却坐着。别人闭目养神细听经文,而你却左顾右盼,这是对佛祖的不敬。既然不敬,那这里不欢迎施主。

  许枫听到和尚的话,哈哈大笑,双手合十,对着和尚行了一礼道:施主!你着像了!

  嗯?和尚看着许枫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还是说道,施主,请你离开。

  许枫摇摇头道:既然你不信你着像,那我们就论一论佛法如何?

  这一句话,让原本念经的和尚禅师都停下来,一个个定眼看着许枫,心想这小子好大的胆子,在寺院居然要和他们论佛法。萧依琳更是瞪大眼睛,许枫什么时候懂佛法了。他还真是一刻不安宁,在佛门圣地也能闹出动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