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品玄技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品玄技

  走!快走……霓瑶见许枫还不离开,再次推了许枫一把,身上一阵阵光芒闪动,七彩光晕缠绕,给霓瑶一众绚丽仙境之感。只不过,霓瑶额头不断闪现的印记,告诉着许枫这个女人出大事了。

  许枫看了一下那一株毒草,不过是平常的毒草而已,想不通为什么会让这个女人如此。

  快走啊!霓瑶有些声嘶力竭,对着许枫吼了一句,猛的推向许枫,想要把许枫推走。霓瑶却暗自着急,虽然这毒不强,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有着致命的效果。

  别动!把手给我!许枫虽然惊讶霓瑶为什么变的如此,但是却使劲的抓过霓瑶的手。

  你干什么?霓瑶担心不已,只要毒素入体,她将会暴走,以她所爆发出来的实力,许枫举手就能灭掉。

  抓着霓瑶的许枫同样惊讶不已,此时霓瑶挣扎的力量十分之强,隐隐有让他抓不住的趋势。这对于许枫来说是匪夷所思的,一向柔弱的女人,却爆发着堪比他的力量,这太过奇怪了。

  许枫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霓瑶身体不断流转的七彩光芒,手中的印结不断的打出。

  驱毒术……

  在这道道术打出之后,霓瑶的手指一滴滴的漆黑血液掉出来。

  你会解毒术法?霓瑶一愣,随即大喜,额头上的七彩印记已经十分清晰了,都快要凸出额头,快!快对我施术法!

  霓瑶的大喊,让许枫手中的印结疯狂的结起来,一道道术法打在霓瑶的身上,在一道道术法下,霓瑶身上原本流转的七彩光芒才渐渐的暗淡下来,手指中一滴滴血液掉落,渐渐的变的血红了起来。

  当许枫连打了十余道术法后,霓瑶身上的光芒终于消失的一干二净。霓瑶轻呼了一口气,手中的印结疯狂的结起来,在她的印结结起下,额头的那一道七彩印记疯狂的闪烁,闪烁的频率越来越快。

  当闪烁的频率达到不可见的时候,霓瑶大喝一声:收……

  在霓瑶的喝声下,七彩印记猛的爆发,在爆发的瞬间,霓瑶身上气劲飚射而出,离霓瑶很近的许枫瞬间被一道劲气给飚射到身上,被震的倒飞出去,胸口血气翻滚。

  七彩光芒一闪就逝去,霓瑶原本额头的印记同样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过这不是许枫在意的,让许枫瞪大眼睛的是,面前的女人因为全身气力的爆发,身上的衣衫同样化作碎片,整个人一丝不挂。

  许枫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具让得男人为之疯狂的赤身娇躯,一股邪火猛然腾上,牵引着他呼吸粗重了起来。好半晌之后,咬了咬嘴唇,运转道玄经,体内躁动的邪火这才压制了一点。霓瑶整个身体晶莹如同白露,雪.白纤细的大.腿纤细美丽。雪.白的胸脯嫩白,能掐出水来。虽然站着着,乳.房还是倔强的挺立着。嫩腻白皙的下颌与一角娇艳动人的红唇,极尽诱.惑。纤细的柳腰,似是不足盈盈一握,然而略显清瘦之间,却是透着一股柔韧的感觉,平坦而娇.嫩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一眼望去,很是有种让得人忍不住伸出手来微微游动的冲动。

  混蛋!闭上你的狗眼!霓瑶见许枫直直的盯着她的身体,身上抹上一层绯红,声音带着颤音,有些羞恼喝道。

  许枫自然不会因为这女人的一声喝声而闭上眼睛,她依旧直直的盯着这女人,心想着这女人没有衣服了,是不是便宜自己?

  可是让许枫错愕的是,霓瑶在她绿色的镯子上一抹,一身衣衫就出现在她手中,快速的把自己包裹住。

  霓瑶看着错愕有些意犹未尽的许枫,恨的直咬牙,不过想起刚刚自己一丝不挂的暴露在对方的视线中,又无端羞涩,散发万种风情。想要掩饰自己尴尬的霓瑶,蹲下去准备采取药材。

  只不过她刚想动手,却被一双温热的手给抓住,霓瑶身体猛的一震,带着几分惊惧,牙齿紧紧的咬着,心想这混蛋见到她的赤身裸.体不会是想要用强了吧。

  不过,耳边传来的喝声,让她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你还想再吓人一次啊,采取药草的事情我来做。

  霓瑶想了想终究不敢再动这些药草,刚刚的一幕已经吓破她的胆了,差点就前功尽弃了,此时她处于虚弱期,容不得一丝差错。

  许枫见这女人温顺的站在一旁,不由嘿然一笑,随即突然想起什么,对着霓瑶说道:我为我以前说你没胸没屁股道歉。我现在相信,你有的!

  混蛋!你去死!霓瑶终于忍不住,狠狠的向着许枫踹了一脚过去,澳门赌博网站:面色火红发烫。这混蛋,居然还没忘记刚刚的事情。

  许枫嘿然闪过,开始采取这些药草,只不过刚刚霓瑶的气劲冲击,已经很多都被损坏了,让许枫感觉肉疼不已。

  霓瑶见许枫行云流水摘取药草,努力的平息因为刚刚的羞恼,突然问着许枫问道:你刚刚施展的是道术吗?

  你知道道术?许枫惊讶不已,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如此轻易就认出他的道术。

  果然是道术!霓瑶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许枫。对于道术她不可谓不熟悉,不过能拥有道术的,无一不是大陆的顶尖世家。这些世家大半都是上古传承下来的。霓瑶看着许枫如此年轻。想起刚刚施展道术的娴熟,心想许枫应该经过传承吧。不过,他实力才二重天,要是真经过传承的话,怎么也不可能这么地。上古世家的传承,就算是中等传承,也不可能只是二重天的实力。

  霓瑶甩了甩头,看着在采取药材的许枫,静静的站在一处。

  许枫采取了一阵,把那些最珍贵的药材收回腰带后,看着四周还有种不少的药草,许枫轻呼了一口气,没有继续采下去。石壁打开后就没有合拢,谁知道有没有人闯进来。他要赶在别人进来之前,把这个窟穴都探查清楚,总不能让别人抢先。

  走!许枫看着等待着她的霓瑶,对着霓瑶喊了一声。

  就走?霓瑶疑惑的看着许枫,虽然真珍惜的药草被采取了,可是这里依旧还有很多药草,霓瑶惊奇这个财迷能放弃这些药草。

  嗯!许枫既然选择放弃,就没有再看一眼这些药草,这种果断让霓瑶看的暗自称赞。

  从药园走出去之后,很快就走到了窟洞的尽头,在尽头出,一具骷髅出现在许枫面前,骷髅散发着银光,宛如兵器一样。

  霓瑶看着这个骷髅,带着几分惊呼:天阳玄者!

  天阳玄者?你怎么看出来的?许枫疑惑的看着霓瑶。

  骷髅久处窟洞却一尘不染,白骨散发寒光,宛如钢铁,精魄境界的玄者,白骨绝对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只有天阳境界之上的玄者,才可能把全身的每一处精骨都锻炼成钢铁般。霓瑶解释道。

  望着面前散发着寒光的骷髅,心底同样震撼不已。天阳玄者,这已经是一方霸主的存在。跺跺脚都能让一方震动,许枫没有想到这里会是这样一位强者的墓穴,心想难怪地形如此复杂了,怕是他一手构建的。

  霓瑶见许枫对着骷髅行了一礼,疑惑的看着许枫:你不想要这具骷髅吗?天阳玄者的骷髅,可是炼器的好材料,在外面万金难寻。

  许枫白了霓瑶一眼,许枫心想自己就算再财迷,也不至于拿一个无冤无仇的人去炼器。在华夏的观念中,人死为大!

  许枫灵气爆涌而出,在窟穴挖出一个一个墓穴,小心翼翼的把骷髅放进去。而后用着泥土把他埋了起来。

  霓瑶惊异的看着许枫,心想刚刚杀人都不带眨眼,见洞穴那些石头发光都要去敲极快的财迷,居然会做出这样高尚的事情,这大出她的意料。

  在霓瑶的注视中,许枫把骷髅埋的安安稳稳。而就在许枫埋好骷髅的时候,却发现方刚骷髅躺着的地方有着一块青石,这让许枫走向前疑惑的扳开。

  在许枫扳开,其中有着两个玉盒!

  许枫伸手把玉盒拿起来,信手打了开来,在玉盒打开的瞬间,一本玉质的书籍爆发出耀眼光芒,一股滂湃的气势从玉书上爆发出来,恐怖的气势让许枫连退两步。之后在灵气的爆涌出来后,才稳住了身影。

  天品玄技!

  许枫和霓瑶同时瞪大眼睛,惊骇的看着其中爆发着耀眼光芒以及恐怖气势的玉盒。只有天品玄技,才能爆发如此威势。

  即使是霓瑶都呆滞在原地,天品玄技对于正常人来说,已经是最强的玄技了。虽然这世上还有着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圣品,神品玄技。不过,那都是上古,中古,近古传承世家才可能拥有的东西,对于大多数世家,即使是声名赫赫的世家,最强的玄技,也不过是天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