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五十七章 擒住李伟
  第五十七章 擒住李伟

  许枫!你就算败了我大哥又如何?有本事你连九品都败了啊!李伟得意的大笑。

  许枫哼了一声,没有搭理李伟,目光看着凌伯,见他那双浑浊的目光直直的盯着他,许枫打起精神,不敢有着一丝的松懈。九品玄者,对于此时的他来说有着莫大的威胁。

  许枫不由觉得要是他的玄技也有一套地品的话,那就不会这样被动了。许枫忽然觉得,要尽快找一套高品的玄技才行,这对于他极其必要。

  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凌伯看着许枫,说出刚刚许枫说的那句话。

  许枫鄙夷的看着说道:你说你都快入土的人了,学别人说话这么霸气的话,不觉得太丢脸吗?

  凌伯差点没有气死,心想难道人老了就不能霸气?!这小子太欺负老人了!

  哼!凌伯冷哼一声,气力灌输到钢棍上,想也不想一钢棍就向着许枫扫了过来。

  许枫望着凌伯带着风啸扫来的一棍,不敢小视,十成力道全部灌输在他的钢棍上,向着凌伯迎了上去。

  铛……

  钢铁撞击爆发的尖锐而又刺激耳膜的声音,让一些家丁情不自禁的捂住耳朵。

  而让这些家丁惊骇的是,两根钢棍碰在一起,从交碰处开始扭曲了起来,变成了弧形。

  就在一众家丁震撼两人力量的时候,许枫手中的钢棍突然脱手而出,急速的抛向远处,砸在一堵墙壁上,把墙壁砸出了一个窟窿。可想而知钢棍上蕴含的力量多么恐怖。

  许枫步子踉跄倒退出去,恐怖的力量震的他的虎口发麻,手腕颤动,连续踏出不少步子后,这才稳住的身影。

  许枫心头惊骇,没有想到这个老者的实力恐怖到如此地步。八品和九品的差距,居然要远远强于七品和八品的差距。这种差距让许枫感觉到惊骇!

  凌伯!干掉这小子!李伟见凌伯一棍就打掉了许枫的钢棍,兴奋的对着凌伯喊道。

  凌伯对着李伟笑了笑:李公子放心。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放过!

  这一句话让许枫目光凝了凝,想不到这老者居然这么狠的心。许枫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捡起一根钢棍,目光慎重的看着凌伯。

  小子!别做无用的抵抗了!束手就擒的话,我只断你四肢。凌伯眯着眼睛看着许枫,细小的瞳目中时不时的流露出一份狠辣。

  你自己傻子,难道当我也是傻子不成?许枫鄙夷的看着凌伯,断了四肢他还有活路吗?

  哼!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朽!凌伯哼了一声,钢棍再次向着许枫狠狠的抽了过来。

  有着上一次的经历,许枫不敢轻易接他的招式,身子猛的一侧,躲到另一边手中的钢棍向着凌伯扫了过去。

  凌伯惊讶许枫反应速度的同时,速度也丝毫不慢,手臂带着钢棍随意的扫向许枫,把许枫砸向他的钢棍挡住,许枫再次被震的倒退数步。

  没用的!品级的差距不是这么轻松能弥补的。凌伯看着许枫淡淡的说道,眼中带着蔑视。

  就算如此,我也能咬下你一块肉。许枫冷笑,手中的钢棍再次扫了过去,十成的力道带着呼啸轰声,砸向凌伯的要害处。

  冥顽不灵!凌伯哼了一声,气力驱使到极致,我这就把你收拾了,然后再去收拾萧家的这些下人。

  凌伯的钢棍直接向着许枫的脑袋狠狠的砸了下去,江源等人看到色变,对着许枫大喊道:许枫!小心!

  而在萧家所有家丁提起心思的时候,却发现许枫的身子划过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生生的避开了凌伯这避无可避的一棍。

  咦!凌伯也惊讶的看着许枫,很难理解许枫能在他的手下躲开这一招。

  你还真有几分本事,难怪少爷能在你手中吃亏了。凌伯淡淡的说道,挥了挥手中的钢棍,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却被李伟打断。

  凌伯!速战速决!先把这小子解决了再说!李伟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多看一眼许枫,就多一份难受,恨不得许枫现在就被他凌虐。

  凌伯听李伟催促,这才点点头,手中的钢棍挥舞起来,在虚空出现了一道道棍影。看着这一幕许枫面色变了变,这老家伙对于他居然施展玄技。

  正常交手许枫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要是对方施展玄技的话,许枫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该想个办法先逃过这一劫再说。许枫心中嘀咕,只不过实力的差距让他大敢头疼。

  咯咯!许枫!你就等死吧!李伟猖狂的声音在另一端响起,带着得意的嚣张。

  给我闭嘴!许枫哼了一声道,谁死还不一定!

  说完,许枫手中的印结到这一幕,忍不住对着凌伯提醒道:凌伯小心点,这小子有一套地品术法,十分恐怖。我大哥和凌少爷都是败在这一招手下。

  凌伯也听说过许枫这一招了,对于地品术法不只是他,就算是十品玄者同样不敢小视。凌伯不由打起精神小心翼翼盯着许枫!

  你们知道又如何?许枫冷笑,手印依旧打出,身子猛地向着凌伯冲了过去。

  凌伯见许枫冲来,钢棍向着许枫扫了过去。只不过快要扫到许枫的时候,却又被许枫躲开。

  封寒术!

  就在凌伯准备追击而来的时候,许枫突然打出一道水膜,而凌伯听到许枫的大喝,面色一变,赶紧运起十成气力,稳住身形向着这道水膜挡了过去。

  只不过当他挡住水膜的时候,没有发现封寒术的寒冷以及恐怖,反倒是这道水膜有着清凉感,打在身上十分舒服,仿佛是浸泡在水中似地。

  这种感觉让凌伯错愕:这就是败了少爷的封寒术?我怎么会感觉好爽?难道是人老了有错觉不成?

  不过凌伯这种呆滞没有多久,他的面色就猛的一变,许枫居然借着他挡‘封寒术’的时候,居然直直的窜向李伟,钢棍直直的扫向李伟。

  李伟面色大变,同样没有想到许枫居然能避开凌伯攻击他,更让李伟惊讶的是,为什么许枫施展完封寒术还有力气?

  许枫的速度何其快,很快就冲刺到李伟的面前,木棍砸向李伟。

  李伟反应倒是也不慢,急速的侧身离开,不过速度终究慢了一分,钢棍还是砸在他闪躲不及的手臂上,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他被砸倒在低声,许枫扑了上去,一脚踩住李伟的喉咙,对着向着他冲击来的凌伯冷笑的喊道:有本事你就来砸我?大不了我这小小家丁的命换一个贵族少爷的命。

  这一句话让凌伯稳住身子,瞪眼看着许枫,没有想到许枫居然会如此轻易的抓到人质。

  许枫嘿然一笑,对着江源等人喊道:都到我身后来!

  江源等人也反应过来,赶紧跑到许枫身后。

  见这些人都躲在他身后了,许枫看着凌伯嘿然笑道:我的封寒术好舒服对不对?凉凉的,软软的,好像女人的怀抱是不是?

  凌伯此时如何不知道许枫刚刚打出的水膜不是封寒术,这根本是为他争取时间的一道别的术法。想到他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骗了,凌伯就忍不住怒火中烧。

  只不过看着被许枫踩着的李伟,生生的忍住了怒火,看着许枫身后的一众萧家家丁说道:你放开他,我让你们走!

  许枫错愕,转头看着身后的江源等人问道:你们觉得我笨吗?会答应他这个要求吗?

  一众家丁面面相窥了一眼,终于有一个家丁站出来对着许枫弱弱的说道:许哥!以前的你很笨的!现在好像没以前笨了!

  许枫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有吐血,什么叫没以前笨啊?意思就是说还是笨了!草,你这混蛋见过这么笨的帅哥吗?

  滚一边去!我这么帅,怎么可能会笨!

  被许枫怒喝的家丁看着怒气冲冲的许枫,耸着脑袋很委屈的嘀咕道:长相帅不帅和笨不笨有关系吗?何况,你也不帅!

  许枫差点没有气炸,恨恨的瞪了一眼这混蛋,目光转向凌伯说道:别说我不信你,到时候我信了你,你翻脸无情怎么办?

  凌伯哼了一声道: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许枫耸耸肩道:那行!你现在回去,我一定放了李伟!我肯定也会很守信的!

  凌伯无法相信一个刚刚骗过他的人,说出‘我很守信’这几个词的时候能如此理直气壮。凌伯心想,这要何等无耻的脸皮,才能说的如此面不变色。

  许枫!你只有这么一个选择,放开李公子!我就不信,你真的敢杀他。难道你想萧家和李家对立不成?凌伯蔑视的看着许枫,居然不管李伟,直直的向着许枫走去,你有本事就杀了他。现在老朽就先把你萧家的家丁杀的一个不留!

  凌伯无视许枫的威胁,直直的走向许枫身后的家丁,准备对着江源等人动手,真的有放弃李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