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五十四章 再次晕眩
  第五十四章 再次晕眩

  逃?你难道一直能逃吗?李鹤轩怒等着许枫,见次次攻击落空,忍不住一声冷喝。拳脚猛的向着许枫站立的方向扫了过去。

  许枫身子一跃,避开李鹤轩的腿脚,却发现李鹤轩的拳头已经快要攻击到他的面上,这让许枫的脑袋赶紧一侧,同时手臂挡了过去,挡开李鹤轩拳头的攻击。

  许枫接下他一拳,人被震的连连后退,在擂台上踩下一个个不浅的脚印后,才能稳住身影。

  许枫甩了甩发麻的手臂,不得不承认他的力量确实比李鹤轩差了很多。这一拳下来,险些让他的手臂脱臼。

  哼!李鹤轩虽然这一拳占了上风,可是见许枫避开他大半的攻击,同样极其的不舒服。手摸向腰间,抽出一把利剑,居然向着许枫刺了过来。

  许枫见李鹤轩动用兵器,面色一变,身子猛的躲到另一侧,空间只剩下利剑带出的破空声。

  许枫!小心!萧依琳望着许枫李鹤轩动用的兵器,大惊喊道。

  萧霖等人同样面色大变,很显然李鹤轩是要把许枫斩杀,动用兵器的李鹤轩,无疑实力还要提升几分。许枫面对李鹤轩更是凶多吉少。

  对付我一个小小的家丁,居然动用兵器。你还真看得起我。许枫眯着眼睛看着李鹤轩,身子绷紧,警惕的注视着萧霖。

  李鹤轩甩了甩手中的利剑,对着许枫说道:你也可以动用兵器。

  当初周扬倒是送了一把兵器给许枫,但是因为柳倩茹掉下悬崖的事情,那把弯曲了的宝剑也不知道遗忘在哪里了。此时哪里还有兵器,不过以许枫的水平,就算有兵器在手也没什么用处。毕竟他可没有使用剑法的玄技!

  萧霖同样想到这点,原本准备把他兵器丢上去,可还是生生的忍了下来。他知道丢上去也无用。

  李鹤轩还真是不要脸!萧霖忍不住冒出一股怒火,他这是要当着自己的面斩杀萧家的人。

  许枫!你快下来!不要和他打!萧依琳愤愤不平的说道,越看李鹤轩越不顺眼,心里想着应该和夏妃暄多说说他的坏话,不能让夏妃暄被他骗了。

  许枫对着萧依琳笑了笑,目光再次转向李鹤轩,对着李鹤轩微微笑道:我就不知道,你动用兵器是不是真能杀了我。

  萧霖见许枫如此,面色变了变,忍不住出声道:许枫!下来!别和他斗!就算你在决斗中半途而退,也没有谁会讥笑你的。

  多谢少爷关心了!我想看看,作为贵族的李公子,是不是真的能斩杀的了我。许枫对着萧霖拱拱手,丝毫没有下去的意思。

  不知死活!李鹤轩哼了一声,手中利剑划过一道道刁钻的角度,向着许枫的要害位置刺过去。

  许枫不敢小视,凭借着他的眼力疯狂的逃窜。在逃窜的同时,手中的印结疯狂阶起来,许枫能感觉到他的脑海中有着气流开始凝聚。

  有本事你就别跑!李鹤轩见剑剑落空,忍不住哼了一声。

  用剑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人,不准别人跑这么无耻的话你都能说出来。果然人贱无敌!许枫鄙夷的说道,叫我别跑,你有本事别动啊!你敢不动,我就敢不跑。谁做不到谁是贱人!

  许枫蔑视的话语差点没让李鹤轩气的栽在地上:草!不动难道给你当靶子不成?这样‘公平’的提议都想的出来,到底是谁他妈无耻?!

  本公子现在就让你避无可避!李鹤轩的剑势猛的一变,向着许枫狠辣刺了一剑过去。

  谁告诉你我一直要避了?许枫哈哈大笑,身子猛的停下,看着李鹤轩大喝喊道,地品术法封寒术!

  这一句话让李鹤轩猛的抱剑急速的退出去,李鹤轩对许枫的顾忌就是这套术法。此时见许枫施展,如何不大惊!

  不过李鹤轩抱剑推出去后,却发现整个空间安静如初,根本就没有施展地品术法的情景,这让李鹤轩怒急,被骗的他再次一剑刺来。

  封寒术!许枫再次怒喝道,手指向着李鹤轩点去。

  李鹤轩终究还是惊惧这套术法,只能再次侧身避开许枫指向他的方向。只不过马上他就发现再次被骗!

  该死的!李鹤轩怒骂了一声,想也不想再次向着许枫攻击而去。

  许枫看着在他眼中不断变大的利剑,面色凝了凝,手中的最后一道印结起,以一种极其隐秘的方式,向着李鹤轩的方向打过去。

  铛……

  李鹤轩尽管极其防备许枫的封寒术,可是被许枫连续骗了两次,而这一次又是如此隐秘,他终究没有避开,封寒术凝聚的冰箭打在他的手臂上,尽管他驱使了气力抵挡,但是这一道封寒术还是震的他的宝剑脱离手心,同时他的手臂凝聚了一层冰块。

  整个人也在封寒术爆发的强大冲力下,被震的倒飞出去,股股血液从嘴角涌出。

  而就在这个时候,许枫的身子就像脱弦的利箭,拳头向着李鹤轩轰了过去。

  李鹤轩看着许枫轰向他的拳头,根本没有时间避开,这一拳直接轰在他的胸口吧,人倒飞出去砸在地面上。面色一片惨白,血液喷吐出来染红一大块地面。

  而许枫同样单跪在地上,面色一变苍白,整个脑袋如同钉子在钉打似地,比起上次,这一次许枫更加的疼痛。

  不过看着倒在地上的李鹤轩,许枫嘴角满是笑意。这一次,他赌对了!

  许枫就是想借着封寒术重创李鹤轩,然后再借助气力让李鹤轩伤上加伤。许枫知道他施展完术法后,肯定没有力量驱使裂风拳。所以在一开始许枫就同时驱使封寒术和裂风拳。这才能见到许枫如同脱弦的利箭一样射出的一幕。因为这完全是许枫的惯性作用。

  而在许枫早已经凝聚的裂风拳轰出后,他就感觉整个人提不起一点力量。

  但是同样的,李鹤轩躺在地上也爬不起来。封寒术和许枫十成力道的裂风拳,打的他躺上一段时日根本不是问题。

  而这一幕,却让所有的人瞪大眼睛的注视这一幕。望着躺在地上嘴角血液不断涌出的李鹤轩,他们感觉整个脑袋反应不过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许枫败了李鹤轩?一个七品败了八品?

  草!这小子不会真这么牛.逼吧?

  ***,一个家丁七品,什么时候能败贵族八品了。这可不仅仅是一个品级得恐怖差距。

  包括萧霖在内,所有人都感觉晕眩,这一幕显然是他们未曾想到的。

  萧依琳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看着单跪在地上撑着身体的许枫,她兴奋的跑上擂台:许枫!你太厉害了!

  萧依琳蹲下来抱着许枫的手臂,被萧依琳这么一摇晃,许枫没有忍住,再次晕了过去,脑袋倒在萧依琳怀里的时候,脑海中有着最后一个思想:二小姐的怀抱还是那么的软香,好像胸也蛮大的!

  李伟震撼后,同样反应过来,眼中满是杀意:许枫!我要你死!

  说完,李伟就一拳向着萧依琳怀中的许枫轰了过来。

  只不过,他的拳头轰在一半就被萧霖挡了下来。

  萧霖!给本少爷让开!今天我要杀了这孽仆!李伟怒喝道。

  丝毫不把萧霖放在眼里的话,让萧霖怒哼了一声:他是我的家丁,不是你李家的家丁。还有这是李鹤轩和许枫的决斗,难道你也要插手不成?要是连决斗你都敢插手,可别怪我也插手。

  你……李伟被萧霖气的面色铁青,看着萧霖眼中也多了一分怨恨,你是要和我李家作对了?

  这怕是你想吧!你们兄弟丝毫不给我萧家面子,在我萧家做客居然想杀我萧家的人。难道你真当我萧家好欺负不成?萧霖哼了一声。

  李伟刚想说什么,耳边却传来李鹤轩的虚弱喝声:李伟!回来!

  李伟见他大哥呵斥,恨恨的瞪了萧霖一眼,这才转身走到李鹤轩的面前,一把把连撑起身子都没力气的李鹤轩扶起来。

  李鹤轩咳嗽的两句,看着萧依琳怀中的许枫,眼中满是不甘之色。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中了这小子的计,这才落败。可是最让他不甘的是,明明这小子晕倒了,但他依旧提不起一丝力量来对付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一个绝美的少女抱着享受温香软玉,澳门赌博网站:而他却要承受气血剧烈翻滚的疼痛。

  带我走!李鹤轩死死的盯着了一眼许枫,之后看了萧霖一眼,对着李伟说道。

  是!李伟对他大哥倒是言听计从,也不废话,抱起他大哥就离开擂台。

  萧霖想起李鹤轩临走的眼神,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随即挥了挥手让两个家丁把许枫搬走。

  在许枫等人都离开后,一众家丁还是处于震撼中:许枫居然打的李鹤轩一丝力气都没有,就算因为他晕眩算不了胜,但是也算占了上风。这个曾经懦弱的家丁,是不是太过恐怖了?

  和李鹤轩这一战引起的风波是十分大的,远远要超过和凌勇那一战。此时的许枫,已经让很多人把他放在和凌勇等人的同等地位了。八品玄者,在小镇有着举重若轻的地位,而此刻的许枫同样有着如此地位。

  这一身份的转变,让萧霖对待许枫更加的和善。同时萧霖又感觉很大的压力,以这个家丁的诡异,很有可能会超过他。

  比起上一次施展完封寒术,许枫这一次恢复的速度要快上不少,在当天就恢复了过来!

  对于许枫能败李鹤轩,萧依琳无疑是比许枫还高兴的人,这也导致萧依琳更加的粘着许枫。对于这个青春媚惑的小女人,许枫倒是很有耐心的陪着她玩各种无聊的东西。

  当然,许枫没有忘记前往阁楼为中年男子吞噬黑雷,吞噬了几天后,许枫的实力有着提升,虽然七品的瓶颈有着微微的松动,但却还总是踏不出那一步。这让许枫十分无奈!

  虽然上次侥幸重创李鹤轩,但他依旧感觉莫大的危机。毕竟上次重创他是用了计谋,要是真正的拼实力,他还是差李鹤轩一筹的。而且李鹤轩吃了亏,下次再要他上当就难了。

  所以许枫觉得,步入八品才重之之重。何况步入八品后,也相当于小镇的一个小霸主级别的人物。

  许枫!你来了!刚刚走到阁楼的许枫就听到叶思娇媚的声音,悦耳的让许枫十分舒坦。

  叶思优雅而静谧地坐在晶莹剔透的阁楼,穿着洁白的长裙,不施脂粉,恬然纯美,晶莹如美玉雕!绝美的脸蛋带着浅浅的笑意,饱.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挺翘的臋部以及修长的**以一种诱.惑而又夸张的曲线连在一起,许枫心想,造物主到底花费了多少心思,才能造出这样一个尤.物来让人怦然心动。

  叶思见许枫依旧带着炽热的眼神注视她,娇嗔的白了许枫一眼也无可奈何。她已经习惯了这个少年的如此眼神,对于许枫的这种眼神,她并不反感。

  叶思姐!每次来你这里,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气。许枫笑着对面前的女子说道,总担心自己禁不住你诱.惑!

  我诱.惑你?!叶思瞪圆那双几乎能渗透出水迹的眸子,有着不敢置信的羞涩佯怒。

  那是自然!叶思姐穿的这样曲线玲珑,前凸后翘,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承受这样的诱.惑是很值得表扬的。许枫打量着叶思的身体,嘴角有着微微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