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五十二章 李鹤轩的擂台
  第五十二章 李鹤轩的擂台

  走?!凌勇冷笑一声道,能侮辱我之后走了的人,在这个小镇还未出生过。你就是那个欺负我妹妹的家丁是吧?

  怎么?难道你要为你那个妹妹讨回公道不成?许枫眯着眼睛看着凌勇,突然想到一点什么很好奇的问道,对了!你确定是你父亲生的吗?和你妹妹可不像哦!

  萧依琳见许枫还有心思八卦这样的事情,不由气急反笑。他怎么无聊到这种程度?

  你找死!凌勇气力运转到手臂,盯着许枫露出了杀意。

  萧依琳见凌勇如此,突然窜到许枫面前,张开手臂把许枫护在那身后:不准你伤害他。

  见萧依琳居然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着凌勇,许枫感觉他心被触动了,曾经何时,有人如此为他挡危险?

  二小姐!让我来吧!许枫对着萧依琳笑了笑,拉住萧依琳的手,把萧依琳拉到身后,他伤害不了我的。

  可是他是八品强者,和萧霖堂哥实力相当,你不是他对手的。哼,我叫我二叔来收拾他。萧依琳愤愤不平的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许枫对着萧依琳笑了笑,目光看向凌勇说道,你要真有本事,就去找萧霖交手,欺负一个小女孩算什么?

  萧霖?!我的手下败将而已!凌勇不屑的说一句,何况本少爷做事,不需要你来指点。今天,我就为我的妹妹解决了你,免得你碍着她眼睛。

  那可不一定!许枫笑着看着凌勇说道,前段时间我不小心得到一门术法,正好没有尝试它的威力。要是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尝试下。

  凌勇听到许枫的话,一愣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术法?!你脑袋抽了吧,你说你一个玄者用术法?

  许枫笑着看着凌勇,并没有说话,只不过手中的印结却在缓缓的结着。

  许枫!你懂什么术法啊?别逞强!萧霖就在这里不远处,他马上就会过来的,我们先逃。萧依琳看着许枫说道。

  许枫没有回答萧依琳的话,得到的封寒术正好没用过,此刻就用凌勇练练手,看看这个小镇第一少年高手,是不是挡得住地品术法。

  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小家丁有什么手段?凌勇冷笑,气力十成灌输手臂,向着许枫一拳扫了过来。

  今天!我就告诉你,小小家丁也是有脾气的!

  许枫笑了笑,手印猛的结起来,在虚空出现一道道轨迹,在许枫的周围温度突然下降了起来,许枫的面前凭空凝聚的出一块晶莹的冰箭。

  见冰箭出现,许枫用着掌力一推,这道冰箭就带着破空声向着凌勇疾驰而去。

  凌勇望着疾驰向他的冰箭,面色变了变,他没想到这个家丁居然真的能施展术法?这代表什么?代表着这个家丁即使术士又是玄者。这样的存在,已经极其有威胁潜质了。

  要干掉这小子!凌勇虽然惊讶许枫的术法,但是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以他八品的实力,难道因为他是术士就能起到什么改变吗?

  可是就在凌勇的拳头接触到冰箭想要轰碎它的时候,他的脸色大变,惊恐大喊道:不可能!

  只见那一道冰箭打在他的拳身,爆发出恐怖的寒气,向着凌勇冲击而去。凌勇的手瞬间被冻伤红肿。而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爆发的寒流冲击他的手臂,生生的震退他,一口血液喷吐出来。踉跄的倒退没有站稳单跪在地上,他的身上有着一层薄薄的寒霜。

  望着凌勇再次喷吐出一口血液,围观的人群一片哗然,一个个使劲的擦了擦眼睛,然后瞪圆注视着许枫。

  这怎么可能?他居然一招震的凌勇吐血。凌勇可是小镇少年第一高手!

  众人心底惊骇,随即一个不敢置信想法冒出来:这个小小的家丁成为小镇少年第一高手?

  这样想法刚刚冒出,一众人使劲的摇摇头,把这个想法排除出去。

  地品术法?凌勇瞪圆眼睛,手撑着着身体,不敢置信的望着许枫。这怎么可能!一个实力未入灵的人,怎么可能施展地品术法。

  达到地品,那已经是另外一个层次的存在。能施展这种等级玄技和术法的人,必定是入灵的玄者和术士。因为驱使地品术法,一定需要灵气才能施展而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使十品玄者,最多也只能驱使玄级玄技。可是面前的家丁,彻底改变了他的认知,他居然以未入灵的实力,施展地品玄技。

  同样呆滞的还有萧依琳,望着眉头上有着寒霜的凌勇,萧依琳嘴巴张的可以塞下鸡蛋:许枫居然施展术法重创凌勇了?!

  许枫!你好样的!萧依琳使劲的抱着许枫的手臂,兴奋的摇晃大喊道。

  许枫被萧依琳摇晃身体,感觉他的人要倒下去似地。许枫也没有想到,施展这套地品术法消耗如此恐怖,此时他的脑袋就如同在打钉子似地,疼痛的不得了,显然是精神消耗恐怖的缘故。

  要不然因为还顾忌凌勇,许枫都要倒下去了。

  草!这狗屁封寒术完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东西。

  大骂的许枫却并不知道,那是因为他实力太低。而以他这样的实力,施展出这套功法已经是得助于道玄经了。道玄经从开始修炼,就吐纳天地灵气,这才能让他侥幸施展出来。

  少年第一高手!也不过如此嘛!许枫强自稳住身形,对着凌勇冷笑不已。

  这一句话让凌勇面红耳赤,眼中满是狰狞神色。看着许枫满是怨恨之色,但是尝试过那一招术法的他,却也不敢轻易的再招惹许枫。此时的他,已经受了不小的伤势。w

  许枫!再出你的术法!干掉他!萧依琳看着凌勇,兴奋的大喊,对于萧依琳来说,她现在想狠狠的报复这个混蛋。居然敢打她主意,真是不知死活。难道不知道她的家丁很牛.逼吗?!

  许枫听到萧依琳的话险些没有趴下,这小女人还真当他是神啊,要是能施展这术法,他早就施展了。可是现在脑袋如同打针一样,快要彻底晕眩了,哪里还能施展术法?

  当然凌勇不知道这些,心血翻滚的他听到萧依琳这么说,眼神猛的一凝,带着一份惊恐看着许枫。

  许枫!快!萧依琳兴奋的看着许枫,雀跃不已。

  就在许枫感觉头疼万分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许枫的耳朵里面响起,而这句声音的响起,彻底让许枫放松下来。

  凌勇!你动一下依琳试试!怒喝不已的一句话,证明着萧霖的到来。

  而松弛下来的许枫,终于忍耐不住,一头栽了下来。萧依琳见许枫突然栽下去,面色大变,赶紧伸手把许枫一把抱住。

  而在晕眩前得许枫,最后一个念头:萧依琳的怀抱真软真香!

  萧霖见到许枫倒下去,还以为凌勇做了什么,对着凌勇怒喝道:凌勇,看来你是真的要和整个萧家开战了。连依琳都敢欺凌。

  草!凌勇差点没有气炸了,心想现在是谁欺凌谁,萧依琳好好的,但是他受的伤势可不轻。

  萧依琳似乎也觉得萧霖说这句话太欺负人了,一手紧紧的抱着许枫不让他倒在地上,一手拉了拉萧霖说道:他被许枫打成重伤了!

  什么?被许枫打成重伤?萧霖惊骇的喊了一句,目光转向凌勇,果然见凌勇面色苍白,嘴角有着血液溢出,果然是伤势不轻的样子。

  这种情况让萧霖愣了愣,不敢置信的望着被萧依琳抱着的少年!心中泛起了惊涛巨浪:这怎么可能?凌勇这混蛋还是比他还强上那么一线的存在!

  萧霖使劲的甩了甩头,把心头的惊骇排除出去,看着许枫的眼神有些变幻。

  不过,当他看到凌勇的时候,萧霖又嘿嘿的笑了起来:凌勇!你不是小镇第一高手吗?今天,我就看在你强在哪里!

  说完,萧霖也不管凌勇重伤,一拳向着凌勇轰去。

  凌勇见萧霖居然借着这个机会对付他,面色变了变,怒骂一声道:萧霖!有本事过些时日我们再一分上下。

  萧霖哈哈大笑道:我就今天心情好,就想今天和你好好的战一场!你要是跪下给我磕头,我就放过你。

  围观的人听到萧霖的话,一个个扭过头,感觉脸色有些发烫。这萧家的少爷,卑鄙的真理直气壮!

  许枫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醒来的许枫在院子里面走了一圈,原来一个个无视的他的家丁,此时都带着敬畏的眼神看着许枫,许枫在他们面前经过,一个个恭敬的对着许枫行了一礼。此时的许枫虽然在家丁中没有什么职位,可是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却直线上升。

  许枫不知道,他一道术法重创凌勇的事情,很快就传遍整个萧家。这在萧家激荡起万道风波。一个个小小的家丁,居然重创小镇第一少年高手的凌勇,这个消息刚传出的时候,一致让他们感觉到是一个笑话。

  但是当最后从小姐少年口中得到确认,并且还知道许枫是一个术法的时候。几乎是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家丁都合不拢嘴巴。表现出极大的惊骇!

  许枫是一个玄者的同时,还是一个术士,而且是能重创凌勇的术士。这玩笑似乎开太大了些吧!

  当然,这对于萧霖和萧荣的震撼也是极大的。术士的地位本就强于玄者,而两者都是的人无疑地位还要强上几分。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是,最重要的是许枫以未入灵的实力,驱使了地品术法,这才是最让人为之惊骇的地方。

  当然这所有的一切许枫都不知道,许枫从温香软玉的床.上起来。回味着床.上的清香味道,许枫甚至怀疑那是不是萧依琳睡的地方。

  让许枫想象不到的是,那里正是萧依琳睡的。萧依琳当时见许枫晕倒,就让家丁抬到了她房间,并且守候了许枫不久时间。只不过到最后实在坚持不住,才去睡了。

  许枫!就在许枫发现他今天比起昨天更加神清气爽的时候,江源兴奋的声音喊着许枫。

  转头看着奔向他的江源,许枫笑道:步入五品了?

  江源没有回答许枫的话,而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许枫,很难理解曾经那个懦弱至极的少年,此刻会有如此的成就。虽然因为许枫的晕倒而与小镇第一高手的名头失之交臂。但是却也放在和凌勇等人同等水准。

  你怎么做到的?江源睁着眼睛看着许枫。

  许枫耸耸肩:练啊练的就做到了。

  草……江源忍不住骂了一声,练啊练的就做到了?!你以为是生孩子啊,做啊做的就出来了!

  许枫没有和江源纠结这个问题,毕竟道玄经就算他想告诉江源也没法解释,只能转移话题道:你达到五品没有?

  五品顶峰!江源有些得意的扬起脑袋,可是一想起是面对许枫这个妖孽,又忍不住耸下脑袋。

  许枫倒是惊讶不已,没有想到江源能借着着他给的药剂达到五品顶峰。看来以前他打的基础十分牢固,才能迅速的达到这种层次。

  现在我是三管家!江源看着许枫笑道,他达到五品后,就被萧荣立为三管家。而原本的刘克或许是因为许枫的缘故,被摘到了三管家的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