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五十章 黑雷到手
  第五十章 黑雷到手

  江南水乡长大的许枫,水性不说多么多么好,但却也还过得去。特别是因为此时是玄者的缘故,闭气也能更久一些。

  在许枫匕首的不断刺下,这条黑蛇终于奄奄一息,在水中窜走的速度慢了下来。

  许枫大喜,抓着黑蛇猛的向前移动,然后看着已经半闭眼睛,露出无限疲惫的黑蛇,许枫的匕首狠狠的对着蛇的三寸处刺了过去。

  嗤……

  即使是在水中,许枫也能听到黑蛇剧烈的嗷叫。

  许枫连刺几下,黑蛇的嗷叫渐渐的弱下来,黑蛇缓缓的失去力量沉入河底。

  许枫见黑蛇如此,早就快承受不住的他,这才松开黑蛇,潜上河水然后贪婪的呼吸着空气。当许枫感觉恢复的差不多,许枫再次潜入河底。

  黑蛇虽然还没死亡,但是已经精疲力尽了。眼睛半眯着睁不开,许枫没有客气,直接用着匕首翻到黑蛇的腹部,用着匕首狠狠的划过去。在这片水面布满血腥气息的时候,黑蛇的腹部也被许枫破了开来。

  许枫开的口子越来越大,黑蛇的内脏完全掉出来。当然,在这其中许枫发现了黑蛇胆!只不过,相比于这件东西,许枫并没有放在心上。许枫在乎的是黑蛇体内封印的地品术法以及凝聚的黑雷。这才是许枫真正想要的东西!

  前者能让许枫的术法发挥大用,而后者许枫却能用来提升实力。许枫敢和叶虎定下一月之约,就是因为打着这条黑蛇凝聚的黑雷主意。这是许枫冒的一个险,只要能得到黑蛇的黑雷,他就有希望实力再上一个大层次。

  虽然这个险冒的很危险,但是已经成功了一半。

  许枫找寻的一会儿,很快就被一件物品吸引。这件物品被黑光水膜包裹,其中散发着白光,黑光正是黑雷。见黑雷组成的水膜,许枫目光有些呆滞:这就是封印其中的地品术法吗?

  许枫伸手向着黑雷水膜抓过去,黑雷是狂暴的东西,被许枫一抓就爆发一道道雷电冲击许枫。这种带着狂暴力量的冲击,对于别人或许有用,但是对于许枫来说却伤不了丝毫。

  许枫抓着黑雷,紫雷运转到手心位置,吞噬着黑雷水膜。

  而在许枫吞噬黑雷水膜的时候,这黑雷猛的爆炸开来,在爆炸的同时,一道白光从黑雷水膜疾驰而出,射向许枫额头。

  在白光射进许枫额头,四周的河水受到巨大力量推动似地,在许枫周身一米范围内,再没有一滴河水进入。而许枫,居然被白光给覆盖。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许枫惊骇,心想这就是地品术法的价值吗?居然单单封印就有着如此威势!

  在白光进入许枫的额头,一股涨裂疼痛充斥脑海,许枫感觉一股莫大的气流给他灌输着一股信息,剧烈的涨裂感觉让道玄经自主的运转起来,而在道玄经的运转下,原本在许枫脑海中肆虐的气流开始变的有条不紊了起来,原本的涨痛感觉同样消失的一干二净。而许枫的脑海中,开始升腾起一个个手印和驱使这股气流的方法。

  一个个手印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尽管速度极其快捷,但是许枫却能把每一个手印都记的清清楚楚,仿佛是印在他脑海中。当所有的手印都过了一遍,原本涌入许枫体内的气流,开始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散开,最后一丝丝的融入到许枫的脑海中,许枫发现这一刻他精神清明了许多。与此同时,许枫脑海中凭空多了一门术法:封寒术!

  清晰而熟悉的感觉让许枫错愕不已,许枫感觉他只要打出手印,就能把这门地品术法施展出来,连修炼都不用了。这种错觉,让许枫呆滞,不知道是真是假!

  许枫并不知道,当初那一位前辈创造出这一门地品术法,花费了不少精力把术法封印在黑蛇体中。连带封印的还有着他的术灵气,刚刚融入脑海的气流,就是属于它的术灵气。

  封寒术是他创造出来的地品术法,地品术法已经是极其不弱的存在。即使强悍如他,也不能做到毫无缺陷。他尝试教过很多人这套术法,但是都以失败告终,能动用这套术法的只有他自己。到最后这位前辈才发现是因为这套术法需要奇特的行功路线,这种复杂的行功路线,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掌控的。这就让这位前辈想到这个办法,强行把这套行功路线打入别人记忆中,并且以自己的术灵气为引子,从而做到掌控这门术法。

  许枫不知道这些,在封寒术打入许枫后,原本被生生分开的河水,再次涌了上来,许枫再次感觉呼吸困难。许枫赶紧冒上水面换了几口气,这才再次潜入河底。

  得到了地品术法,许枫的主意自然打到了黑雷身上。许枫找了片刻,就发现在黑蛇的蛇头处,有着一团漆黑闪烁的雷电,雷电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光泽,从外表看上去,这朵黑雷的强度还要强过许枫得到的绿岩玄雷。

  好强的黑蛇!许枫庆幸不已,心想幸好这条黑蛇早已经重伤,这才让他干掉。要不然以这朵黑雷的强度,他绝对是凶多吉少。尽管绿岩玄雷等级比较低,但毕竟是玄雷,能凝聚出强过绿岩玄雷的黑雷,就足以想到这黑蛇的恐怖!

  看着这朵黑雷,许枫不敢轻易去抓,许枫用匕首在蛇身上割下一块蛇皮,才缓缓的向着黑雷包裹而去。黑雷虽然狂暴,但是对于本体的蛇皮还是不会抗拒的,被许枫轻易包裹。

  许枫得到这朵黑雷,心底兴奋。随手取过叶思要的蛇胆,就潜出水面。

  黑蛇带着许枫从河的一边跑到另一边,加上它开始的速度极快,而叶思等人要过河,导致叶思等人追踪来花费了不少时间。

  叶思一路马不停蹄的追过来,绝美的脸上带着担心,一路狂奔甚至顾不得衣裙被草木挂破。而当叶思跑到许枫所在处的时候,许枫正好潜出水面站在河岸。

  惊惧的叶思看着许枫单薄的身体站在那里,全身满是血迹,脸色变的苍白,疾步走到许枫面前,纤纤细手上下摸索检查许枫,带着惊慌的声音:你伤到哪里了?你伤到哪里了?怎么这么多血!

  叶思那双碧水般的眸子里面满是内疚和惊慌,绝美的脸蛋上带着湿痕,不知道是水迹还是泪痕。叶思紧张的摸索许枫身上的举动,让许枫心底颤了颤,注视着叶思满带惊慌的眼睛,许枫抓住叶思在她身上摸索的手柔声道:我没事,这不是我的血,是那条黑蛇的血。

  叶思被许枫抓着手,听着许枫的话,她突然一把紧紧的抱着许枫: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以后别做这样的傻事!

  被叶思抱着,许枫能感觉到叶思温软的软肉压着他,极尽舒坦,不过看着叶思那双让人心魂震断的惊恐眼神,许枫居然升不起一丝**,轻轻的拍着叶思光洁如玉的后背,安慰了她一下后:叶思姐!你先放开我,我全身是血迹,怕是沾染到你身上。

  情绪恢复正常的叶思,这才有些羞涩的松开许枫,想起刚刚居然紧紧的抱着一个少年,脸上抹上一道红霞,醉人心弦。

  许枫看向叶思身上,此时的叶思已经沾染到许枫的水迹,原本的衣裙有着一些湿迹,打湿的衣服贴着叶思的肌.肤,映出叶思凝脂玉般滑腻的肌.肤,紧紧是眼睛注视,就能察觉到其中的温热弹性。

  许枫注意到叶思饱.满的胸脯上沾染的血迹,对着在擦拭身上水迹的叶思说道:叶思姐,要不要我帮你擦擦?

  好啊!叶思信口答道,不过抬头看着许枫有些贪婪的目光注视处时,又带着娇媚无端的羞涩佯怒道,小屁孩,你要健康一点。

  说完,叶思背过身擦拭着血迹。

  许枫见他的如意算盘落空,无所谓的耸耸肩。而在不远处浩浩荡荡的家丁跑了过来。不过这才让许枫注意到叶思衣裙的被划破。情不自禁的对这个女人多了几分怜爱,她或许是因为太担心自己,所以才顾不得自己的衣服吧,以女子之身跑在了这些家丁的前面。

  许哥!那条黑蛇被你干掉了?萧家的几个家丁望着许枫脚下的蛇胆,澳门赌博网站:带着惊骇问道。

  许枫对着一众家丁说道:下去把这只灵兽搬上来吧。灵兽的尸身,可都是宝贝!

  听到许枫这么说,一众家丁震撼许枫干掉这条黑蛇的同时,也一个个兴奋大喊的扑进河水中,前去搬这条黑蛇。

  叶思看着许枫脚下的蛇胆,随即看着被蛇皮包裹的一团,她想到什么问着许枫说道:黑雷?

  嗯!也不枉费我冒这么大险,得到这东西值得了。许枫嘿然一笑。

  你敢动用它?黑雷可不比天生天养的玄雷,因为是灵兽凝聚的,它们对别人有着极大的抗拒性。叶思说道。

  试试吧!许枫也没想太多,黑雷因为是灵兽凝聚的,效果虽然比不上玄雷,但对于他还是有着极大的帮助。一个月就要面对叶虎的挑战了,总是要冒一个险的。

  叶思见许枫如此说,她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

  目光转向河面,此时已经有着七八个家丁把这条黑蛇从河水中捞出来了。叶思望着已经被开膛破肚的黑蛇,禁不住深吸一口凉气,这才明白为什么许枫身上这么多血迹。

  叶思望着开膛破肚的黑蛇,突然想起什么,对着许枫说道:那东西你忘记了?

  许枫知道叶思说的是地品玄技,他摇摇头对着叶思笑道:回去再说这些!

  叶思点了点头,随即看着这条黑蛇,取了蛇心之后,就没有再管这条黑蛇,对着一种家丁说道:其他的都卖了吧,当做给你们的报酬。

  这顿时让一众家丁乐坏了,一个个兴奋的对着叶思喊道:谢谢叶小姐!

  叶思笑了笑,最珍贵的东西都被她和许枫得到,余下的虽然能卖不少银子,但是她却不在乎。

  好了!回去代我谢谢你们的主人!大家就此散了吧!叶思对着一众家丁说道。

  一众家丁想着去卖这条黑蛇,早就没心思呆在这里,扛着黑蛇就浩浩荡荡的离开。

  回去我那帮你清洗下,都变一个血人了。叶思对着许枫说道。

  对于叶思这个提议,许枫心头一热:帮我清理?这是不是进展太快了一点!

  叶思见许枫邪魅的笑容,不由想到刚刚那句话的歧义,瞪了许枫一眼带着娇羞绯红。

  许枫!不准乱想!天啊,都不知道带你这小屁孩回去是不是正确,越来越有色狼的潜质了。叶思对于许枫十分无奈,这少年还真不像少年样。

  回到叶思所在的阁楼,叶思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身华服,丢给许枫说道:去把身上清理一下!

  许枫接过华服扫了一眼,对着叶思笑道:让一个家丁穿这么奢华的衣服,是会被人丢石子的。

  叶思白了许枫一眼,媚眼如丝,带着几分娇嫩笑声:现在知道会被丢石子啊,以往也没见你当自己是家丁!

  许枫耸耸肩,嘿然一笑对着叶思说道:叶思姐不帮我洗?

  叶思拍了拍额头,顿感无语,娇艳的脸上露出几分妩媚的笑意,释放着风情摆着手臂故作驱赶姿势:快滚!快滚!受不了你这小屁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