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四十五章 我保护你
  第四十五章 我保护你

  许枫笑了笑说道:有一些别的用处。

  许枫一直把江源记在心上,既然有这个机会自然不会错过,许枫也希望这个曾经对他很照顾的江源步入五品。

  萧荣也没有多问,对着旁边一个男子说道:阿福!你等等去库房准备三幅上好的药剂给许枫!

  是!老爷!站在一侧的二管家躬身行了一礼,对着萧荣恭敬的说道。

  许枫!原本准备给你一个管家职位的,不过既然你不喜欢,那以后就跟着依琳保护她好了,别的事情你也可以不做。萧荣和善的笑道,许枫知道这是因为周扬等人挖他,让萧家对于他更加看重几分。

  许枫心想,是不是叫周扬等人来多挖他几次,说不定萧家还会派丫鬟来服侍他呢?嘿嘿,许枫越想觉得越应该如此实践一下!有丫鬟服侍的日子那该多么美妙啊,不知道提供不提供暖床的服务?

  老爷放心,我一定保护二小姐不出事的。许枫目光转向倩丽青春的萧依琳,萧依琳听到许枫这句话,嘴角扬起了一丝弧度,看着许枫眼神更加柔和。

  许枫!有没有兴趣和福叔切磋下。福叔是七品顶峰玄者,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强?萧霖看着许枫笑道,心中却震撼不已,这个曾经让他以为是废人的家丁,不知不觉已经走到这种地步了。

  萧霖从小就被这个小镇的人说是天才,小小年纪达到八品的层次。可是,看着面前不卑不亢的许枫,他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天才。

  萧霖甚至怀疑,这个家丁用不了多久就会超过他!

  福叔是七品顶峰玄者?!许枫眼睛一亮,看向二管家阿福,手也有些痒痒,刚刚修炼了裂风拳,许枫正想尝试一下效果。

  阿福看许枫眼睛闪着亮光,微微笑了笑道: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小小年纪就达到七品,我可是花费了这么多年,才侥幸踏入七品。

  福叔说笑了,不知道福叔有没有兴趣赐教一番?许枫看着阿福拱手笑道。

  既然少爷提议,老仆自然不会拒绝。阿福看着许枫,他也想看看这个最近闹出不少动静的家丁到底有什么本事。

  萧荣听两人的对话,他也来了兴趣,一个是少年玄者,一个是在家丁中极具威望的管家。这两人的打斗十分有看头,虽然萧荣觉得许枫必败,但还是想看看这个少年到底多强。

  萧依琳听到许枫要和阿福比试,她兴奋的大喊道:许枫!你要赢!

  萧霖听着萧依琳的话,笑着摇摇头。许枫能保持不败就不错了。毕竟阿福已经七品顶峰实力了,在等级上要强许枫不少,再加上经验老道,许枫败多胜少。

  在大厅中的几个家丁同样注视着场中。在他们眼中,二管家在他们心底威望极深,从来没有想过有人能挑战二管家。

  阿福!下手收敛一些,别伤着人家!萧荣对着阿福说道。

  老爷!我知道!阿福笑道。

  无妨!福叔尽管下手就是!许枫对着阿福拱拱手,要是不出全力打的又有什么味道。

  好猖狂的小子!阿福感叹了一声,因为许枫这句话他觉得要打击打击许枫的这股傲气,让他吃点小亏。

  接我这一招!阿福一拳轰向许枫,八成力道轰涌而出,带着一分霸道的威势涌向许枫胸口。许枫看着这一拳,拳头挥舞而出,信手挡了过去。

  两拳交锋在一起,两人各自倒退两步:福叔还是不要试探了,这样的试探对我来说没用的。

  阿福感觉到刚刚许枫拳身的力量,心底同样惊异不已,刚刚那一拳的力量,可不像一个刚刚达到七品玄者所能施展出来的。

  呵呵!那我就施展玄技了!阿福笑了笑,拳头一遍,在许枫划过一个刁钻的角度,向着许枫的喉咙处攻击而去,同时左脚踢向许枫的腿。

  许枫伸出腿迎向阿福,拳身汇聚裂风拳,带出几道风声,向着阿福轰了过去。

  碰……碰……

  拳和脚交锋在一起,许枫和阿福同时退后。阿福望着站立的许枫,心头带着几分惊骇。刚刚他已经施展了九成力道了,但是依旧被许枫挡了下来。

  接我十成力量看看!阿福被激起一丝傲气,十成的气力汇聚在拳身,没有一丝花俏向着许枫轰击而去。这一拳轰击而出,有着劲气飙飞的声音。

  许枫面色凝重起来,他的气力也完全灌输而出,一咬牙向着阿福迎了上去,居然同样毫无花俏。

  这小子真大胆,居然和福叔直接对碰力量,这不是明显找罪受吗?萧霖无奈的摇摇头。

  可是马上萧霖就不可思议的望着许枫,在他面前,两个拳头交锋在一起,之后两人同时倒飞出去。而让萧霖想象不到的是,不管是许枫还是福叔的手臂,都带着微弱的颤抖。也就是说,在这场力量的交锋中,许枫和福叔平手。

  你也七品顶峰了?萧霖惊呼看着许枫。

  许枫摇了摇头,他自然没有达到七品顶峰。连七品中阶都不到。不过,从一开始就是雷电淬炼的他,力量比起同等级的武者要强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萧霖却不知道!以不到七品顶峰的实力和七品顶峰的力量相当,这不得不让萧霖深吸了一口凉气了。

  再来!许枫见他的力量和阿福并没有相差太多,再也没有保留,裂风拳不断的施展而出,一拳拳直轰阿福。

  裂风拳速度自然不用说,在许枫连绵不绝的驱使下,有着淡淡的拳影浮现,把阿福包裹在其中。

  这是裂风拳?叶思给的那本?萧霖错愕的看着萧依琳问道。

  萧依琳同样张大眼睛,看着已经施展的有着几分精髓水准的裂风拳,心头带着不敢置信:这才两天的时间,他怎么修炼的怎么快?已经有着六七的水准了?

  萧依琳和萧霖对望了一眼,眼神中都透露出妖孽这个词。

  阿福在许枫的拳影下,逼的有些狼狈,不敢有所保留,玄技施展而出,和许枫的裂风拳不断对碰。

  每次对碰,都能爆发响亮的声音,虽然阿福在等级上强过许枫,但是却丝毫占不到上风。

  萧荣同样带着惊讶看着这一幕,原本以为阿福要对许枫放水,却没有想到阿福被他逼的实力尽出,可是就算如此也奈何不了许枫。

  好强的少年!难怪周王赵家的那几个小子要挖他了。如此有潜力的家丁,确实值得付出一定代价培养。

  碰……

  一次对碰,两个一触就分,不过马上就缠了上去。

  裂风拳!

  许枫喝了一声,裂风拳被他施展的更加快捷,在这种快捷下,阿福显然有些狼狈,他能挡住许枫的力量,可是这种应接不暇的快捷,却极为让他头疼。

  碰……碰……

  连续几次碰撞,阿福被震的不断后退,步子有些踉跄,在许枫再次一拳准备轰出的时候,萧荣突然走向前,一把抓住许枫的拳头,笑道:就到此为止吧。

  许枫猛的一用力,却发现任由他如何用力,都进不了分毫。许枫心底惊恐至极,这才明白身为十品的萧荣实力多么恐怖,和他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呵呵!老仆认输了!

  阿福的一句话,让几个家丁哗然不已。一向在他们心中不败威压的二管家居然认输了,许枫真这么强了?这还是那个废人吗?

  一时间,他们都呆立在原地,目光凝聚在许枫身上。

  许枫知道阿福没有动用全力,毕竟没见过他动用玄级玄技,许枫可不信作为萧荣宠爱的家丁,会没有玄级玄技。不过就算阿福动用玄级玄技,许枫同样不怕他,就算动用玄级武技,难道他就能败自己不成?

  许枫自然不知道,阿福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认输。他自认动用玄级武技,同样败不了许枫,所以认输的这么干脆。

  当然许枫的实力,让萧荣萧霖都侧目不已。特别是萧霖,更是感觉到莫大的压力,许枫的这种趋势,大有超越他的姿态。

  作为少主,被一个家丁超越,多多少少让他的面子挂不住。

  看来以后要加紧修炼了,不能让他给超越了。萧霖心中暗自下着决心。

  许枫!以后再萧家内,气力之下的家丁你随意支配!萧荣突然对着许枫说道。

  许枫一愣,没有想到萧荣给许枫放这么大权,但这样的便宜不捡他就是白痴了,许枫马上应承了下来。

  另外凌家的事情,萧霖你着手应对吧。许枫,你也多帮衬一下少爷!萧荣说道。

  我知道了!许枫对着萧荣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小镇因为萧荣这句话,将会风雨欲来。不过这不关他一个小小家丁的事情。

  好了!你下去吧!萧荣说道,看着萧依琳跟着许枫出去,萧荣喊道,依琳!你等会儿,我还有事交代你!

  哦!萧依琳有些不情愿的留下来,对着从她身边经过的许枫娇嗔说道:许枫,你别走远了。我等等找你!

  许枫出来后向着外院走去,可是刚走没有多远,就看见几个熟悉的身影。

  妃暄!我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你真的要一直避着我吗?李鹤轩肉麻的声音想起,让许枫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李鹤轩挡在夏妃暄的前面,一双眼睛似乎满含柔情的看着夏妃暄,但是眼中偶尔闪过的淫光表露出他的真实心境。

  夏妃暄五官生动,许枫从侧面有一种静雕的凝固美感,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酡红的娇俏脸蛋很美,圆润的下颔,腻白如玉的一直延伸到领口下,让人忍不住想看里面的内容。也难怪李鹤轩对她纠缠!许枫心想,要是他的心灵年纪也处于和李鹤轩一样的话,估计同样挡不住这个的诱.惑。这个小女人再大点定然也是祸国殃民的主!

  让开!夏妃暄眸子中带着一丝冷冽,散发着冷艳气息,逼视李鹤轩。

  李鹤轩被夏妃暄如此对待,面色变了变,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但是马上就恢复了他的绅士模样。

  妃暄!你一定要如此对待我吗?难道你就不能考虑下我?李鹤轩看着许枫,打着悲情牌说道。

  让开!夏妃暄显然极其厌恶李鹤轩和李伟,冷声喝道,居然连和李鹤轩说一句话都不愿。

  夏妃暄!你这婊子装什么高傲和冷艳,哼,我大哥看的上你是你福气,别给脸不要脸。要是是本公子,早就把你拖进小树林了。李伟怒瞪着夏妃暄,他就是受不了这女人蔑视的高傲。他当自己是什么?公主还是圣女?!

  李伟!住口!李鹤轩对着李伟佯怒喝道,随即看向夏妃暄,李伟性子冲动,你别在意他的话。不过,妃暄你再这样无视我,我都快要忍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很显然,李鹤轩失去的耐性。这个女人他早就想染指了,但是一直未曾如愿。他虽然觉得女人心甘情愿是最舒服的,可是要是逼急了他,他不介意学学李伟。

  滚开!夏妃暄被李伟的一句婊子给激怒,对着两人怒喝道,在夏妃暄的眼中,这两人就是一路货色。

  你……李鹤轩再也无法维持他的绅士模样,眼中带着冷厉看着夏妃暄,从来没有人对我如此大呼小叫过。不要因为你是我喜欢的女人,就能如此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