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四十三章 二小姐太急了
  第四十三章 二小姐太急了

  萧依琳还未说话,澳门赌博网站:凌花眼中就带着凌厉狠辣,肥大的手掌猛的拍动起来,在她的拍动下,三个玄者突然从四面窜出来,把许枫围在中央。

  咯咯!上次被你们逃过,这一次我问爹爹借了三个气力玄者来,看你这会如何应对。凌花带着得意看着许枫,上次被许枫施展手段把她的家丁都给打伤,让她一直记恨在心。

  三个气力玄者?许枫一愣,没有想到凌花这么大手笔,居然动用三个来对付他。只不过她此时还当自己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不成?

  萧依琳看着这三个家丁,心底微微一惊,凌花的这样胆大举动是她没有想到的。动用气力玄者对付她?难道凌家要和萧家在这个小镇开始开战不成?

  你认为这三个蹩脚的家伙就能对付我?许枫眯着眼睛看着凌花,不过只是看了一眼,他就马上扭过头看萧依琳,这才消除了心底的惊恐。

  虽然不知道上次你怎么挡住本小姐的雷震子。不过,本小姐还是知道你没到五品。这一次本小姐带了两个五品,一个六品。已经很看得起你了。凌花嘿嘿不已。

  许枫笑了笑,要是以往的话,凌花拍这样的阵营对付他确实是极其看重他。一个没有达到气力的玄者,谁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可是,现在……

  许枫嘿然一笑道:凌小姐,要让你失望了!

  说完,许枫想也不想,一拳向着其中一个玄者轰了过去,许枫没有余力,十成的力量挥舞出去,在拳头挥舞出去的同时,带起的劲气风声。

  这一拳让其中玄者面色大变,身体连连后退。可是许枫的速度又岂是他比拟的,蓄力一击根本不是他能躲避的,这一拳追上他,和他仓促运起的力量碰撞在一起。毫无花俏的碰撞,让这个玄者倒飞出去,骨裂之声在现场所有人耳朵里面响起。同时,这个五品玄者砸在地面上,地面随之震动了两下。

  这一幕不只是凌花,包括萧依琳都没有想到,都瞪着眼睛看着许枫陷入了惊骇和呆滞中。

  萧依琳最先反应过来,看着许枫兴奋的大喊道:许枫!好样的!我就知道,有你在一定能收拾他们!

  许枫对着萧依琳腼腆的笑笑,心想夸奖他不需要这么明显的,多么让人不好意思,不过,她兴奋的声音怎么这么小啊?能传多远?

  不可能!凌花瞪眼看着许枫,能一拳震裂五品的手臂,最低也要六品之上的实力。难道说这个家丁短短时日不见,他就达到了六品顶峰甚至七品的实力?

  这不可能!凌花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要是玄者这么好修炼,那这个小镇达到气力的玄者就不会这么少了。

  你!你!一起上,把这孽仆给本小姐收拾了。凌花气急败坏的说道。

  两个玄者虽然震惊许枫的实力,可是听到凌花的命令,也不敢怠慢,左右夹击,同时向着许枫攻击而去。

  萧依琳望着这一幕屏住呼吸,拳头紧紧握着,手心有着冷汗冒出,心底祈祷不已。萧依琳知道许枫实力达到六品,不过不懂玄技的他,能挡住一个六品和一个五品的攻击吗?

  在左右夹攻下,许枫的身影不断闪躲。达到七品后,许枫的眼力同样上升了很多,尽管左右夹攻,但许枫还是进退有致,让两个玄者极为惊讶。

  动用玄技,不能让他再躲下去。为首的玄者喊道。

  许枫听到对方的话,哼了一声道:以为动用玄技就有用吗?不就是要我和你们正面交锋吗?那我就成全你!

  两人一左一右施展玄技向着许枫包围而去。萧依琳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担心起来。以许枫的六品实力?能挡得住他吗?

  萧依琳提紧心思注视着许枫,同时对于凌花也恨到了极致。心底想着这次回去,一定要和二叔说这件事情,既然他们这样撕裂脸皮了,萧家也不是好欺负的。动用气力玄者对付她,已经不是两个小姐间的小打小闹了。

  两人施展玄技,显然实力提升了不少,虽然玄技的等级不高,但是许枫同样凝重了几分,脚步变幻,躲过其中一个玄者的攻击,另一拳蕴含气力,向着六品玄者轰击而去。

  轰……

  一声碰撞,两人的拳头一触就分。但不同的是,许枫仅仅退后一步,而六品玄者步子踉跄的倒退出去,脸上抹上一层苍白。眼中满是不敢置信的惊恐,手臂颤抖。

  七品玄者?!六品玄者惊恐的喊道,瞪着眼睛看着许枫。

  许枫耸耸肩,对着他笑道: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

  说完,许枫向着他扑了过去。尽管对方使用玄技,可是品别的差距不是普通玄技能弥补的。在力量上,许枫依旧有着绝对压制他的实力。

  六品玄者见许枫扑向他,脸上的惊恐更盛,身子不断倒退出去,气力灌输到手臂,手臂甩动间施展出他懂得的最强玄技。

  我说过,就算你使用玄技也没用。从一开始就承受雷电淬炼的许枫,比起同等级的玄者还要强上几分,一个六品自然闪躲不开,追击而上的许枫和他的玄技碰撞在一起。

  这次碰撞,再次震飞这个玄者,原本就苍白的脸再次惨白几分,嘴角涌出了一丝血液,在地面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这才勉强站稳。只不过手臂颤动的弧度已经极大了。

  萧依琳用着嘴捂着她的因为惊讶而张大的樱.桃小嘴,那双长媚的眸子流光闪动,心中难以置信:他居然七品玄者了?从一开始我们就低估了他,一直以为他六品,何曾想过他一步登天,达到高品玄者!

  七品玄者,在小镇萧家已经能入前五了。萧霖也不过才八品而已!可是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短短一个月都不到的时间,从玄者都不是的家丁,一举跨越为七品玄者,这已经不是妖孽能形容的了。在萧依琳的所知中,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奇迹般的事件。

  当然,凌花同样瞪圆眼睛注视许枫,这同样是让她不可思议的事情。曾经她使用雷震子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家丁是一个奇迹,但是却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世间这么大,总有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可是,曾经让她无法理解的少年,此刻再次让她震撼不已。以半月的时间,从五品不到步入七品?这……

  凌花看着被许枫逼退的六品玄者,震惊过后又忍不住担心自己的处境起来。许枫真要是七品,这两个玄者根本挡不住他。

  该死的!他怎么会是七品。难道他一直隐藏实力,为的就是特意等我送上门来被他虐?凌花越想越有这个可能,这样才能解释上次雷震子和现在的情况。

  该死的,萧家怎么来了一个这样卑鄙的家丁。凌花怒骂了一声,想起上次这混蛋使用石灰粉的伎俩,更是觉得这个家丁是生孩子没屁眼的家伙,呸,不对,他丫的没生孩子这功能。

  许枫占了优势,自然不会客气,一拳拳毫无花俏完全是用蛮力轰着六品玄者,在这种轰击下,六品玄者根本没有抵挡的机会,被许枫震的连连后退,手臂颤动的厉害。嘴角不断的有些血丝流出。

  原本配合六品玄者的五品,看着许枫这样大开大合霸道的攻击,根本不敢上前对付许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枫虐着对方。

  在许枫的连番攻击下,六品玄者终于承受不住,震倒在地上。许枫借着这个机会,脚向前踏一步,踩在他的脚上,一身骨折声响起,清脆的骨折声带着六品玄者的惨叫在这片空间响起,宣告着许枫的胜利。

  你妈妈小时候肯定告诉过你,要尊老爱幼。可是你不听你妈妈的话,现在遭到报应了吧。我这样的小正.太,是上天保护幼者的。许枫腼腆的笑了笑,脚下再次踩了一脚下去。

  望着许枫一百八十度角旋转的脚,另一个玄者忍不住骂了一声:草……老子没见过这样狠辣的正.太。

  不过马上他就面露惊恐,只见许枫眯着眼睛,配合着他青涩的模样真的如同无害,只不过许枫说出的话,却和他的表情截然相反:轮到你了,放心,我会很乖的,下手很有力度。

  五品玄者自知绝对不是许枫的对手,心头一狠,也不管萧依琳是萧家小姐,猛的向着萧依琳一拳轰了过去。

  许枫没有想到这个家丁这么大胆,敢对萧依琳对手,这让许枫速度猛的提升起来,向着萧依琳的方向跑了过去。

  萧依琳见对方对她出手,面色同样变了变,眼中闪过了一丝迟疑挣扎。不过她还未来的及做什么反应,就感觉到手被一只手牵住,猛的把她拉进怀中,萧依琳感觉她的人被一个怀抱死死的护住。

  萧依琳还不明白什么状况,就听到拳头砸在肉身上的声音,在怀抱中的萧依琳透过余光,这才看清楚自己被许枫牢牢护住,而五品玄者的拳头轰击在许枫的后背上,在这一砸下,许枫的嘴角溢出血液,顺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承受了这一击的许枫,一只手揽住萧依琳的腰间,转身另一只手轰向这个五品玄者,在许枫的轰击下,这个五品玄者被生生的震退出去。

  许枫!你没事吧?萧依琳慌乱的用着衣衫擦着许枫嘴角的血液,眼中流露出一种另样情绪,你怎么这么傻,用身体挡住别人的拳头。

  萧依琳从来没有想过,会再有人用着身体如此保护他。从小失去娘亲的萧依琳,何曾受过如此待遇,萧依琳看着许枫嘴角鲜红的血液,眼中有着雾气升腾,不知道是因为这种被保护的感觉,还是因为担心许枫。

  体内血气翻滚的许枫,没有时间回答萧依琳的话,运转道玄经调息的同时,目光转向凌花说道:要不是我觉得抽你感觉恶心的话,真的会狠狠虐你。

  你……凌花气急,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如此侮辱他,虐人都觉得恶心?他怎么不去死?!

  你等着,本小姐会再回来找你的。凌花也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没有爪牙的他,根本没有勇气面对许枫。

  草……听着凌花说着灰太狼的经典话语,许枫忍不住骂了一声,不过也没有管她。这个女人他真的不敢下手,看着他就让自己心惊肉跳了。

  见凌花带着她的爪牙离开,许枫目光这才转向萧依琳,见萧依琳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才松了一口气。

  萧依琳似乎忘记被许枫揽住腰间,见许枫带着苍白的脸,萧依琳突然伸手抚摸上去,带着低落的声音说道:当初妈妈也是这样保护我的,她就是因为为我受了一掌才过世的。

  望着一向精灵般的萧依琳,居然露出这样一幅神色,许枫突然感觉这个他一直以为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原来同样承受着孤单和悲伤。

  因为自己失去娘亲,或许她会因此而内疚吧。

  二小姐,你要为你妈妈好好活着。许枫抱了抱萧依琳,似乎是给她力量似地。

  萧依琳突然展颜一笑,对着许枫说道:妈妈也是这么说的!她说会看着我!

  许枫笑了笑,看着这个小女人,第一次和她的心如此接近。

  许枫?你为什么刚刚会为我挡掌。萧依琳并没有说出来,当初她妈妈告诉过她,有人愿意不顾生命为她挡危险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爱她的。对于她妈妈的话,萧依琳从来都是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