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四十二章 再遇凌花
  第四十二章 再遇凌花

  叶思认真的看着许枫,见许枫不像说谎的样子,这才点点头:你尽力就好,要是实在不行!你……你……别勉强。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思咬着如同玫瑰薄雾的红唇,红唇压出的淡淡齿印,有着诱人光泽。

  叶思姐!许枫突然盯着叶思,眼神中带着一分坚定和认真,我说过会保护你的,就从这里开始吧。

  叶思看着许枫稚气秀弱的脸,听许枫认真的说着‘我会保护你’,不由讶然失笑。她还从来没有想象过这样一幅情景。一个半大的少年,对她说保护她。可是,当叶思注意到许枫那深邃的眼睛时,心灵似乎震动了一下。原本要笑出来的笑意生生的截止,看着这个让她看不透的少年,突然展颜一笑道:嗯!我等着你照顾我!

  许枫笑了笑,知道这个女人还是把他当孩子,许枫也不在意,谁叫他这十六岁的模样确实很无害。

  我先帮他清理一些黑雷吧。许枫看向中年男子,再次搭上他的手臂,气力涌入他的身体中,牵引着黑雷反噬到他的体内。

  在黑雷进入许枫体内,许枫的紫雷缠上,一点点的吞噬黑雷。在紫雷的吞噬下,许枫的肉身被黑雷慢慢的淬炼,在淬炼下,许枫的肉身被淬炼出一丝丝的气力,融入到原有的气力中,逐渐的胀大。

  紫雷吞噬黑雷后似乎也变大了一分,这种情况,让许枫用气力导出中年男子的黑雷越来越多。很快,在许枫的手臂上,一缕缕黑雷缠绕,黑色的雷电带着雷霆响动,穿插在许枫的手臂间,而同时一道道紫雷同样缠绕其上。

  于是在许枫的手臂上,一紫一黑两种雷电不断的交缠在一起,在许枫的手臂上光芒闪动,极为刺激人的眼球。

  叶思屏住呼吸的看着这一幕,拳头紧紧的握着,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提到嗓子口了。

  许枫依旧吞噬各种黑雷,在紫雷的吞噬下,那些黑雷更是不断的从中年男子体内窜入许枫手臂,在片刻之间,许枫的手臂就变得漆黑一片,其中的雷电不断闪现,能听到阵阵轻微的雷霆之声。

  在中年男子体内的黑雷涌入下,黑雷的领地很快突破了许枫的手臂,向着许枫的身体蔓延而去。这让许枫调动着紫雷,疯狂的吞噬着黑雷。

  轰……在一声雷霆声下,汇聚的黑雷顺着许枫的手臂,猛的冲击而上,这让许枫面色变了变,手猛的松开中年男子,盘腿坐在地上,道玄经疯狂的运转起来,在额头的紫雷被他全部调动起来,追击上在创伤他身体的黑雷。

  在身体中,一黑一紫的两种雷电穿插,展开了追击战。但是不管从雷电的速度,还是雷电的强悍。黑雷都远远比不上紫雷,紫雷吞噬着一道道紫雷,之后又吐露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许枫感觉他的肉身被一道道雷电淬炼,酥麻的同时,又感觉十分畅快,一道道隐藏在身体各处的气力,也被淬炼而出融入到许枫掌控的气力中。

  在紫雷的吞噬下,原本霸道而剧毒的黑雷,终于开始慢慢的被吞噬干净。在最后一道黑雷被吞噬后,许枫喷出一口黑血。

  望着喷吐出的黑血,许枫原本的凝重终于消失,黑雷虽然给他造成了一点伤害,但是却不是什么大事。因为黑雷而凝聚的毒素,也被这口血液吐干净。

  许枫感受到提升了不少的气力,心想紫雷真是一个好东西,别人束手无策的东西,到他的身上就是补品了。

  叶思见许枫吐血,俏脸变了变,赶紧走向前,信手取过身边的毛巾,帮着许枫擦拭着嘴角的血丝,那双夺人心魄的眸子带着担心和慌乱:你没事吧?

  叶思帮许枫擦拭着嘴角,嫩白的小手触碰到许枫的脸庞,许枫能感觉到她的手如同玉石般的清凉,让许枫极为舒服。

  许枫望着面前的女人,目光注意到她嫩白的肌肤上,仅仅是看上一眼就能感觉到其中的软弹感。许枫笑了笑,接过叶思手中的毛巾,抹了一把嘴角,放在鼻子上轻轻的闻了一下:有叶思姐的味道!

  原本担心的许枫,见许枫如此,不由失神笑了起来,白了许枫一眼,微怒含羞的眼睛里媚态横流:小屁孩还真的会调.情女人了。

  许枫对着这个颠倒众生的女人笑了笑,目光转移到床.上的中年男子身上,对着他再次打了一道净玄术,在这一道净玄术的帮助下,他苍白的抹上了一层血色。和刚刚不同的是,这道血色并没有被黑丝吞噬,反倒一直保持。

  许枫看着这一幕,嘴角带着一丝笑意。把黑雷牵引到他的体内果然有用,只不过他的体内黑雷得数量极其恐怖,想要完全吞噬还得花费一点手脚。

  不过,许枫对着这个中年男子之前的实力也十分震惊,能在如此多的黑雷下还没陨落,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叶思见叶叔脸色比起之前好看多了,俏脸满带喜意的看着许枫。

  还是有些麻烦的。他体内的黑雷太多,我也不敢全部牵引到我体内。只能一点点慢慢的消耗。治疗他还要花费不少时间,不过所幸的是有效果,这比什么都好。许枫看着叶思笑道。

  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叶思不敢太奢求,这种结果已经是最好了。毕竟黑雷这东西太过恐怖,她从来没妄想马上就能医好。

  许枫看着这个女人露出笑颜,他同样有着满足和高兴。这样的女人,总让人产生一种她受到一点伤害都是莫大罪过的错觉。

  叶思姐!那我先走了,等下次再来给他医治下,在这里这么久。我们小姐怕等的不耐烦了。许枫笑道。

  叶思这才想起这个人小鬼大与众不同的少年是一个家丁,只不过看着他的气质表现总会让人遗忘这点。

  叶思对着许枫点点头,带着醉人心神的笑意:嗯!

  叶思说到这,想了想突然对着转身准备离开的许枫追加一句道:没事也可以来看看叶思姐!

  许枫笑了笑,知道这个女人说这句话是同意许枫以后叫叶思姐了,许枫点头示意,转身向着阁楼下走去。

  叶思看着许枫卓尔不群地背影,修长挺拔,悄然无声的离去,带着一副从容不迫的淡定,眼神不由有些迷离,谁能想到,这是一个家丁?!

  许枫!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找你什么事啊?许枫刚下阁楼,萧依琳就跳到许枫面前带着好奇问道,眨动着她长媚的睫毛,总能让人感觉到她的精灵气息。

  周扬几人同样注视许枫,同也想知道那个颠倒众生相的女人找许枫干嘛。

  没什么!可能是因为我太帅了吧!她找我去听听小曲喝喝小茶!许枫腼腆一笑,带着几分青涩少年的羞涩。

  靠!周扬没法再听下去了,扭头看也不看许枫,继续和王路交谈起来,他无法忍受许枫在他面前说帅气,比帅气也轮不到他啊。

  柳倩茹带着清雅蔑视的神色看了许枫一眼,用着风轻云淡的声音问道:你解决了?

  看着这个淡然媚雅的女人一眼,耸耸肩摇摇头道: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只是有点头绪,不过能不能成还得看天意。

  柳倩茹得到回答,也不搭理许枫,头扭过一边不再看许枫,再次恢复了淡然清雅,仿佛飘然于世间之外。

  见柳倩茹再次对他无视,许枫心想这小娘们也太看不起人了。是不是那一天要找个机会再撕一次她衣服报复一下?

  就在许枫思索着这个的时候,萧依琳转动着那双似水眸子:许枫!我们要不回去吧,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萧依琳嘟着嘴,一脸委屈的模样,尽显可爱娇媚。

  二小姐想回去那就回去吧。许枫看向周扬,周兄,那就告辞了。

  周扬知道许枫家丁的身份,见萧依琳要走,许枫自然也要跟走,他笑了笑说道:许兄请便!知道许兄在萧家,肯定有缘再见的。还有,要是萧家不愿意呆的话,我周家随时欢迎许兄。

  萧依琳见周扬居然还挖她墙脚,气愤的瞪了周扬一眼道:许枫才不会跟着你。许枫,我们走!哼!

  许枫看着愤愤不平的萧依琳,对着周扬耸耸肩,笑了笑跟着萧依琳一起离开。

  周扬望着离开的许枫,不由可惜的叹了一口气,对着王路说道:许兄居然是一个家丁,真让人想不到。可惜了,要是能让许兄进入我们家族该多好。

  嘿嘿,周扬,要不要你施展点手段,把许兄挖过来?王路嘿然一笑。

  周扬还没说什么,却见柳倩茹蔑视的看了王路一眼道:你要是施展手段的话,别没挖过他反倒是让他仇视。何况……

  说到这里,柳倩茹顿了顿继续道:何况你们真当他是家丁吗?就算是一个家丁,他也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周扬没想到柳倩茹突然来一句这样的评价,不过想起许枫的为人,马上又点点头,对着柳倩茹笑道:王路开玩笑的。

  许枫和萧依琳一路向着萧府走去,萧依琳不喜欢呆在那里,许枫也同样不喜欢呆在那里。

  许枫!你是怎么想到那两个答案的?萧依琳看着许枫睁着那双媚眼问着。

  想啊想啊的就想到了。许枫耸耸肩道。

  你骗人,你都没想就告诉我了。萧依琳撇了撇嘴角,马上又笑脸嘻嘻的看着许枫,有没有办法让我变聪明点?

  许枫额头冷汗直冒,看着萧依琳认真的说道:二小姐已经这样聪明绝顶了,就不用再变聪明吧。

  咯咯!也是!萧依琳满足的点点头道,再变聪明就会吓着别人了。

  许枫汗颜,心道他比起萧二小姐果然差距甚大,难怪她是小姐而自己是家丁了。

  嗤嗤……萧二小姐,别来无恙啊。就在许枫和萧依琳一路打趣的时候,一句尖锐而又难听的声音响起,许枫转头看了过去,一个庞然大物站在他的面前,让许枫惊恐的倒退几步,大喊道:鬼啊!

  但是许枫倒退几步后又觉得不对,怎么感觉这个庞然大物很熟悉,许枫鼓起勇气看过去,果然是他认识的一个人。

  凌花!让开!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想和你玩。萧依琳插着腰,桃花眼瞪着凌花,有着一股少女英气。

  那可由不得你,本小姐在这里等你好久了。哼,难得你这家丁在,今天就要把他给收拾了。凌花瞪眼看着萧依琳,那满带肥肉的脸上带着得意。

  许枫感觉胃液翻滚的同时,也弱弱的看着凌花说道:能不能放过我!

  许枫真的不愿意和凌花再斗下去了,每次看到她,他都觉得在锻炼他的胆气和审美。可是许枫不想锻炼啊,太过让人惊恐和改变审美了。

  行啊!你跪下来舔我的脚趾头,我就放过你啊!凌花笑眯眯的说道,只不过她笑起来那双眼睛被肉全部给挤压没了,只剩下一道细缝。

  草……许枫觉得自己胃液更是翻滚的厉害,澳门赌博网站:单单想下那个场面,许枫就觉得人生毫无乐趣了,直接死了算。许枫这时候突然觉得,什么玄者都比不上凌花言语的杀伤力。

  许枫看着萧依琳说道:二小姐,我们回家吧。别和这个能让我看见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的人碰面了,太刺激人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