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四十章 调情高手
  第四十章 **高手

  许枫走到三楼,步子就开始减慢了起来。心底想着那个绝美的女人,此刻会不会在淋浴?

  许枫走到三层阁楼的门外,用着手指微微压了压门,如此熟练的动作许枫掌控的极好,微微一压正好压出一条缝隙。

  许枫探头向着缝隙看过去,嘴角带着一丝邪魅。只不过许枫探头看过去,并没有见到他想象中的的香艳。而是看着一个彪悍的男子站在叶思的面前,面露凶光,狰狞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隐晦的淫秽。

  叶虎,没我的命令,你敢踏入三层。叶思气急,没有想到这个下人居然如此大胆,居然直接走进他的房间。这让她都有点措手不及。

  叶思!床.上的这个病鬼要是还在我自然不敢进来。可是,这病鬼被那畜牲重创。你觉得你有什么能威胁到我的吗?叶虎嘿然一笑道。

  叶虎!你别忘记你是一个下人!你这叫以下犯上!叶思怒目瞪着叶虎,绝美的脸上抹上一层铁青,有着一股威严气势。

  叶虎被叶思一震,神色忍不住收敛一点,不过口中却还是不示弱:哼!别以为你真的是大小姐!叶家的主人只有老爷和夫人。这一次你完不成夫人交代的任务,我看你如何交代。

  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指指点点。叶思冷声看着叶虎喝道。

  是吗?嗤嗤,我倒要看看少了这你那病鬼叶叔,还有什么能力完成?叶虎阴阴的笑道,夫人叫我来监督你,嘿嘿,要是你完成不了,可别怪我收拾你。

  站在门外的许枫,没有想到会见到一副和他想象中完全截然相反的场面。

  滚出去!叶思看着叶虎怒喝道,那双清澈的眼睛带着倔强和疲惫。藏着淡淡哀愁的美眸夺人心魄,看着她猛然带上血丝的眸子,许枫的心让许枫瞬间猛的跳动起来。在那一瞬间,许枫感觉心猛的揪起来,似乎觉得这样一个精致无暇的女人拥有这样的哀愁和疲惫是一种莫大的罪过。

  许枫纵横风月这么久,没有一个女人能瞬间带给他这样的心灵触动。就算是林惜,也是习惯性的保护和心疼。可是,叶思却是第一个让他第一眼看着就控制不住心底这种情绪的女人。

  许枫此刻完全有理由相信,一个女人美到极致之后,真的能让人心神为她牵引,这是不自主的。许枫现在终于明白当年的妲己为什么能祸国殃民,也能明白为什么有君王能为博褒姒一笑而烽火戏诸侯。

  许枫轻呼了一口气,摇摇头摇摆出心头的情绪,伸手推开门,向着里面直直的走了去。

  叶虎见有人进来,而且还是一个少年,他刚想对许枫怒喝,只不过注意到叶思那带着血丝的冷冷眼神时,话不由自主的吞回去,在叶思的气场下,居然感到十分压抑。不敢再说一句话,就这样灰头土脸的离开,这种不由自主的举动,让出了门得叶虎都不明白为什么。

  你来了!叶思对着许枫勉强的笑笑,然后扭过头,扬起手臂擦拭着眼泪,肩膀有着轻微颤动。

  许枫并没有回避,走到叶思的面前,在他面前,叶思晶莹的泪珠挂在绝美无瑕的脸颊上,让人心痛!叶思见许枫居然正对她站着,赶紧用着手擦着那双美丽的眸子,只不过晶莹的泪水越擦越多。

  叶思不断滑落的泪水,似乎有着无限的委屈。许枫虽然不知道叶思到底承受什么,但是从刚刚的一幕中,似乎也能猜测出一点。

  连一个小小家仆都能欺负她,可想她在家族的地位何等低下。对于女人来说,太美不见得就是好事。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女人,长得太美,对于别人对于自己都太过危险。

  很显然,叶思就是这一类人。看似有着叶家大小姐的名头,但没有匹配的地位。想要保护自己要付出努力远远艰难的多。连一个家仆都对她有着窥视之心,就能看出她多么的身心疲惫。

  望着这个颠倒众生相的女人,许枫几乎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承受的无边委屈和疲惫。

  许枫叹了一口气,走到一侧取过挂在那里的湿毛巾:叶思姐!拿开手,用毛巾擦擦就好了!

  许枫用着毛巾轻轻敷在叶思那张绝美的脸蛋上,轻轻的帮叶思擦着泪痕。

  看着叶思那双已经带着微微红肿的眼睛,睫毛还颤动,眼中的委屈不可抑制的表现出来。

  好了!拿着敷在脸上上吧。许枫把湿毛巾递给叶思。

  叶思接过,敷了敷脸,止住泪水的她,拨开几丝凌乱在脸上的秀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许枫:不好意思,让你看到失态了。

  许枫摇摇头心想:她一定是忍受不了,承受太多的委屈和压力,才会在只见过一次的自己面前落泪。

  叶思姐要是有什么委屈的话,可以和我说说!或许我不能帮你,但是一定是你最好的听众。许枫笑着看着叶思。

  叶思情绪恢复一些正常,笑着对着许枫摇摇头道:没事!家里的一些繁琐事情!

  许枫见叶思如此说,目光盯着叶思的眸子。叶思被许枫这么盯着,眼神有些慌乱的避开许枫的眼神。

  能让叶思姐在近乎陌生人的我面前哭泣,可不是小问题哦。许枫随意的笑了笑。

  叶思看着面前这个比他小了有六七岁的少年,看着许枫那双清澈的眼睛,她居然有着宣泄郁苦的冲动。

  其实叶思姐不用说我也知道,以叶思姐的颠倒众生,想来祸害你的男人如同过江之鲫,叶思姐想要应付这些男人,怕是也身心疲惫吧。呵呵,叶思姐不该长这么漂亮的。许枫笑道。

  这一句话让叶思忍不住展颜一笑,绝美无暇带着憔悴的笑容,给人一种震撼的憔悴绝美,更是撩动人心,让许枫的心忍不住跳了跳。

  你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叫颠倒众生啊!叶思忍不住白了许枫一眼,在叶思看来,面前长着一张稚气的少年就是一个小男孩,在这样一个小男孩口中宛如一个纵横花丛高手说出的话,让她忍不住失笑。

  许枫很无奈的耸耸肩,他就知道在面前成熟艳丽的叶思面前被当做小屁孩。对于这具才十六七岁单薄身体许枫也无奈。

  叶思姐就是!许枫目光定在叶思破衣而出的丰满胸.脯上,虽然不能看到里面,但是领口上的白.皙肌.肤,依旧让许枫大饱眼福。

  叶思见许枫目光方向,俏脸有些红润,倒是没有向着避开许枫,在叶思看来,面前的少年还算不得男人这个范畴。

  小小年纪就会评价美女了。长大后还不知道多么会祸害人了。叶思笑着骂了一声许枫。

  许枫听到叶思这么说,倒是嘿然一笑,心道叶思还真没说错,前世长大的他,肆意花丛还真算不得好人。

  祸害别人都没兴趣。倒是想祸害一下叶思姐。像你这样的美.女,才会让我生出祸害的心。许枫耸耸肩道。目光含笑凝聚在叶思绝美无暇的脸上,目光有些炽热。

  叶思讶然失笑,用着手挡着许枫的视线,看着许枫要把她看进眼里面的炽热眼神,心里没理由的一慌。不过想到许枫文文弱弱的小模样,不由有觉得好笑,心想自己都大他这么多了,怎么还会被一个小男生给弄的慌乱:人小鬼大,一小点年纪就敢调戏女孩子了,看来要好好教训你,免得以后你太猖狂……

  许枫把头伸过去,侧着一边主动凑上去让叶思抽似地说道:叶思姐要教训人的话,想必很多人愿意给叶思姐教训。

  叶思望着面前清秀文弱的单薄少年,心底好笑不已,心想小小年纪,倒是喜欢装**高手了。要不是柳倩茹的确认,叶思还真不相信这个胆大的少年会是一个家丁。

  好了!真受不了你!你小小年纪,喜欢的类型应该是柳倩茹和萧二小姐的那种。叶思笑了笑,和这个少年说了会儿话,心头的郁苦倒是减轻了许多。

  她们青.涩小萝莉,那里比得上叶思姐的风情万种!

  叶思听到这句话扑哧的笑了出来,宛如绽放的妖艳妖姬花,睛里溢出来的浅笑流光溢彩:你懂什么风情万种?

  许枫拍了拍脑袋,心想他这副少年躯体,还真的很让熟.女不放在眼里,见叶思的娇媚无端的含笑,许枫有些无奈的说道:以前不懂,看到叶思姐就懂了。

  调侃的语气,让叶思拍了拍额头,看着面前还带着稚气的少年,心想现在的少年都学过甜言蜜语吗?说的如此自然!看着面前带着炽热,却没有成年人那种贪婪的眼神的少年,她并没有产生面对别的男人而生出的厌恶。

  叶思用着手指在许枫的额头点了一下:以后要叫倩茹离你远一些,她真的很有可能让你骗了。

  骗她多没挑战性,骗叶思姐才有成就感。许枫撇了撇嘴,目光看着面前这个风情万种的女子,勾勒出来的动人曲线,让许枫十分动心。

  叶思被一个少年如此注视,平生了几分羞涩,见阻拦不了许枫的眼神,只能无奈的说道:好了!真怕了你了!有做小色.狼的潜质。

  望着绝美脸蛋上带着绯红,但是依旧散发浅笑流光溢彩的叶思,许枫心想:少年的躯体也是挺好的,起码外表上十分无害。要是一个成年男子如此看她,她就是另外一种表情对待吧。

  许枫突然觉得,他是不是趁着现在的无害,多去祸害几个成熟少.妇级别的女人。不过,马上许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以他小屁孩的模样想去祸害少.妇级别的女人,难度系数十分之大,因为从叶思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她们根本不把自己当男人。

  叶思看着面前突然懊恼的少年,心情也无比放松。想起刚刚这个少年装着调.情高手的模样,更是巧笑嫣然。

  这个家丁,真的很有趣!

  你叫许枫对吧!能帮我一个忙吗?叶思问道。

  许枫耸耸肩,心想这样一个女人的请求,应该鲜少有男人能拒绝吧,而许枫就是这群没出息的男人之中的一个。

  叶思姐请说。许枫笑了笑说道。

  叶思走到床的旁边,把帘子打开来,出现在许枫面前的是一个泛着黑丝的中年男子。

  你能不能救他?叶思对着许枫问道,那双勾人心魄的眸子带着期望。

  我救他?许枫错愕,不明白这女人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许枫心想他并不懂医术啊。

  倩茹说你或许可以救他!

  许枫看着面前这个绝美的女人,眉头微微皱了皱,心底倒是没有想到柳倩茹会把他推出来,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望着叶思期待的目光,许枫感觉头皮发麻,良久之后才说道:我试试吧。

  说完这句话,许枫向着中年男子的方向走去,感觉头疼不已,让一个一点医术的人都不懂的人去救治他,这不是开玩笑吗?

  柳倩茹那女人,看来是要找个机会抽她了。怎么能拿人命开玩笑呢?

  许枫轻呼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但是还是好好的为中年男子查探了一番。再没有看出什么的时候,许枫想也不想,对着中年男子施展了净玄术。

  要说他懂医术,也只有净化术能上的了台面。

  一道水膜打在中年男子的脸上,让许枫惊讶的是,原本中年男子脸上的黑丝居然消退了几分,在水膜打上去的那一刻,他的脸色多了几分红润,不过在水膜消失的时候,脸色再次苍白,只不过那消失的几道黑丝,却没有再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