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一等家丁 > 第二十七章 滑板妙用
  第二十七章 滑板妙用

  像这种天地能量凝聚成的各种玄物,是这片大陆最为珍贵,最稀少,也是对修炼最有好处的宝物。许枫记得曾经在这个小镇出现过一次火玄物,那一次整个小镇的人争的头破血流,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到最后,还是被三个奇装异服的外地人给抢了过去。

  从这也能看出玄物有着多么大的诱.惑力。任何一种玄物,吸收炼化之后不只是对实力有着巨大作用,最重要的是对于以后的修炼同样有着巨大帮助。

  那就请周兄带路吧。许枫说道。

  再等一个人!周扬对着许枫笑了笑,刚刚说完,一句娇柔婉转的清亮声音在众人的耳朵里面响起,周扬,你要是再敢不等我,我就不去了。

  这一句话,让周扬王路赵柏三人无奈的耸耸肩,许枫顺着三人的视线看过去。在他面前出现一个散发着极致美丽的少女。少女眸子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波光眸子流转,流露出狡黠的精灵,很是迷人。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红润的性.感小嘴娇嫩欲滴,言谈间那一张一合的红唇令人真想一亲芳泽。光滑的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被紧紧包裹在雪白衣衫中,包裹出浑.圆而坚挺不坠的**。柳腰裙下一双迷人光滑雪白的**,粉嫩细腻的藕臂,青春而又充满着性.感的妩媚气质,让人看得有些心神沉醉。

  她是谁?柳倩茹见周扬几人中多了几人,惊讶的问道。

  许枫!刚认识的朋友。周扬回答道。

  哦!柳倩茹哦了一声,把目光从许枫身上移开,再没有看许枫一眼。

  许枫错愕的看着柳倩茹,他使劲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确信自己是真实存在之后,不由大受打击:自己居然就这样被无视了?不应该啊,我虽然不说是帅的惨不忍睹。但也是翩翩美少年一个啊。每天早上起来照镜子,都感觉要爱上自己了。

  可是,这女人怎么能这样无视他!她太欺负人了!许枫很愤愤不平的看着柳倩茹。

  似乎察觉到许枫的眼神,柳倩茹转过头问道:你看什么?没看过美少女啊?

  许枫上下打量了一番柳倩茹,被这女人完美身材勾勒的有些火气的时候,他很认真的说道:见过美少女,但是没见过能无视帅哥的美少女。

  帅哥?哪里?柳倩茹吃惊的看着许枫,随即咯咯的笑了起来,指着许枫说道,你不会说自己吧?

  柳倩茹清脆的声音在空间响起,让许枫掩面扭过一头,差点没有掉下眼泪:这女人太无视人了,难道自己真的不像帅哥吗?她太没有眼力了!

  许枫气鼓鼓的不再看柳倩茹,对于没有眼力的女人,许枫很鄙视。许枫决定三个小时,不,是三分钟不理她。

  五人向着深山中不断进入,在路途之中碰到了不少凶兽。不过,以几人的实力,凶兽往往一出现就被周扬几人用利剑给干掉。这一路走来,许枫和周扬几人也渐渐的熟悉了起来,对于这三人的脾性也有所了解。三人的性格豪爽,开玩笑无伤大雅,对于许枫低微的实力也没有蔑视的态度,这让许枫对于他们好感倍增。一行人相处的十分融洽。

  只不过,柳倩茹显然对于许枫不感冒,一路上还是对许枫无视。扭着她的小蛮腰走在前面,这让跟在之后的几个男人感觉赏心悦目。

  对于柳倩茹的态度,周扬对着许枫笑了笑解释,说她一向是这个态度。除去对他们三人,对于别人都是无视的。

  许枫也理解,虽然周扬对他表现的很和善,但是却也保持着一定距离。许枫知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圈子,想要融入人家圈子之中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周扬为人圆滑一点,不会让许枫感觉到怠慢。可是柳倩茹却性子直爽。对于无关的人都直接选择无视,根本就不会特意做作而做场面功夫。

  望着柳倩茹一挺一翘的臋部,许枫带着一丝笑意,柳倩茹凹凸有致,散发着青春诱.惑的娇.躯,撩动着人的心魂,柳倩茹的这种青春性.感,让人的心神不由跟着她转动。

  许兄!前面就是那个窟洞了,等等你小心一点。我们可能照顾不到你,一切都要看你自己了。周扬在干掉一头猛兽后,对着许枫提醒道。

  许枫点点头,笑了笑说道:周兄请便。我会小心的。

  周扬听到许枫这么说,点了点头说道:如此我们就进去吧。要是许兄坚持不住,那就早点离开。

  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周扬看着远处的一个窟洞,眼中露出兴奋之色,对着旁边的王路说道:就是这里对不对?

  王路打量了一番,对着周扬点点头道:应该是这里了。

  得到确认的周扬,兴奋的向前踏去。可是还没走两步,却被许枫一把抓住,这让周扬皱眉问道:许兄,怎么了?

  许枫指着前面说道:前面应该是一块沼泽地,高兄还是小心点。

  许兄没有说笑吧?深山之中怎么会出现沼泽地?周扬有些不信。

  许枫耸耸肩,从路面捡了一块石头,向着前面长满杂草的地方丢了过去。石头砸入其中,这块不小的石头噗咚一声,之后慢慢的陷下去,马上被长满杂草的地面吞噬。

  周扬看到这一幕,后背涌出一股冷汗,瞬间就把衣衫给打湿。他几乎可以想象,要不是许枫拉了一把他,踩进沼泽地中,他也会如同这块石头一样被沼泽泥土吞噬。

  在周扬心有余悸的时候,柳倩茹终于正眼看向许枫:你怎么知道这是沼泽地?

  许枫望着这个女人终于会正眼看他了,他都忍不住热泪盈眶了,心想不容易啊不容易啊,被无视了这么久,这小女人终于感觉到他的存在了。

  你看这一片长得杂草,和平常山上看到的不同。完全是水草,和沼泽地长得植物一模一样。许枫解释道。

  周扬听到许枫这么解释,认真的打量了一番,果然发现如同许枫说的那样。看着许枫的眼神多了一分佩服,他们都没注意到这样的细节,偏偏许枫注意到了,这个小小的细节,就救了他一命。

  妈的,这深山之中怎么有沼泽地。赵柏骂了一声,看着大概有二十多米的沼泽地大感头疼,想要跨过这个沼泽地进入窟洞中根本做不到。他们的实力还不能一举跨越二十多米。

  许枫笑道:这倒是没什么奇怪的,要是这里以前有个湖泊的话,形成这样一个小型沼泽地再正常不过。

  周扬点了点头,不过当他看到长度有二十多米的沼泽地后,不由皱了皱眉头,良久之后说道:这沼泽地的距离太大,想要过去极难。看来还是得回去找齐工具再来。

  听到周扬的话,许枫忍不住皱眉。他的时间不充裕,哪有时间再浪费下去,要是再回去取工具,磨磨蹭蹭的十五天就过去了。想到这,许枫对着周扬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尝试了?

  你有办法?周扬眼睛一亮,看着许枫惊讶不已,心底同样有些期待,要是许枫真的有办法的话,他也十分乐意,毕竟他同样不愿意浪费时间。

  借你的剑用用!许枫对着周扬说道。

  周扬虽然不知道许枫要做什么,但是还是把他这把价值不菲的宝剑递给许枫。

  许枫接过周扬的宝剑,走到一棵倒下并且干枯的大树旁边,用着利剑就向着这颗树劈了过去。周扬见许枫居然用他的宝剑当劈柴的工具,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柳倩茹看到这一幕更是咯咯的笑起来:周扬!你这把千两白银的宝剑也就配劈劈柴。以后别在我面前吹嘘多好了。

  周扬瞪了柳倩茹一眼,望着许枫一剑剑的劈着柴,忍不住怒骂了一声道:草……不是他的东西,他还真不知道心疼了。

  周扬当然不知道,许枫就是这个想法,在许枫看来,不是他的宝剑,就算值万两白银他也不心疼,许枫心底甚至诽谤着东西远远没有劈柴刀好用。心底还鄙视了一把周扬。周扬要是知道许枫用他简直千金的宝剑劈柴还鄙视他,定然会暴走。

  一剑剑劈了下去,让周扬的脸一跳一跳。

  劈砍了一阵,许枫简单的做了一套滑板,这才停下了用宝剑劈砍,这才让周扬松了一口气,可是许枫的下面的举动,却终于让周扬忍不住怒骂了一声:草……

  只见许枫把宝剑随意丢给赵柏,对着他们说道:按照这滑板的模样每人做一套。

  赵柏不知道许枫做这古怪的东西有什么用,他还未反应过来,宝剑就被柳倩茹抢了过去,咯咯的笑道:我来做。

  说完,她就用着这把价值不菲的利剑横劈乱砍,看的周扬心疼不已:完了完了。这把宝剑毁掉了!

  果然,如同周扬想的那样,当每人笑嘻嘻的用着他的宝剑劈砍成一套滑板后,他的宝剑也有些变形,虽然还可以用,但是以周扬的身份,怎么可能用变形了的宝剑。

  周扬哭笑不得的接过这把宝剑,之后无奈的丢给许枫说道:送你了。

  什么?你送我?许枫望着这把利剑,忍不住对着周扬说道,靠,你不早说。你早说送我,我就不借你宝剑了,也不这么用力劈柴了。

  周扬听到许枫的话,嘴角再次抽搐了一下,强自忍住抽死许枫的想法。深吸了几口气平息了一下心情。

  反倒是柳倩茹赵柏几人对着许枫竖起大拇指,很认真的看着许枫说道:你够无耻。

  许枫直接对他们的话无视,心道他这样纯洁的三好青年,怎么也不可能和无耻沾染上边。

  王路见所有人都依照许枫的话做了这样一套古怪的东西,不由问着许枫说道:你就准备依靠这东西过去?

  许枫点点头,看着脚下的滑板,虽然有些简陋,但是划过二十多米的沼泽却不是太大问题。这种东西,在前世的雪地里面盛行,奥运还有雪地滑行比赛。沼泽虽然不比雪地,倒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滑过去应该不是问题。

  嗯!我先去示范一遍,你们等下学样跟上。许枫对着三人说道。

  周扬狐疑的看着许枫,良久之后才点了点头,只不过心底很难相信这东西能带他渡过这沼泽地。

  许枫把滑板绑在脚上,突然扭头和柳倩茹说道:你现在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去?

  柳倩茹看了许枫一眼,澳门赌博网站:终究还是摇摇头说道:你先过去了再说。

  许枫也不以为意,知道柳倩茹还把他当陌生人,他点了点头用着树枝撑着地上,猛的向着前面划了过去,很快整个滑板就落到了沼泽上。落在沼泽上的许枫,树枝不断滑动,让滑板保持高速的速度滑走。在这种滑动下,在沼泽上只是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二十余米的距离就被许枫横跨过去。

  周扬一众人望着立于窟洞门口解着滑板的许枫,四人瞪大眼睛的望着许枫,没有想到许枫真的如此轻易的过了这个沼泽,他们望了望做好的滑板,很难想象这样简陋的东西有着这么神奇的效果。

  这家伙还真有些意思。柳倩茹嘀咕了一声,俯下身就开始绑着滑板,居然不等周扬等人,依照许枫的方法向着沼泽滑过去。